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老妈出马

发布时间:2017-04-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大鲁所在的瓷器厂效益不好,最近更是连工资都开不出来了,厂长下令发产品抵工资,员工靠推销产品换钱,多销多得。尽管大家对厂长的决定不满意,但是也没辙。有门路的找熟人推销,没门路的只好去摆地摊。

大鲁呢,是既没门路又不愿意抛头露面去摆地摊,他琢磨着请自己老妈出马帮忙推销。别看老妈年逾古稀,却因担任老年活动站站长,热心公益,在社区老年人团体中极有威望。这不,前阵子一个叫石宇的保健品专卖店老板不知用了啥手段把老妈攻下了,老妈每天都要去他的店里“体验”,石宇满口的高科技术语,愣是把一个“三无产品”说成了包治百病的神器,老妈终于花了八千块买下了这台保健仪器,并言传身教,带了社区里的大爷大妈都去“体验”,结果接连推销出去好几台。

起初,大鲁因为老妈乱买各种保健品和仪器没少和她吵架,可老妈不为所动,用那些刚刚学来的保健知识来教训大鲁,说急了还会伤心落泪。大鲁气愤之下去找石宇算账,对方听说大鲁就是那“推销奇才”赵大妈的儿子,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告诉大鲁,只要他不干涉老妈推销,以后每卖出一台就给他提成五百块。

要不是有这时不时的五百块,大鲁早就揭不开锅了。此时他一闪念,既然老妈有本事帮着外人推销高价仪器,何况这一百多一套的瓷器呢?这好歹是国营大厂生产的真材实料啊。大鲁对老妈的“功力”信心十足。可是当他提着一套瓷器上门,把自己的想法跟老妈一说,老妈一下火了:“好啊你,把你妈当成什么人了?让我去社区给你推销瓷器?街里街坊的,怎么好意思开口,开了口谁好意思不买,这不成强买强卖了吗?”

“那您怎么还帮着那个叫石宇的推销保健仪器?八千块一台呢!我这就成了强买强卖?到底谁是您的儿子啊?”见大鲁那生气的样子,赵大妈都觉得好笑:“儿啊,那仪器用了真是对身体好,我才介绍给大家,买不买也是他们自己决定,我又不拿回扣,心里坦荡。你这可就不同了,赚的钱都进了咱自己的兜,这事你妈可做不来!”

大鲁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怕断了自己的财路,他早就把石宇给回扣的事揭穿了。这老妈真是死心眼、老脑筋,多说无益,他气呼呼地抱着瓷器准备去送给丈母娘,好歹还能混顿晚饭吃。谁知刚出楼道门,就和快步往里冲的石宇撞了个满怀,一箱瓷器没咋地,箱子外拴着的一个小盒子却被撞掉了,只听哗啦一声,大鲁大叫不好,准是摔碎了!

小盒子里装的是他们厂生产的白瓷小碗,上面有一个“福”字,平时是黑色的,只要倒进热的东西,那福字就会由黑变红。大鲁本想拿去给老妈做个演示,让她去推销的时候作為赠品刺激销售,买一套瓷器就可以附赠一个福碗。可是刚才被老妈一骂,这事也给忘了。

见是石宇撞了自己,大鲁阴阳怪气道:“踩风火轮啦?又来找我老妈帮你推销?”石宇不好意思地一笑:“是啊,我店里的一个老太太体验了几个月,想买又下不了决心,所以我想请赵大妈帮我现身说法……您看,这事要成了,不是还有您的五百块吗?”他见大鲁拿着那碎碗不说话,忙赔着笑脸说,“对不住,您这砸碎的碗我赔了。”大鲁摇摇头:“算了,赔啥,我们厂的产品,反正这么多套也推销不出去,这赠品,砸了就砸了吧。”听大鲁说了这小碗的特色,石宇来了精神:“大哥,这样吧,我先去找赵大妈帮我搞定那个想买仪器的大婶。回头我电话你,我帮你推销这碗!”

真是天降商机,大鲁顾不上去丈母娘家,马上给厂长打电话咨询福碗的销售价。这边刚问明白,石宇的订购电话还真来了。大鲁是个老实人,就按厂长说的,起批要一千个以上,最低价七角钱一个。大鲁的提成则是货款的30%。石宇倒很爽快:“不错,我就定一千五百个吧。记住,每个都要上次我见到的那样独立包装。而且要碗、杯子、盘子三种混搭,都带福字,每样五百个。三天之后,你把货送到店里,我当场付现金。另外,还有上次推销仪器的五百块,我一并给你!”大鲁听了,这叫一个美,连声道谢后马上行动起来。

给石宇送完货、拿到钱,大鲁回单位报了账。人逢喜事精神爽,大鲁一回家就睡着了。等他醒来时,老妈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大鲁一看,哟呵,全是自己喜欢吃的,就连这餐具也全是崭新的,无论盘子还是碗,每件都有个醒目的红色“福”字。这不是自己刚推销给石宇的瓷器吗?大鲁有点愣神。老妈一边帮他添菜,一边滔滔不绝地介绍这神奇的福气餐具。什么纳米高科技,什么分离碱分子,还有助于改善亚健康体质……“更神奇的是你看这‘福’字由黑转红,这说明什么啊?这就检验出了你妈用的全是健康食材……”老妈开心不已,似乎吃饭都比平时多了一碗。大鲁哭笑不得,刚要跟老妈掰扯一下这福碗的前世今生,门铃响了,开门一看是楼下的李阿姨。这老太太进门就羡慕地说:“赵姐,您看您多本事,这‘福’系列餐具都凑齐了,听说您还富余一个福碗,能不能……转让给我?”说着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

“唉,咱老姐俩提钱不是外道了吗?我正说吃完饭就把这个福碗给你送去呢,看你急的,还跑上来了。”老妈笑着从她卧室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李阿姨,“早用早健康,全家都受益。”李阿姨无比激动地接过福碗,千恩万谢地走了。

大鲁憋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见他大笑不止,老妈一脸的莫名其妙。“妈,这福碗不过是用了遇热就变色的简单技术,我们厂出的瓷器,不到一块钱的玩意儿,上次要您帮着推销,您却说白给都不要,现在怎么又成了神碗了?您老火眼金睛,就没认出来?”

“什么?你说这碗不到一块钱?你可别气你妈了!这是高科技餐具,凑齐一整套多不易啊,这是你妈得的大奖,你五百块钱都买不来!”原来,石宇买走了福碗,经过他的炒作和包装,这玩意变成了有专利证明的高科技保健产品,凡是每周去专卖店“体验”三次以上、坚持一个月则可以领取福碗一个,带一个新朋友还可以再得一个盘子。今天店庆搞老顾客大抽奖,老妈手气好,抽到了大奖——全套的福气系列,包括六碟三碗三杯。“老妈,看您说得这么神乎其神,什么高科技、什么纳米材料,这根本就是我上次送来让您帮着推销的餐具,怎么说您才信?”老妈根本不理大鲁,坚持说自己的餐具是健康产品,新上市的,有保健功能,那一通歪理邪说有如连珠炮,竟然把大鲁噎得没词了。

不过大鲁相信事实胜于雄辩,第二天他就赶到厂里拿来了厂家生产的产品以及与石宇的供货合同给老妈看,老妈仔细地审查了半天,最后哑口无言了。大鲁得意极了:“老妈,早跟您说那石宇是个专坑老年人的大骗子,您就是不信。不过这次也算他有功,帮我打开了销路,既然‘福’系列餐具受到大家顶礼膜拜般的喜爱了,您现在帮我去做推销总可以了吧?您放心,我绝不会像他那样去欺骗大家,那么费劲才能得到一个碗,咱就按照正常的零售价卖——一块五毛钱一个就可以。”老妈白了一眼眉飞色舞的大鲁:“不行!他那专卖店到底是不是骗人的我还没搞清,但是要你妈明知道这碗不是高科技产品却还昧着良心以这个名义去推销,没门!”

大鲁再次被老妈的固执打败了,不过老妈不出马,自己就不会推销吗?他不顾老妈的反对,自己到外面复印店打印了个纸牌牌,把高科技纳米、可分离碱性分子、改善调节亚健康体质的新词全整上去了,然后从厂里拿出几套福餐具,到附近各个社区摆摊推销。本以为生意会相当火爆,没想到几个社区转了个遍,看的人不少,却没一个掏钱买的。大鲁觉得奇怪,也没心思出去摆摊推销了。

这天,他在自家小区碰到了李阿姨,赶紧过去问她还想不想要那“福气”餐具,说那就是自家瓷器厂生产的,想要几套有几套,如果帮着推销还能得提成……李阿姨叹了口气打断了他:“我说大鲁啊,不是阿姨说你,自己的工作不用心做,却总惦记着靠投机倒把赚钱。这‘福气’餐具刚一出来,你马上就模仿人家的专利产品来销售,这可是违法的!人家专卖店已经贴出告示了,说这批‘福气’餐具是限量版,已经全部免费派发给我们这些新老顾客了,市面上再出现任何类似的产品都是假冒偽劣。”

好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想不到石宇这家伙居然来这手,这下不但货没卖出去,反而得罪了大客户,自己这个月恐怕没进项了,大鲁气愤难平地回到家,却发现自己放在家里的几箱餐具竟然少了小一半。问老爸和老婆孩子都说没动过,难道是老妈?大鲁这才想起老妈这几天晚上似乎很少在家,总说和社区的老姐妹一起练歌,可自己这阵子在社区搞推销,为啥没见到?

大鲁猛地想到了什么,他跑到夜市上,一个摊子一个摊子地找,果然见到了老妈,正在那卖力地吆喝着帮自己销售餐具呢。昏暗的路灯下,老妈花白的头发被寒风吹得乱糟糟的,脸也冻得通红。大鲁泪奔了,他赶紧跑过去叫老妈跟他回去,老妈却不肯:“唉,妈没啥能耐,只好来夜市帮你瞎卖卖,赚一个是一个吧。”大鲁的心一阵揪紧,心疼地搂紧老妈回家:“妈啊,叫我说您啥好啊!”

这天夜里,大鲁几乎一夜未眠,他被老妈这股子执着的傻劲儿彻底震撼,当即决定并于第二天就付诸行动,那就是去工商部门实名举报石宇和他的骗人体验馆!然后七拼八凑上缴了石宇给他的“提成”,还主动交代了餐具的事。

经权威机构鉴定,那里卖八千一台的仪器根本没有什么神奇保健功能,压根不值那么多钱。眼见体验馆被捣毁了,老妈可慌神了,大鲁回家一看,老妈正四处翻箱倒柜呢,现金、存折摆了一桌子。

“妈,您这是干什么呢?”“凑钱,赔人家啊。妈一辈子坦坦荡荡,没想到老了老了却助纣为虐帮着骗子去害人。我鼓动那么多老姐妹去买了假货,这损失咱得赔。”大鲁见老妈那认真的样,不觉好气又好笑:“妈,这个骗子公司就是我举报的,没等他们逃跑呢,就被一锅端了,赃款已经收缴回来还给大家了。喏,这是您的八千块。”老妈舒了口气:“还好,要不你妈这罪过就更大了。”说着老妈把钱塞给大鲁,“这钱你收着,你那些餐具留下吧,有你老妈出马,都能帮你卖出去,信不信?”

看着老妈那一脸自信,大鲁笑了,他把钱往老妈手里一拍:“妈,您可说晚了,这次我立了功,人家工商局的同志答应帮我把瓷器介绍到超市里去正规销售了!”“那敢情好!不过卖归卖,那就是普通餐具,可不兴瞎整些高科技的新词去糊弄人!老妈明天可要去检查哟!”大鲁看着老小孩似的老妈,哈哈大笑:“有老妈出马,谁还敢弄虚作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