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亲情故事 >

叫你一声妈

发布时间:2018-01-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做不了儿媳,就做女儿吧
  
  屋子里空荡荡的,沈姨不在家,估计她又去昌平常去的那些地方了。两个月前昌平去世,沈姨就跟丢了魂似的,整个人心不在焉。
  
  到几个熟悉的地方找,都没找到,最后在派出所门口发现了她的踪影。她在马路对面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睛直愣愣地瞧着派出所,那儿是昌平原来工作的地方。
  
  “沈姨,这会儿天凉,回家吧。”我上前劝她。
  
  “你说,昌平会不会忽然出现啊。”她眼神恍惚,神神叨叨地说。
  
  沈姨这般崩溃的情绪,在昌平刚去世的那些日子里,我也有。而两个月后的现在,我渐渐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昌平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沈姨的独生子。在一家人准备婚礼期间,传来了他执勤时发生事故去世的消息。沈姨当晚就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我在医院走廊呆坐了整整一晚。
  
  那会儿,我整个人都十分颓废,但比我更崩溃的还是沈姨。她身边的亲人只剩下昌平,谁想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家人和朋友都劝我趁早离开沈姨,毕竟我和昌平还未领证。但那阵子沈姨天天挂吊针,身边根本离不开人,我怎么忍心丢下她一人。
  
  还记得一周前,因为要出差好些日子,问同事借了一个比较大的行李箱,那天拖回家后就放在角落里。沈姨时不时地瞥那只箱子,要睡觉时才有些沮丧地问:“朵儿,你要走了吗?房子找好了?”她巴巴地望着我,生怕我马上要离开。
  
  “没有,出差而已。”她显然不信,又自言自语地说:“走是应该的,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不是?”说着,抹起了眼泪。
  
  我连忙安慰:“沈姨,说什么呢?昌平要是听到了该多伤心啊!做不了你的儿媳妇,当个女儿也能孝顺你啊。”
  
  沈姨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昌平的遗像,沉沉地叹了一声气。
  
  走出阴影
  
  有段日子,沈姨经常问我,身体有没有什么异样。后来才知道,她希望我肚子里怀着昌平的宝宝。虽然荒诞,但我还是理解她的想法,她让我去医院检查我也配合了,结果当然是未孕。
  
  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把昌平的衣服拿来洗洗。这次工作服,下次休闲服,下下次则是他用过的毛毯,说昌平喜欢干干净净的,不能沾灰。她用各种方式来提示昌平的存在感,仿佛一点点的淡忘就是对逝者的不尊重。
  
  “沈姨,你别洗衣服了,真想帮昌平干点事,就帮他收菜吧,他在网上种了好多东西。”
  
  我把昌平的账号、密码一并给了她。从那天开始,她很少出去晃荡了,也不再把衣服拿出来洗了,每天都守在电脑前。
  
  学会电脑以后,沈姨天天登着昌平的QQ。我生日那天,昌平的QQ头像忽然蹦出来说:“丫头,生日快乐。”
  
  这完全是昌平的语气啊!那一瞬,对昌平的思念喷涌而出,尽管我知道QQ背后是沈姨。她是在看完所有的聊天记录后,突发奇想模仿昌平的口气给我发的信息。
  
  她每天守着QQ空间,看到有人来访就回访。她经常去我的空间,我的每一句说说下面,她都会添加上一句评论,一条不漏。
  
  那天回去时,桌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抹茶蛋糕,上面写着:“18岁生日快乐。”
  
  看到这句话,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沈姨一定是看完了昌平所有的日志,也记住了日志里的所有内容,其中有一句就是:我家丫头永远18岁,过多少个生日都有我陪你。
  
  “沈姨,谢谢。”她捂嘴偷笑:“我下次也过18岁生日。”
  
  我已记不清有多久没看见沈姨这般释怀的笑容,她终于试着走出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