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两兽相争,必有一婚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捉妖师萨小苏下山后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捉拿那只吃货,谁知赔了银两和包子不说,自己也被他吃干抹净了!

(一)吃货妖兽现身

“哇——”

“你们快看,你们快看!”

街尾新开的包子铺门口围了整整三圈人,还不时地发出惊叹声,好生热闹。

萨小苏嗅着这不同寻常的气味儿,一路追到了这儿,循着声音扒开人群,果然看见一个高挑消瘦的男子,甩了一袋银子给掌柜,左右开弓,不停地往嘴里塞着包子,得空还嚷嚷道:“伙计,再给我来一百个菜包!”

众人啧啧称奇:“他已经吃了三百个了!”

萨小苏暗自偷笑,悄悄从背后的包袱里抽出一根细细长长的棍子,走到男子身后,猛地跳起来朝男子的脑袋打了过去,大喝一声:“出来!”

男子身形一顿,左右摇摆了一下,便跌坐在了地上,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样,不停地把嘴里的包子吐了出来。

其他人看不见,可萨小苏是捉妖师,她一眼便看见那只饕餮兽从男子身子里蹿了出来,朝她做了个鬼脸,便一溜烟地消失在街尾。虽然那饕餮兽跑得飞快,可妖兽都有它特殊的气味,常人不易察觉,萨小苏闭上眼嗅了一番,便举着棍子追了上去,最后在一座大宅子前停了下来。

宅子上方乌云笼罩,气味异常浓烈。

生怕惊动了那妖兽,萨小苏轻轻地敲了敲门。里头走出来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小苏拉住他的胳膊,伸头直往里探,小声说道:“我看见有妖兽进了你家的大宅!”

“你这臭道士想来骗钱是不是?滚!”管家猛地推了把小苏,重重地关上了门。

小苏也不恼,跷着二郎腿在墙边坐下来,拿出一方手帕慢慢地擦拭着降妖棍。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刚才那位管家慌慌张张地打开了大门,左顾右盼,在见到萨小苏后仿佛见到了亲娘,拉住她的胳膊直往屋子里头拽,说道:“真有妖怪呀,真有妖怪,我们少爷被妖怪附身了!”

原来,他们家原本久病不起、奄奄一息的少爷,莫名其妙突然来了精神,让厨房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吃了快三斤的米饭还不肯罢休。

萨小苏来到少爷的屋子里,只见他正狼吞虎咽地吃着,也不用筷子,直接用手抓了饭往嘴里塞。她举起降妖棍狠狠地往男子头上打去,却见他并不害怕,抬起头朝着她得意地笑了下,又低下头去吃起来。

难道是下手不够重?

“出来!出来!”萨小苏一边念着口诀,一边使出洪荒之力打男子的头。

终于……男子晕了过去。可奇怪的是,饕餮兽还是没有出来。

“你们少爷是不是气短懒言、食难下咽很久了?”在丫鬟的帮助下,萨小苏让男子平躺在床上,趁人不注意,悄悄擦去了他额头上被她打出来的血迹。

“是是是,咱们少爷卧床不起已经很多年了。”一旁的丫鬟点了点头,对萨小苏的神机妙算钦佩不已,“大夫都说,咱们少爷可能……可能时日不多了……”

完了,看样子这只饕餮兽已经找到了最佳宿主了。

(二)强掳良家少男

每只妖兽都有自己的最佳宿主,在找到宿主前都是游离状态,十分容易降服。但若找到了最佳宿主,就像是找到了母胎,牢牢地寄生在宿主身上,想要降服便要费一些工夫了。

从丫鬟的口中得知,男子原名叶展白,从娘胎里出来之时起便病入膏肓,寻遍名医无法,吃什么补药都不见疗效。只说元气亏损,阳气微弱,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我的孩儿怎么了?”叶展白的爹娘有些不知所措,拉住萨小苏问道,“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他这么暴饮暴食不会是回光返照吧……”说着叶夫人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萨小苏看了眼躺在床上,哼着小曲儿不停地吃馍馍的男子,无奈地抚着额头。该怎么告诉他们,你们的孩子被妖兽附身了……

“我是白虚山青玉道长的徒弟萨小苏。”萨小苏从怀里拿出白虚山令牌,自己虽然初出茅庐,但师父青玉道长可是大名鼎鼎、十分受人尊敬的,“若想要救您的爱子,就让我带他走。我保证几月之后,完璧归赵,不,白璧无瑕……”

叶展白跳起来,刚想开口,萨小苏又一棍把他打晕了,顺顺利利地把他掳走了。

当叶展白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萨小苏的马车上了。他支起脑袋看着萨小苏的背影,说道:“我说傻小苏,你就这么掳走我这个良家妇男了?”

萨小苏头也不回地赶着马车,说道:“那你就自己从他身体里出来,我也早点儿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回白虚山交差。”

“你也知道,找到最佳宿主后,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出来的。”叶展白大摇大摆地走到萨小苏身后,性感地抚摸了下自己的身躯,好不容易找到了这具身体,总得先好好享受下人类的生活,多吃几顿,不然多浪费!

叶展白故意凑到她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萨小苏一个激灵,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惹得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两兽相争,必有一婚(2)

连夜赶路,很快便到了琼州的一个小镇上。萨小苏找了家客栈住下,和衣躺下说道:“今天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便去镇上买封妖图。”

“这大好的夜晚就这么睡了?”叶展白慢慢地伏到她身上,胸口贴着胸口,鼻息相闻,一手轻抚过她的侧脸,故意轻佻地低声说道,“我们……不干点儿什么?”

“干……干什么?”常年的卧床静养让叶展白的肌肤几乎透明,一点儿瑕疵都没有,一双丹凤眼清澈无瑕,让萨小苏瞬间乱了心神。她紧张地拉住自己的衣裳,脸上一片绯红。

“吃东西啊!”叶展白骤然离开,得逞地笑出声,一边往外头走,一边说道,“对我们饕餮兽来说,有什么比吃更重要啊?!”

两人来到客栈楼下,叫了一桌子的菜。萨小苏担心他吃相太过粗鲁惹人注意,积极地帮他夹菜盛饭,剥虾剔刺,俨然一副小媳妇的样子。叶展白“嘿嘿”直笑,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傻小苏,你真温柔,捉妖师打打杀杀的样子不适合你。”

萨小苏瞬间石化了,僵硬地伸出手摸了摸脸。嗯,他刚才亲过的地方,热热的,好烫,还有点儿油……

(三)同床异梦

萨小苏一向浅眠,晚上迷迷糊糊醒过来一摸床边,瞬间清醒了过来——叶展白逃跑了!

她急急忙忙追出去,仔细嗅了一番。还好,他还没有跑远,妖兽的气息依旧十分浓烈。她顺着气息找过去,在客栈后头的猪圈里找到了他。只见他把一只粉嫩嫩的小猪搂在怀里,一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小猪的肚子,一边用牙齿摩挲着小猪的背脊,口齿不清地说道:“呜,你看起来很好吃呀,可惜傻小苏不肯花钱让我吃肉。”

听到这些话,不知为何,萨小苏的心里有些微微的疼。刚才吃饭的时候,为了省钱,她驳回了叶展白要红烧肉的请求。想到过几天他就要被封进封妖图里,萨小苏竟然有些内疚。她跑到客栈的厨房里,要了一只叫花鸡,然后把叶展白从猪圈里拖了回来。

“快点儿吃吧,吃完了早点儿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萨小苏从怀里拿出一对锁妖镯,一个戴在自己手上,一个戴在了叶展白的手上,得意地说道,“这样你就跑不远了。”

“临死前的最后一餐吗?”看见叫花鸡的叶展白竟然没有欢呼雀跃,深深地望着萨小苏的眼睛。

看着他突然冷峻的脸,萨小苏有些不忍,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他是妖兽,别被它宿主的皮囊迷惑了!萨小苏自顾自翻身睡下背对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不停地翻滚着他落寞的眼神。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小苏赶紧闭上眼睛假寐,感觉到身后的人慢慢地靠近她。叶展白竟然把她搂在怀里,胸膛地热气穿透衣裳传到了她的后背,她紧张得全身冒汗,一动也不敢动。就在她僵硬得快要抽筋的时候,叶展白张开嘴,咬在了她的后颈上,轻轻地吮吸了一下,说道:“嗯,还没有刚才的小猪口感好。”

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萨小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敢情是在拿她磨牙呢!

正想说什么,只听得叶展白叹了口气,微不可闻地说道:“傻小苏,如果我告诉你,在我附身到他身上之前,他就已经死了,你会怎么样呢?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就不那么坏了?”不等她回答,叶展白慢慢地松开她转过身去。

身后突然的空虚冷寂让萨小苏有些不舍,她竟然有些眷恋那个怀抱……小苏逼自己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她只是可怜他罢了。

第二天一早,萨小苏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竟是那张清俊的脸。不知昨晚什么时候起,她的脸贴着他的下巴,他的唇就这么吻着她的额头,而她的手亦紧紧环住他的腰——像是两个亲密的婴孩,密不可分地纠缠在一起。

萨小苏猛地坐起来,骤然冷却的温度让她有些失神。她深吸了口气,平复了胸口剧烈的心跳,拍了拍脸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拉扯着睡梦中的叶展白,说道:“用早膳啦,包子、清粥、小菜……”

“包子我要肉馅的!”叶展白猛地翻身坐起来,像是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傻小苏不许拒绝!”

用了早膳后,两人拖拖拉拉地来到了镇上一间卖封妖图的店里。

当妖兽找到最佳宿主后,一般的降妖棍就无法将它降服了,只有买到对应的封妖图,才能把妖兽从宿主的身体里召唤出来。而每年发放的封妖图的数目都是固定的,所以封妖图自然成了捉妖师们争抢的对象。

“老板,我要一张饕餮兽的封妖图。”萨小苏拿出一包银两放在柜台上,回头看了眼不愿意靠近的叶展白。只见他正举着一张白纸,上头歪歪扭扭地写着: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萨小苏朝他翻了个白眼,心里却莫名地有些难过起来。

“姑娘,你来晚了。”老板遗憾地把银两还给萨小苏,说道,“今年最后一张饕餮兽的封妖图刚被买走了。”

两兽相争,必有一婚(3)

(四)双修的节奏

“被买走了?”听到这话,萨小苏心中五味陈杂,虽然离师父交代的任务又远了一步,但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和叶展白相处的时间又多了一些?

“喏,”老板左右张望了一番,指着不远处一个青衫背影说道,“还没走远呢,就是他把最后一张封妖图买走了。”

萨小苏朝着男子追上去,迫使男子停下来。可当男子回过头来时,萨小苏竟然羞涩起来,说话也变得结巴了:“公、公子,啊不,道友,不不不,大师……请问你是不是买走了一张饕餮兽的封妖图。”

常年住在白虚山上,萨小苏固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眼前的男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眼若流霞,眉似剑,比叶展白还好看!

萨小苏满脸绯红,一脸痴迷地看着男子。

忽然,一个黑漆漆地脑袋从两人中间钻进来。只见叶展白挤进两人中间的空隙,皱着眉头挡住萨小苏的视线,不悦地说道:“傻小苏,你再看别人,我就生气了!”

这味道……饕餮兽!男子惊喜地拉住叶展白上下仔细嗅了一番,冲萨小苏说道:“姑娘,你也是捉妖师?”

萨小苏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清醒过来,决定和男子做一笔交易,用双倍的价格把他手上的封妖图买下来。

只是她还没开口,就被男子抢了先:“在下黑风山捉妖师薛青水,姑娘能把这饕餮兽卖给我吗?”

“不行!”还没等萨小苏开口,叶展白双手死死地缠住她的脖子,脑袋直往她怀里拱,直着嗓子傲娇地说道,“我死也要死在傻小苏手里!”

萨小苏满脸黑线,薛青水倒是没说什么,只告诉她半个月后在琼州后山顶上会进行一次妖兽的交易大会,各路捉妖师会把自己捉到的妖兽和封妖图进行交换,以求完成各自的任务。

就这样,两人一妖一同住进了客栈,听到要去琼州后山,叶展白竟然十分兴奋。

萨小苏可没这闲工夫,她满脑子都是怎么跟薛青水暗地里提出的交易。

萨小苏看了眼不远处抱着一袋包子傻乐的叶展白,说道:“不如,我教你一些内功心法吧?你也能提高点儿攻击力。毕竟……叶展白的肉体那么虚弱,琼州后山那么陡峭,我怕你还没爬到山顶就已经断气了。”

“你这是要和我双修吗?”叶展白眼冒爱心,飞快地扔掉包子开始脱衣服。

萨小苏吓得跳了起来,扔给他一本小册子便逃似得离开了。叶展白闷闷不乐地捡起来一看——《妖兽内功心法》。

(五)死了怎么行,起来嗨

上了琼州后,叶展白总算知道,傻小苏为什么要他练内功,提高攻击力了。

薛青水有两张封妖图,一张饕餮兽,一张混沌兽。混沌兽十分凶恶,只有遇到比它更凶狠的妖兽才会顺从。所以他和萨小苏约定,只要叶展白帮他降服一只混沌兽,便把手上的饕餮兽封妖图送给她。

萨小苏低着头,不敢看叶展白的表情,本来欢呼雀跃的他在知道真相后一声不吭,死死地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似的。

“傻小苏,原来你一直在想方设法降服我呀。”叶展白露出惨淡的笑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你直接告诉我就好,何必骗我呢……”说完便冷淡地走远了。

萨小苏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后悔,鼻子酸酸的,眼睛涨得要命。

薛青水说谎了。所谓的交易是让妖兽自相残杀,只要降服了对方的妖兽,便可以直接收入囊中。而如今,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混沌兽出现的时候,交易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薛青水和叶展白耳语了几句,叶展白便出去迎战了。对方的宿主是一个外表十分柔弱的女子,叶展白提着剑指向她,宣战道:“别以为你是一朵娇花我就会怜惜你!”话音刚落,便纵身跃起砍了过去。

对方显然也刚练武不久,两人不相上下。萨小苏站在一边死死地盯着叶展白,大气也不敢出,手握紧了又松开,暗自发誓,只要叶展白能平安回来,她一定买十斤猪肉犒劳他。

突然,叶展白飞身跃起,举起剑刺进了女子的胸口,她的身体里瞬间爆发出一股气流,把叶展白弹到了三丈之外!叶展白试图拿剑稳住身体,奈何气流太过强大,来不及收住,就坠入了悬崖。

“叶展白!”萨小苏急忙跑过去,他的衣角滑过她的手指,掉入了身后的万丈深渊。这时萨小苏才发现,自己心里是那么害怕他离开。她只觉得双腿发软眼前一黑,支撑不住,跪在悬崖边上,冲着下面拼命喊他的名字,“叶展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薛青水做交易的。只要你活过来,我把我的肉剁碎了做成包子给你吃……呜呜呜……”

一旁的薛青水降服了混沌兽,来到萨小苏身边,看着她伤心的模样,不由得心生怜惜,从怀里拿出封妖图递给她,有些迟疑地抚上她柔软的发。

“我去找他。”萨小苏胡乱地拭去眼泪,不顾薛青水的阻拦,往悬崖下爬。双手被蔓藤割得鲜血淋漓,但她丝毫不觉得疼,这一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找到他。

两兽相争,必有一婚(4)

靠着锁妖镯的指引,两人很快便找到了叶展白。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本就虚弱的身子骨,如今更是不堪。

“傻小苏。”叶展白微微睁开眼睛,一说话鲜血就从他嘴里喷涌而出。他挣扎着抚上她的脸颊,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手无力地垂下去,重重地捶在她心上。

薛青水说,他体内饕餮兽的元神已经毁了,若想救他,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找妖神讨一颗固神丹。

(六)浴盆定情

薛青水说尼金河底住着妖神,妖神眼泪炼成的金丹便是固神丹。萨小苏站在尼金河边,望着它特有的深红色河水踟蹰不前。

可想到此刻奄奄一息的叶展白,萨小苏顾不得其他,深吸一口气,猛地一头扎入了水里。不识水性的她本以为会极其不适应,却不料仿佛如鱼得水,好像能呼吸一般,顺利潜入了河底,取回了固神丹。

“你用什么和妖神做了交换?”对于萨小苏的顺利归来,薛青水满是震惊,妖神可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萨小苏耸耸肩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把薛青水赶出了屋子。屋内的叶展白闭着眼睛,赤裸着上身,一动不动地坐在浴盆里。水面上漂浮着人参叶和黄芪根,幽幽地冒着雾气。

萨小苏心一横,脱去外衣,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跨进了浴盆里和叶展白面对面坐着。水温很高,不一会她便全身冒汗,眼前的叶展白却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萨小苏一面提气默念内功心法,一面微微地俯身,贴上他微凉的唇,把固神丹渡到他的嘴里。

萨小苏微微睁开眼睛,对上一双黑曜石般的双眸。叶展白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原本苍白的脸上染上了可疑的粉红色。

她吓得尖叫起来,刚想后退,却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摁住了脑袋。叶展白嘴角扯出一个坏笑,加深了这个吻,轻轻地咬着她粉嫩的嘴唇。萨小苏僵硬得不知如何是好,叶展白伸出一只手拉过她的胳膊,轻轻地环在自己的腰上。触手是硬硬的肌肉,萨小苏羞得不敢睁眼,一边摇头一边想要挣脱,却被叶展白吻得天昏地暗,失去了力气……

知道是萨小苏救了他,叶展白又嘚瑟起来,拉住她的手舍不得放开,说道:“傻小苏,你就认了吧,你舍不得我死的。”

萨小苏不理他,他便自顾自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那时我附身在一个小乞丐身上,你追上我,不仅舍不得降服我,还买了很多好吃的喂饱我。当时我就想,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捉妖师,她是不是傻呀。”

“你每天都给我买吃的来,还给我买了新衣裳。”叶展白捏了捏她的小手,“后来我生病了,你还抱着我到处找大夫……”

见她红了脸,叶展白更是来劲,嬉皮笑脸地挪过去,从后头搂住萨小苏,把脑袋搁在她肩上,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满意地看到她连脖子都红透了。

突然,萨小苏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挣扎着躲开他的怀抱。叶展白立刻就发现了异样,狐疑地拉起她的袖子,只见她胳膊上有一道极深的伤口,似乎是新伤,此刻还未结痂。

“傻小苏,你怎么受伤了?”叶展白很是心疼,猜到这伤可能和自己有关。

萨小苏不理他,镇静地扯下袖子,招呼他快点儿上马车赶回白虚山。那日妖神听说她想要固神丹,欣然允诺,只是要用她的血来交换。她不知道自己的血有何用,可为了救叶展白,她并未迟疑,拿起刀便割向了自己手臂……

两人尽量放慢脚步,却还是到了白虚山。到了进山的口子,一路沉默的萨小苏总算开了口,说道:“叶展白,我会说服师父不降服你的,明年我帮他捉两只妖兽就是了!”

叶展白凝视她半晌,突然扯出一个笑容,抱着她狠狠地亲了两口。

看着师父和各位师兄从不远处走来,萨小苏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把叶展白死命地往外推,脑海里想着,是先跪下求情还是先说自己受了伤让师父心疼。

(七)人面鱼身的怪物

还没开口求情,青玉道长便让人把叶展白抓了起来。四大凶兽只差饕餮兽了,他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叶展白被人一左一右架着,挣扎扭动着身子,频频回头看萨小苏,眼神可怜兮兮的。萨小苏心中着急,咬着牙,“扑通”一声跪下为叶展白求情。

“他是妖兽!”青玉道长难以置信地看着萨小苏。那年他在河边救回了萨小苏,替她疗伤,教她降妖,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一个妖兽求情。

“师父,”萨小苏低着头,捂住口袋里的封妖图不肯拿出来,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我的心,不想让他死。”

青玉道长让弟子们制住萨小苏,从她怀里扯出封妖图,又让人拿来了降妖棍。

想到叶展白即将变成一纸画卷,小苏只觉得胸口如裂开般疼,心里仿佛有翻滚的熔浆要冲破禁锢。

“啊——”萨小苏突然仰天咆哮一声,伴随着衣服的撕裂声,变成了一只人面鱼身的怪物。她看了看周围熟悉的师兄弟,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吓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两兽相争,必有一婚(5)

“赤、赤鱬?”刚刚赶到白虚山的薛青水看着眼前的萨小苏大吃一惊,萨小苏的原身竟然是只神兽。

赤鱬,食之可以疗伤。只要吃下了它身上的任何部位,便能让任何伤势痊愈。难怪连妖神都想要她的血液。

三年前,萨小苏还是只神兽,刚修炼成人形不久,被人追捕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地躺在河床上。就在她昏迷之际,被青玉道长所救。他亦看出了她的真身,将她带回了白虚山,治好了她的伤,封锁了她的记忆,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利用她体内神兽的力量帮助自己降妖。

萨小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赤鱬的样子,被关在了白虚山的地牢里。她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四周,昏迷了那么久,叶展白应该已经被降服了吧。她心中闷闷的,这一路走来,自己都没有好好待他,甚至没有好好让他吃上顿肉……想着想着,萨小苏的泪落下来,起先只是小声地啜泣,随后便号啕大哭起来。

“那个……”一旁的牢房里传出迟疑的声音,萨小苏看过去,竟然是薛青水!他竟然也被抓了起来。只见他面露愧色,支支吾吾地说道:“你先别难过,叶展白应该还活着……因为我给你的那张封妖图是假的……你走以后,我越想越觉得惭愧,便决定来白虚山把真正的封妖图给你……”

萨小苏看着薛青水默默拿出来的封妖图,又是哭又是笑的,第一次觉得被骗是件天大的好事。

隔着栏杆,薛青水在萨小苏耳边低语了几句,随后萨小苏就朝着空气挥舞着封妖图,喊道:“师父我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八)封妖图上的男神

收敛了心中的戾气,萨小苏恢复了人形,站在叶展白面前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还是那副翩翩佳公子的白嫩模样,可自己要把他封锁进图里,然后扔进熔炉。

“没关系,傻小苏。”叶展白看了看她手中的封妖图,淡淡地笑着说道,“从前我就说过,如果要死,我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你来送我,我不难过,唯一遗憾的是,今后再也看不见你了。”

萨小苏向青玉道长坦白,真正的封妖图在自己手上。她可以降服叶展白,但条件是放了薛青水,并让她来降服叶展白。

“对不起……”萨小苏缓缓地拿起降妖棍,向闭着眼睛的叶展白走去。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飞过,她终是不忍,轻轻地抱住叶展白的身子,颤抖着吻上他的唇。凉凉的液体落在脸颊上,萨小苏不敢睁眼睛,狠心一抬手,一棍子打向了叶展白的颠顶。

叶展白的身子瞬间化为一道白光,被封进了封妖图里,画上的饕餮兽张牙舞爪,分外鲜活。

“师父,”萨小苏紧紧地捏住封妖图,在熔炉边跪了下来,说道,“徒儿感谢您这些年的照顾,但我想和他一起进熔炉。”

“你!”青玉道长气得双手发抖,说道,“进了熔炉你也会灰飞烟灭!”

“我知道。但是看见他消失在我眼前,这里,”萨小苏指了指胸膛,“像是裂开来一样的疼。听说赤鱬可以疗伤,师父您可以把我的元神取出来服下,也算是我对您的报答……”

“罢了,罢了。”青玉道长无力地挥了挥手,背过身再也不看她,“你和薛青水都走吧,别再回来了……”

看着师父萧瑟的背影,萨小苏心中亦十分不舍,她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然后跟着薛青水离开了白虚山。

两人来到尼金河边,萨小苏看着薛青水,和他道别。当日在地牢里,薛青水告诉他,若想把妖兽从封妖图里召唤出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妖神。

“其实小苏……”薛青水欲言又止,沉默半晌终是挥了挥手道别,“希望你早日等到他。”

不像我,终是等不到了……

待薛青水消失在视线里,小苏紧了紧怀里的封妖图,一头扎进了水里。已经打过一回交道,这一回小苏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河底的妖神,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办法不是没有。”妖神挑着眉上下打量着萨小苏,“可还是老规矩,要用你的血来交换。”

小苏飞快地点头。在来的路上,她已经买了一大包红枣,做足了准备!可当她来到救叶展白的地方时,还是傻眼了。

用人间的话说,这就是妖兽的墓地。这里到处飘荡着各类妖兽的魂魄,靠着妖兽的力量才能把叶展白召唤出来。可这些妖兽长得太过恐怖,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满面血腥,吓得萨小苏死死地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各位大哥行行好,早点儿把叶展白召唤出来。”她一边点着蜡烛,一边默默地把封妖图放在了地上,“不然,我的红枣就不够吃了。”

(九)各路妖兽的召唤

“慢着,你刚才出的可不是这张牌啊!”萨小苏抓住了正想出老千的妖兽,说道,“就你最耍赖。”

几个月下来,萨小苏早已经克服了心里的恐惧,和这些“心灵美”的妖兽打成了一片。为了打发时间,她每日为叶展白点蜡烛的时候,便和妖兽们打打牌找些乐子。用她的话说,妖兽很丑,可是很温柔啊!

两兽相争,必有一婚(6)

正当她和了牌,兴奋不已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双手轻轻挠着她的耳朵。哪只妖兽竟敢如此大胆,打扰她的雅兴!

萨小苏怒气冲冲地回头,愣住了,只见叶展白站在她面前,笑得一片温柔。多日无处可说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萨小苏泪眼汪汪地看着叶展白。叶展白宠溺地拂去她的泪珠,把她拥进怀里,凑在她耳边,说道:“傻小苏,我好想你。”

萨小苏窝进他的胸膛,不住地点头。突然叶展白呻吟一声,弯下身子,呢喃道:“我刚被召唤出来,身子还未恢复,需要好好补一补才行。”

“你、你没事吧?”小苏愣愣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很是担心,“要不要咱们在这墓地多住两天?”

叶展白一把扛起萨小苏把她往外头带,冲着各位吃瓜的妖兽吼道:“少儿不宜,别偷看啊!”

“听说赤鱬食之可以疗伤,我正是需要疗伤的时候!”叶展白扛着萨小苏来到一间屋子,把她扔在床上,一边撕扯她的衣裳,一边贼笑着说道,“我可要‘食’你了。”

“啊——”

萨小苏的脸红成了酱红色,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叶展白的身体,可不管看几次都让人血脉喷张。

他轻轻地吻着萨小苏手上的伤口,惹得萨小苏轻轻颤抖。这哪里还要大补啊,身子骨比从前还健朗啊!

番外 三年前的初遇

三年前,饕餮兽附身在一个船夫的身上,每日来往于江河两岸,从渡船的人身上搜刮点儿粮食吃,再不济,从河里捞点儿鱼虾打打牙祭。

那一日船刚靠岸,他便见着一个女子躺在岸边,昏迷不醒。他有些欣喜,凑上前去嗅了嗅,她身上有诱人的香气。可奇怪的是,他翻遍了她身上的口袋也没有找到一丁点儿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失望的他刚准备离开,却发现女子似乎很虚弱。于是,他把她抱起来,放到干净的地方,喂她喝了点儿水,挣扎再三,还是把自己珍藏许久的干粮拿出来喂她吃了点儿。

本想着带女子去看看大夫,却见到远处走来一位白发银须的道长。碍于自己饕餮兽的真身,他赶紧躲到一旁的草丛里,偷偷观察。只见道长探了探姑娘的气息,便命人把她带了回去。他有些着急,可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道长把姑娘带走了。他摇了摇头,抛去脑海里的倩影,撑着船离开了。

今日的果必是昨日的因,原来萨小苏和叶展白第一次相遇,比他们记忆中的要早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