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骑马定亲

发布时间:2017-07-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这是明朝年间的事儿。

也许,秋香命里早就注定了她要以特殊的方式去找到她的归宿和爱情。所以,快十八岁了,还没有人给她物色到中意的婆家。

秋香姓贾,住在华山脚下的白王村。她的父亲贾员外是个能人,她家在村里算是第一富人家。贾员外有一儿一女,儿子还不到十岁,秋香是家里的长女。秋香继承了她娘的优点,人长得俊俏水灵,又心灵手巧,性格内敛。

秋香的娘在她六岁那年因病去世了。后来,父亲又娶了妻,过了两三年给秋香生了个弟弟硕果。贾员外在城里经营茶庄, 一年中有七八个月都在外面跑生意,家里一般都是秋香与后娘和弟弟生活在一起。所以,平时秋香都要听后娘的吩咐。眼看秋香一天天长大,到了出嫁的年龄还没有中意的婆家,后娘不但不替秋香着急,反而很高兴,因为她有她的小算盘呢。

一天,贾员外又出远门到南方采购货物去了,秋香的后娘把秋香叫到跟前说:“ 秋香,燕子大了要分窝,女儿大了要出阁。你已到婚嫁年龄了,我日日为你着急,怕你错过了好婆家、好郎君,我觉得桐树乡李家你表哥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人精明,又长得一表人才,你俩很般配,你觉得如何?”

秋香听后娘这样一说,知道说的是后娘的娘家哥哥的儿子李国祥。秋香见过李国祥几次,虽然模样长得还算顺眼,可是他油嘴滑舌,不务正业,经常在镇上的茶馆里听说书艺人说书,练了一口说功。平日不是跟几个浪小子打赌吹牛皮,就是提着鸟笼子教鸟儿说话,是个油瓶倒了都不想扶一下的二杆子。于是,秋香对后娘说:“ 谢谢娘的关心。只是女儿觉得像国祥表哥那样能说会道的才子该找一个像他一样光凭嘴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过独特生活的大小姐才相配,而像秋香这样又傻又笨的小女子哪敢高攀呀。请娘不要再操这份心了。”

后娘听了秋香这话,“ 哼”了一声就走了。后娘想:秋香虽是个丫头,可贾家家大业大,出嫁时少不了要有一大笔陪嫁送给她,她若嫁给我侄儿,这不是好事成双、亲上加亲吗?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侄儿错过这个好机会。

过了几天, 后娘又来问秋香对国祥表哥的看法。

秋香说:“ 娘呀!女儿的婚姻大事要自己做主,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李国祥这个人选。”

后娘仍然耐着性子劝道:“ 闺女啊,你嫁给你国祥表哥有什么不好?

你若不是我女儿,我还懒得操心说这事呢!”

秋香说:“ 所以说,我就不能答应,凡事不能好过头了嘛。”

后娘又问:“ 秋香,那你真的是铁了心跟娘作对吗?”

秋香说:“ 不是作对,是坚决不答应这门婚事。”

后娘脸色铁青,怒吼道:“ 你这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我让你跟老娘作对,你给我滚!你马上给我滚出这个家门。看你跟谁家的小子浪去!”后娘撒起泼来,她抓起秋香房间的东西就往门外扔。

秋香知道这回自己彻底把后娘给得罪了,这个家已无法再待下去。她下定了决心离开这里。于是秋香对后娘说:“ 我马上走,我决不会再在这儿受你的窝囊气。可是,我滚也得有个滚法,你让我怎么滚,滚到什么地方?”

“你……你,你就骑上马棚里那匹老白马,离开我这个家,愿滚到哪里就滚到哪里,滚得越远越好!”后娘被秋香一气,突然想到了那匹老白马。由于那匹马年岁大了,又经常有病,很少干活了,留在家里也是个废物,还得要草料喂养。

后娘命家仆去牵出老白马,往门外的树桩上一拴,又指手画脚地对秋香吼道:“ 滚吧,你马上给我滚吧!”

秋香一跺脚,从闺房里拿出一个包袱,瞪了后娘一眼,骑上这匹老白马就走了。

秋香在老白马的背上小声地祷告:“白马啊白马,这回秋香的命运就全靠你来掌握了,你走到哪儿不想走了,我就落脚在那里。你走到谁家门口停了下来,我就是那家的人了。”

这匹老白马好像听懂了秋香的意思,稳健地一直向前走去。它翻过了一座小山坡,蹚过了两条小河,终于在一座小山坡前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下来,任凭秋香怎么拍打马屁股,马儿只是原地打转转,就是不再往前走。

“ 难道真如我所言,我的落脚点到了?”秋香心想。

秋香跳下马背,走进路旁的这户人家,只见一位白发大娘正坐在屋里补衣服。秋香亲切地问道:“ 老大娘,就您一个人在家吗?”

老大娘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位年轻美丽的姑娘,赶忙回答道:“ 我儿子在外面打工,就我一个人在家,姑娘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秋香说:“ 我无家可归,我是来这里找婆家的。”

老大娘打量她一番,说:“ 这里叫梨树坪,住的都是穷苦百姓,姑娘你是找不到门当户对的人家的。”

于是,秋香把自己离家出走的原因以及自己发下的誓言都告诉了老大娘,然后她说道:“ 既然您有儿子,这就是命中注定,我该是您家的人,您老人家就是我的婆婆。”说着弯腰向老大娘下拜。

骑马定亲(2)

老大娘忙拉住她说:“姑娘,看你的衣着打扮是大户人家出身。我家穷,全靠儿子给别人家打工挣钱养家,姑娘你是过不惯我们的穷苦生活的。”

秋香说:“ 家穷不怕,只要人勤劳、善良,人勤生百宝,日子会好起来的。”老大娘说:“ 天色也不早了,成不成一家人都没关系,你在我家先住下来,明天再说吧。”秋香就在这里住下了。

次日下午,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老大娘说是她的儿子回来了。老大娘的儿子进门与秋香一打照面,两人都有点发怔。因为秋香认出老大娘的儿子正是在秋香家里打长工的王小山。

王小山在秋香家里打长工五年了。起初,王小山在贾员外的城里的茶庄当伙计,后来他的娘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贾员外就让他回来,在离家较近的贾家当长工,干些田地里的杂活。王小山在茶庄当伙计时曾讨要了一些贾员外从南方带回来的茶籽,种在他家的房子后面,打算等茶树长大,收点茶叶自家喝。茶树大了后,王小山在每年茶叶成熟时就抽空回来一两天,采茶制茶。平时,王小山做工之余,经常喂那匹老白马,老白马跟他有了感情。他回家采茶时,就骑着这匹老白马,反正平日里都是他喂养这匹老白马,就当是照料它吧。

老白马走过几趟这条路,就认下了这条路线。又加之前几年老白马常跟贾员外去南方运载茶叶,来来去去多少趟,早闻惯了茶叶香。那天秋香一骑上老白马往野外走去,老白马就想起了往日的路线,便把秋香带到梨树坪,当它闻到了王小山家的茶树与茶叶香,就停在王小山家门前,无论如何不走了。它以为这又是来采茶叶了。

“人间虽多事,茶马暗牵线。这也算是咱俩有缘呀!”秋香叹道。

秋香对王小山说了自己的遭遇,说自己虽然不相信命运,但相信缘分,她已打定主意就在这里住下了,让王小山往后不要再去打工了。王小山又惊又喜,便问不打工了往后一家人怎么生活。秋香打开自己带来的包袱,取出平时积攒下来的零用钱,让王小山去做点小生意。

不久,王小山与秋香结成了夫妻,婚后两人商量做点小买卖,可做什么买卖好呢?秋香暗想,自己与王小山是因茶叶的缘故而结缘的,茶是他们的大媒人啊!她心里突然一亮,说:“ 我们就经营茶叶吧。”王小山在茶庄干过,深谙此道。于是他俩说干就干,来到县城租了两间房子,开了个小茶庄。

没过多久,贾员外从外地回来听说了秋香的事,知道她受委屈后自寻了人家,也不反对。得知他们开了茶庄,就经常在生意上给他们帮助。秋香的小茶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日子过得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