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盲人钱得利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盲人钱得利是我邻家大叔。福镇周遭十几里,没人不晓得大叔钱得利大名的。钱得利原来不是个盲人,跟大家一样,双眼炯炯有神。据说,钱得利大叔是在五岁那年得的白内障,虽然当时也去过县城医院治疗,可那时医疗条件差,对他的眼疾,医生竟束手无策。于是,钱得利大叔只好回家。钱得利大叔先还看得见物体,大约半年后,他的眼睛全盲了。大人们看着他心疼,但也无奈,只能偷偷抹眼泪。

钱家三兄弟中,数钱得利长相最好,他不仅额头白净饱满,鼻梁挺拔,嘴唇也棱角有致。于是,福镇上凡见过钱得利大叔的人都说,要是他不是个盲人,这该多好!可惜了他呀!

为了长大后能养活自己,钱得利大叔先是跟一个老盲人学艺,那技艺无非是在人家结婚建房或孩子满月或乔迁时,说些个吉利话而已。艺成后,钱得利大叔就在福镇摆了个摊。由于他能说会道,渐渐地,也能糊口养活自己了。钱得利大叔也让人渐渐叫成了盲人钱。钱得利大叔并不介意这一点,盲人钱就盲人钱吧,自己本就是个盲人嘛。后来,遇上“文革”,盲人钱得利的这个生意不允许做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回了老家。

为了不吃家里的“白饭”,强烈的自尊迫使他学习起做简单的农活,比如切猪食,切番薯条。他从没有切破过自己的手指皮,也从没有切大或切小过猪食菜。他切番薯条和猪食菜速度之快,精确度之高让人叹为观之。有人甚至怀疑盲人钱得利的眼睛没盲,能看见物体,说不可能吧,咋能不切到自己的手指头呢?但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怀疑者最后不得不叹服:盲人有如此能力,让咱眼睛健全的人瞧了也要眼红的!当然也有人拿了几张真假人民币让盲人钱识别,盲人钱得利只用手指这么一张张地摸捏过去,居然能说出哪张是假的,哪张是十元二十元的或者五十元的,那人这才无话可说,并暗中称奇。

有时,盲人钱得利静静地坐在门前角落里的藤椅子上,那一张本来很生动的脸变得毫无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但当有熟人从他十几米远的地方走过,他似乎满目生辉,会即刻说出来人的名字,让人惊喜得目瞪口呆。

邻居张山始终怀疑盲人钱看得见东西。有次他面对面地与盲人钱得利坐着聊天,竟一时好奇心起,大着胆子偷偷地仔细观察起盲人钱得利的那双盲眼来。盲人钱得利那双盲眼不像瞎子那样闭着,而是睁着,眼眶里充盈其间的全都是灰白色。张山想,反正盲人钱得利看不见,也不晓得自己此刻正在看他。张山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盲人钱得利的眼睛。他发现,盲人钱得利的那双盲眼也似乎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张山竟有些心虚,连忙别转头。盲人钱得利见张山好长时间不说话,就问张山,你在做啥?张山慌忙说我在看塘路上來往的人。盲人钱得利笑了,笑得意味深长,说噢,那就好好看吧。以后,张山逢人便说,盲人钱得利神了,虽眼不能视物,但心底透明,比谁都要明白。

不久以后在福镇发生的一件事,便成了张山这些话最有说服力的解释。

那天晚上,福镇北门收破烂的黑头洪兵夫妻俩让人用刀给杀了。黑头洪兵夫妻俩没子女,平时积蓄下来的钱应该不少,这就引来了眼红他俩积蓄的凶手。黑头洪兵的废品店离锦绣桥不远。锦绣桥是个小桥,白天来往人少,晚上就更少了。若去黑头洪兵的废品店,锦绣桥是必经之路。警察经过勘查认为,黑头洪兵夫妻俩是在半夜让人给害的。于是在案发地附近调查,当调查到锦绣桥堍的盲人钱得利家时,有人就说盲人又看不见,问也是白问。可听说盲人钱得利睡觉必到半夜,而且,他的卧房又靠近路口,所以警察还是进屋详细问了盲人钱得利。警察问盲人钱得利,说那晚半夜这段时间里,有谁从锦绣桥经过。盲人钱得利回答说有三人。两个是从镇上工厂下夜班回家的妇女,还有一个是福镇附近的泥匠张杏林。警察说你又看不见,咋就这么认定是他们三人呢?盲人钱得利说,我虽看不见,但我能从他们骑车或走路的脚步声中听得出是谁。

警察将信将疑,依盲人钱得利之说,那泥匠张杏林嫌疑最大。就安排了十个人一一从盲人钱得利家门前的路上走过或骑车经过,这十人之中,就有泥匠张杏林。当张杏林走过时,盲人钱得利说,就是他。张杏林闻听一惊,瘫软在地,结结巴巴地说,盲人钱,莫非你……你看得见,要不……你咋……就晓得是我……是我做下的呢?盲人钱得利说,我没说就是你,我只是说那晚路过的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