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唐太宗一语定湘湖

发布时间:2018-02-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话说在隋唐年间,萧山县贺大庄贺老员外有三个儿子。长子和次子在家种地,小儿子在私塾读书。读书的开销不小,时间一长,长子次子十分不满,日夜在老员外耳边进谗言,说小三不用功读书,白白浪费银钱。一来二去,老员外就动摇了,让小儿子放下书本,也去地里干活。

由于小三是第一次锄地,苗和草分不清楚,把禾苗锄掉好多,正好被送饭来的老爹看到了。老爹不由分说就打小三,小三吓得丢下锄头跑了。

十七八岁的孩子,没干过活,家也不能回,上哪去呢?小三想起来书上说杭州是个好地方,干脆去杭州看看吧。

小三一路晓行夜宿,这一天,他身上的钱用光了,又找不到吃的,只好坐在河边发愣。想到有家不能回,读了一肚子的书也没有用武之地,他一时想不开,心想不如死了算了,于是就往河里走去。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位老大爷冲着他大喊大叫:“小哥,你怎么做这事?快点上来!”

小三一看有人打岔,只好又上岸来。那老大爷将他带回家,弄了热饭热菜给他吃,说这里是老虎村,他姓萧。又问小三为什么要寻死。小三不愿意说父亲和哥哥们的坏话,就说自己是来这儿走亲戚的,半路上钱被人偷去了,一时想不开。老人问他家的亲戚住在什么地方,小三随口说在西北方向。老人摇摇头说:“不对,我们这儿是老虎村,再往西北是老虎山,只有过了老虎山才会有人家。”小三顺口说:“嗯,我家亲戚就在老虎山的后头住。”老人更奇怪了,说:“老虎山上有老虎吃人,是没办法过去的。你还是别去走亲戚了。”小三听到有虎却毫不惧怕,他是一个求死之人,还怕什么老虎?于是对老人说:“大爷,您如果想帮我,给我点干粮就行,我不怕老虎。”老人见他执意要去,只好同意,给小三拿了几个馒头带着。

小三谢过老人,拿着馒头上了路。他一口气走到傍晚,才爬到了半山坡。他四下望望,决定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下,一边拿出老人给的馒头准备充饥。谁知道馒头刚刚掏出来,突然狂风大作,林木萧萧。他赶紧捂住眼睛,等风声停歇了,他睁眼一看,面前站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正望着自己!小三转头就跑,可没跑几步他又站住了,心想,我不就是来求死的吗?还怕什么老虎?想到这里他两眼一闭,等待成为老虎的美味。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虎啸,震得小三两耳嗡嗡响。他睁开眼一看,却见一个美貌女子站在老虎面前。女子拍拍老虎的头,在老虎的耳边说着什么。老虎往地上一伏,那女子骑上老虎,老虎又长啸一声,疾步向山林里跑去。

小三看得目瞪口呆,这美女是谁啊?难道是神仙来救我的?可我现在这样没出息,值得神仙出手相救吗?

老虎不肯吃他,小三只好一步一步往山上走去。天黑透了,小三也累得走不动了。他想找个地方睡一夜,天明再走。他看见前边有亮光,就朝着那亮光走去。没走几步,眼前出现一个大大的山洞,洞口上方刻着“老虎洞”三个字,光亮正是从洞里透出来的。小三无所畏惧,于是就进了洞里。

洞里宽得很,亮光还在很远的前边。他也没有多想,一直奔着亮光走去。走了大概几百步,眼前出现一个月亮门,门前挂着大红的灯笼,灯笼下站着两个丫鬟,远处隐隐约约有一片水域。那两个丫鬟一见小三就弯腰施礼说:“姑老爷来了,我家小姐在等您呢。”

小三转身往后望望,身后没人。他正在疑惑,两个丫鬟“扑哧”一笑说:“姑老爷,您看啥呢?您就是我们的姑老爷啊。”

小三一愣,心想,我还没成家,怎么成人家的姑老爷了?他想再问个究竟,可实在又累又困又饿,身子一软,栽倒下去。两个丫鬟赶紧上前扶起他进了那个月亮门,来到一个暖融融的大堂屋里。屋中间有一张八仙桌,桌上摆满热气腾腾的酒菜。丫鬟搀扶着小三在八仙桌旁坐下,说:“姑老爷饿了吧,您先坐好,我们去请小姐过来。”

小三看到那些精美的菜肴,口水早就下来了,可听说要请小姐来,只好忍住了饥饿。忽听门外一阵叮咚响,一位姑娘缓步走了进来。小三抬头一看,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不是那位骑老虎飞走的姑娘吗?

小姐见小三目瞪口呆的模样儿,轻轻一笑,说:“相公一路劳顿,辛苦了。快请用餐吧。”声音娇柔婉转,真比百灵鸟叫還动听。小三这才醒过神来,暗想,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还有媳妇错认丈夫的。大丈夫堂堂正正做人,我不能这样糊里糊涂地蒙下去。小三站起来一躬身,彬彬有礼地说:“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相公,我等你几年了,怎么能认错呢?你叫贺小三,家中兄弟三人,你父母健在。自从你离家出走后,家中失了三把天火,万贯家财被烧得干干净净。现在你父亲为人家打工撑伞,你两个哥哥为人家做长工,你母亲因为想你也病了……”小姐娓娓道来,小三哑口无言。想到家里这些变故,小三恨不得生出翅膀立刻回到家中。小姐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坐下给他斟满了酒,劝他吃饱喝足再做打算。小三只好把心一横,和小姐一起吃喝起来。

唐太宗一语定湘湖(2)

吃过饭,两个丫鬟又带小三去洗澡更衣,那小姐也换上了一身新娘吉服,两人在两名丫鬟的搀扶下进入洞房。

小三多喝了几杯,加上劳累过度,很快呼呼地睡着了。等一觉醒来,发现小姐就睡在自己的身边,他偷偷摸了一下小姐的身子,热乎乎的。他放下了心,听说鬼的身上是冰冷的,看来自己的新婚妻子是人不是鬼。

一连三天,小三吃了睡睡了吃,身体完全恢复了。他开始思念家人,家中真的是小姐说的那样吗?他的烦闷立刻被小姐察觉了,问道:“相公,你一定是在这里住得闷了,出去散散心吧。”随即对丫鬟说:“你们去叫家丁套辆车带姑爷出去散散心。”

丫鬟出去了一会儿,很快进来说:“姑爷,车套好了在门外等着呢。”

小三跟着丫鬟出来一看,一辆豪华马车停在大门前,就上了车。车夫问道:“姑爷,到什么地方玩?”小三想了想,说:“到老虎村。”

“知道了,驾!”

车子跑得飞快,那些林木花草飞快后退。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一个地方,车夫掀起车帘说:“姑爷,老虎村到了。”小三跳下车一看,果真到了那天收留他的那位老人家的门前。

小三上前拍门,开门的正是那位萧姓老者。老者一见小三,先是一愣,随即问道:“小哥,你找到老虎山的亲戚了?”

“找到了,还成了亲呢。”小三吩咐车夫在外头等着,他跟着老者走进了他的家门。两人坐下后,小三把那晚的遭遇大略说了一遍。老者的脸色有点儿变了,欲言又止,如此好几次,最后才说:“小哥,实话告诉你吧,你去的那地方离我们这儿有四五十里路,中间隔着一座老虎山,过了山就是一个大水泊。岸边人家不多,只有几十间房屋,还是我盖的呢。”

“您盖的?”小三听了十分惊讶,这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嗯,那位小姐正是我的女儿,名叫湘湖。其实……”老者似乎难以启齿,犹豫半晌接着说,“其实她……她不是我的亲女儿。我的女儿三年前得急病暴死,正在下葬之时,突然又活过来了。当时一家人非常高兴。可没多久就发现女儿性情大变,不肯吃家中的饭菜,还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两个丫鬟伺候她,三个人整天躲在后屋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大半年前,她突然提出来,叫我在大水泊边盖一片房子,留着以后成亲住。我原本不肯答应,她就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被她闹得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了她。盖那片房子耗费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她却说,爹你不要怕,我在这儿等你的女婿,他会把钱还给你的。现在看来,你成了我的女婿。不过小哥,我不是管你要钱的,而是想告诉你,她非妖即怪,绝不是人,你最好趁早离开她。”

本来就对小姐心存疑虑的小三惊慌起来,决定赶紧回家,离那小姐越远越好。他谢过老者,出门对车夫说:“我们走吧,去萧山县贺大庄。”车夫大喝一声:“驾!”车子立即飞跑起来。跑到天将中午,车子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车夫把头伸进车厢问道:“姑爷,往哪走啊?”小三伸头往外一望,立刻愣住了,原来车子停在山洞门口,两个丫鬟站在门前迎接呢。小三立刻把头一缩说:“往东,快往东走!”车帘放下,车子又飞跑起来。

几个时辰过去,车再次停下,车夫又问:“姑爷,又到十字路口了,请问再往哪走?”小三把头再伸出一望,车还是停在家门前,两个丫鬟还站在那儿笑眯眯迎接。

“我的妈呀,果然是鬼!再往南……”

到第三个十字路口,小三没等车夫问就自己跳下车。两个丫鬟笑嘻嘻地走上前搀扶他说:“姑爷,兜风很累吧?我们小姐都等急了!”

小三愁眉苦脸地回到后院,湘湖小姐起身迎接,说:“相公,坐一天车没吃饭,饿了吧?赶快摆酒上菜,给姑爷洗尘。”

小三直勾勾地盯着小姐,那张脸依然娇艳如花,看不出任何破绽。

“相公,你不要想多了,我要害你能等到今天?至于我是什么人,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我知道你是想家了,赶快回家看看吧,家里都盼着你回去呢。”

小三归心似箭,巴不得立刻就走。湘湖却说不要急,转头对丫鬟说:“你俩出去打点一下,找几辆马车让姑老爷衣锦还乡。”

这一夜小三几乎没睡,眼巴巴盼到天亮,听到外面车马喧腾,跑出去一看,大门前一字摆开五十一辆马车,除最前边那辆由他们夫妻乘坐之外,其余的车子里装满了金银财宝。

夫妻二人上车后,湘湖嘱咐两个丫鬟在家把门看好。车子动起来后,湘湖对小三说:“相公,车往哪行?”

小三说:“先往老虎村去看望你的家人。”

湘湖回眸一笑,说:“算你有良心,果真没看错你。”

车队滚滚向前,似乎没过一会儿,就到了老虎村。小三下了车,来到湘湖家门前用力拍门。老者见小三挽着湘湖站在大门前,大吃一惊。夫妻俩同时弯腰下拜,小三说:“岳父大人,小婿今日要回老家,就此别过。这五十车金银财宝,都是留给您老人家的,望笑纳。”老者又是一惊,再三推让不收。无奈,小三只好说:“这样吧,岳父大人,如果这些钱您用不了,就在那条大河上建座桥吧。”老人这才收下钱财,后来他果真在河上建了一座大桥,取名“老虎桥”。

唐太宗一语定湘湖(3)

小三夫妇上了马车继续上路,这回没有任何阻碍,很快回到了贺大庄。远远看见家门,小三不由得泪如雨下,好好的家被烧得只剩下残垣断壁。庄里的邻居一见小三回来了,还带回一位水灵娇艳的媳妇,都跑来看他们。有人告诉小三他家中的近况,果真与湘湖先前说的一模一样。如今一家人在村外的破庙里暂且安身。

小三心中难过,马上就要动身去找父母。湘湖说:“你现在去对庄上人说,留大家吃顿便饭。然后再把爹娘和大哥二哥请回家。”

小三说:“父母我可以去请,可留人吃饭要几十桌,现在怎么行?家里都烧成这样了……”

“你叫人把门前平整一下,能安放桌子就行,其他的不要你费心。我在这堵断壁后弄饭菜,你站在这壁前守着,找几个女人帮着端饭菜就行了。千万不要让外人进来。”小三知道媳妇的本领,连连点头,喊着庄上的老少爷们不要走,一起喝酒。

然后小三就守在断壁之前,美酒佳肴流水一样从壁后送出。酒菜上齐之后,小三把父母和两个哥哥都请回来。亲人相见,都红了眼眶,两个哥哥真诚认错,父母也拉着小三和媳妇的手不愿意放开。全庄的人吃喝得尽兴,一直闹到半夜才罢。

人们走后,一家人在一起商议今后日子怎么过,湘湖说当务之急是一大家子要有个归处。老父亲叹口气说,家里的地都被卖光了,只剩下南湖几百亩洼地没有人要。湘湖说,那好,明天我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到南湖洼地一看,遍地是水,不由都发了愁。這洼地得要多少泥土来填啊,再加上盖房,哪来这么多钱呢?只有小三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媳妇的神通,这点事压根难不住她。果然,湘湖告诉大家,先回破庙里住着,房子的事儿交给她安排。

一个月后,一大片美轮美奂的住宅,出现在南湖的泥沼地里,回廊水榭,花光柳影,颇为富丽堂皇,远远望去,真像是天上的宫殿降落人间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几个月过去,湘湖的肚子也大了起来。可就在全家人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中时,湘湖却悲伤地对小三说:“相公,我们俩的缘分已尽,我要走了。”小三大惊,过得好好的怎么说这话?

湘湖含泪说道:“相公,我非妖非怪,乃是东海龙王之女。我有一个同胞姐姐叫西湖,因与她争美触犯天规,下界投胎做了萧家女儿,命中和你有夫妻之缘。我也想和相公白头到老,可天庭有天庭的规矩,缘尽就要分离,否则会给你全家带来灾难。”

当夜,湘湖的肚子剧痛如绞,天快亮时生下一子。湘湖抱起孩子亲了又亲,眼见曙色透过窗棂,只得狠心把孩子交给小三说:“相公,孩子就劳你独自抚养了。”说完起身下地,给小三拜了几拜,转身要走。小三一把拉住她不肯放手。湘湖摇头说:“我若留下,就会给你和家人带来大难,孩子也未必能养得活。”小三哭着问夫妻还有没有再见之时?湘湖低头想了想,从身上脱了件衣服裹在儿子的身上说:“孩子长大后定能考上状元,他如果能求皇上封我为大,我们还有见面之时。”说完,一阵风过,她已经不知去向。

多年后,小三的儿子果真考上状元。皇帝召见之时,新科状元把母亲留给他的衣服奉上去,请皇上按衣上所说,让母子夫妻能够相见。

皇帝接过衣服一看,白绫衣裙上的图案是一幅山明水秀的湖泊画,湖水碧透,山势清奇,不由得龙颜大悦,连声说:“美,真美,比杭州西湖还美!”再看画的一旁绣有“萧山湘湖”四字,就说:“萧山湘湖?就是萧山那个水泊?叫‘湘湖’这名字好,可惜没有西湖大。”

原来,湘湖与小三回到贺大庄那晚作法,将自己与小三成亲的地方连房带泥全部运回贺大庄填洼地盖房,使那个地方变成了一个大湖泊,比西湖面积还大。她从贺大庄回去后就躲在湖底修炼,只等皇上封大,取代西湖。然而,皇帝虽然夸了湘湖美,可他曾到过湘湖,印象中湘湖不大,所以又说“可惜没有杭州西湖大”,使得湘湖大失所望。

不过,从那开始,那个大水泊有了“湘湖”这个名字和“湘湖最美小西湖”的俗语,并一起流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