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故事 >

大宋高级玩家

发布时间:2018-01-1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自古以来,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关系就极为微妙,帝王和宰相的关系则更加复杂。诸葛亮拜相十多年,一朝去世,刘禅就永久废除丞相一职。张居正执掌朝政十余年,去世之后就被万历抄家。身处权力斗争漩涡中心的吕夷简,却走出了这个历史怪圈,在宋仁宗即位后三度拜相,执掌国政长达21年。

吕夷简能够长保权位,稳坐宋朝大臣第一把交椅,与其精通整人和防整之道密不可分。

宋仁宗即位第7年,吕夷简被任命为首相。后因为得罪了郭皇后,吕夷简被罢相,李迪被任命为首相。几个月后,宋仁宗觉得没了吕夷简,处处使不上劲,又把他召回中央。可此时朝中已经有了李迪,吕夷简就只能望首相兴叹了。

李迪论资历比吕夷简还牛,早在宋真宗时代,他就和寇准一起被朝野膜拜,寇准被整倒之后,他更是成为清流领袖。吕夷简和李迪之间虽然没有执政观念的冲突,可他不甘心首相之位被夺去,于是开始了针对李迪的整人计划。

吕夷简了解李迪,此人政治操守不错,可执政智慧平平。但在处理一些大事上,李迪却常常能够说出一些与众不同的观点,这是为什么呢?如果能够查出头脑简单的李迪究竟是得到何方高人的相助,清除掉李迪的智囊,那么搬走李迪这个大石头就轻而易举了。

调查结果是,李迪最优秀的参谋就是其儿子李柬之。此人年纪轻轻就考中进士,博学多才,30来岁又担任开封府的司法官员,处理疑难案件轻松自如,后又担任盐铁判官,和那些大富豪打交道,过手的钱财如流水,可是一文不贪,廉洁自律。有这样的能人在李迪身边,难怪很难找到李迪的纰漏。

一般人要扳倒政敌,多是栽赃陷害,流言诽谤,甚至是买凶杀人,但吕夷简不屑这么做。

一天,办公之余,吕夷简不经意地说:“公子柬之,才可用也,当授以事任。”李迪也想过提拔儿子,可又不想让人说他以权谋私,所以一直压着。此时吕夷简提出来,说是为大宋选拔人才,走的是合法程序,他自然同意。之后,吕夷简果然保举李柬之出任两浙地区的司法最高长官。李迪父子非常高兴,根本不知道已经中招。

然后,吕夷简开始转变对李迪的作战方略。以前,吕夷简对李迪处处忍让,人前人后都很是尊崇。现在,议事之时,他口头上对李迪依然尊崇,但在商议具体问题时却寸步不让,公然和李迪叫板。李迪面子下不来,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吕夷简。以前,李柬之在,李迪会宣布暂时休会,躲到小房间里和儿子咬咬耳朵,现在儿子远在浙江,李迪只能干着急。时间一长,李迪的威信就急剧下降。

后来,李迪被挤对得实在受不了,就提出辞职。宋仁宗很奇怪,李宰相到底有什么不顺心的?李迪说,自己年老多病,受不了吕夷简怠慢自己。宋仁宗把吕夷简叫来,问他到底有没有怠慢老宰相。吕夷简矢口否认,自己对宰相还是很尊重的,不相信可以去调查嘛!

李迪明白了,光靠嘴皮子是扳不倒吕夷简的,必须有确凿的证据。要想彻底毁掉一个宰相,有个法子最快捷。无论哪个朝代,皇帝最忌讳的就是大臣和自己的叔伯兄弟私下来往,因此,大臣结交皇族就成为整倒对手的不二法门。

宋仁宗时期最风光的王爷当数燕王赵元俨,如果能够找到吕夷简和燕王私下来往的证据,那吕夷简必然下台。李迪想啊想,终于想起多年以前燕王曾经给一个门生求官,写了一张便条,当时正是吕夷简拿着燕王的条子找到自己的。虽说碍于情面,李迪答应了,可吕夷简分管人事调动,并且是吕夷简主动提出申请。就算追究,李迪也可以推说当初不知道那个人是燕王的门生,看到吕宰相打报告来,顺手就签字了,最多不过是失察之责。可吕夷简却是结交王侯,至少要罢黜到地方,甚至净身出户。

李迪很高兴,一番查找后果然找到了当初那份任命公文,公文上有吕夷简、李迪两个人的签名。李迪把文件交给宋仁宗,说出前后缘由,宋仁宗大怒,立刻命人带来吕夷简,训斥他有负君恩。

吕夷简安静地等宋仁宗骂完,然后说,这份存档文件自己有签名不假,却是在宰相李迪发布任命之后,自己才补上签名的,对这个官员的来历,自己当初并不知情,而且公文签署的那天,自己请假在家,请假条上有宋仁宗的大印。李迪大惊,宋仁宗也半信半疑。等到请假条被找出来后,李迪傻眼了。

原来,吕夷简做事小心谨慎。当初接到燕王的便条,他也苦恼不已。最好的办法就是拉宰相李迪顶缸。于是,他特意在签署公文的那天请病假。现在,李迪“诽谤同事,挑拨君臣关系”,很快被贬到地方,吕夷简再次出任宰相。

可是,官场争斗永不停息,有时候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会来找你。没多久,副宰相宋绶找到吕夷简,说前宰相王曾想复出。宋绶没什么野心,对自己不构成威胁,所以吕夷简对他很宽容,只要是他提出的建议,都会答应。

可王曾却不是平常人。正是当年王曾遭贬,吕夷简才做了十几年首相。而现在,身为宋仁宗心腹的宋绶提出这个建议,就不单是宋绶一个人的意见了。吕夷简要想阻止,已经是毫无可能。既然不能阻止,不如顺水推舟做个好人。但是,好人如何做却很有讲究。

大宋高级玩家(2)

第二天,吕夷简找到宋仁宗,表示王曾很不错,既然他要复出,恳请宋仁宗批准。宋仁宗本来还担心吕夷简会刁难王曾,听到吕夷简主动表态,不由大喜。吕夷简进而表示,甘愿让出自己的宰相之位。这下,轮到宋仁宗尴尬了。

论能力,论资历,论感情,王曾完胜吕夷简,而且吕夷简为相十多年,颇有跋扈之名,宋仁宗也想趁机打压他一下。可吕夷简主动让贤,宋仁宗意外之后,倍觉感动,因此表示吕宰相忠君爱国,王曾虽然大才,但最多就是亚相。

谁知,吕夷简在宋仁宗面前说得铿锵有力,要照顾老前辈,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变得说一不二了。以前宋绶说话还挺管用,现在吕夷简一点情面不给,甚至当众拍桌子骂得他抬不起头来。

王曾火了,宋绶是他的大恩人,而他可不是李迪那样的软蛋。要想扳倒吕夷简,必须要有切实的证据才行。面对吕夷简的处处威逼,王曾处处忍让。王曾交代宋绶,多派人手查找吕夷简的纰漏。结交王侯的方式行不通了,那么就从贪污问题上整倒吕夷简。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之后,宋绶带来了一个人。王曾一番询问之后,大喜过望,当晚就写好了弹劾奏章,揭发吕夷简买官卖官、祸乱朝政的罪状。

第二天,王曾单独拜见宋仁宗,递上奏折。王曾说,自己想要辞官,因为吕夷简为政经常独断专行,买官卖官的事情实在太多。宋仁宗大惊,随即召来吕夷简,要他给个说法。吕夷简没有反驳,反而淡定地请求皇帝把这件事情交给御史中丞调查,一旦查实,自己甘愿领罪。

王曾有些意外,宋仁宗却在一边点头,吕夷简果然有宰相气度。

御史中丞范讽是出了名的耿直,由他来审案,结果很有说服力。经查明,向王曾举报吕夷简贪污的人叫吕昌龄,是吕夷简同族的子侄,因找吕夷简要官不成,曾大闹了一番,被吕夷简派人送往官府责打,之后四处宣称要毁掉吕夷简。吕昌龄看到有个叫王博文的人多次出入吕府,又听到吕府下人说此人给了宰相大人3000贯钱买官。

可是,当开封府尹王博文来当堂对质的时候,吕昌龄却说,自己当初见到的人并非眼前的王博文。再传召吕府的下人,下人们说3000贯钱并非别人贿赂,而是吕宰相拿出工资捐赠给家乡修建学宫的,而经办人叫王博古。经调查,果然发现当地官府收到了这笔款项。一场惊天大案就此真相大白。

宋仁宗痛斥王曾和宋绶忘恩负义,将两人贬到州县当基层官员。

不过,吕夷简也被再次罢相,毕竟短短半年多,他就两次受到宰辅大臣弹劾,证明他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还要反思。两三个月后,吕夷简再次被召回任首相,直到去世,再也没人能够撼动分毫。

王曾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吕昌龄在他面前和在公堂上口供不一?并且,吕夷简帮助家乡修建学宫本是件正大光明的事情,为什么悄悄进行?或许这个吕昌龄本就是吕夷简给王曾挖的陷阱……然而,说出去谁又会相信呢?大家反倒会更加鄙视他。吕夷简整人和防整的技术已出神入化,王曾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默默地离开了京城。

吕夷简为相20多年,虽排除异己不遗余力,但处理国事也能秉公办事,不偏不倚。他为相的前十年,刘太后垂帘听政,和青年宋仁宗的关系日渐微妙,二人既是感情深厚的母子,又是权力交锋的对手。若非有吕夷简从中斡旋,双方关系必然闹僵。吕夷简为相的后十年,处理国政大方得体,对于有才华的人,吕夷简也能量才录用。

吕夷简有政治手腕,有治国方略,有宰相气度,能够纵横政坛20多年,被后世称之为名相,而非权相、奸相,也就可以理解了。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