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消失的桃桃

发布时间:2017-10-2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桃桃死了,死于自己生日当天。桃桃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身上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脚上是红色的凉鞋,通体就像一个红色的人参娃娃一样靠在村口的柳树下,就像熟睡了一样。

桃桃的妈妈疯了一样,抱着桃桃的尸体不放手,生怕一撒手,女儿就会不翼而飞,围观的妇女们眼睛都是红红的,很多男人也都唉声叹气。桃桃爷爷和爸爸来时,桃桃的妈妈已经哭得晕了过去,桃桃爸爸脸不停的颤栗着,血红的两眼凝望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踉跄着把孩子的尸身抱回了家。

一、莫名消失的尸体

桃桃的尸体就停放在自己家的仓房内,桃桃爷爷摸着孩子的身体,总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总是帮别人家办理白事情,还没有碰到这种情形,从体外看不出一点死亡的痕迹,尸身绵软不僵、温而不凉,真是一个怪事。桃桃奶奶慢慢退去孩子的红裙子,转身去取新购置的一套衣服,忽然觉得衣袖被一只手拽了一下,激灵一下回过了头,孩子的姿态没有一点变化,桃桃奶奶拍了拍自己的头,又揉揉有点干涩发红的眼睛,觉得真是自己想多了。

奶奶又一次转身取来了新衣裤,可是回过身来,奶奶的腿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桃桃的红裙子好好的穿在身上,还是以前一样的姿势,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奶奶顾不得给孩子穿衣服了,呼喊着撒腿跑回了上屋。

迎面正碰上桃桃的爷爷,一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老伴,爷爷心里起了疑惑,这个平时胆子很大又好张罗事的老伴,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只好扶着她到屋里休息。奶奶哆嗦着嘴唇说出了自己碰到这诡异事情的经过,在场的亲友、族人一大帮人都是不置可否的态度,都认为是桃桃奶奶受了太大刺激产生的幻觉而已。

一大早,桃桃的爷爷找来会看阴阳的先生给看一下风水,也想早一点让孙女入土为安。听说小女孩穿着红色衣裙靠在柳树下死亡,风水先生觉得很是不妙,既然来了也只好进去看看再说。一帮人陪着风水先生走进了停着尸体的仓房,大家举目一看,哪有什么女孩的尸体,停尸案上是空荡荡的,当时屋外有很多帮忙的人,女孩尸身躺着时头对着的空地上还有烧纸的铁盆,如今盆中的纸灰还泛着光亮,可是女孩的尸身就像是空气一样飘散了。

二、桃桃出生了

七年前的夏季,天气很是闷热,快到临产期的桃桃妈妈感觉到很是疲累,身体刚刚靠在炕头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自己走进了一望无际的林子中,四周有些阴郁的微风吹过,不觉间心底有些许的恐惧感,脚下竟有些踉跄,差一点就被一些不明植物绊倒。忽然,一个一身黄衣的美貌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及时的伸手拽住了自己倾斜的身体。

自己好想说几句道谢的话,可是张了几次嘴都没有发出声来,黄衣女子好像看出了自己的想法,亲热的拉着自己的手,柔美的躯体往自己身上贴了贴,自己感觉到亲昵的同时,还有一种被挤压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黄衣女子激灵灵的一个踉跄,拐带着自己的身体差一点摔倒,接着自己的手就被一个美丽的绿衣女子牵在手里,心一阵的扑通扑通乱跳。紧接着黄衣女子和绿衣女子就撕打在一起,呼呼的风声不停的扫着自己的脸,有尖尖的刺痛让自己不得不提起百倍的注意,为了免遭池鱼之殃,看准了一个空挡,一个猫腰就钻进了身后的草丛中,结果是一脚踩空,身体顺着地势骨碌碌滚了下去。

本能的自己张着两手四处捞救命稻草,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样物件,身体滚动的趋势稍微一缓,结果是连人带抓着的东西一起又滚了下去,眼看着滚到悬崖边了,身体骤然停了下来,再看看自己的双手,除了一抹残留的淡绿色,什么也没有看见。身体微微一震,桃桃的妈妈醒了过来,腹部出现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家人赶紧请来接生婆,桃桃就这样诞生了。

刚出生的桃桃身体非常的健康,总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观望,没有特殊情况时不哭不闹,从不给大人增添任何麻烦,乖巧的让人心生怜爱。桃桃的家庭是一个普通农户,所在的村落处于深山腹地,远离现代城市,村民们一直保留着很古朴的民风和重男轻女的心里,近百户村民每家都只靠种几亩薄田和狩猎为生,生活很是清苦。

桃桃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家中的独子,爷爷和奶奶时时刻刻都盼着能抱一个大胖孙子,桃桃的出生让一家人略有失望,但一点也没有影响家人对她的爱,只是全家都盼着能再添一个男孩。桃桃的母亲自从生了桃桃后,身体日渐羸弱,虽说是女儿乖巧可人不纠缠她,可是她也总是觉得体虚无力,身子也日渐消瘦。

看着儿媳这个病歪歪的身子,桃桃的爷爷和奶奶非常的难过,一是心疼儿媳,二是抱孙子无望。老两口背着儿子和儿媳时也免不了长吁短叹、唉声叹气,有一次老两口的说话和叹息被五岁的孙女听到,一个五岁的女孩像一个大人一样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爷爷和奶奶丝毫没有注意桃桃的表情,只是宠溺的揉揉孙女的头发,笑呵呵的忙事情去了。

三、桃桃患病了

桃桃忽然间很粘着妈妈了,妈妈只要对着她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就会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

“妈妈,我以后要天天跟着你睡,我一个人怕。”桃桃脆生生的童音听后像是吃了水果一样甜腻怡人。

消失的桃桃(2)

“好,好,妈妈以后总和桃桃在一起,行了吧。”妈妈把脸颊贴到桃桃的头发上来回的摩擦着。

尽管桃桃才五岁,可是已经能帮着妈妈做些简单的家务活,妈妈开心的想: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一点都不假,才五岁的女儿就知道孝顺自己了,虽说没生个男孩,自己有这样一个好女儿也是无憾了。桃桃妈妈的精神越来越好,以前羸弱的身体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桃桃的爷爷和奶奶高兴之余又生起了抱孙子的念想,桃桃的爸爸和妈妈都还很年轻,觉得再给桃桃添个弟弟也是个好事,只是一直都没有怀孕。

桃桃六岁了,越来越懂事了,可是却不像以前那样爱蹦爱跳的,总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小小的身影就有了淑女的风范,妈妈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就是说不清楚、想不明白。山里人去一趟市里很麻烦,可是桃桃的妈妈还是带着桃桃去了趟市里的医院,儿科医生给桃桃做了全面的检查,告诉桃桃妈妈,孩子身体指标都很好,就是有点偏瘦,多注意营养就可以了。

桃桃妈妈看女儿一切都好,自是欣喜万分,领着女儿去儿童商店,想给孩子买套喜欢的衣服。一走进商店,货架上一条红色的连衣裙很是显眼,桃桃贪恋的看着这条看似大一号的裙子,眼里的欲望妈妈一眼就看得出。为了女儿高兴,妈妈不只买来了红裙子,还为女儿配了一双大一号的红色凉鞋,女儿的眼里竟闪着亮晶晶的光泽。

自从去了趟市里,桃桃更是粘着妈妈,亲近的妈妈都有些纳闷,很小的时候桃桃并不恋着妈妈的怀抱,如今长大了,懂事了,可是更离不开妈妈了。就这样过了一年,看似一切正常的桃桃好像更瘦了点,脸色还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妈妈想着一年前医生的嘱托,自己每天都做点好饭好菜给女儿补补身体,懂事的女儿还是把自己爱吃的都先给爷爷奶奶,两个老人总是夸奖孙女是如何如何的懂事。

阴历六月十五是桃桃的生日,这一天桃桃起的特别早,穿上前一年买的红裙子、红凉鞋都正正好好的,镜子中出现了一个漂亮的红衣娃娃,桃桃看着看着竟入了迷,听到妈妈招呼自己吃饭的声音,桃桃才缓过了神。桃桃自己给自己唱了一首生日祝福歌,然后依次拥抱了妈妈、爸爸、奶奶、爷爷,每个被拥抱的人都送出了一句祝福的话,一家人喜笑颜开,觉得桃桃就像一个明星一样耀眼,给家里带来了生机和欢笑。

吃过早饭后,桃桃要去找几个小伙伴玩耍,难得孩子高兴,又是自己的生日,大人们愉快的答应了。谁也没有想到,这是桃桃最后留给家人的记忆。四、中邪的桃桃妈妈桃桃的尸体不翼而飞,一家人大惊失色,许多村民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说桃桃是穿着一身红色走的,这样的孩子阴气太重,一定会阴魂不散的搅乱阳间,得马上找高人收治才是上策;有的说这么小的孩子就去世了,一定心里留恋阳世,没准私自投胎到谁家也不好说;有的说这个孩子聪明伶俐,又那么孝顺长辈,没看出得什么病就走了,也许是有仙人收了去,保不准以后大家会得到她的庇护呢。

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只有一点是统一的,那就是一定要请个高人帮看看再做定夺。去请高人的村民还在路上,桃桃妈妈却无端的中了邪气。每天晚上太阳刚压山,桃桃妈妈的脸色就开始从正常转为灰黄,眼睛从圆睁到迷离,身体从柔软到僵直,直到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不停的抽搐着,嘴里不停的吐着白沫,还不停的又哭又闹,一直持续到午夜,这些症状就消失了。后半夜的桃桃妈妈可以安稳的睡觉,脸色也一点点的恢复自然,等早晨醒来时,桃桃妈妈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到太阳落山后,这样的一幕就如翻版一样重复播放,所有的人都无计可施,只能等着高人的到来。

村民们请来的高人是远近闻名的王半仙,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自小就和自己的祖父、父亲走东家、串西家的帮人驱魔降妖、阴阳调剂,也可以说是祖传的神术世家,据说王半仙的法术更胜过自己的长辈。王半仙走进村口时太阳已经落山,行至柳树附近时,村民一打激灵,王半仙也感觉有一股阴风徐徐迎面而来,掏出自制的微型柳木杆狗皮鞭,手握木杆轻轻一甩,狗皮鞭稍上全是莹莹的蓝火,王半仙心里就明白了几分。

桃桃妈妈正犯病,吐着白沫的嘴不停的叨咕着,家里人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看见王半仙进得屋来,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按照王半仙的吩咐,桃桃爸爸在炕上放了一个四腿饭桌,又在桌上摆上四样小菜和一大壶陈年老酒,王半仙稳稳的坐在桌边,顺手倒了两杯酒,酒的香气飘满全屋。

“别总是翻腾以前的老帐了,过来喝杯酒吧。”王半仙像是对着空气在说话,屋门外站着的桃桃爸爸惊诧无比。见没有任何反应,王半仙自己又举起了杯,舔了舔嘴唇,故意传出来赞许的吧嗒声。

“陈年旧事总有因,果报在前也留痕,仙人各界不相扰,各自修行莫沉沦。”王半仙又对着空气一字一顿的说着。忽然觉得有东西轻飘飘的从房梁上坠下,王半仙也不回头,只是把另一杯酒弯着胳膊送到了身后,身后面竟伸出惨白的一只手来,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后送回了空杯。

一杯一杯的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桃桃爸爸中间又去取了两大壶来,看看差不多了,王半仙忽然转过了身,身后躺着一个醉酒的年轻女子,王半仙把桌子翻过来扣到炕上,然后解下自己拴在腰间的红布腰带,腰带勒紧女子的脖子,另一头牢牢的拴在桌子腿上。做完这一切后,王半仙的酒劲还没过,一下子仰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起来,整个过程中桃桃妈妈就像一个没有感觉的人,一动不动,甚至于看不到呼吸的迹象。

消失的桃桃(3)

五、黄大仙洞府

天一点点亮了,桃桃妈妈又恢复了常态,一睁眼看到炕的另一头还睡着一个男子,吓了一大跳,更可怕的是饭桌子腿上还拴着一只黄皮子,黝黑的嘴巴深褐色的毛,脖子上拴着一条刺眼的红腰带。桃桃妈妈腾的蹦到地上,一直守在屋里的桃桃爸爸赶紧扶住了媳妇,王半仙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王半仙伸手捅了捅睡着的黄皮子,牵着红色的腰带,就像牵着自己家的宠物一样走出了屋门,桃桃家人和村里大胆好事的村民都好奇的跟在后面。

走了大约十分钟,王半仙在黄皮子的引导下,来到了村口的大柳树旁,黄皮子就地转了一个大圈,就在大家纳闷时,忽然转的这个圈成了一个洞口,王半仙盘腿坐在洞口,伸手解开黄皮子脖子上的红腰带揣进怀里。黄皮子并没有立即逃跑,围着王半仙前前后后看了一遍,最后趴在地上,就像是叩头谢恩一样,王半仙微微合手,黄皮子一闪就没了踪迹。

王半仙来到了黄大仙洞,这个洞府很大也很考究,富丽堂皇的像童话里的宫殿,右侧一趟站立着黄衣美女,左侧一趟站立着黄衣俊男,中间高高的座椅是个黄衫老者,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我来之意,想必仙家已经明了,恩怨因果各有说辞,可否容我做以调停?”王半仙缓缓的说着自己的来意。

“陈年旧事都是命中劫数,我辈也不想强人所难,儿媳丧女心痛,只怨那人太歹毒手段,也只想以其人之道让其也痛彻心扉。谁想参姑娘多次请求,以自己换取一家平安,倒是重情重义,吾等也不想再多生事端。”黄衫老者悠悠的道来。

“那何以桃桃妈妈又遭遇灵力入体呢?”

“这是意外,那女子爱女心切,入夜就魂魄离体遍寻女儿,拖住桃桃不让入胎,好几日都耽搁下来,实不得已,吾儿媳才借体传言,希望能有调停之术。”

接着,王半仙在黄衫老者的陪同下走进了后厅,看见了躺在床榻上的红衣女孩,伸手摸了摸口鼻,没有呼吸也不僵冷。王半仙拿出怀里的一个白玉瓷瓶,拧开瓶盖后把瓷瓶口对着红衣女孩的口鼻,念念有词的说了一大堆的咒语,女孩体内飘出一缕似有似无的气体直接进了瓷瓶,收好瓷瓶后王半仙和黄杉老者告别,脚步刚迈出后厅,就觉得浑身一震。

围观的众人见盘膝端坐的王半仙睁开了双眼,相信这回一定能知道真相,也一定能有解决事情的办法。王半仙掸掸身上尘土站了起来,他走到柳树跟前,双手合十做问候状,口中说些别人不太清楚的语言,大家正感觉奇怪时,柳树枝叶竟有些许水珠凝成,王半仙掏出怀中的白玉瓷瓶,将树叶上凝结的水珠收集到瓶里,然后微微颔首,跟着众人向桃桃家走去。六、事出有因村民们大部分都聚到了桃桃家,都想听听这位高人的结论,也都想知道事件对谁都有什么影响。

王半仙在大家的期待中开了口:“桃桃爷爷,你几年前可否做过什么愧对良心的事?或者说让你至今觉得不安的事?”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不敢说我有多好,可是我从来也没有做过坏事啊!”桃桃爷爷理直气壮的说。

“那么,桃桃奶奶,你觉得自己以前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没有?”

“我一个妇道人家,吃斋念佛的,我可从不做什么恶事啊!”桃桃奶奶更是无辜的说。

围观的村民也都帮腔说,这老两口可是大善人,从来不做坏事。

“桃桃妈妈,你以前做过什么好事吗?”

“我只是不想做坏事,可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好事。”桃桃妈妈一边思索着一边说。

王半仙叹了口气说:“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我们只想着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只看到自己的需要,从来都不关心别人的需求,我们都得反思啊。”

七年前的一天,桃桃爷爷去山里狩猎,本想去打个野兔改善一下生活,谁知道踩夹上夹住了一只黑嘴巴的黄皮子。照村里老人的说法,黄皮子嘴巴变黑的都是会修行有灵性的,不能当做一般动物对待,可是狩猎一天没有一点收获,到手的猎物再放掉有点不甘心。

于是,桃桃爷爷狠狠的朝黄皮子头上踩了几脚,方才还试图挣脱的黄皮子一下子就不动了。回到家中,桃桃奶奶看这黄皮子毛色不错,就帮着老伴扒了这个黄皮子的皮,还把整块毛皮裁剪成无数小块,给未来孙儿做了小帽子,还做了好几双毛袜子、毛手套、毛鞋垫。

但是他们丝毫也不知道这个黄皮子就是老黄大仙的孙女,黄大仙家族为了失去这个孩子正悲痛欲绝,并决心要为其报仇。黄大仙要报仇的方法竟是投胎进仇家成为仇家的子孙,长大后败坏家族做个逆子,最终让仇家痛不欲生。与黄大仙家族毗邻的柳树仙子知道此事后,运用自己的灵力极力阻止,因为柳树仙子很早以前是被桃桃家祖先栽植在这里的,这么多年来树木成荫只为回馈乡亲,更在众人不知的时间里默默的关注着恩人一家。

没成想桃桃妈妈慌乱中拽住了参姑娘的头发,参姑娘被连根拔起,翻滚中被挤压入桃桃妈妈的腹中,结果是参姑娘成了桃桃,来到了陌生的人世。参姑娘是一棵被桃桃妈妈精心栽植下的幼小参苗,桃桃妈妈经常施肥、浇水、除草,有时还常常对着小小的参苗微笑、聊天、唱歌,小小的参苗感觉到妈妈的爱心和温暖,竟不知不觉生出人的思想和感情,上天给了一个突发的机会,参苗成了妈妈的女儿桃桃。

消失的桃桃(4)

七、桃桃的爱心

桃桃成了妈妈的女儿后好开心,她每天蹦蹦跳跳的说不出心中有多喜悦,她并不知道人间还有那么多的无奈和痛苦。五岁的时候,桃桃偶然听到爷爷奶奶没有孙儿的抱怨和凄楚,也看到过病弱的妈妈脸上的苍凉和失望,她好想能帮助这么爱自己的一家人做点事。桃桃的灵力是有限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只好去找柳树仙子求教。

柳树仙子告诉了桃桃一个秘密,桃桃妈妈的疾病是让黄大仙做法给弄的,黄大仙的目的是不让桃桃家再添男丁,让他们失望又痛苦的活着。若想治疗好桃桃的妈妈,只有桃桃付出自己的灵力,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桃桃前世的修行就会化为烟尘。桃桃偷偷的去了黄大仙洞,在洞外蹲守了好几天,黄大仙才允许她说出自己的意图。桃桃想用自己的生命换取黄大仙家族的谅解,自己情愿投胎到黄家,给失去女儿的黄大仙妈妈做孩子,让黄大仙家族放过自己的妈妈,黄大仙家族感动于桃桃的孝顺,真的就答应下来了。

从达成协议起,桃桃每天晚上偷偷的把自己的灵力输入妈妈的体内,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好,可是自己却逐渐的枯萎没了活力。看着妈妈用辛苦钱给自己买了喜欢的红裙子和红凉鞋,桃桃知道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只是因为妈妈太母女情深,每夜魂魄都来寻找桃桃,桃桃被感情纠结着一直没有投胎,闹得黄大仙也是无奈才附身桃桃妈妈,说出自己的悲苦,想找到一个通灵人调解此事。王半仙进了一趟黄大仙洞,对以往诸事都已经捋清,桃桃爷爷和奶奶听了事情的原委,痛哭流涕、后悔不迭,为了表示真诚的忏悔,桃桃奶奶连夜将黄皮子的皮毛缝合后,把整张的黄皮子毛皮埋进墓地立上石碑,自己家像对待家人一样年节上供烧纸,自己家还立了黄大仙排位,让黄大仙家族享受自己家供奉的香火。

王半仙调解处理了人和仙的陈年恩怨后,对着桃桃的长辈们说:“桃桃与你们家的缘分没有尽,她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就是想让你们一家人幸福、快乐,可是像今天这样的结果,你们会快乐吗?”

“我们怎么会快乐,知道是这样,我宁愿自己受苦也不能连累孩子啊!”桃桃妈妈带着哭腔说。

“师父,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啊?我们都知道错了,给我们一个机会行吗?我们不要孙子,就要回我们的孙女,您就行行好吧!”桃桃的爷爷和奶奶哭着说,直要给王半仙下跪。

“我们一家人都想好了,能找回我们的桃桃,我付出什么都可以,您就帮帮我,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吧!”桃桃爸爸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王半仙掏出怀里的白玉瓷瓶,用手使劲的摇了摇,然后送给了桃桃的妈妈,“你把瓶中的东西喝了吧,这是桃桃给你留下的,以后是什么样的缘分,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吧。”

桃桃妈妈打开瓷瓶的盖子,毫不犹豫的倒入了口中。

八、还是一家人

桃桃妈妈怀孕了,九个月后,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出世了,粉嫩可爱的一张小脸,大大的眼睛含着笑意的看着大家,这就是桃桃的模样,这就是桃桃的回归,这就是桃桃的重生,只是这次的婴儿是个胖小子。大家惊奇的发现,这个貌似桃桃的胖小子生下来就被穿上一个肚兜,这个肚兜外圈的绿色像枝叶一样洋溢着充沛的生命力,绿色的中间围着一抹嫣红,既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又像是澎湃不停的血液,也像一颗纯粹善良的心。

桃桃的爷爷、奶奶越来越和善,每天都吃斋念佛、烧香祷告,只求给儿孙积德积福,洗刷自己的心灵,弥补自己所犯的过错,虔诚无比。桃桃的爸爸和妈妈经此一事,深深的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他们经常去柳树下坐坐,诉说一些心里话,也到黄大仙洞看看,为长辈的罪过弥补些亏欠。

长此以往,他们竟发现有一只小黄总是盯着夫妻俩,不时的眨眨眼睛,既调皮又亲昵,夫妻俩再去时都会专门给带些好吃的,一点点变得熟络起来,有时觉得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桃桃的家人给新出生的这个胖小子起名小宏,她仍然是家人最爱的孩子。

三年后,王半仙路过此地,特意到柳树下坐坐,看着柳树依然繁茂的枝叶心疼的问:“三年前你的精髓去了三成,我真心疼啊!”

柳树仙子侃侃的回答:“三成精力也只能勉强弥补桃桃的一魂两魄,这样成全了一家人、一家仙,多值啊!”

王半仙望着远处桃桃家的方向,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子穿着一个肚兜正往这里跑来,快到树下的时候,树后面竟蹦出来一只小黄,看来这两个小东西可不是第一次见面,简直就是主人和宠物一样的亲密无间。王半仙拍怕柳树的树干,算是告别,脸上是笑意满满。两个小东西围着柳树躲着、玩着、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