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心中有鬼

发布时间:2017-04-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失去踪迹的人

李浩是经济开发区主任,因涉嫌受贿,被市纪委盯上了。李浩出国考察回来的那天,正赶上是周六,他上午八点回了家。八点半,市纪委洪副书记带着两个部下,乘一辆“中客”前往李浩家。李浩家住桃园小区,那边已经有人在暗中监视李浩了。

“中客”驶出市纪委大院不久,急惊风撞着慢郎中,司机杨兵对洪副书记说,他肚子难受,得马上方便一下。他把车停靠在路边,捂着肚子跑进对面的楼里。

过了几分钟,杨兵跑了回来,继续驾车赶往桃园小区。到了那边,与监视的人会合,直奔李浩家。

李浩家的门铃响了又响,屋里却没有一点动静。洪副书记觉得不对劲,火速找来锁匠,从外面把房门打开。

李浩家却空无一人,洪副书记疑惑地问:“怎么回事?”负责监视李浩的人急得脑门直冒汗,嚷嚷着:“我们亲眼看见李浩回了家,也没见他出来,他怎么就没影了呢?真是活见鬼!”

李浩离奇“失踪”,给洪副书记出了一个大难题,他决定去小区监控室,看能否从监控视频上发现什么线索。

洪副书记他们正匆匆往监控室走着,忽见小区的几个保安往这边跑,个个神色慌张,一问,说是一个男子刚才从12号楼跳下来摔死了。洪副书记心头一动:会不会是李浩?来不及多想,他们也跟着保安去了12号楼。

12号楼前已有不少人围拢在一起,只见一个男子躯体呈“大”字状,血肉模糊地趴在大理石地面上,身下全是血。跳楼者不是李浩,而是市水务局办公室主任田庆。洪副书记不认识田庆,既然不是李浩,他也没心思探究田庆的死因,赶紧去监控室了。

在小区监控室,洪副书记他们反复查看着监控视频,却始终没有发现李浩的身影。众人更加疑惑:李浩到底哪去了?

洪副书记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大屏幕,突然,他大叫起来:“停,停一下!”

话音刚落,一个长发女子便被“定格”在大屏幕上了,时间显示是8点45分。视频中的女子长发披肩,身穿米色套裙,太阳镜遮住了半个脸,左臂上挽着一个精致的坤包……

洪副书记指着大屏幕,激动地说:“你们看仔细了,此人男扮女装,正是李浩!”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大屏幕,没错,就是李浩!

李浩48岁,人显得年轻,再加上他1米65的个头,很瘦,又眉清目秀的,装扮成女人真的很难分辨出来。可刚才监控视频上,李浩抬起右胳膊捋头发,洪副书记发现他手腕上戴的是一块劳力士男式手表,这才露出了马脚。

通风报信的人

这时,洪副书记脸色铁青,说:“李浩能在我们到达之前化装逃了,你们说,这意味着什么?”

这还用说吗?有人向李浩通风报信了!

从监控室出来,洪副书记安排了人继续留守,其他人撤回。

一回到纪委,洪副书记就把杨兵叫到办公室,待杨兵在对面坐下,洪副书记冷冷地说:“杨兵,我问你,咱们去桃园小区时,你途中下车去方便,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杨兵身子僵直,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没做什么……”洪副书记厉声说:“不要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只要做了,总是能查清楚的!”

杨兵眨巴着眼皮,马上改口道:“我想起来了,我打了个电话,是打给我媳妇的,我是告诉她晚上回我妈家吃饭……”

洪副书记“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地说:“杨兵,你别跟我耍花招,只要去移动公司一查,就知道你那个电话是打给谁的,你趁早老实交代!”

杨兵的身子开始颤抖,哆哆嗦嗦地说:“洪书记,我说实话,我打给了田庆……”

“田庆?”洪副书记大吃一惊,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半年前,杨兵在朋友的一次酒宴上认识了田庆。从那以后,田庆就主动跟杨兵来往,他隔三岔五请杨兵喝酒吃饭,常送他好烟好酒,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一个月前的一天,杨兵要买房子,钱不够,田庆一下子借给他10万,还说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酒桌上,田庆对杨兵说:“老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水务局办公室主任是个肥差,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鞋?我问题肯定有,但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纪委那头,你平时给我留点心,有什么动向,给我传个信,免得我被动了……”

今天上午八点半,杨兵被临时告知,开车送洪副书记他们去办案。车出了市纪委大院,杨兵才知晓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桃园小区,田庆正住在桃园小区啊!杨兵料定洪副书记这次去“双规”的对象肯定是田庆,于是,他借口拉肚子,路上停车跑进楼里。由于太紧张,杨兵在手机里心急火燎地对田庆说:“洪副书记现在正带人去桃园小区抓你,你快想办法吧。”

洪副书记冷冷地瞪了杨兵一眼,说:“其实没有人向纪委举报田庆,田庆根本就没在纪委挂号,可你的一个电话,让他选择了跳楼自杀,这说明他的问题非同小可……你走吧,等待组织上对你的调查、处理。”

杨兵走后,洪副书记思绪更乱,心里一直在琢磨:到底是谁在向李浩通风报信呢?到了下午两点,洪副书记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留在桃园小区的人打来的……

见不得人的人

留在桃园小区的人向洪副书记报告说,就在刚才,李浩在逃离桃园小区五个多小时后,竟然男扮女装又回来了。李浩回家后,负责监视的人就把守在他家门口。

洪副书记又惊又喜,他马上叫上俩部下,火速赶往桃园小区。

半小时不到,洪副书记他们赶到李浩家,叫开门后一看,站在门口的正是李浩,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原貌,身上穿的是一件华丽的长袍睡衣。李浩见门口站着几个神情严肃的男子,顿时显得惊慌失措,往后连退了几步才站住。

洪副书记一步跨进屋,出示了证件,向李浩宣布说,因他涉嫌严重违纪,要对他进行审查。李浩面如死灰,瘫在沙发上直喘粗气。

李浩被带到了一个位置偏僻的宾馆。在一间不大的房间里,洪副书记说:“李浩,在你正式接受组织审查之前,有个问题你必须老实交代——你能够在我们到达之前化装逃走,是谁向你通风报信的?”

李浩苦笑道:“洪书记,你们误会了,根本没人向我通风报信。”

“你这是狡辩!”洪副书记呵斥道,“我问你,你一个堂堂的正处级领导干部,大白天的,出门为啥装扮成女人?”

李浩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这么乔装打扮,为的就是去跟情人秦慧慧幽会。跟秦慧慧交往毕竟见不得人,一旦暴露,我就毁了,扮成女人,那就好多了,也不用提心吊胆的了。这一回,是秦慧慧的妈突然生病了,我才提前回国,今天一到家,就急着去见她……唉,命当如此啊……”他顯得非常懊丧。

洪副书记万万没有料到,他对李浩失踪的判断竟大错特错,他盯着李浩那张憔悴的脸,脑海中却出现了田庆倒在血泊中的画面。他站起来,转过身去,感叹道:“这些心中有‘鬼’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