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海神贱死不救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支富宝不就买了一颗会说话的扇贝回家清蒸吗?怎么画风一转,冒出个重度“蛇精病”海神,然后他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别人回家的垫脚石……

楔子

“你是谁啊?”

支富宝“微笑”着注视浴桶里徜徉的美男。

美男狭长的凤眼微微一挑,张口喷了他满脸洗澡水,接着眉头轻蹙,喝了声:“你放肆!”

支富宝就纳闷了,他不就问了句他是谁吗,怎么就放肆了?虽然他的确英俊潇洒、貌美如花、放荡不羁,帅得很放肆……

“快点奉茶。”美男很是自来熟地说。

支富宝琢磨着他是要喝水的意思,就给他接了一杯水,美男喝完,朱唇一动,道:“你可知本海神是谁吗?”

支富宝见他一副“你快问我,快问我,问了我就告诉你”的表情,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地回了他两个字:“海神。”

“你怎么知道?!”

海神一激动又扑腾起水来,支富宝猝不及防,被淋了满身水。擦干脸上的水后,支富宝内心吐槽:分明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好嘛。

“愚蠢的人类,你成功吸引了本海神的注意。既然知道本海神的身份,为什么不跪下行礼?”海神哼了一声,十分不满意地扬起下巴。

喂!作为海神,你这么傲娇真的可以吗!

倒地捂胸做吐血状的支富宝不由得回忆他是怎么把这人带回家的。

整件事得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Chapter 01扇贝

一个小时前。

“老板,今儿就剩这几颗扇贝了?”

支富宝瞅着冰水里死气沉沉、要死不活的瘦小扇贝,不放弃地追问:“别的呢?”

老板摇头,道:“卖完了。你要的话,我就替你称,不要我们就得关门打烊了。”

抬头一看天色,支富宝急了,忙道:“别别别,我要。”

“成。”老板一应,麻利地捞起扇贝装袋,擦干净手,递给支富宝。

“哎,老板,那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水,怎么会发光呀?”支富宝指着老板旁边的木桌上的瓶子道,“真稀奇,蛮好看的。”

老板嘴角噙起一抹诡异的笑:“海水而已。”

支富宝打了个寒战,觉得他这笑容怪瘆人的,赶紧拎着扇贝走人。他又去旁邊的摊子买了配菜及调料,才叼着烟不慌不忙地出了市场,往家走。

一个月前,支富宝还是个人人艳羡的“煤二代”,奈何一场矿难,不仅带走了他爹,还带走了他纸醉金迷的生活。正所谓生活失意,爱情得意,好在他的女朋友对他不离不弃,跟着他东奔西走。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说曹操,曹操就打来电话了。

“喂?嗯,我到楼下了,马上就上楼,你再等三分钟,乖。”支富宝一边往上走,一边说,“宝贝,今天我买了你爱吃的东西哦。”

话音还没落,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支富宝无奈一笑。支富宝开门进屋时,玛丽正在卧室打游戏,他看了手表一眼,七点半了。

于是他转身进了厨房想拿个盆把扇贝装起来,用清水浸泡,吐吐沙,奈何太穷,搬来这儿大半个月了,连个铁盆都没买,只得拎着扇贝到卫生间,放进还没用过的大浴桶里,然后回厨房洗菜煮饭。

支富宝的爹以前仅是个暴发户,算不得富翁,所以对他的教育一点没落下,自小给他灌输勤俭节约的思想,以致他没了嘴里的金钥匙后,好歹还能持家。

他一边切菜,一边念叨着:“老头子这是一走了之,陪我妈去了,可怜的我这回真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了。”

正心疼自己,支富宝忽然听到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吓得他差点儿丢了菜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回过神后,支富宝几步冲到卫生间的门口。

“玛丽,怎么了?”

他轻手搂过浑身颤抖的玛丽,绞尽脑汁挤出一句言情式的安慰:“宝贝别怕,我在这儿。”

啪——

一声脆响。

支富宝的脸上顿时浮现五根手指印,他被这一巴掌打蒙了。

excuse me?

紧接着,玛丽抖着满脸脂粉,指着他的鼻尖骂道:“支富宝,你个混蛋!竟敢带别的女人回来!还是个比我漂亮的女人!”

女人?什么女人?

“玛丽你听我解……”支富宝刚开口,另一边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你——”

“你已经爱上别人!”

“我——”

“我们还是分手吧!”

说完,玛丽狠狠地踢了支富宝一脚,进房间收拾好东西,扛起她的大行李箱,一溜烟就跑了。

“……”

Chapter 02传说中有人

今天搬了一天的砖,支富宝也没力气去追,想着她爱咋地咋地。他转头瞅了浴桶一眼,水面冒出个金灿灿的脑袋和两只黝黑的眼睛,以及平坦的胸膛。

海神贱死不救(2)

“……”

两双眼睛直愣愣地对视着。

一时间空气凝固。

“啊!”

“啊!”

双方出声尖叫,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被吓到的人是我,你叫什么叫!”支富宝怒了,“你是什么怪物?!”

“好可怕!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人!”说完,美男吓得一头扎进水里。

支富宝表示有点儿迷茫。

这是什么情况?

支富宝想了一会儿,没想通,只觉得这个“蛇精病”偷偷潜进他家,一定心怀不轨,于是一把拽住美男金色的波浪卷长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提出水面,踹出家门。

“你给我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支富宝很不客气地说。

美男光着身体,一屁股坐地上,摸爬滚打地耍无赖,鬼哭狼嚎地叫着:“跟你说!你这样做,很容易失去本宝宝!”

听见动静的邻居纷纷好奇心爆棚地探出头来看。支富宝一惊,赶紧把他捞回来,“啪”地关上门,然后就有了之前的对话。

支富宝慌张的神情,被自称海神的青年尽收眼底,他嘴角不着痕迹噙起得逞的笑意。

海神盘腿坐在地上,道:“古书有云,世上除了我们深海一族,还有一种叫‘人’的可怕的东西。”

支富宝怒吼:“我才不是东西!”吼完他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赶紧纠正,“我是东西!”

好像更不对了。

“果然很可怕!”海神见支富宝变幻无常的表情,顿时有些惊恐。

“……”

无可奈何的支富宝只好憋着火,一把捏住海神噘起的嘴,微笑着说:“你再敢说我可怕,我就吃了你!”

从来没经历过这样恐吓的海神立马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冷静下来的支富宝两手一摊,道:“快把我的扇贝给我,我要下锅清蒸了。”

“那扇贝是我在人间的化身。”海神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道,“浅水贝类不能跟我们深海一族相提并论,我们很咸。”

支富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暴起的青筋,扯出个微笑道:“难道我花钱买回来一个‘蛇精病’患者,还得让我负责?”

海神不知所云地点点头。

“这么大一只,你还卖什么萌?!”支富宝突然拧住海神的耳朵,反手一扭,“你别跟我在这儿装,小爷可是混迹江湖多年,你那演技跟喝了假酒一样,赶紧把我的扇贝交出来!”

谁知海神挑眉一笑。

“我就不。”

突然,支富宝指间一空。

海神凭空不见了!

支富宝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紧接着就发生了令他神经绷紧的一幕。

一条巨大的类似鱼尾的软物倏地显现,死死地缠住他的腿。支富宝瞪大眼睛,满脸惊恐地低头,蠢蠢欲动的物体表皮上布满了整整齐齐的黑色鳞片,在日光下泛着锐利的冷光。

支富宝一口气提不上来,两眼一翻,没骨气地晕了。

Chapter 03碧海神珠

“啪啪啪。”

海神强行拍醒装晕的支富宝。

支富宝眼睛一睁,在原地三百六十度打滚,接着伏地号啕:“我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待哺幼儿,英雄饶命啊!”

海神奇怪地瞥了支付寶一眼,摆了摆尾巴,说:“我不是来吃你的,这次来你们人类世界,是为了拿回那颗碧海神珠。”

“碧海什么珠?”

“碧海神珠。”

“什么海神珠?”

“碧海神珠。”

见海神脸色黑了,支富宝不逗他了,爬了起来问:“那是啥?”

“钥匙。”收起自个儿瘆人的尾巴后,海神又说,“本海神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来龙去脉了。”

“多年前,东海龙子与北海黑蛟龙为争碧海神珠,在渭海一战,波及到人类,伤到了一个孩子。为保那孩子不死,蛟龙偷偷地给他服下了碧海神珠,以保他心神不散。”

“所以我就是那个孩子?”支富宝打断海神的故事。

“你不是。”海神不开心地白了他一眼,“能不能让本海神说完?”

支富宝默默地闭上嘴。

“然而人类是贪婪的,即便是小孩也不例外,他竟然将碧海神珠据为己有,还私自出售。他知道那是一颗何其珍贵的宝物吗?!居然用它跟同学换了一包辣条!”

看着义愤填膺的海神,支富宝顿时有点儿抓不住他话里的重点。

“所以呢?”支富宝挠挠头。

海神张手一摊,道:“将碧海神珠交出来吧,卖辣条的人类。”

支富宝还没张口辩解,就被海神堵回去了:“别解释,本海神是不会认错人的,当年就是你拿走了碧海神珠。”

“不是,我真的没有。”支富宝见过栽赃的,没见过这么栽赃的。

海神贱死不救(3)

“我不管,你身上有碧海神珠的气味,而且我读过你的记忆,最后确实是你得到了碧海神珠。”海神微微一笑,这小子挺逗的嘛,还当真了。

支富宝现在是百口莫辩,他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到过一颗碧海神珠。

“反正拿不到碧海神珠,我是不会离开这儿的。”说完,海神颠着脚步挪到房间,身体往后一仰,倒在床上就不起来了。

支富宝跟过去一看,气得不得了,把鞋子一蹬,爬上床势要将海神赶下去。这床可是玛丽的,要是她气消了回来看到这一幕,还不得弄死他。

可海神哪会让他得逞,一个华丽酷炫的回旋踢猛地将支富宝踹下了床。

支富宝也急了,蹦上床手脚并用,对海神拳打脚踢,这毫无章法、乱如雨点的拳头碰巧打中了海神肤如凝脂的下巴。

海神疼得眉头狠狠地拧在一起,双目瞪着支富宝,眼神阴霾凶悍。支富宝被他看得发毛,不由得停了手,小心翼翼地蹑手蹑脚地挪开。

没等他下床,海神扬手一挥,支富宝只觉周遭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房屋轰然坍塌,地板崩裂,耳边飘过海神的冷笑。

Chapter 04瞬移

“哗啦——”

浪,汹涌澎湃,重重地打上礁石上,溅起的水花呼应着击打声再次坠入海中。目瞪口呆的支富宝看着四周,想死的心都有了。

深蓝的海水卷起如云般的浪花层层漫过他的裤脚,沾着灰的工装裤在海水中洗去尘埃,还原了本来面貌,尚有余温的沙滩被月光照得闪闪发光。海水的咸味萦绕在鼻间,久久散不去。

支富宝脑子里现在是一团糨糊。

此时此刻,马克思唯物主义和他所见所闻的怪力乱神在他的脑海中剧烈交战。

“小伙子,这海边,大晚上风冷,早点儿回家吧。”路过的渔夫大爷拖着渔网,好心劝了劝在海风中瑟瑟发抖的支富宝。

“大爷……我……我也……想回家……”支富宝抖着身体,冷得直搓手臂,恨得咬牙切齿,“海神这……个……王八蛋!”

不是支富宝不回去,是他不知道怎么回去啊!海神挥一挥手就把他丢到了鸟不拉屎的渔村里来,他现在一没钱,二没手机,回不去啊。

立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后,支付寶把湿透的拖鞋扔进海边公路的垃圾桶里,蹲在路边用驴友通用的求救手势,想拦下一辆车带他回市区。

可夜晚车辆本就少,还辆辆快如飞梭地从支富宝身边滑过。不知道过了多久,渔民都收工回家了,就在支富宝快要绝望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如离弦的利箭般飞速驶过。

支富宝叹了一口气,失望地垂下头。

车却在半道上停住,缓缓地倒回支富宝的旁边。车窗徐徐摇下,露出一张支富宝熟悉的、恨得不得了的脸。

海神挑了挑眉,道:“上车。”

“王八蛋!”支富宝一边骂,一边麻溜儿地爬上副驾驶座,扣上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生怕被甩下车一样。海神见了,不着痕迹地扬起嘴角,提档,发动引擎,将油门踩到底,车嗖地一下飙了出去。

“啊——”支富宝大叫一声。

自从因破产将所有名车、房屋抵押后,支富宝还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放肆,来抒发所有的情绪。这段时间他太压抑了,从贵公子变成打工仔的落差和失去唯一至亲的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很久没这么吼过了。”支富宝笑着揉了一下湿润的眼角。

“那就放肆地吼。”海神一甩金发道,“据闻人类是多情的生物,吼叫是他们宣泄情绪的方式之一。”

支富宝正拿卫生纸擦脚丫子,听海神这么一说,不由得好奇地问:“你们难道就没有?”

“海神掌管深海,情绪波动会影响海况。”

“哦。”

突然,海神放低了声音,说:“你喊吧,大声喊,本海神是不会笑你的。”

这一字一句带着致命的诱惑,仿佛有一双有魔力的手,用细柔的羽毛若有似无地撩拨着他的心房。

支富宝鼻尖一酸,大为感动,狠狠地点头,对着呼啸而过的冷风,肆无忌惮地大声唱:“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海神听得目瞪口呆。

没等支富宝号完,只听后备厢一声脆响,紧接着上方有人骂道:“谁大晚上的不睡觉在那儿吼啊!兔崽子!”

支富宝回头一看,后车的玻璃上正淌着黏稠的蛋液,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闭嘴,缩回车内,靠着椅背,舒坦地抚了抚心口。

忽然,身边响起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海神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真可爱,哈哈哈哈!”

支富宝挠了挠后脑勺,一脸茫然。过了好半天,支富宝才反应过来自个儿被耍了,手背的青筋顿时猛地突起。

海神贱死不救(4)

他伸出毒手捏住海神细嫩的脸颊,使劲一拧。

海神脸涨红起来,气得大喝一声:“你……你放肆!”

他正要动手挽回海神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支富宝就松了手,大掌划过海神的脸,摩挲了一番,认真地点点头,说:“看不出来,你的皮肤挺好。”

海神凤眸一沉,刚想故技重施,支富宝看他有抬手的趋势,立马聪明地示弱,安安分分地坐好。

Chapter 05要长胖

在车上东摸西摸会儿,支富宝“啧”了一声,道:“车不错嘛,哪儿淘的?”

海神不禁夸,一听这话,眼中瞬间露出几分得意的神色,道:“那是,本海神自己选的,就在你家楼下。”

支富宝在这句话里琢磨出一点儿不对劲儿。

“你在哪儿找的车来着?”

“你家楼下。”

闻言,支富宝连忙打量了一下车内的设施和车型,果然!他就说这车怎么这么眼熟,这分明是他房东的宝贝车!这哪儿是淘的,是偷的啊!

阿西吧!

支富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忽又听海神不太满意的声音:“不过你们这玩意儿挺新奇的,不用费劲儿就能动,我们深海就没有。”

此时此刻,支富宝才意识到,可能刚才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接下来面对的才是最大的问题!

“你有驾驶证吗?”支富宝战战兢兢地问,其实他基本不抱希望了。

海神一听,眉头微蹙道:“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支富宝闭眼,拒绝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满脸生无可恋地瘫在座位上,心想:完了完了,这下他们一家三口要团聚了。

倒是海神无所畏惧,踩着油门,一路飞驰,玩得不亦乐乎。支富宝还是个富二代的时候,也爱飙车,但他的飙法和海神完全不是一个样,海神那是玩儿命的。

夜半时分,车开到了支富宝租房的楼下,海神把吓得腿软的支富宝一把拖出车外,扛在肩上往楼梯口走去。支富宝整个人都不好了,虚脱地任由海神折腾,他现在除了发财,只想一件事,就是以后再也不坐海神开的车。

海神将他摔在床上,自个儿不会开灯,就摸黑去卫生间,一头扎进浴桶里,结果浴桶质量太差,水早就漏完了,脑门猝不及防地磕出一个大包。

支富宝在卧室听见海神重重地哼了一声,接着响起放水的声音,他藏在被子里偷偷地笑,笑着笑着,就睡着了。

后来的一周,正如海神所说,他赖上支富宝了。

某天夜里支富宝终于受不了了,道:“我真的找不到你那个什么珠!”

“碧海神珠。”

海神躺在水里,认认真真地洗干净自个儿长了蹼的白皙的手,然后悠闲地打开浴桶上方的水龙头。

支富宝听着哗啦啦的水声,一时间心疼得不要不要的,海神一来,他一周的水费就“噌噌噌”地往上涨,海神真的是没搬过砖,不知搬砖的辛苦。

“实在不行,我贷款给你买一颗。”支富宝咬咬牙说道。

海神一甩尾巴,溅了支富宝一身水。他抬手拨了拨金色的长发,不咸不淡地反问:“买一颗?”

见他的语气和神色有几分危险,支富宝好慌,赶紧加一句:“买定制款!一模一样的那种!”

骤然刮起一道劲风,海神堪堪立在浴桶上,几乎要碰到吊顶,他眼中闪过一丝锐利寒光:“支付寶,说!你是不是想搞事情?”

支富宝立马摆手认输:“不搞事情,不搞事情!下周末我就带你去以前我家的别墅里找!肯定在里面!我发四!”

海神息了怒,坐下了,支富宝连忙小跑过去帮他打开水龙头。海神傲娇地哼了一声,享受着支富宝的服务。

“海神呀,你想吃啥,我一会儿去给你弄。”支富宝给他舀了一勺水淋在头顶,心里想着虎落平阳被海神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们深海一族不能沾染人类的食物,一旦食用,将会有很可怕的无法挽回的后果。”

闻言,支富宝不由得紧张起来,忙问:“难道会被神明惩罚吗?”

海神点点头,一脸认真地回答:“我们会变丑变胖。”

支富宝眼角一抽:“这有什么可怕的?”

海神瞪大眼睛,道:“这对美丽的深海一族来说,还不够可怕吗?”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支富宝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心说:海底大概还缺一家精神病医院,关海神的那种。

Chapter 06再见玛丽

最近房东催着支富宝交房租,支富宝只能早出晚归忙着搬砖赚钱,因此海神好几天都没能跟他说上话,加上支富宝家里没电视机,生活别提多无聊了,只好整天瘫在浴桶里泡着。

这天支富宝没加夜班,天刚黑,就提着一袋泡面回家了。

海神听见开门声,敛了尾巴跑出去,有点儿高兴地问:“今天没加班?”

“没有。”支富宝喝了一杯水,“明天周末,我请了一天假,我们去找你的碧海神珠吧。”

海神贱死不救(5)

海神一听要出门,顿时开心得不得了,一双凤眸里满是笑意。

“其实不用着急,出门转转也不错。”海神挨着支富宝坐下,拍了拍他身上的泥灰。

“那可不行,对你来说那么宝贝的东西万一丢了,现在的我可赔不起。”支富宝坚定地说道。看来海神这是要长期绑定自己了,这可不行。

“你这么大一个人,赔给本海神不就好了。放心,本海神不会嫌弃你笨手笨脚的。”

“想得美,我才不做你一辈子的苦力。”支富宝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把面泡上。海神一脸嫌弃地捂着鼻子远离他,嘴里还念念有词:“全是防腐剂,小心以后变成木乃伊。”

面泡好了后,支富宝大口吃着,懒得搭理他。

“长得好看的,已经洗白白,准备睡觉了。”海神臭美地顺了一把自己的波浪卷发,接着瞅了支富宝一眼,“而长得丑的,还满身泥灰,吃着有防腐剂的泡面。”

支富宝什么时候被人说过丑,顿时不乐意了:“你说谁丑啊!你再说一遍!”

海神略显无奈地道:“你丑你先说。”

一句话成功堵得支富宝被泡面噎住了,他手忙脚乱地灌了一杯水,才顺过气来,道:“你哪儿来的那么多网络语。”

海神俏皮一笑,如变戏法一般掏出一本五厘米厚的字典,上面还有几个黑体大字——“人类语言研究学”。

“……”

支富宝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去厨房洗了碗筷,然后钻进卫生间洗澡。海神看他连脏衣服都不脱就往他就寝的地方窜,便火速追进去。

“本海神跟你说,你这样是不会有男孩子喜欢的。”海神一只手揪住支富宝的衣角,强行阻止他跨进浴桶。

“我为啥非要有男的喜欢不可!你放开!”支富宝扒着浴桶的边缘,铆足了劲儿地拼命挣扎。海神来这儿多久,他就多久没泡澡了,今天他非泡不可。

“我就不!”海神又伸出一只手,两手一起使劲儿拉他。

“撕拉——”

衬衫裂成了两片。

支富宝没收住力,脚下一滑,整个人后仰撞上拿着半片衬衫的海神,一人一神相继倒地。

海神手脚并用,缠住要爬起来的支富宝,嘴里直嚷嚷:“你不准走!衣服脱了!”

“你轻点儿!”支富宝推开解他衣扣的海神,怒吼,“我自己脱,你别扒了!”

“你早脱不完事了。”海神也不甘示弱,“还让本海神亲自——”

“啪——”

卫生间的破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海神机智地闪开,门框不偏不倚地砸到刚抬起头的支富宝的后脑勺,他一愣,顿时捂着脑袋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海神从背后抱住他,指尖聚力,接着在支富宝眉心一点,支富宝瞬间停止了叫唤,倒在了海神的怀里。

海神轻笑了一声,道:“你也该好好休息了,本海神就勉强让你躺一躺吧。”

这时,打扮得光鲜靓丽的玛丽踩着高跟鞋闯进来,浓烈的香水味传进海神的鼻子里,引得他眉头微微一皱。

玛丽正要开口,海神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声地说:“嘘,你吵到他了。”

玛丽哭丧着脸,也不顾得哭花的妆,张嘴就喊:“没想到你不是女人,还和他是那种关系!你们两个大骗子,欺骗无知少女!骗得我好苦啊!我还以为支富宝是我真爱,嘤嘤嘤……”

海神回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玛丽瞬间心肝儿一颤,这人看她怎么眼神怎么这么可怕,支富宝都被他抢了,他还敢凶她。

“不,我拒绝当炮灰!我是主角,我要坚强!你这个小三!不就是比我好看,比我多了个东西嘛!”玛丽当场要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我们什么关系,还轮不到你来说。就算你丑,你也没理。”海神可不吃她这一套,不开心地蹙起眉,一拂手,言简意赅地说了个字,“滚。”

玛丽还没吱声,就没影儿了。

没人叽叽喳喳了,海神打横抱起支富宝,目光望着玛丽消失的地方,不可一世地说:“他可是本海神的囊中物。”

宣誓完主权后,他开开心心地将支富宝放床上,盖上棉被,仔仔细细地掖好被子,自个儿跑回浴桶里躺着,想到明天要出门,就安心地闭上眼睛休息。

突然,他睁开眼睛。

狭小的卫生间里忽地多出来一个黑影。

海神不悦地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黑影搖晃一下,也开口了:“我是来催殿下的,既然以呼应碧海神珠的深海之水找到了他,殿下就应该加紧带他回海底,取出他身体里的碧海神珠。”

“本海神自有分寸,你退下吧。”海神摆摆手。

“当年,我跟随殿下流放人类世界,是为了协助殿下东山再起。现在殿下迟迟不动手,我不知道殿下是什么意思?如果殿下还在犹豫,我可以替殿下动手。”

海神贱死不救(6)

“本海神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过问?”海神冷笑一声。

黑影诚惶诚恐地跪下,道:“臣不敢。”

海神喝了声:“退下!”

“是。”

话音落下,黑影就渐渐散去。

Chapter 07旧宅

第二天清晨,海神穿戴整齐地把支富宝强行拍醒。支富宝醒来脑子一片空白,半晌才疼得摸了一把后脑勺上的大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当然想不起来,海神把他昨晚的记忆扯出来消掉了。

“好了,我们出门吧。”海神哼着歌,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其实不去那个别野也可以,我们就在楼下走走。”

“那个字念‘墅’好嘛。”叠被子的支富宝一愣,“我答应你,帮你去别墅里找碧海神珠,你要是不想去,我一个人去也行。”

海神哪能答应,忙道:“我还是跟着你吧。”

支富宝笑了笑,揉了一把脸,爬起来洗漱,然后领着打扮干净帅气的海神出门了。

海神坐过的,称得上是交通工具的大概只有他的海马车,他这辈子还没挤过公交车,支富宝也就比他多了一个月的经验。上车投币,支富宝仗着身形消瘦,使劲儿往里钻,找到一个透气的角落。

这边海神还傻愣愣地立在中间,被人群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来挤去。充斥着汗臭味、香水味、肉包子味的车厢,几乎要把端着架子的海神熏晕了。

他脸色一白,跟着人左右摇摆,有点儿站不稳,嘴里还有气无力地嘀咕着:“都给本海神让开,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

大家都一心想着上班别迟到,谁会理他。支富宝擦了一把汗,又挤过去扶住脸色不大好的海神。

这会儿海神正气得浑身颤抖,嘴里不停嚷嚷:“刁民,都是刁民。”

支富宝赶紧安抚他,可不能让他发作,把一车人变没了。海神消了消气,可还是不满意地噘着嘴,一副“你们都不在乎我了”的表情。

见他这副样子,支富宝觉得海神基本告别智商了。

也没过多久,公交车就开到了别墅区外。下了车,支富宝领着海神往里走。海神嫌慢,提起支富宝的衣领,瞬间移到了支富宝所指的那栋别墅前。

别墅门上已经贴了封条,支富宝只好带海神绕到后门,没走几步,海神就拉住他,说:“我带你进去。”

支富宝正寻思着海神怎么带他进去,莫非是穿墙术?结果他脚下一空,海神突然打横抱起他,接着把他扔了进去,然后自己撑着墙翻了过去,刚好踩到正准备爬起来的支富宝身上。

支富宝这会儿摔得鼻青脸肿,还不敢吭声,对海神可能使用穿墙术的想法,一时间碎成了渣渣。

支富宝看着这栋别墅,心中百感交集,刚陷入回忆中,海神就戳了他一下,把他戳回了现实:“别看了,你搬一辈子的砖也买不回来,还是安安分分地住你的小巷子吧。”

海神这话说得支富宝心里一堵,差点儿心肌梗死。

带海神从厨房的窗户翻进去之后,支富宝环视一周,轻手轻脚地在屋子里翻找,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碧海神珠。海神却在空旷的房子里溜达了一圈后,突然开口说:“支富宝,别乱走,不要离开本海神的视线。”

“啊?”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支富宝没听懂。他记得顶楼有个储物的阁楼,说不定就在那儿。这么想着,他就转身上楼,打开储物阁楼的门,刚把头伸上去,就对上了一双眼睛。

光线不太明朗的阁楼里,支富宝只瞧见一道黑影蹲在阁楼入口,就像是在守株待兔一样。他心里咯噔一下,假装对方没看见自己,蹑手蹑脚地往下钻。突然,那黑影拿起箱子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敏锐地砸向支富宝,支富宝慢了一步没躲开,被砸得眼冒金星。

晕倒之前,支富宝想,不管谁砸他,等他醒来非抽死他不可。

海神在木梯下接住晕倒坠下的支富宝,将他打横抱在怀里,这时,一个陌生男人从阁楼上慢慢地爬下来。

他单膝跪下,道:“殿下,我们现在就去海里,将碧海神珠引出来。”

闻言,海神点点头,率先出门。

Chapter 08右眼的碧海神珠

“嗯……”

支富宝呻吟了一声。

“你醒了。”

一道浑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支富宝费力睁开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入目是一片蔚蓝,看不见天,看不见地,正纳闷这是哪个山沟里,身边忽然游过一群色彩斑斓的小鱼。

鱼?

支富宝重新组织了一下记忆。鱼,蓝色,看不清。

“这是海底?!”他大叫。

混沌中,举着发光物的“人”游过来,他的嘴和喉咙都没有动,支富宝却听到了他的声音:“没错。”

支富宝挣扎了一下,却甩不开身上越缠越紧的海带,顿时怒道:“你是谁?为什么绑我!不行!我要见海神!我跟你说,海神跟我的关系不一般,你最好快点放了我!”

男人鱼倏地低头退到一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地游了过来。

海神贱死不救(7)

“海神!”支富宝叫道。

金色的卷发随水漂动,黝黑发亮如宝石般的眼珠,雪白得近乎病态的肌肤,的确是海神。支富宝隐隐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却又说不上来哪儿不一样。

“殿下,请您动手。”

男人鱼做了个“请”的动作。海神越游越近,支富宝看清了他手里拿着的一把獠牙匕首,只见他缓慢地举起泛着利光的刀,月光透过波浪中照下来,落在支富宝的身上。支富宝抬头,在隐隐波动的海水中,见到了皎洁的圆月。

“殿下,时不待人,月中就是开启海底之门的最佳时机。难道您不想回到深海,夺回应属于您的王位吗?”男人鱼满脸焦急,游在海神的身边喋喋不休。

支富宝瞪着男人鱼,道:“我跟你有仇啊?这么恨我,非得要杀我!你这个‘煞笔’人鱼!”

骂完后,支富宝顿时觉得这男人鱼长得好眼熟,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你不是那个卖鱼的老板吗?!”

“没错,为了找你,我还扮过快递员、外卖员、环卫工人、司机……”支富宝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得意,“功夫不负有心人,殿下给的深海之水终于发挥了作用,帮我找到了你。碧海神珠来自深海,两物相遇,必定会有反应。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你问过的那瓶发光的海水吗?”

“原来这一切都是套路!你们早就算计好了!”

男人鱼横了支富宝一眼,继续向海神谏言:“殿下,海神之位本应该是您的,是龙子使了卑鄙的手段才打败了您。”

“够了,你的话太多了。”海神一尾巴扫开烦人的人魚,朝支富宝游去。

“龙子?”支富宝注意到了他俩的对话,倏然,睁大眼睛,“你是黑蛟龙!”

海神收起匕首,迅速扼住支富宝的喉咙,一只手高高举起,尖锐的指甲在月光下闪过一道寒光。支富宝眼中顿时涌起恐慌,不可思议地问:“你要杀我?”

海神摇摇头。

“殿下,虽然碧海神珠是活物,会在人体游动,但它来自深海,只要沾染一滴海水,就能现行,您应该找到了。”男人鱼在不远处游来游去,担心惹怒海神而不敢靠近。他语气肯定,笃定海神找到了碧海神珠。

“右眼是碧海神珠。”海神盯住支富宝在海中微微发亮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支富宝现在浑身颤抖,心里又怕又气。他本来就怕死,现在说要取他的眼珠,更不知如何是好,又气海神骗了他——其实他根本不是海神,结识他,只是为了取他身上的碧海神珠。

“你要剜我的眼睛?”如果不是被海带死死地缠住双腿,支富宝此刻早就吓得腿软跪在地上了。

“剜你的眼睛?”海神笑了一声,“你是吓傻了吧。”

支富宝一脸茫然。

Chapter 09故乡之路

支富宝还没反应过来,海神就抬高了他的下巴,手指靠近支富宝的右眼珠,指尖聚力,释放出温暖的金色光芒。支富宝只觉得一股暖流灌入全身,旋即包裹住了他的右眼,紧接着,海神松开了手。

再睁眼,海神的手上已经多了一颗通体碧绿的珠子。

海神淡淡道:“放了他。”

男人鱼急切地游了过来:“殿下,要用他的血铺路,我们才能通往深海,否则就算我们拿到了海底之门的钥匙,也无法回到深海。”

“啥玩意儿?”支富宝刚喘了一口气,冷不丁听见男人鱼的话,难以置信地道,“在我眼睛里取了你们要的东西,还要用我的血铺路,你们太贪心了吧!”

海神无视支富宝和男人鱼之间的针锋相对,捏着碧海神珠,冷冷地开口:“本海神说放了他!”

支富宝紧跟着吐槽:“你根本不是海神,还自称‘本海神’。”

男人鱼听后,当即反驳:“区区人类,竟敢冒犯海神。我家殿下本该是海神,是那龙子暗伤了殿下,才夺了先机。”

见男人鱼不听号令,海神回身一扬手,海带纷纷退开。支富宝重获自由,拼命地往岸上游。男人鱼咽不下这口气,快速游动紧追而去。海神闻声,也跟上去救人。支富宝憋气憋得脸都红了,不知道为什么,碧海神珠一离开他的身体,他就缺氧了。

眼看着要到水面了,身边倏然“嗖嗖嗖”地飞出几把鱼骨制成的箭,支富宝一惊,忙回头看,见男人鱼和海神都追上来了,吓得飞快地游动两条腿,恨不得多长几条腿来。

男人鱼举起鱼骨箭,朝着支富宝狠狠地掷去,结果锋刃一转,投偏了。支富宝快速游出水面,喘了一口气,待缓过来,他又潜下去看看情况,却见海神和男人鱼在水中以肉眼不见的速度打斗着。

细细回想,刚才掷偏不是男人鱼的失误,是海神救了他。支富宝突然搞不清海神的意图了,他到底是怀着善意还是恶意来的?

“殿下是不是被人类蛊惑了,为什么不杀了他?”男人鱼眼珠赤红,激动地吼叫。

海神贱死不救(8)

“放肆!本海神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指点点!”

海神也沉了脸色。

“他的血是到达深海的唯一途径!殿下命我找了他这么多年,难道不是为了回到深海夺回王位吗?”

“他,不可以。”

海神变出一柄长戟,挡住男人鱼左右掷来的鱼骨箭,又用比男人鱼长出一倍的黑鱼尾狠厉地扫开他。男人鱼瞬息向上游去,又一个俯冲直下,速度极快。支富宝看得目瞪口呆,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速度,竟然快赶上小轿车了。

“殿下是动了情吗?这么优柔寡断,竟然不忍心杀他。殿下要是不舍得,就由我来!”

“谁也不能动他!”

海神怒极,目光锁住男人鱼,眼露杀机。男人鱼也不肯示弱,持着鱼骨箭避开要害,刺向海神。他俩打斗间,碧海神珠掉落了下来,支富宝浮出水面深吸了一口气,潜下去将碧海神珠悄悄捞进自己怀里再游到岸边。

打斗中,海神一摸腰间,发现碧海神珠不见了,再看支富宝也没了踪迹,心里顿时涌起一股不安,敏捷地游出水面去追支富宝,男人鱼也紧跟在后。

Chapter 10因缘

出了水面,支富宝捡起一块削尖的礁石。他打量着手里的碧海神珠,这是一颗极漂亮的珠子,对于海神他们来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一切因果都源于这颗碧海神珠。

支富宝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只要没有了这颗珠子,一切都会回到原点。

他握紧礁石,朝着碧海神珠狠狠地砸下。

“不要!”

远处突然响起男人鱼和海神的声音,海神的声音像是惊涛骇浪般扑面而来,却没有阻止支富宝的动作。

咔嚓——

珠子裂开了一道口子,蓝光倾泻而出。

支富宝笑了,这下就能回到以前的平静的日子了。

突然,支富宝脸上的笑容僵住,他的胸口倏地裂开一道骇人伤口,鲜血霎时喷涌而出。支富宝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没人告诉他砸烂碧海神珠是要遭报应的啊!海神你大爷的!

海神收起鱼尾瞬移过来,可支富宝已经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他满眼惊痛地扶起支富宝,紧紧地抱在怀里,泛白的唇抿成一線。

“殿下,快修补碧海神珠,我们马上就能回到故乡了,再也不用被流放了。”男人鱼激动地捡起碧海神珠的碎片捧到海神的眼前。

海神呆住了,一言不发。

须臾,他接过沾血的碎片,愣了好一会儿,才捏诀念咒,一点点修补碧海神珠。男人鱼知道,这珠子是神物,修补它要耗费心力,海神一旦折损修为,就无力反抗,他正好带他回到深海,再不容海神变卦。

珠子变回了原有的样子,支富宝却仍旧没有一丝生气。海神举起珠子吹了一口气,接着将碧海神珠放入支富宝的胸口,再复原了他的伤口。

男人鱼难以置信地看着海神的行为,喊道:“殿下!”

“本海神要找碧海神珠并不是为了回到深海。”海神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了血,“我留在这里也不是因为被龙子流放。”

男人鱼没想到自己臣服的王是这样多情,居然为了区区人类放弃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好气,根本无法保持微笑。

“殿下既然没有意愿夺回王位,那我也没必要再跟随殿下了。”

男人鱼咬咬牙,转身跳入海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海神撑着沉重的身体缓慢地躺在支富宝的身边,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当年渭海大战,他受伤落水,人类男孩救了他,却被龙子失手打伤,最后丢了命。他用碧海神珠救活男孩,同时也失去了成为海神的机会。后来龙子成了海神,却忌惮他的力量,于是将他逐出深海,流放人界。

而碧海神珠来自深海,每隔数年就要修复一次,不然会崩坏。支富宝依靠碧海神珠活命,珠子一旦受损,他就活不了。所以,海神才会留在人类世界,才会想尽办法找碧海神珠,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黑夜退去,太阳再度升起,支富宝在礁石上醒了过来。

他环顾四周,海神不见了,男人鱼也不见了,一切都像梦境一样。

支富宝眺望着海平面上的太阳,影子拉得很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海神。看来自己还挺舍不得海神的,支富宝想。

“不知道海神去哪儿了?”他暗自嘀咕了一句。

“本宝宝在这里。”

下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支富宝低头一看,就见海神正坐在礁石下的矮石上,黝黑鱼尾沉入海水里,海浪一层层地打在他的身上,黑色的鳞片在朝阳下熠熠生辉。见支富宝看了过来,海神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怎么缩水了?!”

支富宝尖叫一声,又晕了。缩小版海神无奈地笑了笑,谁想缩水啊,这不是因为没了一半的修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