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狼人杀游戏

发布时间:2017-08-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序幕

十个年轻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九个人脸上带着狰狞的面具,只有一人没带,那人表情十分严肃,好像一个公正的法官。

“昨天夜里狼人投票杀死7号,神职全部死亡,狼人胜利。”表情严肃的法官缓缓说道。

所有人摘下面具,面面相觑,有的人喜笑颜开,有的人眼神里充满了不甘。“啪!”一个年轻女人猛地将一张写着2号的白色身份卡拍到桌子上道:“玩不了了,每次首夜狼人都第一个杀我,走了。”

年轻女人说完便夺门而去。

“等等我小林。”他旁边的男子见状马上追了上去。

法官看了看表:“10点了,今天就玩到这吧,明天继续。”

众人纷纷点头,之后大家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屋子。也不知道谁是最后一个走的,屋里的灯都没有关。

屋内黑漆漆的大桌子上只留下了一张白色的卡片,与之形成强烈的对比。忽然,一阵阴风吹过,白色卡片被整个吹翻,如果你能看的到,会发现两个血红的大字出现在你的瞳孔之中——狼人。

1 1:00

深夜别墅里的灯全部熄灭了,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几乎安静到了一种极致,忽然一阵尖厉的叫声打破了这薄冰般的安静。

“快来人啊!”

众人到达2号林萱和3号吴天的房间时,几乎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林萱穿着睡衣倒在血泊当中,脖子上有一道很明显的口子,好像被野兽啃食过一般。

看着吴天站在林萱尸体旁边不知如何是好,法官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吴别怕,我已经报警了,你当时看到什么了吗?”

“我……我当时也是迷迷糊糊的,我被一声怪叫吵醒,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狼形的怪物在啃食小林的身体,当时我根本不敢出声,后来它应该是发现了我,扭头用它的血盆大口冲我吼了一声,然后它就跑了。”

“我们可没听到什么狼吼,不会是你杀了小林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回来以后还吵架来着。”一个穿着红色短袖的男人说道。

“你!你不要含血喷人,你有证据吗?”吴天马上反击回去。

“行了,都别吵了,等警察来了再说。”说出这句话法官都感觉自己心虚,他的心里很清楚,这里因为特殊的地理原因,是不可能有警察来的,只希望之后大家一切平安吧。

大家虽然议论纷纷,但是也没说出来个啥,毕竟没有证据,没过多久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1 2:00

悠长的走廊中传来“哒哒”的脚步声,一个穿着红色短袖的男人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走向厕所。

如果他后面有眼睛的话他就会看到,一个巨大的狼影缓缓出现在他身后。他感觉背后一凉,扭头向后一看,他的一双瞳孔被无限放大。

“居然是你……”话没说完他便倒在了血泊当中,

第一个发现他尸体的依旧是吴天,当时吴天正好也上厕所,便凑巧的发现了他的尸体。

这次人们聚集到他尸体前的时候,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吴天,毕竟他现在的嫌疑最大。

这次法官还没有说话,却被一个人抢先了:“这个别墅是这个岛上的唯一建筑,可以确定这个岛上只有我们几个人,也就是说凶手就在我们当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说道。

“别制造恐慌。”法官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一个穿着皮衣的男子缓缓的说,“他们死亡的顺序是按照咱们最后一局狼人杀里的死亡顺序来的,也就是说,下一个死的应该是你。”

说完他直接指向一个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女人。

黄色连衣裙女人一听,马上被吓得脸色惨白: “别……别吓唬我。”

“真的,你们难道没发现吗?”皮衣男人强调道。

突然!黄色女人毫无预兆的向法官扑去,歇斯底里:“你是法官,快告诉我那局谁是狼人,一定是他们在夜间杀死了2号和5号。”

法官思考一会,并没有说出谁是狼人,他知道这个时候说出谁是狼人无异于是将那三个人推到风口浪尖,说不定他们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法官虽然没有说出谁是狼人,但是作为这场游戏的策划者,他还是应该采取一些措施,以免杀人事件继续发生。于是法官想出了一个办法,既然有凶手在他们当中,那就所有人都不睡了,我们剩下的8跟人今晚就坐在一起,凶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总没有办法杀人吧。

敲定这个主意,法官便将剩下的8个人带到了一间休息室当中:“今天大家就委屈一下吧,我们就坐在这里休息,避免之后有人继续死亡,当然不想活的可以回去继续睡觉。”

虽然不情愿,但是谁不怕死呢?所有人便听从法官的建议,坐在沙发上小憩起来。

1:00

八个人坐在沙发上,依旧是那么安静,甚至可以听到有人轻微的呼声。

“噗——”

狼人杀游戏(2)

人们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女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顺势倒到地上,痉挛起来。所有人都被响声惊醒,吃惊的看着那个女人。难道说,这样都不能逃避死亡吗?剩下的7个人没有不害怕的,几乎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吴天。

“他,一定是他,法官快告诉我吴天在最后一局到底是不是狼人。”穿着皮衣的男人冲着法官狠狠的说道。

法官看了下四周,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再不说出狼人是谁,恐怕自己就有危险了。为了自保,法官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

“哈哈,果然是他,咱们杀了他咱们就安全了。”

“你可不要胡说啊,我明明是……”还没等吴天为自己辩解完,他的腹部就被一把冰冷的利器贯穿了,鲜血猛地喷溅出来,流了一地。穿着皮衣的男人猛地把利器抽出来,露出狰狞的笑容。

“我们终于安全了!”人们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吴天,并没有露出一点怜悯的神情,反而是欢呼雀跃,好像杀猪过年了一般。

可是,他们真的安全了吗?

接下来的每一个小时都会有一个人死亡,有的是被毒死的,有的是被事先在沙发中放好的机关杀死,总之全都死于非命。

中共军队腐败到无法打仗,而今征兵的体检结果更让人大跌眼镜。近日,大陆某市征兵体检不合格率近六成,而曝光出的问题也令人咋舌。

传统社会的人从小受传统价值观熏陶,能够辨别真正的善恶好坏,可以分清不良的社会风气与对身心有危害的东西。而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因在中共统治下的社会生活,只知道听党的话,已经陷入把人变异成物欲奴隶的现实中。

恐惧就像一个气球,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地变大,直到某一时刻它会“嘭”的一声炸裂开来,把所有人炸的血肉模糊。

5:00

这个时候,法官和皮衣男子面对面,两人心里都在盘算着。

“看来还有一只狼人没有死。”皮衣男子打破了寂静。

“我是没有参与到游戏当中的,如果说还有一只狼,那个狼也应该是你。”法官将皮球踢给皮衣男子,“是你杀死了所有的人,对吗?”

皮衣男子非常得意的冲着法官鼓了鼓掌:“现在狡辩还有意思吗?我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我只是没有想到最后的凶手居然是法官。”

皮衣男子喝了口水继续道:“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了,你觉得你这年老的身体会是我的对手吗?”说着皮衣男人就用利刃在法官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醒目的口子,法官动了两下,然后咽了气,鲜血流了一地,将男人的背影衬得更加阴森恐怖。

皮衣男子走到一面镜子,掏出一张白色的卡片扔到桌上,上面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预言家。

他自言自语:“我真的是个好人呢。”却没有注意,他面前的镜子上并没有印出他的样子,而是出现了一头狼人轮廓。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狼人是杀不完的,好人杀死了狼人,他可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就会变成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