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后羿之死

发布时间:2017-08-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像往常一样,这天清晨,羿和嫦娥在自家的花园散步。

他们是神界公认的模范夫妻。丈夫箭术精良,百发百中,号称“第一神射”;妻子美貌绝伦,贤良端庄,有“最佳仙女”之誉。自从喜结良缘以来,举案齐眉,恩爱无比,让所有的神仙都羡慕不已。

“亲爱的羿,明天带我一起去打猎,好吗?”

“好啊,一定让你大开眼界!”

“我想要只梅花鹿,行不?”

“没问题,就是老虎、豹子也不难。”

夫妻正亲热地交谈着,仆役急急前来报告,说是最高领袖帝俊请羿将军入宫,有要事相商。

嫦娥好奇地问羿:“天帝这时候找你去,什么事呀?”

羿说:“我也不清楚,有可能是让我去卫邱砍竹子造船吧?”

嫦娥对竹子能造船感到稀奇。羿解释道,天帝在卫邱南面有片竹园,长的竹子称“涕竹”,每株几百丈高,三丈多粗,八九寸厚,只要砍一两节,剖开来就足够造一艘大船。

其实,帝俊找羿并不是让他去砍竹,而是要他去教训太阳儿子。为什么?原来,这位东方殷民族的最高神灵有三个妻子,羲和是其中之一,她一胎生下十个太阳儿子,曾经轰动整个天界。羲和对儿子非常疼爱,每天都要带他们到叫作“甘渊”的地方,用清凉的泉水洗澡,让一个个太阳光洁明亮,显得特别帅气。

看到十个儿子健康成长,帝俊非常欣慰,便安排他们出任天空的“巡视员”,并且规定,每天一个太阳值班,请他们的母亲羲和亲自驾车送到岗位,其他九个太阳则在扶桑宫里歇息。虽然天上有十个太阳,但因轮流“出勤”,地面上的人只能看到一個。这个情况从盘古开天地起,都未改变。然而有个晚上,这十兄弟在扶桑家中聊天,聊着聊着,觉得十天有九天待在屋里,未免太乏味了,应该想个办法调节一下。

“我建议,与其闲着,不如大家一起出去巡视。”最小的弟弟说。

其余九兄弟一听,都说“好主意”。

第二天清晨,十个太阳不等他们的母亲羲和驾车来接,便联袂飞出扶桑了。他们在广大无垠的天空中,欢快地跳着,玩着,无拘无束,非常兴奋。

这次行动,让十个太阳尝到了甜头,便瞒着父母,擅自约定——从今而后,咱十兄弟每天都这样结伴出巡,永不分开。帝俊和羲和疼爱儿子,虽然知道此事有违规定,但睁一眼闭一眼,让他们玩去。

天空中同时辉映着十个太阳,十兄弟觉得这是给大地带来幸福。然而事情恰好相反,地上的人难以承受十个太阳的暴晒,个个被烤得焦头烂额,所有的庄稼、树木、花草都枯死,池塘里的水也干了。人们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此时有位见多识广的老者说,按固有风俗,把最有名的女巫(“女丑”)抬到王城附近山坡上晒,能求到雨,何不请她来?众人觉得,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死马当活马医,便派人去请。那天,女巫穿一身青色衣服,打扮成旱魃(传说中引发旱灾的怪物),让人抬到山上,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可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过去,并没有下雨,十个太阳依然粗暴地发出灼热的光芒。再过不久,人们走到女巫身边,发现她已经被晒死了。

女巫的死,让老百姓感到绝望,就连当时部族的最高领导人尧也拿不出办法,只能对天祷告:“天帝啊,这样下去,世界可就要完了,恳求您赶快为民作主吧。”帝俊听到了尧的祷告,也觉得自家的十个儿子太过分了,必须制止。但他深知,孩子们多年来让他们夫妻惯坏了,光动嘴巴说是不行的,于是叫来羿,派他去解决。因为羿善于射箭,可以用它吓唬这些顽皮的孩子,让他们规矩些。

羿在天宫面见了帝俊,听说要他去处理十个太阳同时出巡的问题,不免有点犯愁,觉得这些任性的年轻人都是天帝的儿子,处理不当可不是闹着玩的。

“天帝,这件事我怕是做不了,还望另请别的神吧。”

帝俊说:“我数来数去,这偌大天庭就你最合适。你箭术高超,射得极准,一拉弓,谁不胆战心惊?我这些孩子虽然调皮,也会怕的。去吧,还犹疑什么?”

话说到这个份上,羿只得答应,但他要帝俊交个底。

帝俊说:“吓一吓孩子,让他们恢复到过去那样就行了,别动真格。”临走时,他还关切地对羿说,“我看你也得有人照顾,嫦娥就和你一块去吧。”

接受帝俊的旨意,羿带着嫦娥到了人间。老百姓看到从天而降的羿,觉得有救了,纷纷围上来诉说他们饱受十个太阳同时暴晒的苦难。羿感到人民对他的期望,又看到那十个太阳在天上逞威,不禁热血沸腾,早已把帝俊“吓一吓孩子,别动真格”的叮嘱丢到九霄云外。

“走,我们到前面去!”羿拉着尧的手,走到广场中央。

此时,到处是被十个太阳晒得无处可躲的老百姓。他们盼望、等待着羿为他们解难。精神抖擞的羿看看天上,然后拔出袋里的箭,拈弓搭上,对着天上的一个太阳,有力地射去。片刻之后,只见空中一团火球无声地爆裂,流火乱飞,金色的羽毛四散,一团红亮亮的物体猛地坠落下来,人们走近一看,原来是只金黄色的三足乌鸦,身上中了箭。再看看天上,太阳只剩下九个,可见三足乌鸦就是太阳,人们立即对羿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

后羿之死(2)

射杀天帝的儿子,这还了得。眼看大祸闯定,没有了退路,羿索性放开手脚,接二连三地将正在天上作威作福的太阳射下,地面也逐渐不那么毒热了。站在土坛观看的帝尧,为羿的神勇和精准箭术所折服,也不断地欢呼呐喊。但当他看到羿射下第五个太阳时,忽然想到,太阳多了不行,却也不能没有,否则生活在黑暗之中,那又是多么可怕。于是他派个人悄悄地走到羿的身后,暗中从原先装着十支箭的袋里抽走一支。这样,羿射完袋里的箭,天空还留着一个太阳,恢复到早先的状况。

羿为民除害,老百姓万分感谢,把他视为英雄。然而帝俊却因为九个太阳儿子被射杀而迁怒于羿。他在羿完成使命准备上天时,下了一道旨,革除羿的神职,逐出天庭,理由自然是“莫须有”。

被逐出天庭的羿,本已非常失意,却又得不到嫦娥的理解,嫦娥天天给他颜色看。昔日恩爱的夫妻,关系变得非常紧张。

“天帝的儿子是能随便射杀的吗?我当初就提醒你,你却当耳边风。现在弄成这样,有苦头吃了吧!”嫦娥动不动就指着羿的鼻子,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羿如果要解释,她就把头扭过去,快速地走掉。

虽然羿能理解嫦娥从天庭贬到地上的痛苦,但受不了她无休止的责备。这位射日英雄为了排解痛苦与寂寞,常在家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或是到山林中去打猎,迟迟才归。

一个偶然的机会,出来散心的羿在洛水边遇到了洛神雒嫔。雒嫔即宓妃,她是伏羲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因为渡洛水时被淹死,后来就做了洛水的女神。然而这位女神却很不幸,她嫁给了邺的水神河伯,丈夫风流潇洒,有了妻室还不满足,每年又让下界再给他物色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供他享受,令当地(今河北临漳)的老百姓苦不堪言。雒嫔一再劝他不要为害苍生,河伯却听不进去,照样我行我素。

得不到爱的雒嫔,看到丈夫行为不端,非常苦闷,又不知该怎么办。为了排遣忧愁,她经常到洛水与众仙女一起聚会,但她不像别人那样天真快乐,总是独个儿站在岩石边上,神情忧郁地看着四周景色,偶尔露出笑容,也是一种淡淡的哀愁。

羿与雒嫔,一个是射日英雄,一个是绝代佳人,又都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可谓同病相怜,双方碰到一起,自然就撞出爱的火花。幽会时,他们倾诉衷肠,互相安慰,以至于一天见不到都会思念对方。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羿和雒嫔的恋情很快就让人觉察到并报告了河伯。一向占别人便宜、性格粗暴的河伯听后非常气恼,但他知道,与妻子相好的是射日的羿,不能贸然与他正面碰撞,否则要吃亏。于是变成一条白龙,跟在后面暗中观察,以便当场捉双。

河伯是水神,变成的白龙身躯特别大,在河里翻来滚去,掀起了阵阵洪涛,淹死了许多无辜的老百姓,两岸惨叫声不断。羿不是一般人,很快就看到了河伯的真面目,觉得像他这样有身份的神,却使出暗中跟踪的勾当,太卑鄙了,必须给予教训,便拔出身后的箭,对准河伯射去。不偏不倚,正中左眼,痛得河伯哇哇直叫。

河伯捂住一只眼睛跑到天帝的面前告状:“报告天帝,羿欺人太甚,把我的眼睛都射瞎了,还望天帝为我做主!”

帝俊问道:“无缘无故,羿为什么要射你的眼睛?”

河伯只好说出暗中跟踪的实情。

帝俊对这个品行不端的水神原本就没有好感,听了变龙跟踪的解释后更是生气,当即打断他的话说:“一个水神,不好好待在宫里办事,却要变成水族四处兴风作浪,我不问你的罪就算客气了,你还好意思来告状?”

碰了一鼻子灰的河伯回到家里,把满肚子里的气发泄到雒嫔身上,夫妻大吵了一场。但是善良的雒嫔并没有因此与河伯分手,反而感到不安,因为她觉得,丈夫被射伤一只眼完全是由于自己的缘故。她虽然很爱羿,但为了家庭,还是决然中断与之来往。河伯被羿射伤,又让帝俊教训了一番,似乎也开始反省自己,特别是娶亲的事让邺令西门豹给彻底破除,放荡的行为有所收敛。再说,家里有雒嫔这样美丽贤惠的妻子,也应该知足了,于是人们从此没有再听到有关他的丑闻。至于羿,雒嫔的离去,对他无疑是个巨大打击,情绪自然低落。但这个男子汉,爱雒嫔,更尊重雒嫔,他努力克制自己,也没有做出任何越轨的事。

羿与雒嫔的爱情无疾而终之后,整天郁郁寡欢,这不仅因为他与嫦娥之间的关系依然紧张,更因为凡界的人都要面临死亡的结局。死亡,意味着变成鬼下地狱。他一想起阴森森的冥都,那些形形色色极其可怕的刑罚,就不寒而栗。怎么办?难道坐等死亡?不。他四处打听有没有免于一死的办法,突然想起,西方昆仑山上的王母娘娘,不是有种不死药吗?于是决定去找西王母讨药。

曾经贵为女神的嫦娥对死更是怀着极大的恐惧,她之所以一直埋怨羿,不肯原谅他,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做人是要死的。因此一听说羿要去讨不死药,态度立刻变得温和起来:“好啊,路上小心点,我在家里等你!”

西王母为什么会有不死药?原来她在昆仑山上栽了一棵不死树,这树几千年结一次果,把果实研磨成粉就是不死药,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后羿之死(3)

然而上昆仑山却谈何容易?一,山顶很高,凡人上不去;二,山下有深渊环绕,那种水连一根羽毛都会沉下去,何况人;三,山外有熊熊大火围着,昼夜不息,无论什么东西,一碰就灰飞烟灭。羿当然知道困难很大,但凭着坚强的意志和尚存的一点神力,几经努力,终于通过水火包围,登上昆仑山。

凑巧的是,那天西王母没有外出,就在瑶池边的岩洞里。对于羿,她是熟悉的,但不知他为什么会成为“不速之客”,便让仙童请他进洞相见。

“是什么风,把我们的射日英雄给吹上山呢?”西王母微笑地问道。

“实不相瞒,有件事还请王母鼎力帮助。”羿当即把来意说明。

西王母听了后非常同情,她敬佩弈为民射日的勇气,觉得他不仅没有罪,而且有大功,不应被降为凡人,于是把装有不死药的葫芦交给羿,并郑重地说:“这些药,你们夫妻吃了,都可以不死;如果一个人吃,还有升天成神的希望。”

羿谢过西王母,带着不死药,高高兴兴地回到家。嫦娥还没有等丈夫喘口气休息一会儿,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不死药讨到了没有?”

羿回答:“讨到了!”然后谈起上昆仑山一路的惊险历程,连西王母的话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嫦娥。说完,他把不死药交给妻子,叮嘱道:“好好保管,然后选一个黄道吉日,咱们一起服用,就可以不死了。”

羿讨回不死药,原本只求不变成鬼下地狱就可以了,并没有想再上天庭。但嫦娥却不一样,她记住西王母的话:“一个人吃了有升天成神的希望。”心想,我原是天上受尊敬的女神,就因為羿的缘故,被贬到下界遭罪受苦,羿有负于我,现在机会来了,我为什么要放弃呢?她想一个人独吞不死药上天,却又胆小,生怕出什么事,为此特地到王城附近的一个洞穴里,找到巫师有黄,让巫师给自己的行为卜个卦,看看吉凶如何。

有黄了解嫦娥的来意后,摆弄着龟壳和蓍草,半闭着眼睛高唱道:“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意思是,嫦娥你不要怕,尽管放心走吧,未来一定是大吉大利的。

听了巫师的话,嫦娥不再犹疑。她趁羿不在家的一个夜里,把葫芦里的药倒出来,一口吞下去,坐在床沿上,等待升天。没多久,她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变轻了,脚也浮了起来,终于不由自主地从窗口飞了出去。

嫦娥越飞越高,她看到蓝蓝的天上,有处地方,亭台楼阁,一尘不染,很是清净,便决意在那里居留。可是停下来发现,这里除了一只蟾蜍,一只捣药的白兔外,别的什么也没有,便想另找去处,却因药力退尽,飞不起来,只得勉强住下。这里便是凡界所称的月宫。多年后,那个“学仙有过”的吴刚被罚到此砍桂树,嫦娥才有了邻居,但依旧是冷清寂寞。她很后悔,因为羿毕竟真心爱她,如果能够回到地上,夫妻好好过日子,总比一个人待在月宫强,然而已经无可挽回,唯有伤心悲叹了。

嫦娥奔月的那天晚上,羿外出找朋友。回来时,发现妻子已经不在,葫芦里的不死药也没有了。不禁呆坐在椅上,怔怔地看着窗外,似乎在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哪里知道,嫦娥已经背叛他,到了月宫,再也回不来了。

失去嫦娥的羿,灰心到了极点,脾气也变坏了,动不动就骂人、打人。多年跟随羿的家奴虽然能体会主人失去爱妻的痛苦,但遭到打骂还是难以忍受,有的甚至记恨在心,有的则早已偷偷地跑走了。这时,羿的身边有个人,却另有一番打算,他想趁机实现自己的既定目标。

此人就是小有名气的逢蒙。

逢蒙原来也是羿的家奴,聪明灵活,乖巧听话,弈很喜欢,主动教他射箭。在教与学的过程中,师徒俩都下了很大的力气。羿先让逢蒙学“不眨眼”。为了做到这一点,逢蒙仰躺在妻子的织布机下面,用眼睛对着织布机的脚踏子,脚踏子动他眼睛却硬忍着不动,一天天地练,终于练就了在任何时候都不眨眼的功夫。羿接着让逢蒙学会将小物体看成大物体。逢蒙就找了一根牛尾巴的毛,拴上一只虱子,把它挂起来,天天对着虱子看,看久了,小小的虱子似乎就慢慢地变得大了起来。

看到逢蒙如此刻苦训练,羿非常高兴,有一天他对逢蒙说:“你现在可以学习射箭了!”并认真地把本领教给了这个徒弟。逢蒙也勤学苦练,多年后,他的技艺几乎与师父并驾齐驱。人们说到射箭,也常把他与羿相提并论。对于徒弟的进步,羿從心底里高兴。

“逢蒙,我看你最近进步很快,再练下去,师父都要输给你了。”羿真诚地夸赞。

“哪里哪里,我比师父差多了!”逢蒙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则觉得自己胜过师父,于是他提出要与羿比试。

羿说:“好啊,正可以考核一下你的成绩。”

比试开始,逢蒙先射,他射落三只大雁。羿接着射,也射下三只大雁。但不同的是,逢蒙射时,大雁正排列飞行,容易射中;羿射时大雁受到惊吓四处乱飞,不易射中。逢蒙明白,师父的本事还是比自己强。本来嘛,徒弟不如师父,很正常,再苦练就是了,说不定有一天能赶上。但心胸狭窄的逢蒙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明里称赞师父,暗里却想害死师父,以便做射箭界的一把手,称王称霸。

后羿之死(4)

羿是一个爽朗坦诚的人,根本没有想到徒弟会对他下毒手,一点也没有防备。有一天,他从野外打猎回来,走到一处树林,发现前面有人影晃动,接着就看到一支箭向他射来。羿不知是谁干的,但他下意识地予以还击,霎时间两支箭对撞在一起,溅出火花,翻落在地上。第一支箭落空后,对面迅速又射来第二箭,羿照样回应,如此接连互射了九支箭,都在半空中相触而坠落。然而此时羿的箭已经射完了,他这才清楚地看到,逢蒙正得意地站在不远处,拈弓搭箭向他射来。

说时迟那时快,羿被对方的箭射中,掉下马倒在地上。逢蒙以为他死了,便以胜利者的姿态走近。没想到羿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原来他把逢蒙射来的箭咬在嘴里,此刻将它吐出。逢蒙一看,大惊失色,羿则爽朗地笑起来:“你跟我这么久,怎么连‘喫镞法’都不懂?看来还得好好练一练!”

逢蒙羞愧地跪在地上请求师父宽恕。

羿挥挥手说:“算了吧,以后别再这样下作了。”

逢蒙被羿教训之后,一段时间内变得规矩起来,不敢再有行动,但暗害师父的心不死。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报仇。现在,当他看到羿和家奴的关系紧张,不禁暗暗高兴,觉得机会到了,便假惺惺地为那些被打骂过的家奴喊冤叫屈:“大家都是人,他凭什么这样欺负我们?”鼓动家奴起来争取所谓的自由解放。那些窝着一肚子气的家奴,头脑简单,很容易被煽动起来,傻乎乎地对逢蒙说:“主意你来拿,要我们怎么干我们就照办。”

逢蒙眼见条件已经成熟,便想出一招,伺机谋杀主人。

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羿带着一帮家奴出去打猎,逢蒙跟随左右。

这天,羿的心情是嫦娥离他而去之后的最好一天,他骑着骏马,带着猎犬,在广阔的田野上四处奔跑,一发现目标就出手,几乎箭无虚发,引得众家奴与路人一片欢呼。然而就在他兴奋地追逐猎物的过程中,逢蒙趁其不备之时,让跟在身后的家奴举起早已准备的大棒,对着他的后脑勺狠狠一击。

完了,射日的英雄就这样无声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