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离婚了,我孤独但并不可耻

发布时间:2017-10-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
  
  三年前,我把老公和他的情人捉奸在床,痛痛快快地与他们打了一架后,就断然与他离了婚。从此,我成了单身女人。
  
  离婚后,白天上班和同事说说笑笑,工作也挺开心,可一到晚上,屋子里冷冷清清,静影孤灯,空虚和寂寞就会如影随形。一个人的夜晚显得格外漫长,后来,在一个小姐妹的带领下,我慢慢喜欢上到迪厅跳舞,去酒吧释放心情。那段日子,我白天和晚上判若两人,白天穿着职业装,循规蹈矩地做我的白领丽人,一到晚上,我就去酒吧忘乎所以地蹦。在那里,我忘却了自己是一个被爱情遗弃的孤独女人,感觉自己的生活充满火一样的激情。
  
  渐渐地,我发现同事和邻居看我的眼光变了。他们不再用同情的语气叹息离异女人的难处,也不再安慰我“凡事要想开些”,开始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我。那目光让我很不舒服,分明带有一种轻蔑甚至鄙夷,仿佛我身上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样。有些无聊的男同事,一逮住机会,就意味深长地调侃“你现在爽啊,没人管着,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看我下班急着回家,就会诡异地一笑:“小宇,今天晚上又到哪个酒吧去潇洒啊?”有一次,我参加同学聚会,回来的时候已是凌晨2点。一大清早,楼上的邻居就莫名其妙地冲我扮了个鬼脸:“昨天晚上又在外面留宿了?”每次面对这些有意无意的打探,我心里都非常难过,可又不便于发作。
  
  有一天,母亲试探性地提醒我:“小宇,你离婚也有两年了,经常晚上出门,有没有晚上把男人带回家啊?妈可是当老师的,这张脸要紧啊……”面对一脸沉重的老人,我只好保持沉默。
  
  此后,我不得不注意起自己的行为来,去酒吧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晚上稍微晚点回家,就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地走路,生怕在楼道里遇到多嘴的邻居。一回家就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以证明自己并没出门。
  
  二
  
  我的顶头上司老张,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在人前一副老实稳重的样子,但背后却一肚子花花肠子。每天只要我换了一件什么衣服,哪怕就是一条丝巾,他也要品头论足一番,说一说也就罢了,还要动手来摸摸,摸着摸着就不三不四起来。我也不敢声张,只能躲。我能怎么办呢?我要是把他惹怒了,说不定给我穿小鞋,我连饭碗都保不住。我要是去跟别人说,他们会不会想:你一个离婚女人,人家是你的领导,又有家庭,你说人家欺负你,还没准儿是你勾引人家呢。有时,我真想一走了之,可是,我到哪儿再找一个收入这么好的工作呢?
  
  五一节前夕,单位要组织一次大型的文艺演出,决定由我和综合部的李枫做主持。没想到,很简单的事情却变得复杂起来。我无意中听到两个男同事跟李枫嬉皮笑脸地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这么好的机会可一定要抓住。”有一个还直接问他:“干柴遇烈火,你们早上床了吧?”有一次,因为节目演出顺序临时做了调整,我们必须要重新修改台词。时间紧迫,我们只好晚上加班。李枫回家晚了些,他老婆知道是跟我在一起练台词后,跟李枫又哭又闹。第二天,李枫就提出他要退出,要求领导另给我找个搭档。当时,我欲哭无泪,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仿佛自己是个风流寡妇似的,让规矩男人唯恐避之不及。
  
  这次风波过后,我一直“闭门思过”,在单位里尽量避免跟男同事接触,而且不管干什么,我事先都会想到一句话——离婚女人门前是非多。日子渐渐恢复了平静。可生活中的又一件小事,让我再度陷入痛苦。
  
  圣诞节的时候,同事们一起过平安夜,大家喝酒唱歌,狂欢到深夜。分手的时候,我和单位的出纳丽丽一起搭乘销售部王经理的车回家。丽丽的家比我近,中途就下了车。王经理送到我家门口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谢谢。上去坐坐吧?”刚一说完,我就后悔了。但王经理却真的开门下了车,他说有点口渴,想上去喝杯水。
  
  进了门,我给他倒了杯水。为了避免尴尬,我想去把电视打开。突然,王经理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挣扎着推他,生气地说:“你醉了。你这是干啥呢!”他没有抬头,手却抱得我更紧了。他喘着粗气说:“小宇,我喜欢你好久了,我们都是过来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我拉下了脸,呵斥他把手松开。他竟厚颜无耻地笑着问我:“你离婚那么长时间了,就不想干那事?一个喜欢你的男人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就不动心?”我简直有些怒不可遏了:“滚,你看错人了!”我把他推出我的家,关上门,抱头大哭起来。

  三
  
  第二天,我强装笑颜去上班。经过销售部的门口时,我隐约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昨天晚上那么好的机会,你揩足了油吧?”又听见说:“把她送回家,你难道还回家去了?”我强抑住泪水,快步往办公室走去。
  
  在楼道里遇到丽丽,她老远就冲我喊开了:“小宇,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吧?”看我没有回答,她居然又跑到我跟前,压低声音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说句实在话,王经理可是我们单位最有男人味的男人,很招女人喜欢的,呵呵……你也不会亏……”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厉声喝断了她:“无聊,你想要自己找他去!”骂完我就扬长而去。
  
  一连几天,时不时听到隔壁财务室有人大声地指桑骂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只有做了什么事,才怕别人议论。”
  
  我再也没力气去跟她们辩驳什么了,只有悄悄地离开办公室,一个人躲在家里痛哭一场。此时,哭成了唯一可以让自己平静的方式。也许,真的只能像母亲说的一样,唯一的办法是赶快找个男人结婚,好堵住那些说话没有分寸的嘴巴。
  
  我终于答应了母亲的相亲安排,认识了一个叫薛刚的离婚男人。他是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公务员,谈吐不俗,举止也得体,我感觉很满意。我和薛刚的感情发展很快,三个月时间,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当我正式提出结婚的时候,薛刚突然郑重其事地问我:“我想知道,你离婚3年了,又是一个人住,晚上一般怎么过的?”这话很突然,而且带有某种不信任。我如实告诉了他,可还未等我说完,他就直接打断我:“据说你喜欢泡酒吧,还喜欢去跳舞。我听说这些地方的一夜情特别多,你知道吗?”原来,他私下里打听过我的情况,调查过我晚上的生活:有没有陌生男人去我家,我一般什么时候回,深夜上网时间多不多……形形色色的问题都有。当时我们就吵起来了,弄得不欢而散。
  
  我终于知道,一个离婚的女人独居3年,无论谁听上去,都会浮想联翩的。犹豫再三,我决定放弃这段恋情。我不想带着很大的心理压力进入婚姻。
  
  四
  
  跟薛刚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生活在自卑里。为了躲避别人的流言蜚语,我只能自我封闭地生活。可我毕竟是个正常的人,我害怕孤独。有时候,我忍不住又反问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但我又实在没有勇气真的不去在乎。
  
  一位独身的女网友气愤地对我说,这个社会就这样,同样是离异,同样是单身,男人为什么就可以风流潇洒,我们女人就不能过自己的日子?如果你怕这怕那,这辈子你干脆就别活了!
  
  痛定思痛,我决定解放自己。生活如此美好,怎能被那些无聊的人打乱?我把我的业余时间安排得很充实,有时跳跳舞,唱唱卡拉OK,更多的时候我在家看看书,写写日记,织织毛衣。那些爱嚼舌头的人,我不再去理会、辩解,一概漠然处之。时间一长,他们也觉得无趣,就不再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
  
  我想对离婚的单身女人说,我们也许是孤独的,但并不可耻,过着属于自己的悠闲生活,衣食无忧,人生其实一样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