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虚荣心促使了我外遇出轨

发布时间:2017-04-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她不爱我,但我仍然谢谢她

  我人生的前20几年,一直在跟贫穷作战。

  我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生了我们兄弟姐妹6个孩子,靠几亩薄田几口猪养活8张嘴,日子非常艰难。我的两个姐姐没有读书,两个哥哥也只有小学文化,妹妹读完了初中,只有我坚持到高中毕业——靠课余自己捡酒瓶、拉砖头来凑学费。

  我其实很有读书天分,在镇上读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就挺喜欢我。那时候,我们的学业远没有现在的孩子们紧,除了学习、干农活、做苦力挣钱,我竟然还能有时间写些散文和诗歌。

  那些已经泛黄的纸稿前些天我还翻出来看过,有点幼稚、有点愤青,为赋新辞强说愁的味道。可就是那些东西,也曾让班上的几个女生对我另眼相看。十几岁的男孩,家里出了名的穷,自尊心自然就很强,在这些女生面前,我始终表现得很傲气。可我很快发现,这种傲气根本就是“自作多情”,因为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她们议论:陆鹏蛮有才气的,就是家里太穷了……

  她们终究还是看不起我。

  高中毕业后,我就没再读书了,因为我知道,大学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梦。由于没有城里户口,我找不到正式工作,只好到处打短工。我进过砖厂,做过瓦工,卖过豆腐,收过酒瓶,但无论怎样努力,贫穷总也离不开我。

  而因为穷,兄姐们的生活也非常糟糕,他们虽然都成了家,但婚事可以说是生拉硬凑的(没什么人家愿意跟我们这么穷的家庭结亲),几个小家庭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这让我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恐惧。

  我对自己说,我不要像兄姐们那样过一辈子,我希望自己能摆脱贫穷,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和生活。于是,我将自己少得可怜的几件衣服塞进了曾经的书包里,来到南京做了一个打工仔。

  然而这个城市这么大,却似乎没有我落脚的地方。虽然在老乡的推荐下,我到了一个工地干活,可生活照样不如意。也许是天生敏感,又或许是自卑,我总觉得自己备受歧视,不但被城市人歧视,连工友也瞧不起我。我突然觉得无比的孤独。

  我仿佛患上了忧郁症,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天夜里醒来后我总是泪流满面,想着要去自杀。那是什么样的一种痛苦!

  在这个时候,惟一能让我缓解情绪的就是写作,我又开始像高中时那样,将内心的一切付诸笔端,我向电台和报社投稿,大部分石沉大海,但也有一部分被采用,当我第一次听到自己的文章在电台中被主持人温婉的声音阅读出来时,我的心从未有过的平静了。

  从此,我发了狂似地写文章,稿件开始陆续被电台采用,那时候正流行交笔友,没多久,一个叫小露的南京女孩通过电台成为了我的笔友。

  我们开始了一周一次的通信,聊散文,聊诗歌,聊小说,也聊各自的生活。我对她没有任何隐瞒,当她知道我只是个在建筑工地上干活的农村人时,她很惊讶。但她显然很善良,竭力对我保持着友好的态度,还不断地鼓励我,借书给我看,说些让我觉得温暖的话。我想我是爱上了这个南京女孩,她披着黑色长发、穿着黑裙子的样子是那么的动人。但我从来没有对她表露过心迹,因为我明白自己和她之间横亘的距离。

  当然,小露也不会爱上我,她用一种淡淡的友情维持着我们的笔友关系,直到一年之后,淡出我的生活。这个不爱我的城市女孩,是我记忆中最美丽的风景,我很谢谢她。

  我的妻子是个好女人

  小露离开之后,我开始正视生活。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想通了,也就释然了。

  我在南京打拼了几年,换了好几份工作,除去给父母妹妹寄点生活费,省吃俭用后还留了点积蓄。有人开始上门给我提亲,但有些连面都没见我就给回绝了,我这个人穷是穷了点,但希望自己在精神上还是富有的,我希望自己的家庭能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

  后来,我就认识了陈静。陈静跟我一样,从农村来到城市谋生活,她比我小,却早我2年到了南京,她离开家的目的不单单是赚钱,还因为逃婚。那个她父母看中的男孩,虽然家境不错,人却有些傻,她不愿意自己为了点钱就一辈子跟傻子生活。

  我们可以说是同病相怜,因为彼此都需要感情的慰藉,认识不到两个月,我们就相爱了。那时候,我们连拷机都用不起,手机更没有普及,所以虽同在一个城市,我们主要的联系方式还是书信。

  也许正是我的信,让陈静产生了一种错觉,后来她不止一次对我说过,你信里那么能说,为什么面对面了却沉默得像另外一个人?

  但当时的陈静很迷恋我,所以半年之后我们就带着爱情的热度火速结婚了,其实我们也就只见过几次面。这在10年前,不知道算不算闪婚?

  婚后的生活和想像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了信中的风花雪月,却多了现实中的一地鸡毛。我的“两面性”让陈静产生了心理落差,几乎每天都要跟我闹别扭;而我面对这一切根本无能为力,我不会哄女人,自尊心又特别强,她的数落令我难堪,久而久之有了一种挫败感。但我还是爱她的,或者说,我还在竭力维护我们的爱情,于是,我只能忍。可是当有一天她再次夺走我手上的书,对我有闲空不去赚钱表示愤怒时,我爆发了。我们大吵了一架,我骂她俗,只知道钱;而她骂我神经病,书能拿来当饭吃啊!吵到最后,她号啕大哭,我也落泪了……

  那是我们的爱情和婚姻发生转折的一天,事后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道歉,但是我知道,我们可以包容对方,却无法再走进对方的内心了。那一刻,我很悲哀。

  从此以后,我们相安无事地过起了太平日子,仿佛之前的不快并没有发生过。我开始积极地工作赚钱,陈静也很称职地做着家庭主妇。

  凭良心说,陈静是一个好女人,她很善良,也很勤劳,疼爱孩子,孝敬长辈,对我的生活也很照顾。如今,我们的婚姻走过了10个年头,除了刚结婚时的摩擦,我们可以说是相敬如宾。这10年中,我们凭着自己的努力,日子一天天变好,虽然不算富裕,但比较起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2年前,我们又拿出大部分积蓄开了间小小的花店,起早贪黑地打理,收益还不错。

  日子如小河淌水,就这样缓缓地流过,我应该很满足了,不是吗?曾经的那个乡下的穷小子,捡过酒瓶拉过砖头的穷小子,竟然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花店,有了淘气可爱的儿子,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可我依然提不起生活的兴致,常常觉得失落,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陈静也不知道,她早就已经不跟我交流了,儿子、花店占去了她大部分的时间。

  爱情转移,她的接纳让我受宠若惊

  在遇到庄舒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出轨,对这种事情,我向来很不耻。可我竟真的做了让自己不耻的事,并且到现在都无法自拔。

  那是去年夏天的某个早晨,一个披着长卷发、穿着丝绸质地连身裙的女子推开了花店的门,我承认,这个女子的出现让我的心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她的美丽不在于脸蛋而在于气质,初看高不可攀,实则很温婉。她的声音很好听,问我可不可以提供公司开业用的花篮,后来我才知道,这花篮是她先生新开的分公司用的。

  她给我留了电话号码,也要了我的,委托我当天把花准时送到现场布置好,临走时她说:“你这人蛮实在的,不乱开价。”我们的初次见面很愉快。

  后来就是正常的业务往来,互相打电话沟通,直到当天干完活。那天我见到了她的先生,一个个子不高、模样精干的男人,忙着跟前来祝贺的朋友客户寒暄,一副举重若轻的样子。

  本以为,我和庄舒的缘分到此为止,谁知道后来她竟好心介绍了几笔生意给我,让我对她更多了一份亲近感。我们开始像朋友一样发发短信,打打电话,但我还不敢有非分之想。

  事情发生转机是在今年的春节。大年初一醒来,我想发些祝福短信给朋友,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庄舒。于是我写道:“自己也觉得很意外,第一个想祝福的朋友竟然是你!”可她没有回我。

  这让我忐忑了好些天,生怕自己惹她生气了。直到半个月后她回我说:“那天看到你的短信感动得想哭,却一直犹豫要不要给你回。”

  直觉让我认为她肯定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但是又不好多嘴问,只得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闲聊。那天我聊得很开心,她应该心情也不错,她最后发给我的一条短信说: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是的,我想如果不是行差踏错,我们应该会是很好的朋友,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一切让事情无法挽回了。

  5月12日,四川大地震,20日,庄舒就去了成都,见一个劫后余生的朋友。她是在上飞机前发短信告诉我的,当她一关机,我的心突然就空了。我很慌,心想自己怎么会这样,对哪个朋友也没有这样过啊。晚上我忍不住发短信给她,她说她正在跟朋友喝酒,庆祝大难不死。我劝她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结果她很冲地回我:“你凭什么管我!我又不是你老婆!”我一时语塞,过了好久才回:“就当是朋友的关心吧。”

  这次小小的口角让我很难过,庄舒在我心中一直是高高在上的,我非常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于是过了几天,我又发短信给她:“心情好些了吗?”就是这个短信让我们一发不可收拾。她很快给我回了电话,说就要回南京了,突然发现自己心里很乱,很想见到我,然后又说了好多关于她家庭的事。

  我们以前从未聊过对方的家庭,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她和丈夫生活得不幸福,他们没有孩子,丈夫只知道做生意,在外面可能还有别的女人……我万万没想到那么出色的她,生活中竟也有这么多不如意,我们惺惺相惜起来。

  庄舒一下飞机就约我在蓝湾吃饭,这应该算是我们第一次的约会,因为那天我情不自禁地拉了她的手,她没有挣脱,我受宠若惊。

  绚烂之后一地荒芜

  那是我除了陈静之外,第一次拉别的女人的手,手心都紧张得都出了汗,反而庄舒显得很坦然,从此以后就常常约我出来吃饭、爬山、喝茶聊天。我心中也常常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又不忍放弃和她在一起的机会,因为跟她在一起我的心情就会很好,没有那么郁闷。现在想想,也许就是一种虚荣心,庄舒上过大学、漂亮又有气质,谈吐又很得体,跟这么出色的女人约会,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我和庄舒的频繁约会很快就被陈静发现了,我们爆发了自婚后那次吵架后又一次激烈的争吵。那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了理智,陈静的责骂反而加速了我和庄舒感情的升温,我竟背着陈静借进货的名义跟庄舒旅行去了。

  从外地回来后,我已经被激情冲婚了头,向陈静提出了离婚。陈静似乎已经不再愤怒,她悲哀地看着我,问我能不能为了孩子再考虑考虑。她说:“你怎么那么傻,为了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女人就要毁掉这个家?”我说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为自己活过,我想为自己活一次。

  陈静说:“我不懂什么为自己活为别人活,离婚可以,但要等到儿子小学毕业后再说。而且,如果哪天她不要你了,我不会嫌弃你,我们还是一个完整的家。”陈静的话让我泪流满面。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想离婚,为了庄舒,为了我追求的爱情。

  可我忽略了一点,就是庄舒愿不愿意离婚呢?她每次都对我说,婚是肯定会离的,她跟丈夫已经没有感情了,但是要等合适的机会,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总之她也很为难……如果我追问得紧了,她就会说,不要给她太多的压力,这样会把她吓跑的。果然,几个月后的现在,庄舒对我淡了,从当初的疯狂迷恋天天见面变成了偶尔发发短信。她让我不要瞎想,她对我是真心的,我也想相信她,心里却无比凄凉。

  于是,我和陈静继续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她时不时地用家庭和责任来教育我,其实这些道理不用她说我都懂,可是每次一想到跟庄舒的那段爱情,我的心就像长满了荒草,很乱很乱却无法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