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故事 >

游仙枕风波

发布时间:2017-08-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

明成化年间的一天,和许多想当一回“一夜神仙”的人一样,名捕水仪生慕名来到了文兴县。

据说,半年前文兴县有个叫杨光宗的人开了一家仙境览胜客栈。乍听客栈的名字,人们一定会以为客栈装修得堪比仙宫,其实所谓的客栈不过是一间残破不堪的茅草屋,屋内只有一张摇摇欲坠的破床。

按理说,这样一家连遮风避雨都成问题的客栈根本不会有客人光顾,可让人颇感意外的是,客栈开业第一天,客人们就在外头排起了长龙。

因客人实在太多,客栈一次又只能接待一人,杨光宗就想出了“拍卖住宿权”的办法。经过一轮轮激烈竞价,最终有个外乡阔佬以五十两银子拍得了一晚的住宿权。

那个阔佬之所以肯花五十两银子在破床上睡一夜,不是因为客栈吸引他,而是因为破床上的枕头——游仙枕。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游仙枕》中有这样的记载:龟兹国进奉枕一枚,其色如玛瑙,温温如玉,制作甚朴素。枕之寝,则十洲、三岛、四海、五湖尽在梦中所见,帝因立名为游仙枕。后赐予杨国忠。

阔佬住进客栈后,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恋恋不舍地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刚一出门,他就把梦中所见仙景滔滔不绝地讲给其他客人听。据阔佬说,他不仅到南海亲眼目睹了观音菩萨的真容,还去月宫欣赏了嫦娥的曼妙舞姿。他从月宫出来后正巧遇上了张果老,好心的张果老就吹了口仙气变出一头驴,把他送到了一座可以看到龙飞凤舞的仙山上。

不等阔佬讲完,其他客人就捧着银子跑到杨光宗那里争相竞价……

水仪生到了文兴县,在路人的指引下来到了仙境览胜客栈。他本以为舍出一百两银子兴许能争到一夜住宿权。可到了客栈门前他却傻了眼,只见有一白面书生正和一年约六旬的老者在竞价:书生刚喊出二百两,老者就冷哼一声报出了二百五十两。两人轮番加价,直到书生喊出三百五十两后,老者才叹了口气走了。

当一夜神仙的梦想破灭了,水仪生甚是失望,只得到另一家客栈,订了间上等客房。因闲来无事,他就和那家客栈的胡掌柜聊起了天。

二人说起游仙枕一事,胡掌柜冷哼一声,道:“老天真是不公!一个连亲爹都能赶出家门的无赖发了财,而我们这些奉公守法的老实人却是辛苦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

水仪生愣了一下:“杨光宗竟如此不孝,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胡掌柜又是一声冷哼:“杨光宗不但不孝还厚颜无耻。客官,你知道杨光宗的游仙枕是怎么来的吗?是从他爹的义子黄大义手中抢来的!”

水仪生本就是个好打抱不平的人,他忙向胡掌柜打听起了来龙去脉。

2

据胡掌柜讲,杨光宗的父亲杨珏原本也是文兴县有名的富人,可自从杨光宗成年后,短短几年时间,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的他就把杨家几代人积累起来的家产败去了大半。杨珏对这个儿子是恨得牙痒痒,终于把他赶出了家门。

转眼二十年过去,杨珏已进入暮年。突然有一天,杨光宗又回来了。刚一进家门,杨光宗就跪地请求杨珏能原谅他当年犯下的错。

杨珏想想,杨光宗是自己的独子,自己如今年老体衰,无依无靠……再三犹豫后,杨珏最终原谅了儿子。

杨光宗刚回家的那段日子,他的表现倒也令人刮目相看,不但不再胡作非为,还常劝那些少不更事的不良少年改邪归正。杨珏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便逐渐把家里的财政大权交到杨光宗手上。可没想到,等杨光宗正式掌权后,故态复萌了。

此时的杨珏只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他有心呵斥杨光宗,却反被杨光宗手下的两个恶仆赶出家门。和杨珏一并被扔出门外的,还有一只破枕头。

孤苦无依的杨珏无处可去,只得抱着那个破枕头到大街上去讨饭。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就在杨珏被冻得瑟瑟发抖,失声痛哭时,突然有人来到他身边,关切地询问了他一句。

杨珏抬头一看,原来是文兴县屡试不第的秀才黄大义。

听了杨珏的遭遇,义愤填膺的黄大义把他搀扶回了自己家。自那以后,早年父母双亡的黄大义就认了杨珏为义父。

转眼两年过去,心中郁结难解的杨珏终于还是在一场大病后卧床不起了,黄大义请了当地最有名郎中也没能治好他的病。

杨珏似乎也预感到大限将至,他把黄大义叫到身边,说:“大义,看来义父是不行了。你的大恩大德义父无以为报,你就收下这个枕头吧!”杨珏告诉黄大义,他是杨国忠的后人,这个破枕头里藏着的就是当年唐明皇赐给杨国忠的游仙枕。

杨珏很快咽了气。黄大义卖了父母留给他的二亩薄田厚葬了义父后,就在义父的坟前建了一间茅草屋,一边替他守孝,一边发愤苦读。虽则白天读书辛苦,但到了晚上他却能借助游仙枕在梦中游览一番仙境,日子过得倒也有滋有味。

一天,黄大义的一个朋友向他诉苦,说最近总做噩梦。黄大义为人仗义,就把游仙枕的秘密告诉了他。

可没想到那个朋友试过游仙枕后,竟口无遮拦地把游仙枕的秘密宣扬了出去。此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了杨光宗耳中。

游仙枕风波(2)

杨光宗虽是个无赖但却很有心计,他当即卖了家中的几十亩良田,并用所得的银子打通关节,贿赂了知县苏才俊。在苏才俊的默许下,杨光宗写了一张状子跑到县衙里状告黄大义。

黄大义被衙役们带去了县衙。公堂上,苏才俊惊堂木一拍,问:“黄大义,杨光宗状告你趁杨氏父子不和,假意施恩把杨珏接回家中,然后又在杨珏弥留之际把游仙枕骗到了手,可有此事?”

黄大义辩解道:“当初学生把义父接回家,并不知义父手中有游仙枕!”

不等黄大义继续解释,苏才俊又把惊堂木一拍:“大胆黄大义,若是还不从实招来,休怪本官革了你的功名,再命衙役们对你大刑伺候!”

黄大义冷哼一声:“无需衙役们大刑伺候,学生把游仙枕还给杨光宗就是。但若要学生承认救义父是为了骗宝,学生却是死也不会认的。”

苏才俊见目的已经达到,假意称赞了黄大义几句后,便退了堂。

当胡掌柜讲到这里,水仪生突然插嘴道:“苏县令如此不分青红皂白,难道黄大义就这样认了么?”

胡掌柜道:“案子审下来后,黄大义的许多亲友也十分不服,众人都劝他到牛知府那里去告状。可黄大义却说,如果他为了游仙枕与杨光宗告来告去,谁又相信他当初不是为了游仙枕才认杨珏为义父的?”

听了胡掌柜的话,水仪生不由地对黄大义的人品竖起了大拇指。

接下来水仪生又问胡掌柜:“杨光宗大张旗鼓地用游仙枕开店赚钱,难道就没有贼人打游仙枕的主意吗?”

胡掌柜道:“杨光宗自幼习武,后来他在外闯荡多年又得了一个名师的真传。自他的客栈开起来后,虽然也曾有几个贼人想抢他的游仙枕,但都被他制服了。”

看看天色不早,水仪生别过胡掌柜回客房睡觉去了。可第二天一早他刚刚起床,胡掌柜就风风火火地跑来告诉他,仙境览胜客栈出大事了。

3

原来,昨夜住进仙境览胜客栈的那个白面书生,不知为何竟然死在了客栈里。

水仪生闻讯,早饭也顾不得吃,急急忙忙赶往仙境览胜客栈。此时,客栈门外早已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客栈内,两个衙役正往外抬书生的尸体;还有一个衙役怀里抱着游仙枕。

杨光宗见状,急了,他冲上前去,欲从衙役手中抢回游仙枕。就在二人抢夺的过程中,水仪生眼尖,注意到游仙枕洁白的枕套上有一小片淡绿色的污渍,显然是书生的口水流到枕套上留下的痕迹。

以杨光宗的功夫,倒不至于寡不敌众,但他相信凭他和苏知县的交情,到了衙门苏知县也不会难为他,就选择乖乖束手就擒。

很快,衙役押着杨光宗来到了公堂;水仪生也跟着看热闹的百姓一起来到了衙门。

杨光宗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因为刚一上堂,苏知县就以他胆敢阻挠衙役办案为由,先打了他二十大板。接下来,苏知县就向仵作询问白面书生的死因。

仵作回禀苏知县:“刚才属下已验过尸了,书生既非中毒身亡,也非突发疾病而死,更非被人暗杀致死。书生到底因何而死?属下也说不清楚。”

苏知县沉思了片刻,问旁边的师爷:“如此怪案,师爷怎么看?”

师爷犹豫了一会儿道:“据在下看,书生之死十有八九是游仙枕在作怪。说不定此枕头里住着个妖怪也未可知。”

苏知县脸上立刻现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便命人将游仙枕呈到公堂上。苏知县当着众人的面审问起来:“枕中妖怪听着,书生到底与你有何冤仇,你非要致他于死地?”连问三声,见游仙枕一点动静也没有,苏知县一怒之下,命衙役们先打游仙枕十大板。

让人想不到的是,当衙役挥舞着板子打了游仙枕一下,枕头里竟传出了一声比哭还难听的怪叫。

苏知县倒吸一口凉气:“师爷猜得不差,没想到这枕头里还真藏着妖怪。师爷见多识广,你说本官下一步该怎么办?”

师爷冲着苏知县拱了拱手道:“依在下愚见,不如把妖枕烧掉。”

苏知县点了点头。随即,衙役在公堂外架起了柴堆,并把游仙枕放在柴堆上,点着了火。

杨光宗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吓坏了,忙朝着苏知县磕头道:“大人饶命,枕头里还藏着个妖怪,小人也是刚刚才知道啊!”

苏知县沉吟片刻,判道:“杨光宗,你虽不知枕中有妖,但妖枕杀人之事你也难逃其咎,故其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本官判你入狱三年,用妖枕所赚取的不义之财尽数充公。”

案子审完后,百姓们散了场,人群中的水仪生却陷入了沉思,他总觉得这个案子不太对劲。

4

苏知县命人将书生的遗体装入棺材中薄葬。为调查真相,水仪生暗中跟踪那四个负责埋葬书生的衙役,来到了文兴县外的一座小山上。只见那四个衙役浅浅地挖了个坑,把棺盖尚未盖严的棺材放入其中,随意扬了几锹土后便撒手不管了。

水仪生待衙役们走远后,在树后等到天黑,才跑了出来。来到书生墓前,他十分警觉地四处望了望,确认四周无人后,飞快地拨去棺材上的土。由于棺材根本就没盖好,他找了根木棍就把盖子撬开了。接着,他十分费力地把书生的尸体从里面搬了出来。

游仙枕风波(3)

借着月光,水仪生搜起了书生的身。他在书生的袖内发现了一个小瓷瓶,拧开瓶盖嗅了嗅,他边点头边自语道:“果然与我猜的一样。”

水仪生收好瓷瓶,用大拇指狠狠地掐起了书生的人中,没多久,只听书生“啊——”了一声,竟幽幽转醒了。

就在这时,远处有四点火光朝这边过来。水仪生察觉不妙,当即钻进一旁树林,绕道至那四人的身后,出其不意将其打晕。一看,果然是之前埋葬书生的四个衙役去而复返。

为防节外生枝,还没等书生完全恢复意识,水仪生便把他用绳子绑起来,又用一块布堵住了他的嘴。

5

水仪生的马就在不远处的山头上,他呼哨一声,马儿飞奔而来。水仪生带着书生一跃而上,策马离去。

翌日清晨,水仪生押着书生来到了牛知府的公堂上,并呈上一纸诉状。牛知府看罢水仪生写的状子后,立即审起了书生。

据书生交代,他是苏知县的一个远房侄儿。就在两个月前,苏知县突然秘密给他寄了一封信,信中要他两个月后来文兴县,配合自己演一出戏,还说届时会让他服下一种假死药,等把杨光宗手中的游仙枕夺来后,再让他复活,秘密回乡。当然这出戏不是白演的,这叔侄俩早就像做生意一样谈好了价钱。

二人的计划实行得特别顺利。游仙枕当然也没有真的烧毁,苏知县早就偷偷用一个假枕头进行了替换。

至于游仙枕中的妖怪,书生说那是师爷在假枕头里面做了点手脚,只要衙役用板子一击枕头,枕头就会发出怪声,令人误以为枕中有妖……

牛知府很快命人将一干人等捉拿归案。面对如山铁证,所有案犯都低头认了罪。为了减轻罪责,苏知县供出帮他出主意的是师爷,提供假死药丸的也是师爷。

师爷只好交代说,他家祖上世代行医,假死药的药方是他为了巴结苏知县才主动献出来的。

杨光宗虽然被判无罪释放,不过他再也无法用游仙枕赚钱了,因为游仙枕被牛知府判给了黄大义。

因水仪生在此案中功不可没,为了表彰他,牛知府专门设了庆功宴款待水仪生。

在宴会上,有个宾客出于好奇问水仪生:“水捕头,您是怎么看出书生是在装死的?”

水仪生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道出了真相。据水仪生讲,多年前他接到过一起凶杀案,当他去捉凶手时,凶手已畏罪服毒自杀了。让他想不到的是,几年后,那个凶手又因犯案被他捉住。经审才知,几年前凶手根本不是畏罪自杀,而是服了假死药。据那个凶手讲,凡服了那种特制假死药的人,假死后口水会变成淡绿色,因此那天他看到游仙枕上的绿色污渍,就起了疑心。

听罢水仪生的讲述,众宾客纷纷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然而水仪生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牛知府见状便问:“仪生老弟,你有何心事?”

水仪生长叹一声:“如今游仙枕重回到黄大义手中,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不少歹人在打游仙枕的主意。我是在替黄大义的安危担忧啊!”

牛知府闻言也是一惊:“仪生老弟所虑极是。不知仪生老弟有何高见?”

水仪生沉思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对牛知府道:“我已替黄大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吃完酒后我就去找黄大义。”

翌日,黄大义手捧游仙枕来见牛知府,请求牛知府代他把游仙枕敬献给皇上。

牛知府把游仙枕敬谢给明宪宗后,明宪宗龙颜大悦,当即颁旨升了牛知府的官,然后又重赏了黄大义。虽然水仪生没能得到皇帝的任何封赏,不过一向淡泊名利的他对此并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