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漂亮有罪嫁入豪门美梦破碎

发布时间:2018-01-2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的梦 在大宅门中破碎

  只要有电话打过来,婆婆都会站在我的房门口听我的通话内容。仿佛我一旦离开她的监视,便会和哪个野男人勾搭上床,做出对不起她儿子的事来。

  周冰,玺隆陶艺坊的女老板,两年前嫁入了高干家庭。她是一个漂亮、端庄的女子,性格沉稳,穿着雅致。说起自己的婚姻,这位风姿秀逸的女子竟然说:“你信吗?前不久,我离婚了,维系了两年零三个月的婚姻就这样轻易地破碎了。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既有辛酸又有无奈,爱情鸟飞走了,只有我孤独地守着往日的回忆……”

  记不得是在哪篇文章中见过这样的话,漂亮的女人不能嫁三种男人:一种是高干子弟;一种是身材矮小的男人;一种是家境不好的男人。可惜当我看到这话的时候正沉浸在热恋的幸福中,那时也是我最“弱智”的阶段,竟然迷迷糊糊地走进了那个本不属于自己的豪门之中。

  张华是我们集团的公关部部长,他长得英俊高大,一头卷曲的黑发,一身白皙的皮肤,一口流利的英语,一副得体的装束,使得他的周围从不缺少异性追求者。而曾为“校花”的我当时是集团宣传部的副部长。我的美貌,我的气质,我的谈吐,深深地吸引着他。我从他看我的那异样的目光中知晓了他的内心。最初,他经常找各种工作上的理由频频和我接触,什么两个部门一起去郊游、一起搞小型运动会、一起办客户联谊会。逢年过节,还通过快递公司给我送来问候的鲜花。发展到后来,他开始约我去看演出、看画展……就这样,使我最终和他走到了一起——我们恋爱了。

  记得他第一次带我去他家里拜见未来的公公、婆婆时,我简直惊呆了,我没有想到,相处了一年多,一直给人感觉清高、孤傲的张华,竟然有如此显赫的家庭——他的父亲是正部级,母亲是正局级干部。而我的父亲只是处级干部,母亲是普通的科技人员。在这个到处充斥着钢筋水泥楼房的大都市里,他们独享着一个幽静的三进式深宅大院。院内的影壁、回廊、月亮门、假山石、鱼池、天棚、厢房、耳房、车房,后院的两层青砖小楼和那高大粗壮的核桃树、柿子树、石榴树、枣树,让我感到新鲜,让我一下子联想起不少古装电视剧中才有的场景。

  那个曾被他向我介绍为 “一般干部”的父母对我很是客气,一起吃饭时,他的父亲用公用筷给我夹菜,劝我多吃些;他的母亲一边夸奖着儿子,一边询问我的家庭和生活情况,只是那看我的眼神有时让人琢磨不透。

  第二天,张华对我说,他父亲对我没意见,认为我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子,只是他母亲不太喜欢我。你知道是什么理由吗?他说:“我妈妈嫌你太漂亮了,怕看不住;另外你是大专,文凭太低……”

  天哪!漂亮竟成了罪过?这是哪家的逻辑?你可以想见得到我当时那疑惑不解的神情。

  一定是女人之间的嫉妒心在作祟吧!过后我想。

  虽说初战告败,但我们毫不气馁,因为我们彼此相爱着,我们坚信爱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在我的柔情蜜意下,经过张华的不懈努力、不断抗争,他的母亲最终认定儿子是发自内心地爱我,才勉强同意了我们的继续交往……

  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张华,当我带着四个月的身孕跨入那厚重的大宅门时,我是何等的激动与喜悦——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的人生之梦将在这里变成现实。张华不是说他母亲是个善良、正直而且热心肠的人吗?那么,我一定会努力做个好媳妇,从心里成为她的女儿。

  但婚后的日子远没有我想像中的那般惬意。我发现在婚姻中许多导致我沮丧的事情的直接诱因并不是来自张华,而是出自于我的婆婆。以前我认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两个人相亲相爱就行了,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我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他的整个家庭。

  结婚仪式结束后,我的新婆婆对还沉浸于喜悦中的我叮嘱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家不同于一般家庭,既然你进了这个家门,那么,从此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就要严守这个家的规矩,不要耍小性子,不要指挥丈夫,要严格遵守妇道,要绝对服从长辈…… ”

  哎!这不是明摆着要给我来个下马威,在向我显示婆婆在这个大家庭中的地位与威严吗?在她心里,一定是把我当做封建社会里任人宰割、任人蹂躏的小媳妇了。

  当时,我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我渐渐领略到那大宅门背后隐藏着的种种沉重了。

  来自婆婆的对我这个新儿媳的极度轻蔑是我受到的最铭心刻骨的打击,我从起步阶段的婚姻中尝到的苦涩多于甘甜。

  在婆婆的心中,像他们这样显赫的家庭娶的儿媳妇一定是名门闺秀、冰清玉洁的女孩儿。而我在结婚之前,已为张华流了两次产,还是带着大肚子进的家门,婆婆认为我给他们家丢尽了脸面。未婚先孕在今天看来算不得什么,未婚同居、试婚的也大有人在,可是在我那正统的、受封建余毒深之又深的婆婆眼里,却是有辱门风的丑事、大事。她难道不知道,那还不是她的宝贝儿子当初对我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结果?

  嫁入张家后,怀着身孕的我既要忙于工作,又要忙于家务(婆婆不让保姆进入我的房间),其中的劳累可想而知。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忍受,毕竟,作为一个儿媳妇有些事是应该做的,可时间长了我却感到憋闷。不错,我的生活已经衣食无忧,但这种衣食无忧的生活并不能让我快乐。因为我在这期间得到的不是婆婆贴心的关怀,而是她肆无忌惮地挑剔和刻薄。如果她觉得我的衣服穿得不合适,或者动作不雅观,她就会让张华说我,如果我没有立刻就改,她就会甩出几句极难听的话来。她不喜欢流行歌曲,不喜欢我穿吊带的衣服……反正,只要她不喜欢的事情,我统统不能做。以我的性格,我不想这样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生活,也不想看着婆婆的脸色过日子,更不愿一言一行都得注意什么家规。我想下班后回到自己的家,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坐就坐,想躺就躺,想睡就睡——家,不就是自己最温馨的避风港吗?

  生孩子那天,婆婆去了趟医院,一看我生的是个女孩儿,而且,皱皱巴巴的一点儿也不好看,就耷拉着脸回家了。在我住院的那一周里,她再也没出现过,全由张华和我妈妈照看我。

  在我回家带孩子期间,婆婆也从来没给过好脸,只让保姆帮助洗尿布、送饭。有一天,我听婆婆在楼道里对保姆说,孩子不像是她儿子的,又说了些不堪入耳的话。我当即跑了出去,和婆婆争吵起来,我不能允许她对我人格上的侮辱。

  女儿渐渐长大,也越长越好看。当婆婆在院子里看到她那正在学步的孙女越长越像她的儿子时,才渐渐接受了这个孩子。我们总算过了一段相安无事的日子。

  在这段日子里,我的心情好了许多。我在买化妆品、营养品的时候,也都想着给婆婆买上一份,她也很高兴地接纳了。我一直在努力,因为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婆媳关系能尽快好起来,让婆婆真正地从心底里接受我。

  愿望终归是愿望,婆婆还是那个婆婆。不久,战火又重新点燃了。我休完产假就向原单位辞了职,根据自己的喜好,开了这家陶艺坊。我租的店面里外两间房,外间主要是用来销售和摆放成品,里间是制作间。刚开业的那段时间很忙,我经常很晚才回家。女儿由张华和保姆照料。这时我就发现,婆婆经常在晚上“恰巧”路过我的店面,里外间看过一遍,简单聊上几句,就回去了,还不忘了提醒我早点休息。起初我还认为是婆婆对我的关心呐。有一天傍晚,工艺美院的一位老师给我送来他新设计的几个样子,我们正坐在里间的沙发上说着做模子的事,婆婆溜了进来。她上来就问人家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不去外屋谈?为什么要晚上来?当时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我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张华。他就到母亲的房间委婉地说了母亲几句,婆婆不干了,她先是小声地对儿子说,你媳妇那么漂亮,现在又不和你一个单位了,我不帮你看着点她,她要干出“红杏出墙”的丑事还了得?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你好?而后敞开房门,大声责骂我挑拨他们母子关系,居心不良。为这事,我和婆婆好些天没有说话。

  随后的日子,婆婆不再去我的店里,我的心情刚好一些,无意中却又发现,婆婆好几次站在马路对面的商店里,隔着大门玻璃向我的门店窥视……对此,我只有报以苦笑了。

  后来发展到,我在家休息的时候,只要有电话打过来,婆婆都会站在我的房门口听我的通话内容。仿佛我一旦离开她的监视,便会和哪个野男人勾搭上床,做出对不起她儿子的事来。对于这种情况,张华解释为婆婆对我的关心,她怕我在生意场上不小心被别人骗了。

  可我却难以认同这种说法,也难以忍受这种被监视的感觉。婆婆对我监视的背后,是她漠视我人格尊严的心态。

  婆婆越来越多的“干涉”,让我和张华的感情也充满了火药味儿,这是我并不愿意看到的。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快要走到尽头了,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就这么“败给”婆婆。

  我每次受了婆婆的气,都不能从张华那里得到安慰,这使我很伤心,也很无奈。因为他是个绝对的孝子。我背地里说些婆婆的不对他并不计较,但我要是敢跟婆婆顶嘴,他肯定不会向着我。他也知道我受了太多的委屈,却总是叫我忍耐,叫我不要和他母亲计较。在一次我气得以死相逼的时候,他紧搂着我说:“我妈对你不好,我会对你好的,我要让你快乐起来。”

  日子一天天流逝,我也渐渐沉淀,渐渐明白——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所以我要珍惜,我要过上好生活。我告诫自己: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不会去做那种为爱寻死觅活的女人,任何人都不值得你为他结束生命,何况是婆婆?我跟张华提出过几次,想买套房搬出去我们自己住,或许心情很快会好起来。可他却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搪塞、应付我,从不把这件事真正放在心上。在我的一再进逼下,他竟然换了副腔调:“我们买栋别墅都绰绰有余,但如果我们出去住,工作、家务和孩子会把我们拖得很累,现在的生活不是很舒适吗?有多少人向往着我们的生活?你为什么还不满足呢?”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我知道,他所指的,远不止他说的这些,他心里已蓄满了对我的不满。这些不满已足以使我和他之间产生距离,我明白那裂痕是为什么产生的了。正是张华表现出的对他母亲的言听计从、过分迁就和对我的漠不关心、敷衍了事,无形中纵容了他母亲的骄横跋扈,最终伤害了我们的夫妻关系。我知道,缺乏体谅与尊重支撑的婚姻将行之不远。这时,我彻底被激怒了:“我告诉你张华,你不要明知故问。我不稀罕什么所谓的舒适生活,我需要的是属于自己的生活。你知道我现在活得有多累吗?身体再累都可以忍,我现在是心累呀!你明白吗?你理解吗?你要给我的快乐在哪里?如果你认为有人向往我们的生活,我宁可让出,绝不后悔!你问我为什么不满足?那么我问你,你作为丈夫让我满足了什么?满足了我天天压抑的心情?满足了婆婆整日的侮辱?满足了我人格尊严的丧失?满足了你极端的不负责任?我可是你老婆呀——张华!”

  一个星期后,我们走进了街道办事处……

  身后传来谭咏麟的歌声——“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蓦然回首中/欢爱宛如烟云/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我看见水中的花朵/强要留住一抹红/奈何辗转在红尘/不再有往日颜色/我看见泪水中的我/无力留住些什么/只在恍惚醉意中/还有些旧梦/这纷纷飞花已坠落/往日深情早已成空/这流水悠悠匆匆过/谁能将它片刻停留/感怀飘落的花朵/尘世中无从寄托/任它雨打风吹也沉默/仿佛是我……”

  歌声消失了,美梦破碎了,我们的缘分也尽了。我终于离开了那座令我不堪回首的深宅大院,离开了那位让我身心俱损的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