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快递亡魂

发布时间:2017-10-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

巴纳德挂掉电话,感觉胸中有一团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自从父亲迎娶了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芬妮丝以后,就再也不把他这个独生儿子放在心上了。巴纳德不过是想换辆新跑车,要是在以前,父亲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可这次,他居然在电话里道貌岸然地说:“巴尼,你现在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应该学会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而不是一味地伸手向我要钱。”

巴纳德嘴上诺诺地应着,心里却愤愤地想:一定是芬妮丝那个小狐狸精吹的枕边风。要知道父亲以前可是最疼爱他的,巴纳德从小到大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身家过亿的老怀特居然拒绝了最心爱儿子换跑车的请求,这样的状况可是前所未有的。

照这样发展下去,亿万财富迟早都得落入那个小狐狸精的手中,巴纳德忧心忡忡地想。可是父亲现在被那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哪里还能听进别人的忠告呢?

如果能找个人把芬妮丝干掉,就一了百了了。一个恶毒的念头溜进巴纳德的脑子里,可是他思量了一番,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人心难测,不管请谁动手,难保不是驱狼引虎,可能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可是,就这样坐以待毙,眼看着别人把属于自己的财富抢走吗……

巴纳德心里乱成一锅粥,坐在电脑前,手指无意识地点击着鼠标,不自觉进入了一家自己常逛的购物网。突然,一行醒目的文字跳进了他的眼中——拍卖鬼魂。

如此新奇的事情让巴纳德暂时忘记了烦心事,连忙点开网页细看内容。这个网名叫“黑暗边缘”的卖家称,自己新买的房子里闹鬼,前不久请了一位非常有道行的驱鬼师,将这只鬼捉住并用圣水封在了瓶子里。驱鬼师叮嘱他,每隔两个月要念颂一段经文来平抚这只鬼魂的怨气,并且千万小心不要将瓶子打开。“黑暗边缘”说自己胆子很小,不敢把这样的东西留在身边,所以想在网络上进行拍卖,如果谁对鬼魂感兴趣,可以将它买回去。

让巴纳德感到惊讶的是,对鬼感兴趣的人还真不少,而大家最为关注的是这只鬼的前生。“黑暗边缘”对此倒是毫不讳言,说自己买的是一幢凶宅,一名性情狂暴的丈夫残忍地杀死了红杏出墙的妻子,之后饮弹自尽。案发后,这幢宅子一直闲置着,自己因贪图便宜买了下来,却不想那丈夫的魂魄一直盘踞在房子里没有离去。

“哇,如此说这是一只厉鬼,要是不小心将它放出来,岂不是有性命之忧?”有网友听了不禁惊呼道。

“黑暗边缘”坦诚地回答是,并奉劝那些胆小、或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不要冒险尝试。他的话令很多人打起了退堂鼓,不过还是有一些自恃胆大的人兴致高昂地开始叫起价来。巴纳德盯着屏幕上不断飙高的价格,心里突然一动:厉鬼杀人!这倒是个万无一失的好办法,既可以达到目的,又不会给自己引来麻烦。想到这里,巴纳德连忙加入到竞拍者的行列,并成功以380英镑拍到了这只鬼。

巴纳德爽快地在网上一次性付清了款项,还别说,卖家也很有信誉,一周后,快递员送来了一只包裹。打开重重包装物,出现在巴纳德眼前的是一只寸许高的小瓶子,瓶塞处加盖了蜡封,乳白色的瓶身上还绘制着一些奇怪的符文。巴纳德好奇地摇了摇,感觉瓶子里面有液体流动,又对着阳光想看清瓶里的乾坤,却什么也看不见。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巴纳德对这快递来的鬼魂将信将疑,不过,他现在倒是真心希望这只鬼是真实存在的。

2

收到鬼魂的第二天,巴纳德就迫不急待带着它来到了父亲的比克山庄。老怀特对儿子的造访显得很高兴,不过芬妮丝就没那么热情了,她勉强挤出个微笑草草拥抱了一下巴纳德,投向他的目光却像两把凌厉的刀子。这愈加坚定了巴纳德除去她的想法。

巴纳德在山庄里逗留了大半天,直到中午时分才找到机会,避开所有人的注意,溜进了芬妮丝的化妆间。他将封锢鬼魂的瓶子打开,塞在了梳妆台下一个狭小的缝隙里。

做好这一切,巴纳德就告辞离开了。瓶子里究竟有没有鬼,相信很快就可以见分晓。巴纳德并不担心父亲会因此受伤害,他详细咨询了卖家,“黑暗边缘”说这只鬼对女人非常仇恨,驱鬼师就曾对他说,幸好他是个男人,否则可能早就招来了杀身之祸。如此推测,如果真有鬼,它的第一个下手目标一定是芬妮丝。巴纳德已经盘算好了,只要除掉芬妮丝,就立刻找个驱鬼师,把厉鬼捉起来,不让它再害人了。

心怀鬼胎的巴纳德在焦灼不安中等了四天,并没有任何他期待中的噩耗传来。看来这次是被人耍了,这也怪不得别人,都是自己鬼迷心窍居然想要借鬼杀人。不过巴纳德还是有些不甘心,驱车来到比克山庄查看究竟。

这次迎接他的只有老怀特,而且他神情疲惫,气色看上去很不好。怀特郁郁地告诉儿子,芬妮丝病了。巴纳德闻听心中禁不住一动,连忙追问详情。

老怀特懊恼地说,最近几天芬妮丝也不知怎么了,先是很害怕地说在化妆间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老怀特当即报了警,可警察搜遍了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外人入侵的痕迹。接着,芬妮丝又说半夜里听到有人在床边叹气,可是打开灯,却一个人影也没有。

快递亡魂(2)

厉鬼真的出现了!巴纳德心中大喜,不过脸上没敢表露出来,而是装作很关切地说:“是不是请个心理医生,可能是她精神出了问题。”

老怀特摇摇头,说最近自己也觉得宅子里有些不对劲,比如有时门会莫名地自己打开,卫生间的地板上出现很多水,但水管都好好的,并无渗漏。

巴纳德听得心怦怦乱跳。这时,一旁的老怀特用不确定的口气问道:“儿子,你认为这世界上真有鬼吗?”

3

告别父亲后,巴纳德开始满怀期盼地等待着芬妮丝的死讯,在他看来,这也就是一两天的事,可直到一周后,他才等到父亲的电话。老怀特的声音听起来疲惫到了极点,似乎没有力气多加解释,只是让巴纳德立刻过来,就挂掉了电话。

一定是芬妮丝出了意外,否则父亲的声音不会那么沉重。兴奋的巴纳德以二百多迈的速度一路狂奔着赶到了比克山庄。然而,当他迈进大门,看到出现在眼前亭亭玉立的芬妮丝时顿时僵住了。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见鬼了?”老怀特一脸怒容地走了出来,目光咄咄地紧盯着儿子。心虚的巴纳德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喃喃地说:“看到芬妮丝病好了真高兴。”

“是吗?”老怀特拉长声音问,“你不是希望我们都死掉吗?”

难道自己的阴谋被父亲发现了?巴纳德的心怦怦乱跳,嘴上却还强辩道:“您在说什么呀?”

老怀特也不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那只装鬼的小瓶子,丢在巴纳德眼前。巴纳德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响,心说完了。这时,一旁的芬妮丝厉声说道:“你不用狡辩了,我们已经查到你在网上快递了这只杀人的厉鬼,这上面也有你的指纹。你是想把我们都害死,好得到全部家产!”

“我没有。”巴纳德无力地辩解着,一时之间却又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够了!”老怀特怒吼一声,“本来我立好了遗嘱,死后把大部分钱都留给你的,可你却这么迫不急待,居然想要害死我,刚才我已经修改了遗嘱,我死后你一分钱都休想得到!”

“爸爸——”巴纳德一声哀号,可是老怀特看也不看他一眼,挥手叫人将他驱赶了出去。在大门关闭的最后瞬间,巴纳德回过头,正撞上芬妮丝得意洋洋的目光,她带着胜利的微笑冲巴纳德挤了挤眼睛。电光火石间,巴纳德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是中了芬妮丝的圈套,想来那个“黑暗边缘”就是芬妮丝。

巴纳德失魂落魄地离开比克山庄,他一直以为父亲被女人迷惑,不爱他了,却不知道父亲立下遗嘱将财产的大半都留给了自己。巴纳德真是追悔莫及,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巴纳德的车子驶离比克山庄没多久,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起来竟是芬妮丝。只听芬妮丝在电话里哀痛地说:“巴尼,你刚离开,怀特就突发心脏病,没来得及抢救,就、就……”

4

巴纳德出席了父亲的葬礼,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全都是异样甚至是鄙夷的。是的,谁都知道,老怀特是被他这个不肖儿子气死的。不过巴纳德现在没那么多心思去顾及别人的看法,他满脑子想的全是一件事,那就是:父亲真的是死于心脏病吗?

巴纳德曾悄悄问过山庄的管家南希,得知自己走后,父亲就和芬妮丝回卧室了。过了没多久,芬妮丝就惊慌地跑下来说怀特死了。巴纳德怀疑,芬妮丝先是设计陷害了自己,等到父亲修改了遗嘱,就立刻将他害死,既把责任都归到自己头上,又独享了所有财产。只是,他又该如何证明呢?巴纳德请了名黑客试着追踪“黑暗边缘”的信息,但显然对方早就料到了这一着,事先做了周密安排,根本追查不到。巴纳德束手无策,也许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芬妮丝用罪恶的手段夺走他的亲人和财产,却永远无法讨回公道。

就在巴纳德一筹莫展之际,他接到了山庄管家南希的电话。南希说芬妮丝想见他,希望巴纳德能来一趟。

这个女人又想搞什么鬼?巴纳德愤愤地想,但还是驱车赶到了比克山庄。一脸肃穆的南希带着巴纳德来到芬妮丝的卧室。当看到床上躺着的枯如骷髅一般的人时,巴纳德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才短短几个月时间,美艳如花的芬妮丝竟消瘦脱相变得像鬼一样了?

“巴尼来了。”南希俯身轻轻在芬妮丝耳边说。芬妮丝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了,但她的目光没有落到巴纳德身上,空洞的眼睛茫然地瞪着天花板。

“巴尼来了,你不是想见他吗?”南希又说了一遍,芬妮丝似乎终于听懂了,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巴纳德。巴纳德满腹疑惑,竟然连愤怒都忘记了。

过了好半天,芬妮丝好像才认出巴纳德来,她突然全身颤抖,伸出干枯如鸡爪一般的手一把抓住巴纳德哭着叫道:“巴尼,哦,请你宽恕我吧!”

巴纳德吃了一惊,厌恶地想甩开芬妮丝的手,却被她死死抓住没能挣开。芬妮丝狂乱地叫道:“说你宽恕我吧!巴尼,求你,让怀特别再来纠缠我。我承认,是我,是我故意陷害你,又下药毒死了怀特,我认罪,求你,让怀特走吧,我愿意把财产都还给你……”巴纳德听得一头雾水。这时,一旁的南希轻轻叹了口气,说:“自从老爷死后,太太就总说见到他的鬼魂向自己索命。仆人吓得全都离开了,现在这里就剩我自己了。”

快递亡魂(3)

原来是这样。巴纳德大为惊异,快递鬼魂的真假还没搞清楚,现在父亲的亡灵又出现了,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呢?

就在这时,芬妮丝突然停止了叫喊,惊恐地瞪着巴纳德身后。巴纳德不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猛地回过头,可是什么也没看到。

“啊——”芬妮丝尖叫一声,放开巴纳德用被子将全身盖上,全身抖成一团惊惧地叫道:“求你别再缠着我了!放过我吧!”

5

两天后,巴纳德又接到南希的电话。南希告诉他,芬妮丝昨天夜里自杀了。就在一周前,她在相对清醒的时候立下了遗嘱,死后把财产全部留给巴纳德,并说希望这样能减轻自己的罪责,在上帝那里获得宽恕。

重新得到一切的巴纳德心内五味杂陈,不知是喜是悲。他本来对芬妮丝恨之如骨,可现在他却丝毫感受不到复仇的快感,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动了邪念,又怎么会让芬妮丝钻了空子,以至于害死了父亲呢?而父亲也因为死得不甘,所以亡魂才迟迟盘踞在山庄里不肯离去吧?他是不是对这个不肖儿子失望至极,至死也不肯原谅自己呢?悔恨交集的巴纳德决定去山庄见见父亲的鬼魂,当面告诉他自己对此有多愧疚。

当巴纳德来到山庄,告诉南希自己打算搬过来住时,南希显得很吃惊,脱口叫道:“你难道不怕老爷的鬼魂?”

巴纳德鼻子一酸,哽咽地说:“我是他的儿子,他生前那么疼我、爱我,怎么会害我呢?”南希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当天晚上,巴纳德就住进了父亲的卧室。

整整一夜,巴纳德都在等待父亲亡灵的出现,可是直到天光大亮,老怀特的鬼魂也没有现身。不知是不是因为一夜未眠的缘故,巴纳德只觉得头昏脑涨,心烦欲呕,浑身好似虚脱了一般。他又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可是情况丝毫没有好转。

南希见了忧虑地劝他,也许这里怨气太重,以致损害了他的身体,还是搬出去住吧。巴纳德却执意不肯,南希忧心忡忡地退了出去。

第二天,南希按照巴纳德的吩咐,找来搬家公司,将他的个人物品搬到了山庄,一同带来的还有巴纳德的爱犬芬利。芬利见到主人显得很高兴,立刻欢快地扑过来,可是,冲到一半时,它突然站住了,耳朵紧张地竖了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难道芬利感受到了什么?巴纳德见状心不由提了起来。这时,芬利突然仰头冲着天花板狂吠不止……

6

巴纳德终于决定搬出山庄了。南希显得如释重负,说自己会请位神父来为亡灵超度,到时候巴纳德再搬回来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巴纳德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目送着巴纳德的车子消失在道路尽头,南希松了口气,转身走进宅子,从楼下的杂物间内搬了把梯子,然后直奔位于二楼的主卧室。

七十多岁的南希颤颤巍巍爬上梯子,又费了好大力气撬开一块天花板,探手向里面摸,可是摸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南希不由疑惑起来,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位置?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巴纳德走了进来。他一脸病容,手里举着台收音机样的东西问:“你是在找这个吗?”南希一惊,差点儿没从梯子上掉下来。

“我知道你并不想害我,只是没有及时将这个东西拿走,所以你一直劝我离开山庄。可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害死芬妮丝吗?”巴纳德盯着南希问。

南希慢慢从梯子上爬下来,坐在床沿喘息了好一会儿,开口了,声音里充满了仇恨:“因为芬妮丝害死了我的儿子!”

南希说,她年轻时嫁给了一个叫马克的男人,并生了个儿子名叫安德鲁。后来马克投机做矿业生意发了财,就开始嫌弃妻子,两人最终离了婚。不过马克一直对儿子寄予厚望,把他视为自己未来事业的接班人。直到两年前一个名叫芬妮丝的女人出现。这个女人迷得马克神魂颠倒,不过,马克还保持着一丝清醒,没有答应把芬妮丝将她列为第一遗产继承人的要求。芬妮丝就想尽一切办法开始离间马克与儿子的父子情。和巴纳德一样,安德鲁在自己常上的网站发现了一条出售鬼魂的帖子。对方的讲述让他产生了用厉鬼除掉年轻继母的想法。然而很快,他的“阴谋”就被父亲发现了。马克大发雷霆,剥夺了儿子的继承权,并且被儿子“气”得心脏病发一命呜呼。所有人都指责安德鲁害死了父亲,安德鲁因此背负着极大的心理压力,在一次过马路时,由于精神恍惚被一辆疾驶的车子撞倒身亡。南希悲痛欲绝,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开始着手调查芬妮丝。意外发现她曾先后嫁过两个老男人,对方婚后没多久就都因突发疾病死亡了。南希怀疑他们的死亡是人为造成的,却找不到证据。而芬妮丝得到马克的公司后,却因为不懂经营,很快败光了财产。一年前又勾上了巴纳德父亲老怀特。为了寻找机会为儿子报仇,南希应聘到比克山庄当了管家。发现珍妮丝果然故技重施,同样用快递亡魂的方法离间了巴纳德父子,并害死了怀特。

“我觉得用法律来制裁太便宜她了。”南希恨恨地说。

“所以你就在卧室上方安装了这个?”巴纳德掂了掂手里的东西,他已经咨询过了,这是一台次声波发生器。次声波会干扰人的神经系统正常功能,甚至引起幻觉,造成精神失常。

“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叫门。芬妮丝是被她自己心中的魔鬼吓死了,不是吗?”南希淡淡地说。

还没等巴纳德回答,门窗紧闭的房间里不知怎么突然掠起一阵阴风,森然的寒气让巴纳德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巴纳德惊惧地四下望望,凛然说道:“难道我们就那么问心无愧吗?不知道以后芬妮丝的鬼魂会不会缠上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