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铁笔爷桥

发布时间:2017-05-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清朝嘉庆年间,中牟县谢庄镇出了个张元亮,十四岁上便得了个中牟县秀才第一的名分。也就是在这一年,张元亮的家境开始败落,于是,他便断了科举考试的念头。因为张元亮觉得,若想走科举考试的道路去顺风顺水地在仕途上青云直上,一是要朝里有人,二是要家里有钱。如今,这两个条件连一个也没有,任是你学富五车、满腹才华,想在仕途上风生水起,是根本不可能的。当时,就是这样的世道。世道虽然非常不平,但是,人总是要生活下去的。

好在张元亮自幼读书极多,而且,他曾经在一名老中医的指导下苦读中医典籍,少年时期便精于医道,因此,在二十二岁生日这天,张元亮就在谢庄镇南门附近的回春大药房里坐诊行医,他和回春大药房合作,在这里做坐堂医生,以此谋生。

张元亮出手不俗,接连治愈了不少的疑难杂症,名声大噪,来找他求医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张元亮开药方有三个规矩:一是半信半疑的病人他不开药方,二是穷人在看完病取药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不拿钱或者少拿钱,三是有钱的人家要多拿钱。对于有钱人家,他开药方的价钱是一个字一文钱。用张元亮的话说,有钱人家的钱应该替看不起病的穷人拿出来一些,这样,世道才让人觉得还有一点道理可言。而且,对于非常贫穷的人,张元亮还有一个规矩:有把握治好的病一文钱不收,还倒送一些钱相助。患了不治之症的非常贫穷的人,就是一两银子一个字的价钱也不动笔开药方。张元亮经常说:“人穷得就剩下一条命了,还白送啥呢?”

张元亮这样的规矩一立下来,有钱的恶人恨他,有钱的小人怕他,穷人敬他。

于是,有钱人叫他张铁笔,穷苦人称他铁笔爷。

有一天清晨,张元亮起床后正在洗脸漱口,谢庄镇的大富商陈德山就哭丧着脸来找他了。看到陈德山满脸愁苦地站在自己跟前,张元亮把嘴里的漱口水吐了出来,“你先说说。”张元亮对陈德山说了一句,又喝了一口清凉的井水,一边漱口一边等着陈德山说话。陈德山急忙开口说话,可是,他的嗓音却嘶哑得厉害:“张先生,我……我昨晚在春风楼和李举人、赵二爷喝完酒之后,半夜时分忽然嗓子剧痛,然后就嗓音嘶哑,现在……现在我这嗓子又痛又难受,似乎……似乎要说不出话了,我……我怕是患上了人们常说的缠喉风,那可是无法医治的死症啊!张先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听完陈德山的话,张元亮把嘴里的漱口水全部吐了出来,他看了看陈德山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禁仰起脸哈哈大笑:“不就是嗓子又痛又嘶哑吗?要说这病也小也大,小到我药到病除,大到你命归西天。”张元亮的话刚说到这里,平时耀武扬威的陈德山立刻就跪在了地上:“请张先生救命,我一定会重谢您的!”张元亮面对着陈德山这个对穷人狠命欺诈的恶霸大富商,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告诉你,现在有三个办法,任你随意挑拣。第一个办法是,你不用花一文钱,任凭这个病要了你的命。第二个办法是,你拿出一百两银子,让你保住一条命却嗓音嘶哑或者说不出话来。第三个办法是,你拿来二百两银子,我让你病情痊愈。”陈德山既怕死,又舍不得出二百两银子,他便选了第二个办法。然后,陈德山拿出了一百两银子,张元亮扭头进屋,给陈德山开了一个药方,然后撂下了一句给陈德山:“你去老地方取药。”张元亮说的老地方,是他坐诊的回春大药房。

快到中午的时候,在回春大药房坐诊的张元亮就要收摊去吃饭了,这时,只见陈德山一脸汗珠地又赶来了,他“呼啦”一下从搭裢中倒出了一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对张元亮说道:“我不选第二个办法了,我想好了,张先生,您早上给我开的药方我还没有来取药,我决定再出一百两银子,我选第三个办法!”

张元亮没有看陈德山,他只是弯下腰,用手拿起一块银子,轻轻敲了敲,眯着眼认真听了一下这银子的成色,然后,他让陈德山拿出早上开的那张药方,右手拿起毛笔,在药方中的桔梗这味药下面的用量“一钱”的“一”字上添了一竖,桔梗的用量就由一钱变成了十钱。张元亮把药方往陈德山面前一推,说:“你去取药吧。”陈德山捧着药方看了看,用嘶哑的声音诧异地问道:“张先生,您这一笔就值一百两银子?”张元亮微笑着说:“医道无价。”

陈德山只好去取药了。

吃了张元亮开的药,陈德山三天后就痊愈了,

张元亮用这二百两银子重修了已经破败的谢庄镇通往外面的那座桥,人们过桥时安全而舒适了。这座桥原名叫”彩虹桥”,但是,谢庄镇的人们更喜欢叫它“铁笔爷桥”。

  • 上一篇:长寿诀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