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我渴望性爱却不得不坚守处女之身

发布时间:2017-10-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不知道老天爷制造处女膜时是何居心,难道就是为了难为我们女生吗?有时想想就觉得气愤,这也太不公平了。为什么男人不是处男就没人说,而女人就不行呢?而且更懊恼的是,即使别人不说,我自己心里也过不了这一关。

  目前为止,在我生命里共有三个男人。第一个男朋友康比我大七岁,认识他的时候我十九岁,还是个刚考上大学的黄毛丫头,他则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人长得帅,文章写得好,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好多女生都为之倾倒,我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当他后来成为我男朋友时,经常有女生会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说来好笑,当初为了接近康,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了学生会,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兵,但凭着我算得上美女的身材和长相,没过多久,在学生会为数不多且“品质”大都平庸的几个女生中,康很快就注意到了我,并对我另眼相看。

  所以呢,后来是他追的我,虽然我喜欢他在先。大一下学期我和康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不过,他对我一直像对个小孩一样。和他相恋的三年里,我们最出格的举动也就是接吻了。我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对我负责还是不想伤害我,或者是他根本就不想和我有个结果。

  我大二那年寒假,他告诉我他研究生毕业后要出国留学,我自然是不答应,因为大学里好多鸳鸯都是被出国梦拆散了的。为这个我在他面前掉了很多次眼泪,但最终还是没能挽留住他的脚步,去年暑假他终于去了他梦寐多年的美国。让我至今耿耿于怀的是,走时他什么话也没留给我,我甚至不知道他究竟还会不会回来。但我当时觉得这不重要,明年暑假我就毕业了。自从他去了美国,我就开始办去加拿大的签证,我想等我到了加拿大就可以给他一个惊喜,我在加拿大读完硕士去美国就容易了。

  就在我为我的甜蜜将来做打算时,我无意间知道了康去美国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他的前女友。原来在和我的这三年里他从不曾忘了他的女友。我流着泪给他写了封Email,告诉他我所知道的一切。他没有否认。在电话里我不停地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不喜欢我就告诉我,何必瞒我三年呢?他大概是被我问烦了,回了我一句:“你用得着这样吗?我又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听了这话,我的心顿时凉了。这三年他不碰我的原因就是为现在找一个台阶下,最后我倒变成无理取闹了。

  曾经是我生活的绝对中心的康就这样离开了我,虽然我对康的回心转意还心存幻想,但没有了康的日子,我的生活失去了动力,没有了目标。大四,别人都在忙着考托、考研、找工作,我则是泡吧,逛街,玩网络游戏,去加拿大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朋友们都说康对我的打击太大了,这是显然的,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变得颓废了。

  就在这时,我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牧出现了,他是我的网友。有一天我正在网上玩游戏的时候,他给我打来电话,那是我们第一次通电话,虽然在网上我们聊了快半年时间。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要来北京出差,并问我有没有时间和他见个面。当时我正心情寂寥,没多想就答应了见面的要求。他比我大十岁,在上海工作,是一个外企的高层主管。在网上我一直把他当大哥,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都会告诉他。

  由于长时间的倾诉和被关爱,我对他有了好感,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种亲切感。见面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所以见面那天两个人都有些惊讶——我对自己的外型还是比较自信的。看到我的时候他一脸坏笑地说,没想到和一个美女聊了那么久,真是荣幸!我对他也挺满意的。他三十四岁了,但在他身上即有成熟男人的味道又有一种年轻的帅气,这是我见面之前所没有想到的。

  我们见面的那天是在他离开北京的最后一天晚上,和他吃完晚饭,我去了他住的宾馆。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答应了他的邀请,虽然心里隐隐感觉会发生点什么,但是我似乎又在期待着发生点什么。起初我们是坐在沙发上聊天,没有主题的乱侃,后来我们的话都越来越少了,房间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静得让人紧张。

  我心里想肯定会发生点什么,肯定会。这时候他就把身体靠近了我,用他那销魂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我立刻紧张得心跳加速。可是,当他要吻我时,我拒绝了。我心里并不讨厌他,应该说我是喜欢他的,但是我本能地做出了拒绝的反应。

  他很绅士,立刻从我身旁移开。他问我是不是讨厌他,我说不是的,只是不适应把关系搞成这样,因为我是把他当大哥哥的。他笑了笑,继续找话题活跃气氛。呆了一个多小时后,我说太晚了,得回学校。看得出来他有些失落。

  其实,我也一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后来我还是从他房间里出来了,可是还没等走出酒店就发现把手机丢在了他的房间。我只好往回走。开门看到是我,他表情有几分惊讶,我说手机丢在他房间里了,然后进屋找手机。

  就在我准备离开房间的那一刻,他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我,并开始吻我。他的吻让人窒息,虽然一开始我有点小反抗,但随后我就顺从了。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的气息,男人的野性,男人的力度,这根本就容不得我反抗。而我空虚的心灵确实需要滋润。我开始配合他。动作虽有些笨拙,但足以引起他的欲火。他关了灯,把我抱到了床上,不停地吻着,抚摸我的全身。

  我透过玻璃看着满天的星斗,再看着这趴在我身上、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一股无名的愉悦感涌上了心头。当他的手伸向我的大腿深处时,他突然问我:“你男朋友碰过你吗?”我摇了摇头,他戛然而止,忙说:“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还没被碰过。见到你我就有点控制不住了,你比我想象中漂亮很多。”

  我立刻穿好衣服,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我突然明白了,这世上只有老公才在乎你是不是个处女,别的人希望你不是处女才更好。他们害怕负责,害怕内疚感。

  我不知道如果当时他要进入我的话,我会不会允许,因为我当时还没有受到那样的考验,他就主动放弃了,这样也好,我还是处女。牧第二天离开北京了,走之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虚伪的道歉的话,并暗示,等我不是处女后可以去上海找他。

  我对着手机大笑,笑得他的声音开始发慌。我说干吗要去找他,北京男人多了。最后电话挂的时候,我们都有些不愉快。我不知道等我不是处女了会不会去上海找他,我想应该不会的,那样有点太轻贱了。怎么能主动上门呢?要找也只能是他来北京找我。

后来我和牧没再联系过。在我的生命中,牧出现的时间很短,只能算是一闪而过,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我心灵深处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他是第一个让我体会到性的欢愉的男人,虽然我们并没有真正地做爱,但是他启蒙了我的性意识,唤醒了我骨子里就存在的那些蠢蠢欲动的欲念。从这以后我开始想男人,开始了手淫。

  再后来,我从朋友那得知康在美国并没有挽回他和前女友的恋情。于是,我冰冷的心开始融化,我甚至决定等他暑假回国我把一切都给他,不管他爱不爱我,只要我爱他就可以了。

  去年九月我参加了一个生日party,遇到了辉。他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比我高两届,是我们学校的帅哥。当时他和他的哥们打赌,他要在十三天内追到第十三个从他们教室走过的女生,不然他就要吃十三块臭豆腐(他最讨厌吃臭豆腐)。结果我让他吃了十三块臭豆腐。这几年他从艺校毕业后一直在演艺圈里混,也没混出什么名堂,但帅气依旧。Party结束后他送我回家,

  辉直言不讳地说要追我,让我给他一次机会。看得出来,这次他是认真的。我只当是玩笑话,听过就算了,没想到他会来真的。但我一直没有接受他,他这种男人不能给我安全感,我找不到归宿感。

  有一天,我去他住的地方玩,等我要回去的时候,下起了雨。于是,两个人就在房间里看碟片,碟片有点色情,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比起牧,辉的技巧要高明很多,很会爱抚女人,一会儿就让我兴奋起来了。褪光我的衣服后,他温柔熟练地抚摸亲吻我的身体,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不行了,当他准备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康,那个我深爱的男人。

  我推开他说:“对不起,不能这样,我没做过。”他先是有点诧异,随后亲吻着我说:“没关系的,我会小心的,不会弄疼你的。”接着他又要准备往里进入,我使劲地推开他。他以为我是害羞或是害怕,没在意,仍旧一意孤行。我突然大叫道:“你敢再用你下面的东西碰我,我就告你强奸。”他一脸惊异地看着我,我则躲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谁也不会明白此时的我究竟想的是什么,甚至连我自己都不太明白。我只知道如果我还能和康在一起,如果康知道我已经不是处女了,他是不会要我的。即使不能和康在一起,如果我未来的老公知道了,我怎么交代呢?

  我渐渐平息后,对辉说,“你哪儿都可以碰,但就是不能破了那层膜,答应我,好吗?”以后的日子,辉确实很听话,没再试图进入我的身体。他用其他的方法来满足自己也满足我,有时我看着他压抑难受的样子,确实是满怀愧疚。

  更难受的人是我自己,说实话,有好多次当辉把我的身体点燃时,我整个人的确感受到了欲火焚身的滋味。我二十三岁了,渴望尝试真正做女人的滋味,我这么说的时候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下贱的,那种欲望那种需求是真实的。我想去克制想去回避,但是我克制不了。可是,我又害怕没了

  处女膜以后不好交待。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陷入在这样的痛苦当中,我很想痛痛快快地做一次,也想清心寡欲地等候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都做不到。我只有在处女和非处女之间挣扎。我很清楚地知道,在心理上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可是我却要背负着沉重的处女之身。有一次,辉看我表情压抑,戏谑地说:“明天你就嫁给我吧,或找个人嫁了吧。”

  有时我自己都觉得好笑,这样为难自己为难别人就为了保护这层膜。但我又不得不这样做,毕竟以后老公评判你是否清白就是靠这层膜。我也清楚地知道,现在的我比少了一层膜的女人清白不了多少,或许还更淫荡些。我,真的不想做处女。但,我不得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