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口述:17年后我们激情重燃

发布时间:2017-12-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A

  17年前,从一见钟情到擦肩而过

  我18岁那年就参加工作了,在家乡一个大型国有企业里。那个年代,贫富差距不大,我家虽不十分富裕,条件倒也不错,所以我没有什么生活压力。

  工作以后,我谈过几个对象,但是当时年纪小,并不很认真,也不懂什么是爱情。直到我21岁时遇见沈晓君。那天我和几个朋友在饭店吃饭,出来后看见一个女孩独自走在街上,只一眼我就看上她了,怎么说呢,也不单单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她整个人———无论是长相、身形、气质都散发出一种吸引我的魅力。我主动上前跟她搭话,问她这是干什么去,她说回家。于是,我就一边跟她闲扯,一边送她到了家门口。现在想想,那个年代的人真的很单纯,她对我一点防备都没有,不但告诉了我自己的名字,还把工作单位的地址也给了我。

  我对沈晓君一见钟情,第二天还没下班,就提前驻扎在了她的单位门口,年轻时候的我冲动、热情,从不拐弯抹角,我打算一见到她就向她表白。令人意外的是,她还没出来,“情敌”倒出现了,一个男孩也在厂门口翘首以待,见到沈晓君后比我窜得还快。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沈晓君对这个男孩并不感冒,于是我英雄救美似地走了过去。

  男孩见到我很不屑一顾,说你算老几啊,我认识晓君都三四年了。我说你追了人家三四年都没追到手,还神气什么。我面向沈晓君:“你从我们两个当中选一个吧,没选中的自己走开。”直觉让我坚信,她一定会选我。

  估计是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沈晓君的脸红到了耳朵根,但不久后她还是挪着步子站到了我这边,眼睛抱歉地看着那个男孩。男孩沮丧而有骨气地走了。我和沈晓君相视而笑,她的笑是羞涩的,而我的笑是感激的,我的心中充斥着爱的狂喜,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妙情感,完全不相识的两个人,因为一面之缘而互相钟情,这种相知、相惜和相信,令多年后的我仍然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渴盼的爱情,所以,即使它很短暂,却足以刻骨铭心。

  沈晓君的家教很严,决定跟我恋爱后她就把这事告诉了家长,她的父母在当地有些地位,了解了我和我的家庭后,他们给出了意见:坚决不同意。在他们看来,女儿应该可以嫁得更好。沈晓君自幼就十分听话,在父母的压力下,坚持了半个月就妥协了。她嗫嚅着向我提出了分手。

  我一下就从爱的巅峰跌入了谷底,因为落差太大,伤得也重。我对沈晓君说:你会后悔的。因为我坚信今后她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爱她的人。她不是我的初恋,跟我恋爱的时间也最短,却是我最投入去爱的一个女孩。分手那天,我用针蘸着纯蓝墨水在左手腕上刻下了这个让我无法释怀的日子:1992年10月18日。

    B

  义无反顾的爱情和充满猜忌的婚姻

  我不是一个难缠的人,也很有自尊,沈晓君提出分手后,我就没再找过她,但这并不等于我就把她忘了,我只是将她连同这段感情一起深埋在了内心的角落里,轻易不敢去触碰。因为我知道,碰了是会疼的。更何况,后来我们都结婚了。

  蒋莉认识我的时候才19岁,她对我的爱可以用义无反顾来形容。她父亲当年做期货,在我们那地方算是有钱人,所以不待见我这个平常人家的孩子,再加上蒋莉年纪还小,他就竭尽全力地反对起我们来。

  我本是一个颇为自傲的人,又值年轻气盛,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女孩子们的父亲总不满意我,一气之下办了停薪留职,南下做生意去了。那年头,南方的确有很多可以大展拳脚的机会,可是不到半年,我就被蒋莉的一个电话召了回去。她说父亲做期货冒了次大险,结果亏了,负了很多债,她说她要跟我结婚,反正父亲现在无暇顾及她了。

  于是,在蒋莉一家遭遇最低潮的时候,我娶了她,虽然老丈人很有骨气、很要面子,没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但是我相信,他从心底里应该还是认可了我。后来我们给他添了外孙,他绷着的脸终于松开了。老丈人后来改行做了别的生意,由于小舅子年纪还小,他就把许多生意交给我打理,自此,我们总算是成了一家人。

  老丈人常说我是块做生意的料子,言谈之中对我很是满意。可是顾此难免失彼,老丈人开心了,蒋莉却颇多微词,她总对我不放心,生怕我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没错,我常常会在外面应酬,晚回家是经常的事,有时候也需要跟生意上的女性朋友喝茶吃饭,但我从来没有过出轨的行为。如果她能心平气和地静下心来想想,就不会感觉不到我对她的好。其实我一直很在乎她,她青春靓丽、敢爱敢恨,当初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她,怎么会排除一切阻力娶她?记得第一次送她生日礼物,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那个城市里也还没有鲜花卖,我特地坐汽车往返省城买了一束送给她。结婚后的每一年,她和孩子过生日我也会准备礼物,从外地出差回家也不忘给他们带东西。可为什么她只看到我对她的所谓忽视,却看不到我对她的好呢?

  结婚10年,我们总要为这样的事争执,虽不大吵大闹,却时时猜忌、时时冷战。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男人,莫须有的事情,解释多了就会嫌烦。有一次,我看上了诺基亚新出的一款手机,要6000多元,怕她嫌我乱花钱,我就自作聪明地让销售商开了两张发票,每张金额3000多元。因为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回家后我就把发票随手丢在了抽屉里,结果竟捅了娄子。蒋莉看到了两张发票,一口咬定我买了手机送给了别的女人。我真的蛮泄气的,本来是考虑到她的感受才给发票做了手脚,结果又被她联系到别的女人,这次,我都懒得去解释了。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种情绪,一种婚姻中最可怕的情绪———厌倦。

  最终提出离婚的是蒋莉。记得那天我很晚回家,一进门她就说还是离了吧,我愣了一下,就点点头说:“行。”说实话,离婚的事我们以前也提过,但都是气话。可是这次,有些出乎意料的平静。我不知道是什么让蒋莉下了决心,但我知道自己多半是因为疲惫,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很不好,自觉并没有对不起她,既然她想离,那就离吧。我的想法是,大不了过段时间,等大家都冷静下来了,再复婚就是了。

  我们当晚就拟了离婚协议,孩子跟蒋莉,财产都留给孩子。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就去了民政局,跟结婚一样,离婚我们也没有经过父母同意。

  现在想想,这个婚离得还是有点冲动,现在的我和蒋莉过得都不算好,这是何苦来呢。但是有些事情错了就不好回头了,特别是我知道蒋莉提出离婚的真正原因后。

  蒋莉原来有了外遇,对方的妻子告诉了我真相。那一刻,我的心情真的没法形容,即使已经离了婚,我仍然气愤难平,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耻辱。当即我决定离开蒋家的生意,独自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

  离婚后,我跟蒋莉有3年没说一句话,她的情人离婚后娶了她,可是他们过得并不幸福,那个男人似乎只是看中了她的钱。这是前丈母娘告诉我的,她当然希望我们能复合,她说,婚姻不管怎么折腾,最终还是元配的好。我知道老人的话有道理,可是复婚是永没有可能了。我是一个观念有些老旧的男人,我可以对婚姻忠诚,也愿意对家庭负责任,可惜她一直不肯信任我,自己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现在,我和蒋莉的关系还不错,时间是化解一切怨恨的良药,我们毕竟有过10年的婚姻,没有了爱情,也有亲情。

  C

  蛰伏已久的感情彻底反弹

  离婚让我元气大伤,虽然有很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也有不少女人对我很好,但是我想我再也不会结婚了,我已经找不到那种爱一个人的感觉,也没有把握哪个女人能跟我一起慢慢变老。

  去年,当我还在外地时,竟然遇到了17年前跟我一起追求沈晓君的“情敌”,这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我们寒暄了几句。说着说着就提到了沈晓君,“情敌”叹道:她要是嫁给你我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比现在幸福。我笑笑说,不提了不提了。

  虽说不提,我的心却难以平静了。16年一晃而过,我虽从来没有联系过她,心底倒也未曾完全把她忘记。同在一个城市,彼此生活得怎么样大致还是了解的。我知道跟我分手后,她在家人的安排下又谈过几个男孩,可我自认为那些男孩还真不如我。后来她嫁给了现在的老公,据说是个碌碌无为的纨绔子弟。记得有一年,在某个理发店里,我和她不期而遇,我们远远地看着,没有给对方一个笑容,甚至没有点个头打下招呼,除了尴尬的氛围,跟两个陌生人没有任何区别。我们明白得很,都是有婚姻有家庭的人,哪怕一点点希望都是不能给对方的。

  然而现在我离婚了,我突然按捺不住那种压抑了16年的情绪,我想知道她到底过得怎么样,是不是真如别人说得那么糟糕。

  我辗转找来了她的号码,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我的手心都出汗了。她答应了跟我见面,我原以为我会很镇定,结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发现我对她当年的那种感觉竟然还在,而且经过长时间的蛰伏反弹得更加强烈。

  她37岁了,不再年轻,也略显疲态。曾经她在我的眼中,是个小家碧玉似的女孩,乖巧、娇气,现在却整天操持家务,里里外外什么事都得做,看着她骨节突出、不再圆润的手,我有些心疼。然而她一开口说话,那种古典的、安静的韵味又回到了她身上。岁月并没能改变我对她的爱。

  这时候的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年轻、冲动、不顾一切,我控制不住对她表达了爱意,而我最初的本意并非如此。经过岁月的洗礼,我早就变得沉着而冷静,不应该是这么冲动的一个人,我感到了一种在爱和理智间焦灼的痛。

  她对我也并未忘情,也许跟我一样,压抑了16年,终于可以倾泻而出,她竟一反矜持的常态,接纳了我。16年前戛然而止的爱情在这一刻复苏了。

  D

  也许等不到她一起变老

  我不算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按理说,在社会上浸淫了20多年,早就应该对所谓的“真爱”产生免疫力了,可我偏偏就一直在寻找这种感情。我很羡慕我的父母,他们一辈子平平淡淡地生活,年轻人总会觉得,他们这种老人,哪有什么爱情啊,可是我知道他们真的有爱情。我离婚后半年,母亲得了脑血栓住院,我每次回家做饭送去医院,都看见父亲在给她揉腿,医生说,要经常揉,不然容易半身不遂。有好几次,我在虚掩的门边看着父亲给母亲揉腿的背影,总要落泪。我真的羡慕他们,能有一份永恒的婚姻,能有一个人陪着慢慢变老。

  我希望我能和沈晓君一起慢慢变老,因为我坚信我们有爱情,可是回到现实中,我知道这种可能几乎是零。她有家,我们不能常在一起,有时候我想跟她吃顿饭都没有可能。她也说过,她不会离婚,因为孩子还小。她甚至还向我提出分手。可是,我们都会忍不住再跟对方联系。现在我的心中,总有两个声音在争斗,有时候,我真的很希望她家庭破裂,这样我就能跟她在一起,我会跟她结婚,离婚多年后她是惟一一个令我想结婚的女人;可是另外一个声音又在说,你不能那么自私,那个小孩子怎么办?我还有良知。

  最近,我总觉得累,心累。我对她说,我等你2年,如果等不到你我就放弃。她没有给我希望。她说,我的婚姻是自己选的,是好是歹都得走下去,要不你还是找别人结婚吧。我说,找个人结婚并不难,比你年轻比你漂亮的都能找到,可是我还是想找个自己爱的人,我是找老婆过日子,不是找情人。她能回答我的只有眼泪。我知道,这并不是承诺,我也许终究等不到她一起变老,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回归现实,就此放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