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我曾是个很保守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7-07-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眼神交汇的瞬间,我的爱情来了

  蝶依我在常州读中专的几年,女友们皆出双入对的,独我形单影只。这可能和我的家庭教育有关,我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知识分子,打小我就是个乖乖女。中专生谈恋爱,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不务正业嘛,而且年龄这么小,有几个能修成正果?

  三年的学业很快结束,一对对鸳鸯为了前程纷纷各奔东西。我留在了实习地苏州,并在那里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独在异乡为异客,又一下子失去了这么多好同学,孤独和寂寞一齐涌上心头。工作了,恋爱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吧,我这样对自己说,并开始留意周围的异性。

  阿朗是我上司的朋友,因为要经常和老板出席酒宴,就这样认识了他。第一次见到阿朗,白白净净的,帅气,成熟,典型的南方绅士。我们眼神交汇的瞬间,我竟有些慌乱。

  我少女时期的梦想是,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很爱很爱的人才会谈恋爱。现在想起来很可笑,不谈恋爱怎么会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很爱很爱的人呢?认识了阿朗,我才知道,我的爱情来了……

  我和阿朗不常见面,因为业务关系,他十来天才能来公司一次。他不在的时候,我会静静地工作,静静地想他,他来了,我们便甜蜜地拉着手,穿街走巷,留下一路幸福的脚印。初恋的一切都那么让人心醉,他就像亲人一样照顾我,我会把工作的、生活的、学习的事情一股脑儿地倒给他,他始终那么认真地听,脸上挂着和善的笑。

  没有正式的表白,我们就这样恋上了。恋人在一起难免有一些亲昵举动,但阿朗从来没有对我提过非分要求,虽然我的同屋女友已经与男友同居,但我仍坚持认为,那件事,只可以与自己的丈夫做。

  原来,他有妻有子

  爱情不是童话,总要面对现实。两年后,同事们见我和阿朗走得很近,善意地提醒我,阿朗已结过婚,有孩子。我当时很吃惊,这才发现,两年来,我从来没问过他这些,我甚至连他大我11岁都不知道。细究一下,阿朗也没有错,因为他从没给过我任何承诺,从来没有提及我们的未来,女人的矜持更让我不会主动说起,再说对于还不到二十岁的我,婚姻还太远。

  当我从阿朗那里证实了这一切后,当时只有一个决定,我要回家。

  人生总是有着许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已说不清对错。临回徐州的那一夜,我特地开了房间,想把自己交给他,似乎不这样做心里有亏欠,因为我太爱他了。那一夜我们都落了泪,说了很多,直到天快亮了,我迷迷糊糊地在他怀里睡着了。醒来时,他已走了。桌上一张字条:我真的很爱你,但不能娶你,你以后还要嫁人,我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

  初恋的日子就这样成了一个梦,永远不会再来。

  我坚持在新婚之夜将自己交给他

  回徐后,我在家人的帮助下很快找到了新工作。之后别人陆续为我介绍了几个男友,感觉淡淡的,皆是无始而终。再后来,我和现在的先生相识。并没有刻意拿先生和阿朗比较,但先生确实有那么一些像他,细心,体贴,和先生在一起,总会觉得很温暖、很有安全感。所以,我嫁给了他。

  新婚之时,我将处子之身给了丈夫。这一点,让他没有料到。 之前,我再三拒绝了先生的一次次要求。先生曾很宽慰地说,怕什么,我爱的是你,就算你曾经做过什么,那也是以前的事。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在这样一个年代,还会遇到我这样守身如玉的老古董,婚后,丈夫对我更加温柔体贴,用他的话说,结婚前你是人家的人,结婚后就是自家人了,当然要比以前更好啦。

  那一夜,是上天对重逢的安排

  光阴荏苒,和阿朗分别已有六年了。早些年,我还能偶尔接到他的电话,淡淡的问候背后依然隐着浓浓的思念。后来我的手机换了号,我也没主动和阿朗联系,阿朗在我心里也渐渐模糊。

  没想到,今年的一次意外相见,竟将阿朗从记忆里拉了出来。因为一个朋友的婚礼,我再次来到那座充满伤情的小城。没想联系阿朗,多年的离别,他在我的记忆里好像已没有了位置。然而世界就是这么小,和朋友吃饭时,在饭店门口竟直直地撞上了他,四目相对,我们都愣了半天。因为要陪客户,他记下我的新手机号匆匆进了包间。那天菜很可口,我却吃得味同嚼蜡。

  接着,旧情像洪水一样从他的手机里传来,一波又一波。我是个特没主见的人,原以为和他已相忘于江湖了,看了他的短信,发觉还是很想他。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阿朗的电话,他说已在徐州了。这是他第一次来徐州,作为东道主,我原本只是想请他吃吃饭,逛逛风景,好好陪陪客人。没想到,当我来到他的客房,一切都不在控制之内了。

  “你这么快就结婚了,我和她是有离婚约定的。”阿朗流着泪,说起了他的故事。原来,阿朗的妻子是城市户口,来自农村的阿朗为了在城市有立足之地才和她结的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纸婚书换来的却是无休无止的争吵,而每次都是以阿朗的出逃结束。他们很早就有离婚协议,阿朗妻子要他赚够50万才同意离婚。无奈这几年生意一直不好,他们的婚姻就这样僵持着。

  我们不觉聊过了下半夜,又到天快亮的时节了。这一次,他没有走,我也没有拒绝,像是履行一次久违的约定,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那一夜,真的像歌中所唱的,是“上天对重逢的安排”吗?

  曾经,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

  事后,我心情复杂的要命,羞耻感一阵阵袭来。

  曾经,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有着坚定不移的从一而终的信念。我觉得做这样的事,既对不起阿朗也对不起丈夫。一想到老公,我就总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就在我忍不住想将此事向丈夫坦白的时候,恰巧老公出差学习,让我在这个心情复杂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冷静一下。那几天,我心里五味杂陈,将所有的结果都想过了,包括我离了婚会怎样,阿朗离了婚又会怎样,脑子里乱乱的。许多文学作品里的外遇总是描写得那么浪漫,可我一点也没觉得。六年前那段纯洁美好的记忆,被那一夜的所为冲得七零八落。

  前几日阿朗打来电话说又要来徐出差,我明白他想做什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许多事情都会改变,我和他的生活早已渐行渐远。经过许多天的反思,我已做好了决定。我说,“你来可以,不过我会带老公一起去接你。”电话那头阿朗的兴致一下跌落,喃喃地说,“六年了,你还是那样可爱……”

  晓虹的故事讲完了。她说,想通以后,心情舒朗了很多,她和老公依然很幸福地生活,只是有时候面对他时心里有点愧疚,几次话到嘴边又回去了。我连忙支招:“无论你的故事有多美好,都不能告诉他,他不会原谅你,嘴上原谅了,心里也不会。男人都有一种顽固的处女情结,他越是爱你,越是感到你高洁,就越会受伤。生活就像一本书,每天会发生许多事情,好的,不好的,一页页依序码放。藏在心底的那一页,可以偷偷地翻出来复习,但是如果硬是要撕下来重新码放,问题就复杂了。”这一招虽然出得有点不大光明,细想一下,其实挺有点歪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