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种小羊

发布时间:2018-02-1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从前,在塞北的一个山村里,有一个叫土娃的穷苦孩子,家里唯一的财产就是一只母羊。

这天,土娃打草回来,发现母羊不见了。他找呀找,找到村边小树林旁,听见里面闹闹哄哄的,他进去一看,财主田五带着一帮人,正围着一堆篝火吃烤羊。旁边扔着一张羊皮,羊皮上是土娃亲手绑上去的一绺一绺的红布条。

土娃气得不行,冲到田五跟前,大声说:“你为什么偷我的羊?”

田五扭头一看是土娃,“嘿嘿”一笑,说:“我家有的是羊,凭什么说我偷吃你家的羊?”

土娃反驳道:“这地方羊绑红布条的没有第二家,不是我家的是谁家的?你赔我羊!”说着,他哭了起来。

田五看赖不过,干脆一拉脸,说:“羊是我吃的,你能怎样?”

说完,田五一把推开土娃,他的佣人也起来给了土娃几脚,一帮人骂骂咧咧扬长而去。

土娃含着泪,从灰里头扒拉出一堆羊骨头,把比较完整的骨头一根根拣出来,用衣服包好,一边往回走,一边放声大哭。

刚走到大路上,土娃撞到一个人的怀里。对方问:“娃儿,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啊?”

土娃抹了抹泪,看清是个戴着高帽子的瘦老头,就答道:“老爷爷,我唯一的羊被人偷吃了,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了。”

瘦老头和蔼地笑了,说:“不要哭,给我说说怎么回事,说不定我有办法能帮到你呢?”

土娃一五一十地把情况说了,瘦老头听完,“哈哈”一笑,说:“这个我还真能帮到你,你把羊骨头拿好,我自有用处。”

土娃看瘦老头说得那么肯定,破涕为笑,领着瘦老头回了家。瘦老头围着土娃的房子转了几圈,指着屋后一块地,说:“土娃,你把这块地围起来,围得越密越好。”

土娃从树林里砍来树枝,忙活了大半天,在屋后密密匝匝地竖起来一圈篱笆,围出来大约一分地。第二天一早,瘦老头又指挥道:“每隔三尺挖一个三寸深的坑,把羊骨头埋进去。”土娃认认真真地把羊骨头一一埋进土里。第三天一早,瘦老头在地里开始绕圈,嘴里念念有词。三圈过后,瘦老头让土娃往地里浇了水,说:“从今往后,每天早上浇一次水,地里不管长出什么,你不要去碰。五个月后,我再来找你。”土娃答应了,依依不舍地送别了瘦老头。

过了些日子,土娃发现种羊骨头的地方隆起了一个个土包,土包微微颤动,好像有东西在底下动。这天早上,土娃再去浇水,惊喜地发现土包都裂开了,每个土包底下都钻出一只小羊崽来,只有麻雀鸟那么大,脐带连在土里头,个个趴在地上,一晃一晃很不稳当,站不起来,眼也睁不开。土娃数了数,一共五十只羊,心里高兴坏了,他按时浇水,天天守护,盼着羊崽赶快长大……

这边田五偷吃了土娃的羊之后,想悄悄看这个穷小子饿死的笑话,却看到土娃领回家一个瘦老头,还开了一块地,把羊骨头给种到土里去了。田五眼泪差点儿都笑出来了:“这小子魔怔了,把一个疯老头领回家,还把羊骨头当庄稼种到土里去了。”没想到,土娃的地里真长出了羊崽。田五笑不出来了,惊得差点儿掉了下巴,他眼珠一转,决定慢慢地看看究竟。

土娃的羊崽一天天长大,一个月后有小猫那么大,三个月后有小狗那么大了。五个月时,除了脐带还在地上,羊崽们在地上撒欢、叫唤、相互打斗,与一般的羊崽没什么两样,这地快成为一个羊圈了。

土娃心里高兴,盼着瘦老头回来。五个月一到,瘦老头果然来了,只见他一只手拿出一面锣,一只手抽出一只槌子,对着羊崽们“咣咣咣”敲打起来,羊崽们一惊,一阵乱跑,把连在地上的脐带扯断了。

瘦老头扭头对土娃说:“好了,小羊算是出生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带着羊群去吃草喝水。羊长大后,可以生羊崽,也可以卖钱,用不了几年,你的日子就能好起来。”

瘦老头话还没说完,田五带着人从旁边突然跳了出来,说:“老头,看你种羊半年,真是开眼。你这办法不错,也帮我们种点儿羊!”

瘦老头拒绝道:“你已经有那么多羊,不种也够了。而且,我这办法啊,在穷人身上管用,在富人身上不管用;在好人身上管用,在坏人身上不管用。”

田五拿眼扫了扫几个佣人,说:“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只好把土娃的这些羊牵走了。你思量思量。”

几个佣人撸袖子就要动手,瘦老头一摆手,说:“恭敬不如从命,你要不怕,咱就种!你想种多少,种在哪儿,你说吧。”

田五摩挲着手想了想,说:“当然越多越好,种一千只,不,我要种三千只羊。种到村后荒山上,那边想开多少地就能开出多少地。”

瘦老头说:“悉听尊便。三千块羊骨头请自备,记住了,必须是自家的羊,骨头越大,出的羊越好。”

田五满脸兴奋,马上吩咐佣人说:“你们几个赶紧回家,分出两拨人,一拨人上后山开荒,一拨人去圈里头把我那二百只羊全都拉出来杀了,骨头留好,等着下种。”

种小羊(2)

几个人答应一声,一溜烟回去了。田五对瘦老头说:“请回我们家小住吧,到我家好吃好喝伺候着,比这里强多了。”瘦老头也没拒绝,别了土娃,跟着田五回家了。

没几天,后山荒地开出十亩地来,稀稀落落地扎起了篱笆。瘦老头说可以下种了,田五就带着家人亲自下地,老头说隔三尺下种,但田五每隔二尺就种一块,把零碎羊骨头都埋了进去。忙活好几天,十亩地不知道种下了几千块骨头。

这天早上,瘦老头来到后山,绕着十亩地转了三圈,念了半天咒语,出了一身汗,跟田五说:“行了,今天开始每天浇水,五个月后我再来,你们不要私自碰地里长出来的东西,否则后果自负。”

田五连连点头,說:“我肯定照看好。五个月后你要是不来,土娃的羊就是我的。”

瘦老头“哼”了一声,说:“你的心思还是放在自个儿地里头吧。”

瘦老头走后,田五天天督促佣人浇水。十亩地太大,几个佣人偷奸耍滑,有的浇了水、有的没浇上。过了段时间,羊崽果然从土包里拱出来了。过了两三个月,羊崽明显长大不少。田五发现,小部分羊崽活泼壮实,大部分却瘦弱不堪,他想大概还没长好,没太在意。

又过了一个月,羊崽强弱差别愈发明显,而且羊崽间距太近,很多羊活动时把脐带绕到了一起。壮实的羊崽老是拿腦袋砸瘦弱的羊崽,每天都死好几十只,把田五心疼坏了。他心里明白自己没听瘦老头的话,怨不了别人,赶紧让佣人把死羊崽清理出去。后来干脆“间苗”一次,用刀砍死了一部分瘦弱的羊崽,拉开了羊崽之间的距离。可这样一来,羊崽之间的距离又变远了,相互之间够不着、玩不了,羊崽们变得郁郁寡欢,长得没了生气。

田五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好不容易熬到第五个月,地里头还剩一千只低头耷脑的羊崽,左等右等,瘦老头就是不来。

这天,佣人跑来说:“不好了,不好了,羊崽昨夜遭了狼群,死伤好几百只……”田五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跑到地里数数,就剩下五百只活羊崽了。田五指责道:“你们这帮人处处不用心,篱笆扎得那么敷衍,狼能不进来吗?这羊崽一天不断脐,我一天就踏实不了。那老头八成是不来了,咱们又不是没见过怎么断脐带,自己动手得了。给我找面锣去!”

佣人远近找遍,愣是没找到一面锣,跟田五一说,田五跳起来了,说:“没那面锣,羊崽就烂在地里么?一人拿把镰刀,跟我割羊脐去!”

镰刀拿来了,田五指挥佣人开始割羊脐带,大家一起动手,羊崽们割一个跑一个,都挤到一处扎堆去了。忙活半天,就差最后一只羊崽没割脐带了,田五大喊一声:“最后一只羊,由我来割!”田五正要下手,突然听见有人吼:“慢着!”田五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瘦老头来了。瘦老头环视一番,脸色十分严峻,说:“再割了这只羊,你一只羊都留不下!你瞧瞧,割下来的羊都成什么样了?”

田五刚才没注意,现在一看,刚才扎堆打闹的羊崽一只只倒地上不动了,上前一看,都蹬腿死了。

田五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是怎么回事?”

瘦老头厉声说道:“篱笆不严、浇水不均、间距不准、时辰不到、收法不对,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好在剩下一只羊,供你生活也算对得起你了!”

说罢,瘦老头拿出锣和槌,“咣咣咣”敲了几下,最后那只羊一惊,挣断了脐带,跑到一边去了。田五跟过去赶紧护住了羊。佣人们都是势利眼,一看田五只剩下一只羊,一哄而散,不肯再为这个落魄的东家干活了。田五树倒猢狲散,最后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牵着羊回去了。

这时,土娃从远处跑来,拉住瘦老头说:“爷爷,快去我家看看,这些日子羊都长大了。你跟我回家,以后就跟我住在一起吧!”

瘦老头欣慰地笑着说:“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爷爷很喜欢,但是天下还有许多穷苦的人等着爷爷去帮忙呢。你好好养羊,好好过日子,将来去帮助更多的穷人家。”

土娃百般挽留不住,只好再次送别了瘦老头。

瘦老头虽然没有留下来,但瘦老头救济世人的言和行在土娃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