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千顷牌

发布时间:2017-10-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清末年间,官府会给乡里的大户发放“千顷牌”。得获此牌,不仅能在上缴钱粮时有优惠,还能录入史册,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安平乡张大头家就得到了千顷牌,可知情的乡里人都知晓,此牌并非靠他得来,而是靠他母亲杨寡妇临死前选中的管家管出来的,此人叫黄全胜。

其实黄全胜做管家前也就是个普通的庄稼人,识得几个字而已,算账的功夫也一般。比起乡里那些举人、秀才,他还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可邪乎的是,杨寡妇生前也就见过他一面就认定他啦,这是为何呢?

说来话长,张大头祖上算是富贵人家。传到大头他爹手里那就不行了,他是“吃喝嫖赌抽”样样在行,很快就败光了家底。万幸这败家子死得早,张大头出世还没满月他就翘了辫子,大头的娘杨寡妇能识文断字,是她支撑起了这个家。几十年操持下来,张家又成了富贵人家,后来杨寡妇因为多年的操劳患了严重的痨病,她便寻思着要找个管家。因为杨寡妇看透了自己儿子虽然还没到五毒俱全的地步,但也是个游手好闲的主。她要找个得力的管家,护好家业,看好儿子。于是,她放风出去,腊月十五那天,张家公开纳贤招管家,月薪是五斗细粮。

这等肥缺,庄稼人可不敢动心,大家都知道杨寡妇是知书达礼之人,叫你来段《朱子家训》你就得犯糗。动心的大多是乡里的举人、秀才之流,其中的热门人选当属周举人。周举人是乡里数得上的才子,他本不屑于去一个寡妇家应聘,觉得丢面子。可他盘算了一下,杨寡妇重病在身,不久就得归西,少爷张大头无能。若当上管家,不出十年,他定能将张家财产逐步吃掉,于是他决定去争管家一职。当时大雪封路,周举人身子骨弱,怕到时候难以返家,于是他便想着去邻村找老表黄全胜搭伴前往,一来有人照应,二来有个佣人般的随从去应试也有面子。到了黄全胜家,周举人让他媳妇跑去地里把他叫回来。黄全胜哪有什么行头,穿件青布棉袄,还差几十针没补齐,扣子也没有,他媳妇拿了条黑布带子将就着扎上就陪周举人上路了。

招聘定在下午,他们赶到的时候,等着“ 候见”的长工房里已经坐了十来人。周举人在乡里也算是有点名头,大家都说管家之职非他莫属,他忙着拱手加摆手,嘴上说着“ 哪里哪里”,心里却是乐滋滋的。当时张家只有一个下人在旁边站着,但也没招呼大家,书生们冻得是瑟瑟发抖,对张家的慢待心中十分不快。可大家都是文人呀,嘴上也不好说什么,就坐在一起闲扯,黄全胜一个人却在忙乎着什么。

过了半晌,院外响起脚步声,张大头两口子搀扶着杨寡妇进了门,后面跟着几个婆子、丫鬟。杨寡妇走这几步路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还不停咳嗽。咳嗽稍稍平息一点后,杨寡妇难得挤出点笑容,说:“各位先生久候了。哎呀,怠慢了怠慢了,大冷天的也没烧个火,江婶快去引火。”

江婶拿来一些碎草引着了屋里的一堆干柴,很快燃起了大火,书生们急吼吼地紧挨着围成一个大圈烤起火来。冬日里, 乡里招待客人首要的就是烤火,这么久张家才生火让大家烤,礼数上有点欠缺。都说烤火不暖怀,白费一把柴。烤火是没啥忌讳的,越投入地烤火,主人家越有面子,说明旺呀。于是书生们纷纷解开马褂,抖开衣襟,还有的干脆脱了鞋烤起脚板来。

杨寡妇坐在圈子外边一点,漫不经心地看着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周举人一边烤火,一边细心地观察,想着她待会考什么。杨寡妇说:“ 这冰天雪地的,先生们能赏脸给我们孤儿寡母,太抬举了。大头,你记下每位先生的名字跟地址,明儿给每户送上五斗细粮去,表示咱的一点心意。”

杨寡妇继续说:“先生们都是乡里拔尖的主,做管家那是委屈了。就咱这点家底,还厚着脸皮选管家,让人见笑啦。可这话都放出去了,不选人家也会笑啊。这样,明儿我写个帖子,送到哪家,也就权当屈尊哪位先生啦。”说到后面,老太太咳嗽得更厉害了。话说了很久,柴火都用尽了,只留下一堆暗红的炭火,书生们烤得暖暖的,都伸开双手,展在暗红的炭火堆上空,不安地等着杨寡妇出题目。杨寡妇却没这意思,只见她说:“我已经累得不行,要去歇息了,两桌酒菜已经备好,大头你陪好先生们。”然后杨寡妇就由丫鬟扶着出去了,张大头招呼大伙入席。酒席很丰盛,酒足饭饱后大家就被送出门了。可是大家心里都很纳闷,但也不好说什么,黄全胜本来就是滥竽充数的,没想到有细粮拿,还能混着吃顿好的,也算没白来。

次日早上,一辆马车停在黄全胜家门口,跳下来的是张大头,随车还有厚厚的聘礼。一见黄全胜,张大头扑通跪倒,口称“ 黄叔”,说是母亲交代聘请黄全胜做管家,并递上帖子。

黄全胜差点没给吓傻,他何德何能,杨寡妇怎么可能选他这个随从当管家?肯定是认错人了。张大头说:“不会错的,你昨天穿了件青布棉袄,没扣子就扎了条黑布带子,我娘说就选你。”原来杨寡妇昨晚就过世了,临终前交代张大头一定要把黄全胜请来做管家,家中以后一切大小事务都要听黄全胜的,还要张大头改称他“ 黄叔”。于是张大头一大早就赶过来请黄全胜帮忙料理母亲的丧事呢。

黄全胜莫名其妙,问张大头为何他母亲会选中自己,张大头也答不上来,说母亲没说。黄全胜哪敢就这么去做这个管家,死活不答应。张大头就一直跪在雪地里求,黄全胜没办法,回屋跟媳妇商量后,他这才上车前去张家。

这管家一当就是三十多年,直到黄全胜七十五岁寿终正寝。而张家这几十年来在黄全胜的操持下,获得“ 千顷牌”,成了乡里首富。黄全胜去世后,张大头悲痛欲绝,执意要送一千块大洋给黄家,还要将一半的地划给黄家。平时张家就待黄家不薄,所以黄家坚持不收这么重的礼,张大头只好在吊簿上记下两百大洋的素纸钱,并披麻戴孝给黄全胜守灵。

这一天,三十多年跟黄家再无往来的周举人居然来吊丧了。自打黄全胜做管家后,周举人就跟黄家断了来往,黄家人去他家走亲戚也被轰出来,没想到这时候周举人却冒出来了。他也老得不行了,这次是专程由家人请车拉来吊唁的。那次管家应聘的事情,是周举人最不愿意说起的。周举人老归老,可还能喝酒,黄家几个儿子跟张大头陪他喝,数杯水酒下肚,周举人竟然聊起了当年的事情,原来他是最清楚黄全胜是怎么被杨寡妇看中的。

当时, 杨寡妇要走的时候,是黄全胜去掀门口的帘子的,最后大家移步别的屋吃饭,也是他掀帘子,最后一个跟出去的。虽然他是无意识做的,但是礼数上还是他做得最好。在长工房里,书生们闲扯时,他忙着把堆在院子雪地里的柴火上的雪搞干净后搬进屋来,因为他知道要烧火烤的话,柴火湿了会有烟。烤火的时候,就他一个人在旁边慢慢地烤湿柴、续柴,让烟最少,火够旺,足够这么多人烤,柴火又不至于用那么多。到最后,他还把周围的碎柴碎渣草末什么的往火上添。这些周举人注意到了,他以为庄稼人都这样,也没当一回事。杨寡妇当然也留意到了,而其他书生们都只顾着烤火,谁去管这些小事啊!当周举人知道黄全胜当上管家后,他才醒过味来,敢情他们那天被杨寡妇耍了呢。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做管家的基本要求黄全胜全都做到了:既保证大家烤得舒服,又计划好了柴火的使用数量,不仅节俭,会过日子,还考虑周全和关心别人,礼数也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