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秀才对鬼联

发布时间:2017-08-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清朝嘉庆年间,在河西走廊石羊河畔的石羊集有个秀才叫冯瘦槐,因其在石羊集开了间私塾,街坊乡邻都称之为“槐先生”。“槐先生”头脑活,点子多,爱为街坊乡邻出头办事,其说话行事虽然有些古怪,却常能将难题化解于无形。因此,背地里也有人戏谑地叫他“坏先生”。

一天,“坏先生”正在私塾教学生读书,街坊张大富慌慌张张跑进来,一把拉住“坏先生”的衣袖,往外就走。“坏先生”让他在门外候着。等教完了书,给学生布置了任务,才出门将张大富引至堂上,沏了一杯茶递过去,问他所为何事。

张大富结巴了半天,说有一个叫李享财的外地商人想要购买他家闲置多年的一处老宅子。“坏先生”慢条斯理地说:“有人想买你的空宅子,这是好事啊!慌什么?”张大富涨红了脸说:“我要五百贯,他却只给……一百贯。他还说……还

说……”

“坏先生”接过话茬说:“他还说你那宅子闹鬼,只值一百贯。”

“坏先生”话一出口,张大富张口结舌,半晌才说:“你……你也知道?”“壞先生”笑道:“你那宅子要不闹鬼,谁好意思只给一百贯啊?”张大富苦着脸说:“先生明见。可是……可是那宅子,真……真的闹鬼!”接着,张大富便把李享财如何遇鬼,自己又如何与李享财打赌的事一一说与“坏先生”听。

据李享财说,有一天晚上他错过了宿头,误打误撞进了那宅子,结果睡到半夜便被一阵悲怆的吟诵声惊醒。起初,李享财只道是哪位书生在夜间攻读,可他听了半天却只听见书生翻来覆去地吟诵一句:船漏漏满锅漏干……船漏漏满锅漏干……于是,他便邀那书生出来说话。谁知他这一出声,刚刚只是略带悲怆的吟诵声陡地变得凄婉哀怨,如诉如泣,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急,迎面扑来一股凉气,却看不到书生的影子。李享财心下大骇,抱了头落荒而逃。

张大富的祖上在那宅子住了数十年,一直平安无事,他对李享财的话自然是一万个不信。于是他跟李享财打了个赌,说如果那宅子真的闹鬼,他便以一百贯的价钱将宅子卖与李享财;如若宅子太平无事,李享财便出五百贯钱将宅子买下。然后,他们就在当天晚上去那宅子探了个究竟,结果证明,那李享财并没说谎。

听了张大富的话,“坏先生”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说:“一处鬼宅,他买去干啥呢?”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张大富显得很无奈,“他说买那宅子是拿去作仓房用。白天鬼不会出来吓人,晚上还省得花钱雇人看守,也只有他买了那宅子才派得上用场。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我那宅子,去年有人出四百贯钱我都没舍得卖,哪能一百贯就卖掉呀?”

“坏先生”在张大富面前踱了好几个来回,又煞有介事地掐了掐指头,才懒洋洋地说:“你去告诉李享财,就说还有三天便是朝廷大考的日子,那书生的魂魄也该进京赶考去了。到时,如果他还赖着不走,你便将那宅子白送与李享财。”

秀才对鬼联(2)

“白送?”张大富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坏先生”忙摇手说:“不不不,你把宅子给他,钱我来出。”张大富愣了一愣,也连忙摇手说:“不不不,哪能让先生你破费呢?白送就白送!”

“坏先生”不置可否,让张大富回去耐心等待,三天后自然见分晓。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可对张大富来说却像过了三年。第三天的晚上,他和李享财早早便在那宅子的窗外埋伏着,只等子时一到,便有了最后的结果。

让张大富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三更鼓刚刚响过,一个悲怆凄凉的声音便从屋内传出:船漏漏满锅漏干……船漏漏满锅漏干……张大富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这穷书生,不去京城赶考,却赖在我这里干啥?”李享财一把捂住张大富的嘴,低声笑着说:“别惊动了他。这宅子已经是我的啦,我倒希望他一辈子都赖在我这里。”说着,他松开手拍了拍张大富的肩,“我们走吧!”

李享财拉住张大富的袖子起身要走,就在此时,屋内忽然传出一个浑厚有力的男声:“三十年前我便为你对出了下联,你却还在这里苦吟作甚?这一回你可得记牢了!听着!灯吹吹灭火吹欢……”

一个“欢”字刚刚出口,屋内忽地传出一声尖叫:“鬼呀!”然后是门被撞开的声音,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跌跌撞撞地从屋里跑出,惊慌失措地指着宅子的大门,上气不接下气地冲李享财嚷道:“鬼,鬼,爹,这里真的有鬼!”

那浑厚有力的声音还在继续:“灯吹吹灭火吹欢……灯吹吹灭火吹欢……”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近,渐渐向宅子的大门逼近。白衣男子吓得浑身发抖,被李享财使劲儿推了一把,说声“还不快走”,他自己也转身拔腿就跑。

“慢着!”吟诵声戛然而止,换作一声断喝。大门内走出一个黑衣长袍的老头,手里亮着一根火折子,冲李享财哈哈大笑道:“李掌柜,没想到吧?”李享财惊恐地瞪大眼睛,问:“你……你是谁?”黑衣人嘿嘿一笑,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河东流传的‘穷秀才巧对鬼联’的事,还是从我们河西传过去的呐!这个你还不知道吧?”

张大富这才看清那黑衣人竟然就是“坏先生”。“坏先生”接着语重心长地说:“李掌柜,想发财,得走正道,别鬼迷心窍,装神弄鬼,把自己都给糊弄进去了。你闹了这么久,给张先生一个说法吧?”李享财唯唯诺诺地点着头,拉起白衣男子,灰溜溜地给张大富作了几个揖,低声承认说,是他想低价买下张大富的大宅子,听说了这个上联,于是想出一个馊主意,让儿子扮鬼书生吓人。哪想到奸计即将得逞,却坏在“坏先生”的身上!

李享财父子俩走了,张大富问“坏先生”,他怎么没有听说过“穷秀才巧对鬼联”的事?“坏先生”笑着说:“哪有什么‘穷秀才巧对鬼联’?那是我十年前去蒲州办事,跟几个生意人聊天,胡乱编了这么个故事。没想到,李享财竟拿这个来唬人。”接着,“坏先生”便把那个故事讲了一遍。

某朝某代,有一个穷书生乘船进京赶考,不幸遇到木船漏水,打湿了衣裤。晚上宿在一处无人居住的破旧农舍,想洗个热水澡,再熬点粥喝,却因铁锅漏水点不着火弄得他饥寒交迫,竟致染上风寒,在临死之际,他回想自己的不幸遭遇,感时伤怀,便吟出一句上联来:船漏漏满锅漏干。后来,穷书生冤魂不散,便常常在夜间出来反复吟诵那句“船漏漏满锅漏干”。

数年后,又有一穷秀才赴京赶考,刚好住进了同一间农舍。穷秀才就着一堆柴火,在屋子里挑灯夜读。到了夜半时分,忽地听得“船漏漏满锅漏干”的吟诵声,又兼声音悲怆凄厉,阴风扑面,直把穷秀才吓得半死。恰在这危急关头,突然刮过一阵狂风,点着的灯倏地灭了,柴火堆的火苗却陡地蹿得老高。穷秀才见景生情,竟然脱口对出了下联“灯吹吹灭火吹欢”。说也奇怪,穷秀才话音刚落,整个屋子立即恢复了宁静。吟诵声、阴风寒气,全都烟消云散了。

张大富听罢“坏先生”讲完故事,长吁一口气,对“坏先生”千恩万谢地说了很多好话。从此以后,“穷秀才巧对鬼联”的故事便在河西流传开去,只是很少有人晓得故事里的穷秀才其实就是“坏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