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口述:包容初恋的背叛 我找到幸福

发布时间:2017-09-2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

  先问一个问题,相信爱情吗?

  究竟什么是爱情,谁也说不清楚。信则有,不信则无。我相信它存在于眼睛与心灵、现实与虚幻之间,让人兴奋不已也让人悲伤难抑。而我,直到现在,依旧信以为真。

  八年前,我十八岁。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子,是在同学家里。外面下着雨,记忆中是春天。屋子里光线暗淡,灰蒙蒙的,窗开着,空气清凉。那天屋里有好几个人,聚在一起做什么呢,我已经记不得了。

  有几个女生站在房门前的台阶上,其中一个女孩子说,“我走了,我喜欢雨水打湿我的头发和睫毛。”这是一句现在想起来很平常的话,可是当时,在我心里却有莫名的触动。真的是那种听得真切的“砰”的一声,震在我的心脏上,让我一下子无法呼吸。打湿头发就打湿头发呗,为什么还有睫毛呢?

  我想看清她,但是微暗的天色和雨雾使我根本看不清她的睫毛有多纤长,就连那个远去的苗条背影都模糊不清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周围不断寻找她。有一天,学校开大会,大礼堂里挤满了学生。在我前面两排,坐着几个女生。她们都有蓬松柔软的头发,轻轻地晃来晃去。然后突然的一个瞬间,她回头了。我不知道她是为了用眼睛搜寻别的伙伴还是某种神奇的心灵感应。就这样一个瞬间,我永远记住了她稚气的微笑。

  那一天,校领导说了些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我只是看着她的背影。长长的会议时间里,她有时会忍不住动一动,连背影都看上去那么生动。我久久地凝视她。很多年过去后的今天,我依旧记得那样少女的小动作。我想这就是爱了。

  (二)

  她和我同一级,另一班的,叫楠。

  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我们一起出去散步。那条路就是上海“情爱之路”的冠军,余庆路。仅仅因为静谧,它还不足以当选,它更是幽静中有品位、不阴森。很多的恋爱故事都在这条路上发生。

  她说以前不知道这条路,想走走看。我们就去了。

  小道两旁种满法国梧桐,树叶已经被风刮了干净,只剩了枝杈曲张。那天她穿了一件什么衣服呢?我不记得了。

  一路上她都没怎么说话。我只记得她问过我,“你说以后,是我离开你,还是你离开我?”

  夜深了,挺冷。我搂住她,对她说,“你知道吗?你很生动!”“难道不漂亮吗?”她反问我。

  “我觉得漂亮不一定生动,但生动就一定漂亮。”她扬了扬嘴角笑起来,轻轻晃动着长长的黑发。我看见清冷的月色在她上翘的睫毛、嘴角上闪动着诱人的蓝光。我第一次吻了她。世界从我的身体里旋转开,再回来的时候,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轻轻扯我的毛衣。

  (三)

  那天很冷,路尽头有一家饮食店,很晚了,仍亮着灯,在卖鲜肉大包。我们就说到了吃。

  她说她不喜欢吃西餐,因为麻烦。她说她最喜欢吃牛肉拉面。“一荤、一素、一汤、一主食,一大海碗,暖暖的,胃暖了,心也暖了。”

  我们再经过饮食店的时候她提出要吃包子。我买了两个包子给她。

  “人生有这样热气腾腾的鲜肉大包子,我觉得幸福。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的,热气腾腾的,平凡的生活。”

  很多快乐的日子过去后,有一晚,下着霏霏细雨,她说她要走了,去父母安排好的美国。她说她同意并且希望我去送送她。

  那天分手的时候,在她的要求下,我在路这边,她在路那边,遥遥相望,缓缓向前。分隔我们的马路像一条河流,我在雨中望着她。

  她还是一个刚刚懂事的孩子啊,就要告别爱和故乡,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夜里的马路并不安静,车声飕飕,只有这一刻,她依然属于我。

  飞机起飞了,她在我的生活里远去了。

  (四)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有一天朋友突然告诉我,她离婚了,并且回来了,说她现在过得不好。

  当天我就去了她住的那幢老式公房,我听见自己对着窗口喊出她的名字,声音真是从来没有过的震动。窗被推开一条缝。这么多年过去,我的心又开始猛跳。是兴奋还是紧张?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第一眼,我们都僵住了,她不出,我不进。

  后来她转身往里走,我跟在她后面,房间里堆了很多的书,却连一只书架都没有。书,堆得歪歪斜斜,眼看就要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全军覆没。她说,“你都知道了吧,我现在过得不怎么样。”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接下去说,“我相信自己不会幸福了,因为我已经不可能再有那样纯真的感情。我有这样的预感。”

  她的窗前挂着一串瓷风铃。她用手拨弄着那些风铃,很久很久,目光十分专注,无奈中有几分温柔。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那个我已经消失了,一下子就没有了,又好像很久就没有了。刚刚到美国的时候,我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房间里回想我们两个人共有的时光,觉得就像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你说,一件事,经历过和没经历过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她又把脸转向了窗外,依旧不变的是那黑亮的长发,披泻下来,半遮半掩住她柔美的颈子。

  “我现在每天都会从窗口往外看,路上男女老少人来人往,就连尘埃浮在空气里都看得清清楚楚。到了夜晚,电线杆下总会有一个年轻的男孩在等他的女友。

  如果现在,属于我的那个人再次出现,我想我不会再错过他了。他一出现我就会认得他,他头发上的香气有一种淡蓝的颜色,即使在很深的夜里,在梦的黑暗里,我都能看清楚。

  他到来的时候树上的雨滴会叮叮当当地敲响,房屋和街道都会放出那种淡蓝的色彩。我将回到我十九岁的时候,在那一年,我认识了我的爱情。”

  我看着她的背影,依旧是娇小的。“我不是来看你了吗?楠?”

  她看看我,眼神很疲倦,她说,“你走吧。我还要看着窗外,我不能再错过他了。”

  (五)

  我开始迷惑,自己还有没有爱的能力。伤害或完满,爱情的结果非此即彼。如果我和楠再次开始的话,我能给她什么,我怀疑现在的她也怀疑我自己。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巴巴地回响,“楠,不要这样,我会很难受的。”

  时间在流逝,胃在隐隐作痛。

  “算了,你走吧。”

  我看见了她的双手,非常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女人纤细的手夜间放在伤痛的心上时常会出现这种隐痛的痕迹。”我还记得德国小说《茵梦湖》里诗一样的句子。我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就拉起她的手,捏得紧紧的。

  她抖了一下,目光定定地和我相撞。我什么都没再说,只是揽住她,一点一点地收紧。她瘦得突起的背脊在我的手心里硌着,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心也在一点一点地抽紧。

  那么多年过去,她终于又被我拥在了怀里。

  “早晨你来过留下过弥漫过樱花香。”《那时花开》的文案这样写,“为我们一去不返的青春献上一份真心真意的纪念。”我很高兴,我是和她一起看完这部片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