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口述:有女性伴侣 但我不是拉拉

发布时间:2017-10-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也许吧,单纯如永夜,我是对她做了一件很同性恋的行为。可是在我的观念里,我只是在给她做一场教学示范而已,她已经情不自禁,我又有经验,帮她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

  儿时的性经历,让我成为一个性早熟的孩子

  小的时候,我有几个非常好的玩伴,多半是父母朋友的子女。我们都是独生子女,也许是因为父母们怕我们童年寂寞,所以经常带我们相互走动,我们一起玩乐,一起吃喝,甚至一同睡觉。

  后来有一次周末,大人们都出去有事了,我和一个叫乐乐的伙伴在家里玩。我们打开了录音机,开始听歌。当时录音机里正好放着一盘流行歌曲,我们就听了起来。

  什么歌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觉得非常好听,歌词里还间或出现了“爱”、“吻”之类的字眼,以我当时的年龄,加上当时的那种传统、保守教育,我是根本不能理解这其中的意思的,只是隐约觉得有些新奇,有些暧昧的感觉。我就问乐乐,吻是什么样的。乐乐当时比我大两岁半,比我要略懂一些,我问她的时候,她正在跟着音乐挥舞一条纱巾,当听到我的话,她将纱巾往我脸上一蒙,然后在我唇上轻轻一吻,说:“就是这样的。”

  我当时心里怦然一动,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涌了上来。

  乐乐问:“喜欢吗?”

  我立即点了点头。她说:“那我们来玩大人们的游戏吧。”

  那之后,我喜欢上了和乐乐“玩游戏”。

  所谓的游戏,无非是学着电视上的情节,“强抢民女”。一个人扮演男性土匪,另一个扮演柔弱的女子,习惯性的台词是,男匪对女人说:“哈哈哈哈,你被我抓到了吧?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啦!”

  然后,男匪便会剥去女人的衣服,吻遍她的全身。

  这样的游戏我们都乐此不疲。只不过我们都比较喜欢扮演女性角色,所以,每天第一次游戏前,我们都要进行一次剪刀石头布,赢的人就可以先扮演女性角色,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实行轮流制。

  那段时间,我和乐乐的关系突飞猛进地发展着,每天都喜欢腻在一起。但我们最为开心的,还是大人们都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关上门,拉紧窗帘,开始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强抢民女”的游戏。

  大人们只是很高兴我们能玩得来,却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小秘密,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出去乱跑,所以他们很放心,却没有多想。

  后来有一次,爸妈带我去另一个朋友家里玩,他们也有一个年龄比我大一两岁的女儿,叫娟娟。我们之前也见过,虽然关系没有我和乐乐那么亲近,但也算是玩得来的朋友。

  那天中午,我们留在了娟娟家吃饭,吃完饭,大人们开始打牌,却逼我和娟娟一定要像平常的作息一样乖乖去午睡。

  娟娟的床小,夏天又热,我们就一起拿了一张凉席辅在地上,睡在了一起。

  我们先是说了一会话,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后来大约过了半小时的样子,我渐渐被一种舒服的感觉弄醒了,半梦半醒之间,我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正在我的胸前游走,感觉舒服极了。

  我睁开眼,发现是娟娟解开了的裙子前面的扣子,正在抚摸我。我怕她知道我发现了会尴尬,就赶紧闭上了眼,假装睡着了,继续享受着她的爱抚。

  这时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我发现娟娟立即收起了双手,也佯装睡着了。眯起眼,发现是爸爸进来拿烟。我的心“咚咚”地跳起来,生怕他注意到我已经被解开的纽扣,会起疑心。

  可是事实上,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后来我想,就算他看到了,也不过会以为我睡觉时无意间弄开的吧,或者是因为我觉得热,所以解开了。反正是小孩子,大人应该不会朝那种方面去想。

  那次之后,我也喜欢上去娟娟家玩了,经常会要求爸妈带我去娟娟家玩。

  其实相比和乐乐在一起,爸妈更喜欢我和娟娟相处,因为娟娟是一个成绩比较好的孩子,在大人眼里一直品学兼优。

  渐渐熟了之后,我和娟娟之间也不再有所掩饰了,而且娟娟对我更像一个大姐姐,愿意为我付出,在我们的游戏里,她经常会委屈自己,扮演着男性的角色,让我很舒服。

  后来娟娟告诉我,她以前并不懂这些,只是有一次去一个上五年级的小姐姐家去玩,小姐姐教会了她,她感觉很好玩,所以才来带我玩。

  在娟娟眼里,我以前并不懂的,是她教会了我。而我当时年纪虽小,却也知道这是一件私密的事情,所以我并没有提及我和乐乐的过去。

  也许是因为这些经历,让我的身体过早地成熟了起来。不知道是天性还是什么,很多个夜里,我都会自然地将手指触碰到自己,轻柔地抚摸,不久,就能感受到全身的悸动和颤瑟。我很享受这样的一种感觉,对这样的行为到了贪恋的程度。几乎每天临睡前都会进行一次,否则将难以入睡。

  直到我青春期,接触到一些性知识后,我才明白,我这种行为就叫自慰,而我所感受到的美妙感觉,就是高潮。

  当我明白我那么早就有过高潮,我心里略略有些害怕,我想,我现在就这么好色,长大后会不会成为一个女流氓呢?

  而当我真正长大,我却只是为此庆幸。成年之后的我,深深感受到,性爱是人生最美妙的事情之一,很庆幸我那么早就享受到了性爱之美,此生并没有虚度多少光阴。

  最贞洁的处女之身,奉献给最纯真的记忆

  我也曾经担心过,自己的性取向会不会有问题,可是在生活中渐渐了解后,我得出的结论是:毫无问题。

  青春期后,我和乐乐、娟娟都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因为有了些羞涩,也害怕会真的成为同性恋,我们都自然而然地停止了幼时的游戏,并且,都不会去提那些事情,仿佛那些事只是我们一次午后的梦境,并不曾真实发生过。而我们在一起较多聊到的话题,则是谁喜欢上了自己,自己又喜欢上了谁。我们之间扮演起了传递情书、代写回绝信之类的角色。

  生活,一切向正常的方向发展着。我也基本确定,我的性取向没有问题。因为我只有见到男孩子,才会动心,而对女孩子,包括与自己有过性接触的乐乐和娟娟,我仅仅是把她们当做很好的朋友,可以推心置腹而已。

  但是自慰却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从幼年一直坚持到成年之后。

  高三那年,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当然,因为家长和学校三令五申地反对早恋,所以我们只能打起地下战。

  每天晚自习,他都会送我回家,为了可以更亲密地接触,我们都会选择从小路走。路过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小巷时,我们会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狂热地拥吻。

  可是,我们都没有越过雷池一步,因为他想为我负责,而我,也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现在还太小,不可能就这样交出自己的身体。虽然我已经有过常年的自慰习惯,可是我心里还是可以把这个和真正的性爱划分开来的。因为自慰,只是一个人的事情,而和男人赤裸相见,不仅仅意味着这是偷尝禁果,还有可能会引发一系列令人头疼的后果。例如:怀孕、妇科病……哪怕只是被家长发现了我们的这种关系,就已经是罪大恶极了。

  所以我们的爱情,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顶多是拥抱和接吻而已。但是,他已经到了性意识勃发的年纪,经常会有把持不住的时候。每当我看到他那双焦灼的眼神,看到他强忍着自己激动的表情,我都非常感动。我知道他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之快而伤害我,所以我轻轻地附在他的耳边,告诉他,等我到20岁,我就会给他。

  从18岁到20岁,不过是短短的两年,可是在我看来,却是少女和熟女的一个分水岭。我可以接受自己20岁之后的性开放,却不可以容忍自己在18岁就失去了处女之身。

  然而,初恋总是经不起磨砺的吧,20岁的时候,我对他的感情已经很淡。我们分别考取了不同的大学,分居两地。20岁,我们都已经读到大二。

  后来我终于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便专程坐车去了他那里。

  那一天,我们一起去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交出了彼此的第一次。说实话,过程并不美好。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所以很多时候进行得都非常艰难,而且还伴着巨痛。但是好歹,我终于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付给了他,也算是兑现了当年的承诺。事后,我向他提出了分手。然后他在满脸的惊讶中离开了。

  我想他一定不会明白,为什么我向他提分手,却要和他上床。他感觉受到了侮辱,那之后的几年,从不停止对我的诋毁和咒骂。他说他不相信我是个处女,否则我不可能会把处女身交给一个要分手的男人。说我只是在可怜他,拿我已经不值钱了的身体当做对他的补偿而已。他一口咬定,我一定在分手之间就已经背叛了他,和别人发生了关系。并且,他把自己的这种判断当成事实一样,传播在老同学的圈子里。

  那之后,我就很少再和老同学们联系了,干脆过起了独来独往的生活,有时候想来,当一个独行侠,也蛮潇洒自由的,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和评价。

  只是,我依然不后悔把第一次给他。因为他为我坚忍了两年,足以看出他对我的真诚。而我们的爱情因为是初恋,所以也将会成为我记忆里最纯真美好的一段。女人最贞洁的处女身,本来就应该随同这份美好与纯洁一起,陪葬在记忆深处。

  而对于他后来对我的态度,我并不以为然。许是他爱到极致了,才会这样反常吧。要怪,只能怪我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其实我和他分手的最根本原因,是因为我无法忍受两地分居,我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我需要一个心爱的男人时刻陪在自己的身边。分居两年,我终于没能抵抗一个大学同学长达两年的狂热追求,和他走到了一起。

  那之后,我的性爱生活也真正到来。

  世俗不允许我拥有一份互不干涉的婚姻,我只能选择独身

  虽然我这段叙述的主题是性爱,我本身也是一个性观念相对开放的女人,可是,我的爱情还是和正常人一样,性爱并不是唯一的主题。我更在乎的并不是肉体上的默契,更在乎心理上的感受。我和男友的相处,也有幸福、悲伤等情绪,也有磨合、争吵的过程,当然,破镜重圆时的喜极而泣抱头痛哭,也时不时地在我生活中上演。

  和第一个男友的性生活是比较和谐的,因为我是他追求了两年才得到的女友,所以他对我很宠。又因为我们还在上学,没有同居的条件,所以我们的性爱只能在周末的时候才能进行,因而,每一次都非常狂热。

  因为相爱之前我们已经同学两年,彼此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所以磨合期也相对减短不少。回想起来,他应该是我诸多男友中最令我满意的一个。

  可是毕业在即,毕业即分手的传说在我们这里并没有成为一个特例。他在学校举办的一场大型招聘会上被一家外省的公司招走,我知道我受不了两地分居的日子,也害怕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靠他养活才能生存,便提出了分手。

  他有心为我放弃这次机会,我却微笑地告诉他,我已经不再爱他了,其实他去不去外地对我来说,分手都是早已经预谋好的一件事情。

  其实我心里也是疼痛的,只是我深知他这次就业机会非常难得,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就耽误了他的前途。我相信,爱情总会重新来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失去了谁就不能活下去。可是,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他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一份高薪的稳定工作,又是在五百强企业,可以学到不少东西,我不想他为我放弃,日后如果后悔,我便成了一个恶人。这只会为我们今后的生活埋下一个暗雷,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

  多年以后我再回过头去想想,我想也许我从来都是一个理智胜过情感的人吧,所以在我恋爱的初期也能做到这么绝决。并且,可能也真的是习惯了坚强独立,所以才会把靠男人养想象成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我并没有想过哪一天当他明白了我的真实想法后会感谢我,我只是想,我爱他,我就必须要为他的前途负责,这就够了。

  那之后,我又交过几个男朋友,多半是在工作圈子里认识的男人。因为年轻,所以感情还都是比较狂热的,但是因为缺乏了解,所以很多时候磨合期未过就选择了分手。

  时间最长的一个,是我最后一个固定男友,我们恋爱了两年的时间。那时候我已经27岁了,我们的感情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就在双方家长已经见过面,开始催促我们及早订婚的时候,我却撞上了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他很惊恐,立即和我解释了一大通。起初我也是略略有些难过的,可是几天之后我就想通了。我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两个人真心相爱,彼此在乎就足够了。至于身体除了自己之外还给了谁,这并不重要。相反,如果我们可以维持一份互不干涉的婚姻,那倒也是非常浪漫的。彼此都留有一定的空间,一定的自由,偶尔出去寻找一点点刺激,只会成为生活的调剂,并不会影响感情。

  所以,我对他说,不要紧,我不介意,只要你真的爱我,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几个月之后,我正巧遇上了初恋的男友,他请我吃了顿饭,席间我告诉他,其实当年分手时,我依然爱着他,他很感动,那天他喝了很多酒,拉着我的手泣不成声。那天夜里我没有回家,而是和他去开了房间。

  我没想到第二天回家后,男友的反应却很强烈,他逼问我去了哪里,我很反感,我说拜托他给我一点空间和自由。他很愤怒,说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女人,夜不归宿居然一点理由也不肯透露。被逼无奈,我只有告诉他,我见到了初恋男友,和他在一起。他听完,甩手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很震惊,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打我。我质问他,他可以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我为什么就不可以?我说上次他做那样的事,我骂都没有骂他一句,为什么轮到我,他却会动手。

  他听了,过来紧紧地抱着我,问我是不是只是在报复他,说如果我对他的出轨有怨气,他可以接受,怎样的惩罚他都愿意承受,只是希望我以后可以珍惜自己,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来报复。

  我觉得很可笑,就告诉他,我不是在报复,我只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能够做到互不干涉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他听了,连着问我是不是真实的想法,问我是故意气他才这样说,还是真的是这样想的。

  过了几天,我们双方都冷静了一些,他又来问我。我就很老实地告诉他,我并没有赌气,我只是不想因为一段婚姻来束缚住自己的感情。我说我最爱的人依然是他,可是和男人见到妻子之外的美女会动心一样,女人有时候也会对别的男人动心,这都是正常的心理,我们应该尊重自己的这种感受,做到相互理解,互不干涉。结果他却像看魔鬼一样地看我,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如果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他不可能接受。他说他知道他出轨是他的错,他也已经决心改过,可是,他没有办法忍受一份各自鬼混的婚姻,相信任何正常的人都无法忍受。

  这次的爱情,就这样因为我们这种观念上的差异再次分道扬镳。

  分手后,一个人的寂寞生活

  这一次分手之后,我对爱情反而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那就是,找一个和我志同道合的男人,我们相濡以沫,相不干涉,过着自由而幸福的生活。

  很可惜,这样的男人很难找。也许对婚姻不忠诚的男人并不在少数,可是男人们大多有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自私心理,似乎他们自己在外面怎样花天酒地都不为过,但是自己的女人,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守妇道、守本分。

  所以,我这样一单身,就是一年之久。

  不过,习惯之后,我发现单身也并不是一件坏事。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自己赚钱自己花,不必为了二人世界担负什么责任,钱多有钱多的过法,钱少也有钱少的混法。而且,遇上让我心动的男人,我也完全不必要束缚住自己,可以想怎么调情就怎么调情,即使上了床,大不了天亮以后说分手,对我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而我的工作,也一换再换,成为一本隐私杂志的编辑。也许是由于我比较开放的性观念吧,加上时尚的装扮,杂志社的领导都对我很好,我的上稿量也总是稳居第一,事业也算是一帆风顺。

  我有不少写隐私稿的作者,都和我成了朋友。其实由于我这个人,想法比较多,加上我自己独特的经历,隐私稿的素材可谓取之不竭,只可惜我对写作没太多兴趣,很多时候,当我有题材了,我宁愿说给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作者听,然后由他们写出来,我拿点编辑费也觉得挺好。不久之后,我和一个叫永夜的女作者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我们像正常的网友一样,先从互诉情史开始了交往。我也告诉过她我上一次恋爱分手的原因,听了很激动,大呼小叫地说我太酷了太另类了,她真的不知道,生活中竟有我这样活得洒脱的女人存在。

  受到别人的夸奖甚至崇拜,当然是一件令人飘飘然的事情,所以我对她也格外关照起来。当然,我对她的关照仅限于有素材了,优先提供给她而已,至于上稿权,那在主编的手上,我毫无后门可走。

  后来有一次,她说她写字写累了,想四处走走,问我有没有地方住,说她想过来看我。我当然很欢迎。自从单身之后,这一年多里我在自己买下的这间小小的单身公寓里,形影相吊,别说是人了,连小猫小狗都没有来住过,我当然是高兴还来不及,立即告诉她,想住多久都可以,还包伙食。不过我做饭的手艺不怎么样,她不嫌弃就成。

  一个星期之后她就到了,我专程去火车站接她,和照片中一样,是一个清秀的江南女孩。我看到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像个大姐姐一样把她接到了家中。

  第一餐自然是接风宴,我请了一些和她在网上也有过联系的朋友作陪,热热闹闹地欢腾了一个晚上。虽然花了我三分之一的薪水,但我一点也不心疼。当过编辑的人应该都会明白,一个好的作者,其实就是编辑的摇钱树。就算是为了招待摇钱树,做这一切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我们在网上的时候还特别聊得来,也算是知己了。所以,当她住到了我家里,我给了她上宾的待遇。

  为了迎接她,我专程按她的喜好购买了一套床上用品,还特意提前几天研究了南方的菜谱,就是担心她过来会吃不习惯北方的菜。

  我想我真的是太寂寞了。没有男人,也缺少朋友,所以她的到来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节日。

  某天晚上,我们洗完澡后,自然而然地坐在床上聊天。说起了双性的事情,我想也没想,就慢慢和她说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

  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隐私作者,所以我感觉对她并不需要顾忌什么,大不了让她拿了去当素材写篇文章再投给我,也没什么不可以。

  说到我童年就开始自慰的那一段,她似乎很好奇,不可置信地说:“童年吗?你可真幸运,我到现在也弄不懂要怎么自慰呢!”

  我问她为什么不会,她说,她有试过用手指进入自己,但感觉很脏,不习惯,而且也感觉不到什么快感,所以就放弃了。所以她一直不明白别的女人是怎么自慰的,而且怎么可能会有快感。更搞不懂的是,怎么在她做社会调查的时候,还发现很多处女也一直在进行自慰,她不明白自慰的女人怎么还可以保持处女之身。

  我微笑着告诉她,其实女人自慰和与男人做爱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并不一定需要那么深入。见她不懂,我就用自己的手在她身上游走起来,渐渐的,她有了感觉,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回到了与乐乐、娟娟一起游戏的时刻。我想她此时是需要的,那么我就帮一帮她好了。于是在她的默许下,我的手指开始了张弛。我并没有进入她,只是在她的私处轻轻抚摸,不久,她就到达了高潮。

  之后,她满脸潮红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她有些害羞,就下床倒了杯水递给她,然后接起了先前的话题,问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应该怎么自慰。

  她点了点头,喝干了我倒给她的水,突然说:“好困啊,今天先聊到这吧,我想睡了。”

  我就关了灯,和她睡了。

  没想到第二天,她突然说家里有事,她要提前回去了,说什么也不肯多留几天。我很纳闷,也不便多问究竟是出了什么重要的事,就只好放她走了。

  可是不久之后,突然另一个杂志里一个熟识的编辑跑来问我,我是不是同性恋。

  我很讶然。其实因为我性观念和职业的原因,同性恋我也认识几个,其实大多同性恋都不是很介意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更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本来,性爱只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无权过问,我也很理解他们的这种心态。

  我想这位朋友也是因为了解这类人的心态,所以才会跑来直接问我。但是,我不是就是不是,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就很好奇地问她:“我性取向很正常啊,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

  她有些支吾,后来在我的追问下才告诉我,永夜那次并没有真的回家,而是继续了她的旅游,第二站就是去她那里。因为她们之前在网上交流得也比较不错。所以,当她们推心置腹之后,永夜悄悄地告诉她,我是同性恋,她因为害怕才提前离开了。

  我听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感觉这真是一个莫大的玩笑。

  也许吧,单纯如永夜,我是对她做了一件很同性恋的行为。可是在我的观念里,我只是在给她做一场教学示范而已,她已经情不自禁,我又有经验,帮她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

  我没想到我的好心却被她看成了是性取向的问题。

  然而更令我头疼的是,不久之后,同事之间似乎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们都用怪怪的眼光看我。她们其实是相信我不是同性恋的,如果也当我是同性恋,看我的眼光反倒不会这么奇怪。只是,她们不能理解,我明明不是同性恋,却会和女人做爱,是不是太过饥渴?

  我真是哭笑不得,感觉这些隐私杂志的编辑,平常看上去开放爽朗,可以接受一切,可到头来,才让我感觉不过只是纸上谈兵。

  依然寂寞,依然坚守

  这件事之后,我改变了许多,变得谨言慎行。我依然有着自己的观念,并不再喜欢去向别人诉说,或者说灌输。我不再愿意接受任何一个网友的拜访,哪怕我们并不只是单纯的网友,更有着工作上的紧密联系。因为我感觉,我有必要保持自己生活的私密性,虽然以我的开放观点,我的这些所谓“秘密”并没有保密的价值,可是既然不说就会省却不少麻烦,那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现在,我依然一个人住着,不养宠物,形影相吊。也有寂寞的时候,我会去酒吧,找个顺眼的男人带他回家。

  我渴望爱情,却害怕束缚。面对一些追求者,我很想很直接地问他:可不可以接受以后互不干涉的婚姻?

  可是我不敢,我怕不仅把别人吓跑了,还会让我成为传说中的“妖女”。

  所以,我只能默默地等待,等待某一天,一个和我志同道合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们彼此相爱却互不干涉,保持着心灵和肉体上的自由。

  在我看来,性、爱和心动,是完全可以分开的事物。

  我可以很爱很爱一个男人,却不一定一生只和他做爱。

  我可以对一个陌生男人心动,却不代表我真的会爱上他。

  我可以和一个顺眼的男人做爱,可是天亮之后,我未必还愿意停留。

  是的,也许我还要等很久,也许,在这样传统的国度里,我这一生也未必能等来这样的爱情。可是我真的很害怕走入那种相互约束的婚姻,从此只能为了家庭和世俗束缚自己的七情六欲,成为一个生活着的人偶。

  那么,顺其自然吧。幸运地找到同类,或者不幸地归入大溜,都会是我的命中注定。我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理解我,不再用怪异的眼光看我。

  我不结婚、不接受求爱,真的不是因为性取向,或者心理问题。我只是需要一份完美,一份活在我观念里最完美的爱情。

  耶马贴心信箱:

  原爱的确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非常大胆开放的女人,她的爱情也因此而坎坷着。

  其实,她美丽、大方,如果愿意拥有一份平常的爱情,会很轻易就得到男人的宠爱。可是总有一些这样的女人,她们有着自己的爱情梦想和行为模式,宁缺勿滥地坚持着。也许会有寂寞的时候,可是愈寂寞愈美丽,她们总会以自己最独特的方式游走于人群之间,留下一个又一个传奇。

  无须过多地担心和困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无法以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要求每一个人。那么,只要不违反法律,不违悖道德的底线,不做伤害他人的事情。那么,理解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