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口述:为情人我拒绝老公性要求

发布时间:2017-09-2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并不是坏女人

  我是一个传统内向有时还很腼腆的女子。也许是出身于农村,从小受到的是祖母和母亲非常传统的思想教育的缘故,我的思想意识,尤其是男女情感方面的意识一直都很传统,和陌生男人说话有时都会脸红。记得初中三年级时,同班一位男生很喜欢我,我非常害怕,把他的这种情感视为“洪水猛兽”,并暗暗发誓,等我长大,一定要写一篇小说之类的文章,把我的清白告诉世人,一定澄清这只是他的一种单相思的事实。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幼稚可笑的想法,但也足以说明,我的思想自小就很传统的。高中三年紧张度过,大学四年也交的是“白卷”。

  我属AB血型,是一个典型的既注重理想又注重现实的双重性格的女子。在恋爱婚姻问题上也很明显,毕业之后,有人介绍过几个男朋友,也因不喜欢这种恋爱方式而没找着感觉,直到成了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也没遇着自己想象中的“白马王子”。父母亲人都替我着急,我也觉得这辈子恐怕没有理想中的爱情传说

  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我只有把理想收藏起来。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因为相信朋友的考察和了解,第一次见面彼此感觉也都不错,双方家庭也没意见,加之到了该婚嫁的年龄了。于是认识一年后,我们结婚了,结婚一年后,我们有了儿子。一切都平平静静,顺顺利利,没有情感的波折,也没有情感的起伏。他性格比较温和,对我及我的家人都比较好,我也曾非常满足这样的日子,以为这辈子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可以

  一直到老:一份平平稳稳的工作,一个平平静静的家庭,作一个平平常常的女人,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可这种想法在我儿子三岁那年,因为光的出现而彻底改变。

  一切都是因为爱

  如果说我以前的生活如平原小溪般宁静自然,那么,自打认识光后,我的生活尤其是我的情感就像山涧流水,时而叮咚作响,欢快跳跃,风光无限;时而曲折蜿蜒,跌宕起伏,永难安宁。尽管河流的改道打破了我以往的宁静,改变了我的生活,但是,我的生命里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情感体验

  和心灵感悟!直到今天,我仍然想说,感谢生活给了我这次机会,感谢光给了我这么多生命体验!

  那是一个莺飞草长的季节,我们相识了。因为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初次见面就无比亲切,他很幽默,常常喜欢和我及办公室的同事们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脸红,他便说得更起劲。我们办公室年轻人多,他几乎一有空就来我办公室,慢慢地,我习惯于他轻松的调侃和俏皮的玩笑,也不知从哪一天起,他来少了,我心里都会若有所失,甚至有点挂念。我发现他也有此同感是在他装修房子的那段时间,有一天,他来到我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一小片纸条,说要考我一个问题。我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一日不见想煞人,但留发丝三两根。昨夜梦见伊住处,一盏孤灯亮到明。”并附有几根发丝。

  他像往日一样嘻笑着,问我这两句诗出自于那位诗人。我自然答不上来,正当我绞尽脑汁地猜测是哪位远古诗人呢,他却报出了他自己的名字!盯着他黑亮灼热的眼睛和坏坏的笑容,我羞红了脸,心里却溢满了喜悦,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悄悄荡漾开来……他说,他喜欢我羞涩腼腆的笑容,很温柔。初识我时就感觉我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就像雨后初晴的天空,清新自然,纤尘不染。而他呢,好像是我早就熟悉的那个梦中人,他令我像少女般脸红心跳,手足无措,眼睛不知道该看向何方。这才是恋爱的感觉啊!那段时间,每当我和老公发生争吵的时候,我就会在心里默默地说:让让我吧,别把我的心再逼向光了。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借口,或者说是我爱上光的自我心理安慰。我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一步一步地滑向了光。但是因为我们都各有家庭,我们默默地享受着心里的这种不为外人所知的两心相知、两情相悦的甜蜜。

  正如世间万物的生长规律一样,我们的爱成熟在瓜熟蒂落的八月。当他的热吻让我血脉贲张的时候,当他的拥抱让我震颤晕眩的时候,当他的吮吸让我觉得我是一个被男人需要的女人的时候,当他的爱恋让我飘飘欲仙的时候……我知道了我作为女人的生命价值,我知道了我内心真实的需要!是他让我的心灵觉醒了,也是他让我的身体觉醒了!我的爱如荒原上的野草在夏季里疯长,我已经无法把自己还原成无他之前的那个传统规矩的女子!

  希望老公说我想,这辈子从没有哪个男人让我如此动心过,这辈子也不会再有哪个男人会让我如此动心了。

  我的心成了冷热的双面球。无数个夜晚,我以身体有病为由拒绝了老公的要求,回味着我们爱的滋味入睡;无数个夜晚,我挂着和老公争吵的泪痕,带着想念光的笑容入睡……

  我的心也被劈成了两半,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我时常受着海水与火焰的煎熬和烘烤!对老公对家庭,我是有错有愧,可对光对爱情,我又是理直气壮,记得有部电影叫《让爱做主》,可我却不能让爱做主!因为我放不下年幼的儿子;因为我狠不下心来说分手,老公很善良,他真的相信我身体有病,在五年的无性婚姻中他没有过多的责备;因为我撕不下罩在自己脸上的面具,在家里我是长女,从小就是父母树立给弟妹们的榜样。弟弟和弟媳闹离婚,尽管我知道他们离了比不离好,可我充当的仍然是说劝调和的角色!在单位我是一个小头目,也常常作些职工的思想工作。这些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玩笑,也是一种莫大悲哀!

  我的身心都给了光,可我又天天与老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虽然我以自己独有的方式维持着自己内心的平衡,但也常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人,我也想逃离这样的生活,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可是,“离婚”二字我说不出口。

  希望老公说离婚,也许我很自私、很残忍,但这的确是我内心最真实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