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口述:丈夫和漂亮女学生搞地下情

发布时间:2017-09-2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嫁个书生,20年无惊无险

  认识他的时候,他正在读研,那时我17岁。我们经过了5年的爱情长跑,但我们好像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22岁嫁给他时,他已不再是一个寒门学子,而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学者了。

  我嫁给他,就我内心来说,说不上是不是因为爱,但是有一个愿望很简单,也很真实,就是希望好好过日子。结婚之后,我们确实过了很长一段简单而快乐的日子。我们住在一幢老式的红砖房里,一个大大的单间,连厕所都没有。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添了儿子。

  那些年真好,他在专业上崭露头角。他没有别的爱好,也不大有朋友往来,每天除了上课讲学,就是埋头于书海。家务活我全包了,我没让他沾过手,可以说,从那时到现在,快20年了,他没有做过一顿饭,没有打扫过一次家里的卫生……那时来家里找他的人主要是学生,偶尔也有几个同事,他们来了也就是坐在那书堆里谈那些我听不懂也不想听的话题。我把我们狭小的房间打理得整洁干净,尽一个主妇所能,利用有限的经济条件,帮着他招待不同的客人。

  后来,他渐渐有了名气,也有了一些成就。我的朋友们都羡慕我这辈子嫁了个好老公,但她们还是有人在好心地提醒我:“你老公名气那么大,肯定会有不少女弟子祟拜……”说实话,从恋爱到婚姻,我一直也没什么想法,我很满意我平静有余生气不足的婚姻,朋友们羡慕让我很开心,对她们的提醒,我还同她们开玩笑:“一个木头木脑的书呆子,除了我,哪个女人会看上他呀!”

  可是,朋友的玩笑后来成真了!雪莲的出现,我的婚姻我的家不再安宁。雪莲长得端庄秀丽,看上去就知道她是一个知识女性。雪莲不是十分漂亮,但是她非常有气质。26岁的她,穿著打扮很随意很潇洒,平常话也不多。这样的女孩子,同想象中的“狐狸精”根本没法挂钩。开始时,雪莲经常到我家来,后来就来得少了。老公说,他们就在学校的图书馆上课,那里有很多现在的资料。

  因为猜疑,婚姻冷到冰点

  终于有一天,一件改变我婚姻,改变我的家的事情发生了。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家是否还可以保持表面的完整呢?

  那天晚上,他马上就要出差去北京开一个什么研讨会。我在卧室为他准备出差用的衣物和洗漱用品,雪莲跟他一起在书房整理资料。后来,大家一起吃了夜宵。夜宵后坐了一会儿,雪莲就先走了。又过了大约几分钟,他说,时间不早了,他起身下楼,执意不让我送。但这时候,我发现我为他买的一大袋在车上吃的零食忘在桌子上了,他一个人的时候,一直有吃零食的习惯。于是我追下楼给他送下去。我看到的士停在小区门口,我刚刚要喊他,发现雪莲从旁边走了过去,他拉了她一下,一起坐进车里去了。车子开了,我还愣在那儿,脸上爬满了泪水。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心痛得快要窒息,我感到一种大难将临的恐惧。

  那天晚上半夜时吧,我忍不住给雪莲住处打了一个电话。她还在成都,我心里多少有了一点安慰。我想,就算雪莲去送的我老公,站在她的角度,也是去送自己的老师嘛,人情常理,这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但是,第二天一个上午,我的心还是老是出岔,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我去找了我老公的导师庄老。一直以来,庄老就像我们的长辈。我把我的感觉,把该想到的不该想到的,都同庄老说了,庄老说:“灵芝啊,莫要‘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啊,没有事情的,他们就是一起做一个课题。”

  丈夫出差回来后,有一天,他回到家就对我大吼,问我对庄老说了些什么?他恶毒地对我说:“你无中生有想当然地编排这样下流的故事,败坏人家女孩子的名誉,你要负责!你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肮脏吗?没文化,小人之心!”

  以前,他也经常发脾气,可是,这次实在不对劲儿,他咆哮了半个小时,砸了一个杯子,甩了床上的枕头,还撕烂了结婚证和相删。

  我们的关系就此破裂。从那以后,他两三个星期不同我说一句话,即便说话,也是发火。他的书房弄得乱七八糟的,我去帮他整理,他却不要我进去,说那是他的私人空间。他开始在书房里过夜。这些我都忍了,我以为,忍耐可以让他回心转意,毕竟20年的夫妻情份,再冷血也不可能如此绝情的。可是,这一次,我又是想当然了,他根本无视我的忍辱负重。他开始不回家吃饭,开始自己洗衣服。我问他,到底要怎么样,他却说:“放心,我不会离婚的……”

  我还有什么话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我的生活已经完全被破坏了,难道一定要我抓到什么证据,他才肯承认?他是好男人,她是好女人,只有我是泼妇?

  分居三年,早已形同陌路

  我们家离学校有点远,为了让他中午有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学校给了他一个小单间,自那以后,他就搬去那儿住了。他住那儿,我知道,条件很艰苦,就像我们刚结婚那会儿,房间里一床一桌之外什么也没有了。我想去请他回来,可我不敢。儿子去了几次,回来说,爸爸是独自一个人住的,房间里没有女人的东西。但他坚决不回来,说这样分居很好。

  那天,听说他病了,住要医院里。我去医院看他,雪莲在那儿,她还是朴素文静的学生模样。他们在一起好像还是在谈专业上的事,他在说,她在记。他是真的病了,神情憔悴,头发蓬乱。他们当着我的面继续说他们的事,见我来了,雪莲给我让座、倒茶,他则根本不看我。我没话找话,问他的病情,问他想吃什么,他头也不抬地说:“关于病情,你去问医生。至于吃的,就不劳你驾了。”雪莲在中间不停地为我们打着圆场。几分钟之后,我尴尬地告辞了,雪莲要送我,被他吼住了。

  就这样,我们形同陌路地过了三年,他依旧独自住在那个小单间里,我们有时会为儿子的事见一次面。他依旧不提离婚。雪莲也已经毕业离开了学校。现在,我的心情已经比以前平静了许多。但有时候,我还是会想不明白。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错了,就算错了,这错就如此不能原谅吗?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冰清玉洁,我没有证据,但我的感觉让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他们很阴毒,明明是他们剥夺了我的幸福,却要高竖贞洁牌,把我推上道德和灵魂的审判台!我的婚姻早已无药可救,我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