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嫁入豪门我成了任人摆弄的木偶

发布时间:2017-06-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暑假里的美丽邂逅

  幸福是什么?在女孩子心中,幸福不外乎是一份舒适稳定的工作,一个英俊潇洒的恋人,一套宽敞明亮的婚房,如今,这些该有的我都有了,可我就是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坐在办公室里,我常常会失神地望着窗外,我多想自己是只鸟儿,在自由的天空中尽情翱翔,飞过高山,穿越大地……可如今这一切都只能是梦想,我这只鸟儿,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金丝笼里。

  从小我就酷爱音乐,那些美妙的乐曲给了我快乐和遐想。初中毕业后,虽然成绩优异,我却放弃了高中,毅然选择了进艺校学习声乐。2005年暑假,同学们都回了家,我却留了下来在一家饭店打工做服务员,周末的时候依旧去学声乐。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子清闯入了我的生活。

  他和一群同学几乎每天都到饭店来,而且还都是到我负责的包间。为了增加收入,我总是极力向他们推荐一些价格不菲的酒和饮料,不管我介绍什么,他们都乐于接受,这也让我小小地赚了些外快。每天我都乐不可支地盼着他们来。

  子清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他有着挺拔的身材,一张干净的脸庞和一双清澈的眼睛。他不太能喝酒,那天,同伴们正喝到兴头上,他却跑出来和我聊天。

  “我早就认识你了!”他说,我一脸疑惑。他又说,他们学校离我们学校不远,春天的时候,我们学校举办篮球赛,他曾经来看过球。那时候我是拉拉队的成员,子清说他就坐在我的后边。哦,这也算认识?我笑了。不知不觉中,我们之间的距离近了。

  眼看快开学了,我辞了饭店的工作,准备回家看父母。子清来了电话,约我见面。这一天,他带我从早玩到晚。我们在云龙湖畔漫步,又到体育场去打篮球。

  共同的爱好把我们连在一起。子清比我大两岁,他说认我当妹妹,我点头应允了。

  一条发了两次的短信

  开学后,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到北京学习声乐,而子清去西安上了大学。其间我们都换了手机号,而且我的QQ号又被盗了,一下子就失去了联系。

  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在同来的几个人中,每次考试我的成绩都是最好的。几个女友都有男朋友,周末的时候她们出去会男友,只有我独自留在宿舍里。寂寞的时刻想起子清,我的心里不由涌起一片怅然……

  一天上网的时候,我忽然把自己的QQ号要回来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QQ,子清的留言映入眼帘:“这么长时间联系不上你,换了手机为什么不说一声?”分别几个月,我们终于又联系上了。

  转眼到了暑假,刚回到徐州,子清来了电话。这一天是七夕情人节,我们相约在彭城广场。广场上游人如织,久别的喜悦让我们的手牵到了一起。一个卖花的小男孩跑到我们面前,子清买了一支玫瑰递给我,第一次有人送花,我的心里漾过一股暖流……

  夜深了, 游人渐渐散尽,空旷的广场上夜风挟着丝丝凉意吹来。我们相依相偎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不觉已是11点多。子清建议不要回家了,去开个房间。黑暗中他目光灼灼:“你怕我吗?”我羞涩地笑了:“怕什么,我把你当哥哥呢!”

  我们来到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房间。屋里有两张床,我们每人一张睡了下来。我睡觉好动,夜里总把被子踢掉,子清起来好几次给我盖被子我都不知道。早上醒来,他望着我笑:“你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我才知道,他怕我着凉,一直看着我,自己几乎一夜无眠。我的心头一热,除了父母,这世界上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开学后我们又各奔东西。九月里的一天,宿舍里的一个女友失恋了。为了安慰她,我们四个人一起去饭店,点了菜,要了酒,说好:“一醉方休”。酒过三巡,几个人醉意朦胧,一个女友问我:“既然有人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你们不谈恋爱呢?”大家怂恿我给子清发短信,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发过去一句话:“哥哥,不如我们俩谈吧!”很快他回了信,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几个人在一起喝酒呢!他便嘱咐:“这条短信先不要删,等明天酒醒了考虑清楚再回!”

  第二天一早,当我打开手机,看到这条短信时不禁大吃一惊,自己怎么会这么荒唐呢!幸亏是子清,不然人家趁火打劫我都不知道!感激和敬佩更坚定了我的决心,我再次把那条短信发了过去,郑重其事的。  

  为爱情,我放弃了事业放弃了爱好

  放寒假了,子清邀我去西安。

  一个星期的时间,他陪我逛遍了古城,兵马俑、始皇陵、大雁塔、小雁塔……到处留下我们的足迹。那天,在大雁塔下的喷泉边看海豚,冬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倚在他的身边,我忽然想到,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感觉?

  风清月朗的夜晚,我把自己交给了子清。在翻云覆雨的成人游戏中,曾经的牵手已变成了身体上的沉沦,那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

  早上,子清把我送上了火车,安排好我的座位后,他才离开。到了徐州,一个人下了车,又形单影只地拎着沉重的行李出站,身边没了子清陪伴,一种深深的失落陡然袭上心头……

  2015年10月,我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会社负责接待。平常接触的人大都是领导干部、大学教授之类的人。我喜欢这份工作,在电话里也津津乐道地跟子清谈工作上的事。子清有些反感:“北京那么大,一个女孩在那干什么?不如回徐州找工作!”我心里像被泼了盆冷水。

  我也想回去,可是北京工资高,待遇好,这份工作也适合我,我舍不得离开。一天,我跟会长一起接待一个河北来的市领导,酒宴接近尾声,我拿起手机给子清打电话,他立刻觉察了:“你喝醉了,等明天清醒再说吧!”说完“啪”的挂上电话,那声音仿佛勒断了琴弦,让我的心隐隐痛了起来……

  第二天再打电话,子清的口气更严厉了,他要我辞职回徐州,我再也没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元旦的时候,我辞去了工作,意兴阑珊地回到徐州。我继续学习声乐,又参加了几次比赛还拿了奖,明知这是条充满坎坷的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寒假时,子清带我去了他家。对于自己的家庭、父母,他一直很少谈起,讳莫如深,只说家里条件不太好。

  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我随他进了家,子清对母亲说我是他的同学,来拿东西的。尽管没有明说,可他的父母还是猜出了我们的关系,因为子清从未带女同学回过家。晚上,大雪依然下个不停,子清的妈妈留我住在他家。

  从进门的第一眼,我心里就暗暗吃惊,他家的情况与他平日所说大相径庭,那一百多平米宽敞的住房,豪华的装饰以及他母亲的气质,无一不显示着家境的优越。这反倒让我心里不安:这么好的家庭条件,他父母会不会嫌弃我呢?子清看出了我的疑虑:“别想太多了!”他狡黠地望着我笑。

  我被安排好了工作和未来

  春节的时候,子清的妈妈让我到他家,在他家人眼里,我俨然已成了“准儿媳”。

  子清的父亲已为我安排好了工作,这是一家效益还不错的国企,他父亲就是这个单位的负责人。很多人想进这个单位也进不来,子清的父亲给我办了两个月,才把手续办妥。

  踏上了新的工作岗位,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我却感到肩头的压力。单位人际关系复杂,周围的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背地里议论纷纷。这和我以前工作的地方截然不同,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我处处小心翼翼,唯恐不当。

  子清的父亲还安排我去学会计,为了以后有个立足之本。我明白这都是为了我好,可就是心里难以接受。看会计书我味同嚼蜡,怎么看都看不进去,毕竟和我喜欢的差得太远。

  子清的家里不仅安排好了我的工作,还安排好了我们的未来,去年底就给我们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婚房,并按照我的意愿进行了装修,准备2010年子清毕业回来让我们结婚。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无懈可击。

  在同龄人眼里,这一切简直可望不可及,可我怎么也快乐不起来。寂静的夜里,我会躲在被窝里暗自流泪,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任人摆弄的木偶。既然为我好,为什么不问问我想干什么,喜欢什么呢?在这无可挑剔的“安排”中,我仿佛迷失了自己,迷失了方向……

  音乐是我的最爱,也早已融于了我的生命。子清不喜欢我去唱歌,那次电视台选节目,我一曲唱罢,报社记者专门来采访。子清知道后不高兴,他不喜欢别人接近我;有家单位请我做主持,我的活泼大方博得了经理的好感,子清却又为此不悦。

  我想利用休息时间接演出任务,子清又从中阻拦,他说:“工作,房子都有了,你就安心上班吧!是的,一切都有了,既不要我操心,又不要我费神,比起别人我可以少奋斗多少年。可是奋斗本身就是挑战,坐享其成,又怎能领会到那种痛并快乐的境界!我得到许多,也失去了许多。有时候我真想辞了工作,一走了之!可是想到子清的爱,想到他父母的一片好心,我又退却了……

  我还能找回我自己吗

  子清是爱我的,可有时候,望着他深邃的眼睛,我却觉得那仿佛就是一道深浅莫测的海沟,让人无法触及。

  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我也似乎成了他家庭的一员,可我的家他从未去过。父母都快六十了,我是伯父一手带大的,伯父快七十岁了,年迈体衰,他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结婚。家人也都想见见子清,可我提了多次,他都推辞:“等我工作再说!”再问“想不想结婚?”他干脆避而不答。

  为这个问题,我们经常不欢而散。我赌气说:“想结婚咱们就谈,不想结婚我就辞职!”他依然不表态。一气之下,我一个星期不给他打电话。后来还是他打了过来。子清说他也有压力,可爱情是两个人两颗心的结合,我不明白,在所爱的人面前,还有什么不能开诚布公?

  前些天,子清的父亲喝醉了酒回来对我说:“如果你要继续唱歌,那就跟他散;要想跟他谈,结婚后就不要再唱歌!”看来这是向我下最后通牒了。我害怕失去子清,只好答应以后不唱歌了,在音乐和他之间,我还是选择了他。

  好好工作,好好学会计,这是子清和他家人对我的要求。我也想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他所希望的,文文静静的人,安心工作,以后当个好会计。可是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在这个单位里,我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要我出去,千里之外的子清都会知道。我干的这份工作,又是以前未接触过的,压力不言而喻。

  明天就要参加会计资格考试了,如果考不过去,我不知道子清和他的家人会怎么看,单位的人会怎么想?

  我多么希望子清能设身处地为我想想,爱,就应该让你爱的人幸福,没了自由,会让人窒息;如果非要我在爱情和自由两者间作出选择,无论哪种,对我而言都是残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