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爱一直站在被我遗忘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7-02-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我从不认为父亲爱我,就像我从不爱他一样。

曾经刻骨铭心地记得父亲打我的那一巴掌,永永远远地打走了我对他仅存的一丝父女亲情。

记得我6岁那年,哥哥领回了新课本,对花花绿绿的书本产生极大兴趣的我,趁哥哥不在便偷了一本忘情地翻看起来。正看得入迷,哥哥走过来抢书不许我看,在争抢中我们把书撕破了,正好让父亲遇上,他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我擦着从鼻子里流出来的鲜血跑了。那夜,任凭父母怎样扯破喉咙地呼喊,我依然任性地躲在稻草堆里不出来。当时,我脑子里全是父亲打我的镜头和偏爱哥哥的片段……

从那以后,“爸爸”这个词就从我口中消失了,虽然父亲就那件事也道过歉,虽然父亲也拼命地去找活干,然后拿着几张皱巴巴的钱回来供我和哥哥上学,有好吃的他也给我和哥哥,但是父亲仍然一如既往地偏爱着哥哥,交学费先交哥哥的,最好的衣服先给哥哥穿。在我脑海里,父亲除了偏爱还是偏爱,除了重男轻女还是重男轻女。

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我高考后。等待那张“红纸”是痛苦的,特别是看见别人欢天喜地地拿着行李奔向自己理想的大学。在家两个多月,仍然等不来那片“红纸”,甚至连同学的片言慰问信都没有!我曾试探地问过父亲,是否能让我复读,可父亲却说:“你心理素质不好,再考对你的压力会更大……”我没有再听下去,他明摆着叫我在家务农供哥哥上大学。那夜我整夜未眠,次日凌晨,我背起收拾好的背包偷偷地上了开往外地的班车。班车开动时,年迈的父亲从田埂那边边跑边喊着我的小名……父亲身影越来越小,我的眼泪簌簌而下,但倔强的我却没有下车。

和好友在一起的日子还是过得去的,至少不会为能否再读书而烦恼。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父亲在田埂上奔跑的那一幕,心里有股莫名的痛,念及此往往会禁不住泪湿枕巾,但我是不会回家的,因为不管怎样,父亲总是偏爱哥哥的。

在我离家第7天的黄昏,夕阳即将落下地平线的时候,好友打开被敲得嘭嘭响的门,我们都惊呆了,门口立着的是一身灰尘的父亲!父亲告诉我大学通知书到了。可那不是我如愿的大学。但最终我还是在父亲乞求的眼泪中回到了家。

我终于踏进了大学的校门,父亲为我背着行李。在那里碰见父亲的好友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赶上最后一批补录生,全靠老实巴交的父亲跑来跑去帮忙联系的。后来,他又跑到我原来的高中班主任那儿查找我同学的地址,然后他按地址一个一个地找……我心中凝固多年的情结开始慢慢融化……在父亲搭上三轮车要离开时,我多想喊声父亲,也许再过一分钟,我就是这个校园中无人知晓的孤草了。可任凭父亲企盼的眼光渐渐远去,我颤动着双唇仍喊不出那两个字。

在校期间,我既不回家,也不给家里写信,直到有一天哥哥来找我。他告诉我说:“昨天我才知道我不是你的亲哥哥,我只是被我亲生父母遗弃的私生子,现在亲生父亲想让我回他的公司当继承人,但我更爱我的养父,他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也愧对了你。其实父亲最爱的人是你,只是你内心充满了妒忌和怨恨,你想想,那次深夜你肚子痛是谁背着你上街敲遍了街上的药店?那次你离家出走,又是谁找了你整整3天3夜……现在父亲病重在床,他最想见的人还是你……”

我终于忍不住大声哭起来,喊出那被我遗忘了14年的字眼:“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