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九公桥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7-08-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湖南邵阳有个九公桥镇,镇子得名于一座桥,这里有个很有趣的传说。

早年间,镇子上有位姓张的富户,平日好善乐施,扶贫济困,被乡里称为张善人。他家有一个叫郑老实的长工,得了肺痨,一天比一天消瘦,咯血不止,向张善人借了很多银两看郎中抓药,最终还是没留住性命,撇下老婆孩子撒手西去了。

郑老实的老婆芸娘在街坊的帮助下处理完后事,带着四岁的儿子小虎来到张府,跪在张善人面前说道:“人死债不烂,我们欠了东家许多钱财,奴家愿意做工抵偿,还请东家成全。”

张善人看着她们这孤儿寡母,动了恻隐之心,就答应道:“也好,你就在府上做些浆洗织补的活计吧,也算有个糊口的营生。欠的钱不着急,有余钱就还些,没余钱就先放着。”

第三年年底,芸娘乘船到河对岸的集市上买了点布头,想着给小虎添件新衣服。回来的时候,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将芸娘手中的布头吹落江中。芸娘情急之下伸手去抓,却不防身子一歪,落入河中,瞬間被汹涌的波涛淹没了,船主只捞起了一块布头。

张善人得知消息后,派出人手沿途打捞,沿着河一直向下游搜出了四十多里地都一无所获。他看着痛哭流涕的小虎,不住地摇头叹息,这家人真是祸不单行,这么小的孩子就成了孤儿。

张善人出钱,找了芸娘的一件衣服和郑老实埋在一处,事后又把六岁多的小虎收留在家,和他女儿一起有个伴儿。张善人不是指望小虎长大后还自己的钱,而是不忍心他无处安身,难保小命。

小虎虽然年纪小,却非常有志气,八岁那年,他主动找到张善人,用大人的口气说:“东家,我已经长大了,不能老是让你白养着,让我去放牛吧!”

张善人抚摸着他的头,笑着说:“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真是难得。不忙,等两年,你就可以跟着刘大爷去放牛了。”

小虎放了三年牛,已经满了十三岁。他个子高,体格壮,觉得在家放牛不如到地里干活,能多挣一些工钱,也好早点儿还清父母的欠债。于是他又找到张善人,要求到地里干活。

张善人还是笑着说:“也好,明天你就跟着其他叔叔大爷们去地里。别逞强,能干多少干多少,别累坏了身子。”

张善人答应后,小虎非常开心,他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九泉下的父母知道。他正对着父母的坟墓唠叨还债的事儿,一只母鸡突然从坟后的草窠子里钻了出来,“咯咯哒,咯咯哒”叫着来到他的身边。他吓了一跳,荒山野岭哪来的家鸡呢?他回家时,就把那鸡抱了回去,放进张善人家的鸡群里。

小虎干活挺卖力,和整劳力也差不多,张善人命账房先生给他记整工,小虎高兴坏了,干起活来更有劲儿了。

时光飞逝,转眼间小虎已经长到十九岁,这天收工后他满面春风地哼着小曲回到张善人家。张善人看他如此高兴,便询问原因。小虎恭恭敬敬地说道:“承蒙恩人收留,小虎放牛三年,又在地里干了六年整,刚刚问了账房先生,除去这几年偶尔支出的几吊铜钱,我的工钱已经能抵上爹爹欠的债了。心里高兴,就忍不住哼了几句小曲。”

张善人看着眼前的小虎,不由得百感交集,他安排厨房加了两道好菜,让小虎陪着自己喝杯酒,在席间说道:“其实啊,我借钱给你爹的时候就没想着讨要,当初收留你们母子,还债也只是个由头而已。这些年你的工钱都给你攒着呢,留着你日后成家立业用。至于过去那些欠账,一笔勾销。以后你愿意留下来给我干固然好,想出去另谋高就我也支持。”

小虎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无论如何也要还上欠款。张善人也不和他争执,想日后用这笔钱为他说门亲事,从长计议。

小虎心潮起伏,不免多喝了几杯,醉醺醺地回到房里躺下,很快就睡着了。天快亮的时候,他做了个梦,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女人来到他的床边,哭哭啼啼地说:“儿呀,咱家欠了张善人的债,我怕你小小年纪受累,特意投胎变成母鸡,天天给张善人下蛋还债。如今下了六年蛋,今天最后一个蛋下完了,债也还清了,明天张家会杀我,到时候会给你留个鸡腿。吃完鸡腿后,你把我托梦的事告诉张善人,再结清这些年的工钱,回家娶妻生子,延续郑家的香火。”

小虎大喊一声:“娘,我怎么能吃你!”顿时从梦中惊醒了。他再无睡意,想起以前倒是听过类似的传说故事,怎么会做了这样一个梦?他突然想起了六年前从坟上抱回来的那只母鸡,难道那就是母亲变的?他苦笑着摇摇头,不可能,人死如灯灭,怎么可能变成鸡呢?

天亮后,小虎去厨房吃饭时顺口问厨娘今天是否要杀鸡。厨娘哈哈笑着说:“不年不节的杀哪门子鸡,莫非你馋了?”

小虎也觉得可笑,顺口开玩笑说:“馋了,要是杀鸡记着给我留个鸡腿啊。”吃过早饭,他下地干活去了。晚上收工回来的时候,厨娘献宝般地端着一个瓦罐来到小虎屋里,大声说道:“你还真有口福,今早刚提到鸡的事情,中午就来了客人,老爷吩咐杀鸡待客。我无意间和小姐说了你的话,小姐当时就笑了,交代我给你留个鸡腿。”

九公桥的传说(2)

厨娘转身要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说:“小虎,这只鸡还是六年前你抱回家的那只呢!”

小虎一听,手里的瓦罐顿时掉在地上跌得粉碎,他放声大哭起来。

张善人被哭声惊动,赶过来询问缘由。小虎瞪着眼睛把那个梦说了一遍,气愤地吼道:“我娘变成母鸡下蛋还债,你竟然把她杀了吃肉,还给我留了条腿,我恨死你了!”

说完这番话,小虎猛地将张善人推了个趔趄,夺门而出,冲出了院子,跑远了。

张善人心想,这事儿太碰巧了,鸡是小虎六年前抱回家的,偏又赶上小虎刚做了这个梦,自己就命人把鸡杀了,难怪他会恨自己。小虎肯定是思母心切,夜里才做了这么奇怪的梦,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他赶紧派人去找小虎,却一无所获,直到一个月之后才死了心,确信小虎不会再回来了。

张善人又恨又悔,自己一生行善,老了却干了这么一件恶事。他拿出小虎这九年的工钱,在芸娘落水的河面上修建了一座桥,希望能弥补自己的罪过。镇子上的百姓来往河西河东方便多了,但是提起这件事却都唏嘘不已,不知道怎么评价。

因为内疚,张善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三年后,已经油尽灯枯。郎中来看过之后说道:“张员外得的是心病呀,吃药用处不大。”

张家人心急如焚,眼睁睁看着张善人的精神一点点萎靡下去,却束手无策。一家人守在他身边垂泪,就等着大限到来的那一刻。

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汉子带着哭腔喊着:“老爷,你等等我!”

只见一个大汉带着一阵风冲进屋里,“扑通”一声跪在床前,大声哭道:“张老爷,我是小虎,我回来了,您可千万不能走呀!”

张善人奇迹般地睁开眼,颤抖着说道:“果然是小虎……小虎,我对不起你呀!”

小虎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哭着说道:“是小虎糊涂,把一个梦当真了,我娘她……”

刚说到这儿,一个老妇人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进来,扑倒在地,磕着头说道:“张恩公,奴家是郑氏芸娘呀,我没有死!”

张善人的眼睛睁得老大,听小虎说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天小虎情绪激动地冲出了镇子,漫无目的地顺着河流往下走,走到哪儿就在哪儿打几天短工,他发誓一辈子不回那个让自己伤心的地方了。就这样,前几天他流浪到几百里外的一个镇子,决定暂时歇脚,打打短工。

这一天,他看到一位老妇人用独轮车推着一个老头儿歪歪扭扭地向前走,于是跑上前去帮忙。交谈中得知,老头儿得了急病,老妇人推着他去看郎中。

小虎帮着把老人推到医馆,一副汤剂灌下,老人安稳下来,郎中又开了几服药,小虎又帮着把老人送回家中。

老妇人千恩万谢,提起刀准备杀鸡款待他。小虎触景生情,流着泪阻拦道:“大婶,使不得,一看到鸡就想起我那苦命的娘亲,更别说让我吃它了。”

老妇人感到奇怪,询问起来,小虎哽咽着说道:“我爹爹得病时欠了张善人很多钱,母亲又掉到河里淹死了,连尸体都没找到。后来母亲托梦给我,说自己变成母鸡下蛋给爹爹还债……”

话刚说到这里,老妇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颤抖着问道:“你是小虎?”

小虎很吃惊,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叫小虎?”

“孩子,我就是你娘呀!”

小虎一边后退一边摇头:“我娘早死了,變成了母鸡……你怎么可能是我娘呢?”

老妇人猛地上前抱住小虎放声大哭,讲述起事情的经过来。

那一年,芸娘落入水中,很快被呛晕过去,等她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伏在一块木板上随波逐流,于是连喊救命。正好老汉在岸边经过,听到呼救声将她救下来。芸娘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农妇,只知道自己的家乡叫作李家村,连邵阳的地名都不知道。老汉把她带回家中,左右打听,李家村倒是找到了几个,但芸娘赶去一看,却都不是自己的故土。两人都不知道,芸娘已经飘出了几百里地,在附近打听,自然找不到。

天长日久,芸娘和老汉产生了感情,找了人一撮合,两人结成了夫妻。今天听小虎一提往事,她立刻意识到这正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

好不容易叙述完了别情,小虎懊恼地捶了自己好几拳:“东家对咱恩重如山,我竟然因为一个梦责怪于他。不行,我得马上回去向他赔罪。”

芸娘一听,和那老汉商量着,反正膝下无子,不如卖掉房子土地,跟小虎回家乡定居,老汉满口答应。处理完家事之后,一家三口沿着河岸日夜兼程赶了回来,刚进镇子,就看到了张善人修的桥,拉住行人一问,行人认得小虎,立刻说道:“这是张善人用你九年的工钱修的桥,我们都叫它九公桥。张善人觉得愧对你,郁结于胸,马上就不行了!”

小虎一听,撒腿就朝张善人家跑,于是发生了刚才这一幕。

张善人听完小虎的讲述,又惊又喜,竟然从床上爬起来,扶起了小虎。家人见状,立刻端上了参鸡汤,张善人一口气喝了一大碗,脸色顿时好多了。

九公桥的传说(3)

小虎一家三口在家乡定居下来,他依然给张善人家当长工。一年后,张善人见他老实能干,做主把女儿嫁给了他,成为十里八乡的佳话,而九公桥的故事也一直流传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