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无尾狐

发布时间:2017-03-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间千年了,犊牯山一只狐狸还活着。有一天,豁然开朗的,他成了仙。成仙的日子是快乐的,快乐的根源是他没事儿就能幻化成人形弄二两酒喝。这天,他多喝了二两,倒头睡了。醒来,却没了平衡力,一呆一愣,尾巴不见了。

据说孙悟空会七十二变,可就算变苍蝇,尾巴变不去。传说固然不可全信,但狐仙没了尾巴,不仅没法力,连狐狸也做不回去。着急,失望,他哭啊哭啊,泪水不能当饭吃不是?幸好,他是幻化成人形喝酒的,没了法力,他还可以像一个人样去乞讨。

乡人纯朴,茨园山庄的人善良。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儿进庄乞讨,人们就给他吃喝和御寒的衣物。衣食无虞的,他一想,哟,这样挺好,于是,就有了留下来的念头。不知别的地方人啥样,反正他在庄里住了一段时间,就有人烦了,比如收留他的老四。有一天,老四说:“兄弟,这样供你衣食,你觉得合适不?”“哥你说,咋你才能不撵我?”“嗯,也没啥!”尽管有想法,但老四不乏善良,看着他说:“这样吧,我看你腿脚还行,帮我放放羊?”“这个容易!”他应了,当天就赶了老四的几只羊往坡地里去。

狐狸之所以能够成仙,和他聪明有很大关系。他把羊赶到坡地,看着羊在坡地吃草,在沟渠喝水,灵机一动,心想,没尾巴的狐狸叫啥狐狸啊?这要是被狐子狐孙知道了多没面子啊?于是,他没事儿就给羊梳毛,不知是心情急切还是下手较狠,半个月的样子,梳下的羊毛居然够编一条大尾巴。而且,他把编好的尾巴放在屁股上比画时,居然,羊毛尾巴牢牢地长了上去,薅几薅都没薅下来。他一惊一喜,试着使了几样法术,法力恢复了,且比之前更强。比如,之前他吹口气,带着唾沫星子顶多吹起块鸡蛋大的石头,现在张口一哈,嚯,居然有好几块西瓜大的石头嗖嗖地奔跑。

莫非这就是机缘?想到这个问题,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嗯,做仙要善良,还要知恩图报!

羊赶回了羊圈,老四问一句:“哟,咋恁快回来了?”他笑而不答,一晃身,把自己变成了条狗,又一晃,成了头牛。老四的嘴巴张大了,眼睛瞪大了,他这才说:“老四,我是仙!”不知是和他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缘故还是年龄大了,老四回过神儿时并无畏惧,嘻嘻地笑说:“兄弟,给变个六十岁的老妪呗!嗯,别老丑!”顿时,他脸上挂满了愠怒:“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老四无语。他缓了语气:“这些日子没少给你添麻烦,这样吧,我给你一百只羊!”然后,抬手,叭一响指,老四的羊圈里拥挤不动,百多只羊咩咩地叫着。

老四仍愣着,他说句“过些日子我来看你”,一扭身,一道青烟直没山中。

他没食言,十天后,他出现在老四屋里。天黑着,屋里点着豆油灯,灯侧,老四愁眉不展。“咋了?”他奇怪。“羊太多了!”老四乍一眼看到他,张嘴说,“我都八十岁了,恁多羊,咋养嘛!”这次,轮到他呆愣了,想想,他说:“这样吧,你想要啥随便说。”说了这句,他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六十岁老妪的事儿甭提!”“那你给我个大点的房子好了!”老四想都不带想地说:“这个容易。”他一笑,叭一响指,老四已然置身一栋宽敞大房,“哎呀妈呀!”老四惊叫一声,出屋一看,“嚯,还有院子呀!”

他悄然而去。不过,又十日,他又来,老四仍愁眉不展。“咋了?”他又很奇怪。“屋太大了,空荡荡的就我一个……”老四的话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那事儿你仍甭提!”顿了顿,他又说,“再给你点银子好了!”说话间,里屋叮叮当当一阵金属乱响,老四去里屋查银子时,他一阵烟又去了。

再一次,他五日后来的。没想,老四拄着拐,腰也弯到了几乎把头扎进裤裆里。他真 我的心意呢?”“唉!”他一聲叹,说道,“不是我不想满足你那个意愿,我毕竟是仙啊!咋能让你随便亵渎啊?再说了,我都给你银子了,你有这银子,还能没……”“兄弟,你想哪儿了呀!”老四的哭声更响亮了,“我以前的日子挺好的呀,现在你给我这给我那,害得我整夜整夜睡不好呢!”

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半晌,试探着问:“要不,我把这一切都收回?”“收回可以,但你能让我回到从前么?”老四直视着他,反问。

他愣愣的。这要求,他做不到。不过,主意还是有的:“要不,我把这些全收回,再让你失忆了?”“失忆……”老四迟疑,“倒也可以,但能不能让我记着我老伴儿啊?”

一溜青烟,他去而再不返。

  • 上一篇:拘魂术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