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故事 >

后唐庄宗巧破案

发布时间:2017-07-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后唐庄宗李存勖喜欢听戏,也喜欢演戏,他特地在宫中设了伶人院,从民间召集一些唱戏的伶人,和他们一起唱戏作乐,还给自己起了个艺名“李天下”。但几年后,他对伶人院中所有的戏曲都听厌了。

宦官刘勘对李存勖说,民间有宫里听不到的奇曲异乐。李存勖的心里就痒痒开了,决定去民间听戏,一饱耳福眼福。

李存勖带着宦官刘勘和大臣张正,以及几个贴身侍卫,换上便衣来到民间,不知不觉离开京城十几天了,一路上确实听了很多宫中听不到的戏。

这日,李存勖听路人说海韵县有一种小戏,煞是好听,就想去一瞧究竟。他们赶到海韵县时正是午饭时分,见一家叫“仙客来”的酒馆看着不错,就走了进去,在靠边的一张桌子就座了。李存勖想这正是体察民情的好时机,于是认真听起来。就听邻桌一个中年男子说:“前年我村的王财主要霸占我家土地,我不从,他就派奴才把我的腿打坏了。我拖着一条腿去县衙告状,哪知道他趁黑夜给县大老爷送了二百两银子,却被大老爷赶出县衙,银子扔得满街都是。”

李存勖心里一动,凝目瞧去,见一个老者连连点头,说:“是呀是呀,那一年,润之堂的大夫用错药,治死了我儿子,我去县衙把润之堂掌柜的告了。那掌柜的上头有人,根本没把张知县放在眼里,哪知道张知县不畏强权,亲自带人将人犯捉拿归案,给了我儿子一个说法!”

接下来,又有人说张县令为官清正廉明,平日连肉都吃不起,全家老小多以蔬菜为食……正说得热闹,靠近窗边的一个食客喊道:“快看快看!张大人!”酒馆里的人立刻都跑到窗边去看,李存勖几个人也跟了过去。但见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带着几个衙役行在酒馆外的大街上,他穿一身打了补丁的官袍,脚上是一双旧官靴,此时正和蔼可亲地和百姓们寒暄着……

李存勖看着看着,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李存勖回到京城后,命人将海韵县令张家台抓了起来。海韵县百姓自发集合在县衙门口放鞭,像过年一样热闹。

张家台被押赴京城,由李存勖亲自审理,在大量的证据面前,他只好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来他早就打探到庄宗微服出巡,做足了准备,跟踪庄宗一行人进了“仙客来”后,安排人演了一场戏给庄宗看。

李存勖龙颜大怒,命人将张家台押赴刑场,砍了脑袋。

大臣张正心里存着疑问,找一个合适的时机问道:“皇上,微臣有一事不明!”李存勖说:“你是不是想问朕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这张家台不对劲的?”张正点了点头,说:“正是!在那个酒馆里,百姓们那么卖力地称赞张家台。看他和百姓们在一起也像是个亲民的父母官,微臣都被感动了,皇上是怎么看出破绽的?”李存勖微微一笑,说:“朕不光喜欢看戏,也喜欢演戏,这些人的演技实在太蹩脚了。就说那酒馆里的中年男人吧,表情呆滞,举止死板,出言生硬,一看就是在背台词;那老年人的表情过于夸张,眼神和动作明显配合不足……”

张正恍然大悟,说:“臣看那张家台演得不错,皇上您又是怎么看出馬脚的?”李存勖得意地一笑,说:“张家台倒是很有表演功力,还穿着打补丁的官服,可惜他的官服除了补丁外都是簇新的。还有,他们说他平日只能以蔬菜为食,可你看那家伙,脸上身上满是肥肉,且泛着油光,哪像是长期吃菜之人呢?尤其是那些抢着和他打招呼的老百姓,一个个东张西望,捂嘴偷笑,挤眉弄眼,一看就是一群不合格的群演!”

张正听得目瞪口呆,连连称赞道:“皇上圣明,微臣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