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一杯清茶换儿媳

发布时间:2017-11-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唐宪宗元和年间,京城靠近宰相府不远处有两户人家,都是做生意的,一家掌柜的叫张昭,一家掌柜的叫赵剑峰。张昭的女儿小英喜欢上了赵剑峰的儿子小胖。小英和小胖是自由恋爱。赵剑峰想:何不成全了孩子。张昭也有这样的意思,见张昭点了头,赵剑峰喜不自禁,立即吩咐家人请媒人,对八字,欢天喜地给张家下了聘礼,张家人欣然接受了。

这天,赵剑峰正在家中布置儿子的婚房,张昭突然来到,满头大汗的样子,朝赵剑峰拱了拱手:“赵兄啊,真对不住了,我家小女小英突然不肯嫁给你家小胖了,对不住了啊!”说着,朝后面挥了一下手,张家五六个佣工抬了几箱东西进来,往正厅里一放。赵剑峰心里一咯噔:这不是给张家送的聘礼吗?他怎么给退回来了?赵剑峰脸色大变,颤声道:“张老弟啊,开什么玩笑,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张昭低下头,狠了狠心说:“等你儿子考取了功名再说吧。”说完,朝佣工们一挥手,抬腿就走了。赵剑峰一头雾水,跺了跺脚:“你从没提起过这样的要求啊!”

赵剑峰把儿子叫了过来,问他是不是哪里得罪张家人了。小胖脸色好难看,说:“爹,你想想,自从定了亲,我就一直没有去过他家,怎么得罪啊?”赵剑峰一想:是啊,按规矩,定了亲的两个新人是不能见面的,赵剑峰越想越来气,“不行,我得问个明白。” 赵剑峰气冲冲地朝张家走去,刚走到张家门前,和一个要出门的人撞了个满怀。赵剑峰定睛一看,一个官员打扮的人和一个跟差的正往外走。官员瞪了他一眼,拍了拍衣服,转身对门内的张昭道别:“请留步,请留步。”张昭拱拱手:“走好,走好。”点头哈腰的,客气得不得了。

赵剑峰目送那两人走远,跟着张昭往屋里走。赵剑峰问:“这是谁啊?”张昭说:“你就别问了,请回吧。”赵剑峰说:“你得把话说清楚,为什么要退婚?”张昭说:“我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不想解释了。”赵剑峰怒道:“你就不怕我告官吗?”按当时唐律,女方退婚,女子是要被杖责的。张昭说:“你告也无用,实话跟你说了吧,刚才是宰相府里的人,宰相大人看上我家小女了。”赵剑峰吓了一大跳,不相信:“你算什么人物啊?小英就是个普通女子,宰相怎会看上她?”张昭也是一脸疑云:“我也纳闷啊,我们和宰相八竿子打不着,他怎会看上我家小女的啊?”张昭干脆领赵剑峰到里面的一个房间,赵剑峰一看:礼品箱堆得像座小山,意思是他宰相下了聘礼了。赵剑峰想:难怪他把自己的聘礼给退了。赵剑峰说:“你女儿是定了亲的人,你可以一口回绝的!”张昭说:“回绝得了吗?他们说,定了亲也可以退啊,一切麻烦由他们给担着。赵兄啊,这事我是无能为力啊!”赵剑峰冷笑一声:“你是想攀高枝了吧?”张昭说:“你这是冤枉我啊!你想想,宰相我得罪得起吗?”赵剑峰忽然气愤起来:“他宰相怎么了,总也得讲道理吧!我去告他!”张昭摇摇头说:“还是算了吧。”赵剑峰嚷道:“你算了,我可不能算了!”

赵剑峰跑到京兆府尹衙门,举着状子要告宰相。府尹大人劈手夺过状子,撕个粉碎,喝道:“把这个疯子给我轰了出去!”几个衙役一拥而上,把他推倒在门外。赵剑峰心想:是啊,一个平头百姓状告宰相,不就是个疯子吗!转念又一想:宰相他不是要出入宰相府吗,我就到路上去拦他,我豁出去了。

这天天刚亮,赵剑峰便守在宰相府门前。他忽然发现,不远处有几个人在转悠。宰相府大门一开,前面有军士鸣锣开道,官轿两边有军士护卫。不一会儿,两边就有了看热闹的人。

眼看着宰相的官轿越来越近,突然有个人冲了上去:“大人,我有冤啊!”还未到轿前,早有护卫把那人架了下去,一连拖下去几个。大街上人声嘈杂,宰相哪里听得到?赵剑峰本想冲上去理论的,一看这架势,这才明白,这京城里,蒙冤的人该有多少啊,每天都有拦轿子喊冤的人,宰相哪里处理得过来啊!

赵剑峰没办法,只好跑到张昭家理论,张昭被他弄烦了,干脆闭门不见他。小胖也跑到张家去闹,要见小英,同样吃了闭门羹。父子俩没辙了。

这天,天刚亮,赵剑峰被吵醒了,张昭的家人叫赵剑峰赶紧去他家。赵剑峰赶到张昭家一看,大吃一惊:小胖刚刚被张昭的家人从树上放了下来,为这事他居然上吊寻了短见。

赵剑峰气得说不出话,没出息的东西,再有气,也不能上吊啊!好在被及时发现,抢救了过来。小胖仍哭着要见小英,但小英就是不出来。

张昭也是唏嘘不已,他把赵剑峰叫到一个房间里:“赵兄,我并非是势利小人,我想了半天,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宰相府后面不是有个牡丹园吗?你摆一个茶摊,泡几壶淮南茶。凡是到园子里游园的人,你都请他们到茶摊上喝杯茶,喝茶的时候,你就把心里的憋屈说出来。”赵剑峰想:那个园子,平常少有人去,我向一个个不认识的人说我家被你张昭退婚羞辱,我张得开嘴吗?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张昭见他犹豫,生气道:“你如果还心疼儿子,你就试试吧。也许,一杯清茶就能换回儿媳妇。”说完,张昭走出屋子,不再理他了。赵剑峰心想: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那我就试试。

赵剑峰来到宰相府后面的牡丹园,因为既不临街又不临宅,少有人光顾。鸟雀“叽叽喳喳”,牡丹花争奇斗艳,是个休闲的好去处。赵剑峰摆了一个茶摊,偶有几个闲人在此溜达,每有人来,赵剑峰便打一声招呼:“喝茶吗?”闲人坐下来喝茶时,赵剑峰不收钱,却诉起苦来。说张昭如何如何不仗义,但只要一提到宰相,他们就摇摇手,说:“不可能,不可能,宰相不是那样的人。”吓得起身就走了。

这天,来了一个中等身材、穿着紫色衣服、长得像官员模样的人。这人在牡丹园散步,注意到了赵剑峰,喝起了赵剑峰的淮南茶,津津有味的样子。当赵剑峰说到宰相抢了他家的准儿媳妇时,这个人面有愠色:“宰相怎会抢你家的准儿媳妇?”此人打量了赵剑峰一番,“你把姓张的住址告诉我,明天不用来摆茶摊了。”赵剑峰小心地问:“敢问您是?”那人手一挥,“我就是宰相。”说罢转身而去。赵剑峰大惊失色,赶紧回了家。 这天赵剑峰刚用过早饭,张昭喜滋滋跑到赵剑峰家来,“宰相派人把礼品都搬走了。你赶紧把聘礼送到我家去吧,立即给他们把婚事办了,免得夜长梦多啊。”

赵剑峰喜蒙了:“到底咋回事,你给我透透底啊。”张昭擦了擦头上的汗,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有一天小英在牡丹园玩耍时,突然遇到几个官员打扮的人在园内赏景。少女猛地撞见他们,又窘又羞,站在牡丹花丛中,两片红云飞上脸庞。宰相看呆了:真是美若天仙啊! 那班幕僚以为宰相动了心,都在想:一个为国家立过功的宰相,讨一个小女子为妾不过分啊。他们找到张昭,以势压人,逼他退了亲。后来,张昭打听到,宰相有时会到牡丹园中散步,喜欢喝淮南茶,就想了一招,让赵剑峰去摆茶摊诉苦。

当宰相了解到真实情况后,非常生气,把那些讨好自己的人痛骂了一顿。派人到张昭家搬走礼品,当面致歉,并要他轉达对赵剑峰的歉意。

由此可见,宰相是个非常大度的人啊。这里说的宰相就是当朝著名的贤相裴度。

  • 上一篇:烟熏鱼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