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爱的鱼香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几年前,我住在离河堤很近的一个大杂院里。大杂院的外墙爬满了青苔,像老人脸上的皱纹一样。房子虽然陈旧,但周围种满了青翠的竹子,还有一年四季都竞相开放的不知名的花,环境很幽静,所以我心中觉得很惬意。直到那对老夫妻住到了我的楼下……

我住在一幢二层的木楼里,每层楼的房间都共用一个走廊。一楼的那对老夫妻在他们住房前面的空地用砖砌了一个不大的小院。老夫妻看样子近六十岁了,还领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我想应该是他们的孙女才对,却分明听到小女孩叫他们爸爸妈妈。

那天天还没亮,还在睡梦中的我闻到了一股咸咸的鱼腥味,呛得睡不着。我嘟哝着起来一看,只见一楼那对老夫妻的小院里摆着两个大箩筐,里面装着白花花的泛着银光的小鱼,有些还活蹦乱跳的。

老夫妻用几块砖和石头在小院里搭了一个简易的灶台,干柴在灶里烧得正旺,灶上大锅中的鱼发出“嗞嗞”的响声,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黄澄澄的鱼干。

两人倒是很默契,一锅又一锅,老头负责用油刷锅、放鱼、翻鱼,老妇则不断地往灶里添柴,两人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干柴生成的烟灰四处飘散。那些烟灰不一会儿就落满了走廊,也落到了正在晾晒着的衣物上。

老公也起了床,不断地打着哈欠。他是个出租车司机,晚上开车到深夜,早上通常要很晚才起床。看着他疲倦的脸色,我知道他肯定没睡够。我和老公站在走廊上面面相觑,那对老夫妻初来乍到,我们和他们并不熟悉,不好意思跟他们开口。

老夫妻一直煎到中午才把那两大箩筐鱼煎完。望着漫天的烟灰,我叹了口气,把还在晾晒的衣服收了重洗。取衣服的当儿,我看到老头挑着两筐鱼干出门了,他手里还拎着一杆秤,一看就知道他要去卖鱼干。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老夫妻两人天天如此。不过让人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他们的女儿基本不帮忙,也不见她出门。只在有太阳的时候,他们的女儿才会出来晒晒太阳,但脸色却异常苍白。

那段時间,每天被烟熏还要被迫闻那股鱼腥味儿,我快忍受不了了。老公却说:“算了吧,如果不是穷人家,谁愿意租这房子?人家做点小本生意也不容易。”

可我还是敲开了楼下老夫妻的门。那时,老妇正在吃东西,看到我,她一脸的惊愕。她面前的桌子上除了一碗稀饭外,只摆着一碟青菜。老妇的脸上沟壑纵横,拿筷子的手又黑又枯,青筋突起。小女孩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上去没什么精神,还有些浮肿。

我想说的话终于还是没说。我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来看看小女孩,然后握了握小女孩冰凉的手。

老夫妻一如既往地煎鱼,我只能把晾衣服的时间调到午后,遇上阴雨天,当天干不了的只能晾在屋内,狭小的屋子更窄了。老公睡眠不好,每次出车的时候,我总免不了担心,直到他平安归来。

一个寒风呼啸的凌晨,我们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门外,站着一脸焦急的老妇:“能用你们的车子送我女儿去医院吗?她、她快不行了。”

老公赶紧披了一件衣服下楼,启动车子。小女孩被一床不大的被子包得严严实实的,嘴一张一翕,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

三天过去了,我都没有看到老夫妻回家。

第四天的时候,他们回来了。只是三天的时间,老妇的头发白了许多,两人仿佛老了十岁。这一次,小女孩没有回来。

晚上,楼下传来了老妇压抑的哭泣声,我知道小女孩永远回不来了。

此后,老夫妻没有再卖鱼。一天,他们收拾好东西,敲开了我家的门,我听到了一个故事。

小女孩是他们捡来的弃婴,她被丢在路旁时只有三个月,瘦小羸弱。老夫妻出门做活时发现了她,好心抱回了家。儿子儿媳极力反对,说家里累死累活做工只能填饱肚子,再添一张嘴,就更困难了。老夫妻只能带着小女孩在村边搭了个棚,安了家。小女孩体质不好,却十分乖巧,多少让老夫妻有些欣慰。谁知小女孩六岁时,总是不停地发低烧,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得了白血病。老夫妻的积蓄全部都搭上了,还欠了亲戚朋友一堆的债,可是小女孩的病情却没有任何好转,反而一天天重了起来。没办法,老夫妻只能带她到城里来,一边干活挣钱一边看病。

我们这个大杂院陈旧,租金便宜,于是他们就在这安家了。老头别的活计不会做,只会煎鱼这门手艺。为了省钱,他们只能烧柴,因此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那天我去敲门,他们其实也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为了生活没办法。现在,小女孩走了,他们也该回家了。他们对我们再次表达了歉意,然后相互搀扶着走了。

后来我也搬出了大杂院。多年以后,我还会想起大杂院,仿佛还能闻到那飘着爱的鱼腥味,那份爱浸润着我日渐冷漠的心,让我时常感到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