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小艾送饭

发布时间:2017-03-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牢头,牢头,十人见了九人愁。监牢里看管犯人的叫牢头,又叫禁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牢头嘛,就得在犯人头上捞钱。哪怕是亲姨娘、二大舅,谁进来坐牢,也要捞他一把。

话说有这么个牢头,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想钱。哎,有个新来的犯人叫孙继高,还没敲出他一个钱来。这孙继高是个穷秀才,吃了冤枉官司坐的牢,身上虱子倒不少,钱呢,一个也没有。牢头把他叫了出来,拳打脚踢,狠狠地揍了他一顿,还是敲不出一个钱来,就罚他到桂花树跟前站着—就是叫他蹲在尿桶边上。

牢头打人打得累了,往板凳上一躺,迷迷糊糊睡着了。忽然牢门外面一声大叫,那声音又尖又响,像打了个炸雷。

“开门!我是送饭的。”犯人坐牢,饭得由家里送,这是古时候的规矩。“送蛋的—送到孵房去孵小鸭子。”

“送饭的。”

“哦,是送炭的,送到炭行去。”

“哦,你听错了,我是给我二叔孙继高送牢饭的。”哈,来得正好!在孙继高身上没捞到钱,我就在你送饭的身上捞。牢头一骨碌爬起来,问道:“送饭的,你可有钱?你可有礼?”

送饭的说:“我无钱无礼。”牢头一听火了,脱下一只鞋子,在地上打得噼啪噼啪响,一边打一边吼:“好,无钱无礼。孙继高,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送饭的一听急了,带着哭声嚷嚷道:“别打我二叔,我有钱有礼。”可不,一吓唬就把钱给吓唬出来了,牢头心中暗暗得意:“瞧你这个送饭的,早说有钱有礼,也省得我打烂了一只鞋底。”他从门洞里伸出一只手来说道:“要我开门,有钱拿钱来,有礼送礼来!”送饭的身上只有一个小铜钱,只好掏出来,放在牢头的手心里,叫一声:“大爷,你替我收着。”

果然钱到门开,牢头一看,咦,送饭的是个小姑娘。“嘿,你人不大,喉咙倒不小。今年多大了?”

“十岁。”

“叫什么名字?”

“端午戴。”

“端午戴”,哪有叫这样的名字的?牢头一琢磨,嘿,这丫头叫我猜谜呢,好玩,好玩。他就猜起小姑娘在端午节戴的花儿来。栀子花?不对。南瓜花?不对。大椒花?也不对。

送饭的小姑娘说:“我妈说:清明不戴柳,变成老黄狗;端午不戴艾,变成老鳖盖。我在端午生,名字叫小艾。”

“哦,你叫小艾。你送饭,是转牢送,还是提牢送?转牢送嘛,你这碗饭让犯人一个个传过去,他们一个吃一口,传到你二叔手里,饭呐,就没有了。提牢送嘛,你把饭搁在这里,先到桂花树跟前找着你二叔,回来再把饭给他送去。”

“那我提牢送。”小艾刚放下饭篮,又提了起来,“不行,莫让狗把我的饭吃了。”“胡说!监牢里哪来的狗呀?”小艾放下饭篮,说了声:“请大爷看着。”她走进黑洞洞的牢房,在尿桶旁边找着她二叔。两个人一见面,忍不住一齐放声大哭。叔侄俩哭得伤心,那牢头却笑得开心。他想:好咧!我把这饭吃掉,中午就不用烧锅了,又省了两个钱。他从饭篮里拿出饭碗,刚刚扒了两口,一听不好,里边哭声停了,小艾就要回来取饭了,他急忙把饭碗放进饭篮里。真是小艾回来了,她一看饭少了,就蹲在地上哭起来。

“你吃了我的饭,你吃了我的饭!”牢头犟嘴说:“我可没吃,是狗吃的。”“你说的,监牢里哪来的狗呀?是你吃的。”“我吃的?嘿,你搜好了。”这还用搜,牢头的胡子上还粘着饭粒儿呢。

牢头死不认账,转眼一想,哄她说:“你从家里来的时候,饭是热的,路上风一吹,饭就冷了,就收缩起来。”他一边说,一边拿筷子把饭拌得松松的,“你看,饭不是跟以前一样多嘛,快给你二叔送去吧。他几顿没吃,肠子都饿细了。”

小艾没法,只好捧着饭碗,给她二叔送去了。

牢头心里想,才吃了几口饭,还推说狗吃的,太不合算了。他摸着下巴,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看小艾的那只饭篮倒还值几个钱,就把它藏在墙角里,抓了一把稻草盖住了。

小艾侍候她二叔吃完饭,拿着碗筷出来,时候不早,该回家了。咦,饭篮呢?

牢头说:“啊,你带了篮子来的?大爷怎么沒看见!”“我就放在这里的,除了大爷你,又没人来过。”“胡说!我大爷能拿你的篮子吗?”“就是你拿的,就是你拿的!”小艾一边哭,一边叫。牢头一想:不好,这丫头嗓门大,一哭一闹,叫人家听见了,多不好意思。要是让狱官四老爷听见了,更不得了,说不定这差事当不成,还得挨一顿打,还给她算了。他这么想着,就走到墙角边,用脚一踢,小艾的饭篮就从稻草下面滚了出来。

“小艾呀,小艾,你自己把篮子放在墙角里,还赖我大爷拿你的。让四爷听见了,我大爷不就倒霉了吗?”牢头说漏了嘴了。小艾抹了眼泪,笑了,她想起那个小钱来,把碗筷放进饭篮,转身对牢头说:“大爷,我还有个钱呢?”牢头没想到小艾会来这么一招,搔着头皮说:“那个小钱,不是给我大爷作开门礼的吗?”“我说请你替我收着,可没说给你。”

小艾送饭(2)

小艾当时真是这样说的!牢头招架不住了,就说:“那个钱嘛,大爷买了黄烟啦;黄烟嘛,大爷吸完啦。走吧,走吧!”

小艾就是不走,他牢头干吗白要人家的钱呢?一想,他才说过,让四老爷听见了,他得倒霉。这四老爷是谁呢?管他呢,反正牢头就害怕四老爷。想到这里,小艾大声嚷嚷起来:“四老爷,禁子大爷把我的钱拿走了,禁子大爷把我的钱拿走了。”她这么一叫,牢头真个吓慌了。

“别叫,别叫!大爷是逗你玩的呀!”牢头掏呀,掏呀,掏了好半天,才把那个小钱掏了出来,“喂,喂!我大爷能要你的钱吗?给你,给你,去,去,去!”

小艾拿了钱,提着饭篮,走出牢门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