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乡村狗故事

发布时间:2017-06-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 毒死大狼狗

光明村村长冯永大家的大狼狗,突然间被人害死了。早晨的时候,这条不可一世的大狼狗还汪汪汪地率领着全村形形色色的狗们叫个山响,等到中午的时候却口吐白沫,四肢抽筋,缩成一团,疼痛难忍,没过一会儿的工夫就没气了。害得村长冯永大的媳妇叶青青痛哭流涕,边哭边骂:“谁他妈的缺了八辈子德了,把我家狗给毒死了,要是让我知道的话,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村长冯永大却显得挺大度的,冲着围观的村民说:“都散开吧,没啥好看的,不就死条狗吗?”话虽这么说,可村民们谁也不离开。谁也不敢离开,这个时候一旦离开了,村长的媳妇叶青青还不得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多愁善感的娘们儿还陪着叶青青一块落下了伤心的泪,比死了亲爹亲娘还悲痛。

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光明村,谁不知道,治安靠狗,宣传靠吼,交通靠走。全村百十户人家,家家户户都养狗,看家护院,撑腰壮胆,全都靠狗。若是一条不起眼儿的狗死了就死了,可这条狗却不一般。两个月前,也不知道谁起的高调,要在村里举行一次比狗大赛,却得到了全村人的一致赞同,家家户户都领着心爱的狗来到了露天的球场上互相比试着。村长家过去那条大灰狗,样子挺中看,但就是性情太温顺,没用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弄得村长冯永大和媳妇叶青青好没面子。这场比狗大赛,谁也没有想到,鬼头鬼脑的张小柱不知从哪牵回家一条大狼狗,过五关斩六将,把全村的狗都掐得四处逃窜。村长两口子望着那条大狼狗就直眼馋,恨不得把张小柱这小子给吃了。村长冯永大就恨恨地想,这小子还惦记着要当村委会会计哩,我让他惦记一辈子也惦记不上。村长的媳妇叶青青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好你个张小柱,胆敢让你的狗咬得我家的狗四处逃窜,到时候我非把你咬得有皮没毛不可。就在两口子恨之入骨的时候,张小柱牵着那条赢得全村冠军的大狼狗来到村长冯永大家里,面带微笑地说:“村长,这条狗是从城里当局长的表叔那里弄来的,我们家实在承受不起,太厉害了,动不动就把人给咬了。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送给你吧。”村长冯永大和夫人叶青青一听顿时喜出望外,这条狗真就得配他村长家养,别人谁能养这么厉害的狗呢?于是就欣然接受了,连连感谢张小柱。村长冯永大处事比较圆滑,忙说:“我白要你的狗哪成啊?那就用我们家这条狗跟你换吧。”“恭敬不如从命,这样也好。”张小柱就牵着村长家那条极温顺的狗美滋滋地回家了。

张小柱送给村长家的那条大狼狗真的很厉害,除了家人不咬之外,外人不管是谁,全都不敢靠前儿,没过一个月,就一连咬伤了好几个人,害得村里人全都望狗生畏。这条狗就成了村里的霸王狗,谁也不敢惹。

这条狗到了村长冯永大家里后,可派上了大用场。村长的媳妇叶青青借着丈夫当村长的光儿,没时没晌地跑保险。光明村是个大村,全村一共有八个自然屯,相距都挺远,村长的媳妇叶青青一跑就是一整天。干保险的营生得有人脉,叶青青的人脉很广,保单直线上升,大钱也没少挣。叶青青在外面跑保险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寻花问柳的丈夫。冯永大太好女人这一口了,两口子为这个没少打没少闹,甚至还闹过离婚。叶青青到底是有远见卓识的女人,这婚不能离,一旦离了,保险也就做不成了,假如她不是村长的媳妇,谁还能理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什么事情也没生。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那些爱打溜须的邻居明里暗里没少给她吹风,村长趁她不在家的时候,时常领些女人到她家谈事儿。叶青青心里头就压了一块大石头,直发毛。可自从那条极厉害的大狼狗牵回家里后,这种担心没有了,心里太有底了。这条大狼狗与其他狗不同,会自己解套,纵使你拴得再紧,用不了多大工夫就能把套给解开了。最让叶青青解气的是,那回她下到村民小组跑保险时,村里的寡妇、最俊俏的女人杏花来了,被这条大狼狗残酷无情地将她扑倒后,就没命地往脸上掏,差点给这骚娘们儿毁了容。若不是村长冯永大及时赶到的话,怕是连命都没有了。

这可真是一条好看家狗呀,若是没有它,村长冯永大说不上又能作出什么花花样了。这条大狼狗真就是太管用了,刚牵回家不久,就有两个小子琢磨着半夜要到村长家偷一把,刚刚跳进大院墙里就被这条大狼狗掏个半死,假如没这条大狼狗的话,那天晚上村长和媳妇就危险了。瞧瞧,这样一个功臣式的大狼狗被人家毒死了,叶青青能不上火吗?

叶青青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丈夫冯永大,因为这条狗的到来委实耽误了村长冯永大好多美事儿,这条狗极有可能是被丈夫冯永大毒死的。叶青青像发疯了一样把冯永大好个打,边打边骂:“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肯定是你把大狼狗给毒死的。”冯永大就叽叽歪歪地吐出:“你看你,真是的,我再不是人,也不可能把自己家的狗毒死呀?再说了,一大早我就去镇里开新农村建设会议去了,直到吃完午饭才回来,根本没有作案机会和时间呀!”叶青青想想也是,就把丈夫排除在外。

乡村狗故事(2)

村长的媳妇叶青青发了狠,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害死她家大狼狗的凶手挖出来。

就在村长媳妇叶青青为找不到作案凶手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张小柱颠颠儿地来了,安慰了一番之后,便神神秘秘地对村长和叶青青说:“我琢磨了半天,有三个人最可疑。第一个就是村委会会计老许,就在前几天,老许喝多了酒恨恨地说,村长要撤了他,村长不让他好,他就不让村长好。你想想看,这小子是不是有这个作案的动机?

“第二个就是寡妇杏花,这娘们儿差一点被大狼狗给掏死,还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因此怀恨在心,就下手毒死大狼狗。

“再就是那个窝窝囊囊的苏小顺,前些日子他那个刚上学的淘小子,不知深浅地逗大狼狗玩,就被大狼狗给扑倒了,险些丧命。别看这小子表面上老实巴交,三脚踹不出一个屁,背地里却太有道道儿了,这条大狼狗极有可能死在苏小顺的手里。”

听了张小柱这么一综合分析,村长和媳妇叶青青也觉得挺有道理。村长的媳妇叶青青就把牙咬得山响:“我肯定不能轻饶了这三个不是人的东西。”

二 谁是嫌疑人

村子里很快传出来了,毒死村长家大狼狗的嫌疑人是寡妇杏花、会计老许还有窝窝囊囊的苏小顺。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村里人都重重地喘出一口气,总算是把毒死村长家狗的重点怀疑人确定下来了,要不,全村人谁也脱不了干系。因为村里家家养狗,唯独村长家的狗被人家毒死了,其他人家的狗还仍活蹦乱跳,能不让村长怀疑吗?

会计老许第一个跑到村长冯永大的家里,想把自己摘个清楚。会计老许太认死理儿了,太不会脑筋急转弯了,连村长让他做假账,他都不会,这让村长冯永大很不满意,就想把老许给替换下来。村长冯永大早就放出风要撤换老许,那是一箭双雕,假如老许若是能够有所领悟的话,就继续用他;假如老许死不悔改的话,必换无疑,不能让老许当绊脚石影响村长大展宏图。也就是在村长考验他的时候,村长家的狗被毒死了,能不怀疑到老许的头上吗?老许真不会脑筋急转弯,就对村长的媳妇叶青青解释说:“那天早晨吃过了早饭,我就跟村长到第五村民小组去了,直到吃完午饭后,我和村长才回来。”村长媳妇叶青青转念一想,这跟村长冯永大说得不一样,村长说是一早就去镇里开什么新农村建设会议去了,老许咋就说是到第五村民小组了呢?这里头肯定有一个人是说谎的,就用那种疑虑的眼神盯着老许追问:“那天早晨你和村长到第五村民小组到底干什么去啦?”老许就说:“村长说是让我跟着他去一起搞民情调查。村长一头扎进那个香秀家里,我就挨家挨户地走访调查。”小香秀是村长另一个相好,那个小娘们儿有几分姿色。小香秀的男人是在去年下井挖煤时死在井底下,村长冯永大就时常地到人家那里体贴关怀,一来二往,小香秀就跟村长有了那么点风流事。村长的媳妇叶青青万没料到,叫她这么一审还另有收获,就继续乘胜追击,怒目圆睁地追问道:“你说的都是真话?”“若是有半点假话,天打五雷轰。我老许不得好死。”老许又喃喃地说,“其实,若不是你家的狗被人毒死的话,你就是打死我也不可能说这些,我是为了澄清自己没有机会下手,才不得不把这些全说出来的呀!”村长的媳妇就挥挥手说:“行了,行了,你走吧,我们家的狗被毒死的事儿跟你没啥关系了。”老许就如释重负地走出了村长冯永大家的门。

杏花是在村长冯永大自己在家的时候来的,村长的媳妇叶青青当时不在家。村长的媳妇叶青青跑回娘家跟愣头愣脑的弟弟商量,要好好治一治第五村民小组的小香秀。弟弟就说:“这事儿好办,你不用出头,我雇几个人狠狠地收拾收拾这个骚娘们儿,让她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叶青青就点头赞同地说:“别下手太狠了,一旦打坏了,那咱们可就沾包了。”弟弟说:“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那几个哥儿们干这个绝对是行家里手。”

三?摇必须治治他

杏花当着村长冯永大的面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村长呀,我的确恨你家的那条大狼狗,你家的这条大狼狗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可是我光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胆量呀。”村长冯永大叼着一支烟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杏花感觉到有些不妙,怕是村长冯永大对自己也不相信,就哭得更厉害了,身子一拱一拱的。村长冯永大这才有些心软,就走上前搀扶着:“杏花,你这是干啥呀?只要你把事说明白不就行了吗?”杏花就哭哭咧咧地说:“你是硬逼着我说呀,那天早晨,吴四愣子开着四轮子帮我蹚地,一大早不到六点钟我就坐着吴四愣子的四轮子下地了,直到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才回来。”“啥?跟吴四愣子一块儿蹚地去了?”杏花点点头。吴四愣子的媳妇前年得急病死了,就对鼓鼓溜溜的杏花有了那个心思,若不是村长冯永大从中横着,怕是两个人早就跑到一块了。村长最担心的就是杏花成为吴四愣子的人,若是这样的话,村长就再也不能明里暗里地跟杏花扯了,杏花也不会再跟村长扯了。杏花是那种很有头脑的女人,村长早就点拨过,假如她跟吴四愣子好,杏花白种村子里一百多亩的机动地就得收回。杏花就不敢跟吴四愣子好。杏花泪水涟涟地说:“村长,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求吴四愣子给我蹚地的,再不蹚的话,那苗就长得太高太壮了,就蹚不了了。”村长冯永大冷冷地说:“吴四愣子没把你给蹚了吗?”“村长,你说的这是哪儿的话呀?这事我可是听你的,别看吴四愣子像只馋猫似的围着我转来转去,我的一根毫毛都没让他碰过,不信,你现在就检查检查。”村长冯永大倒是想检查,但又怕媳妇突然间杀回来,只好作罢,搓搓手说:“杏花你先回去吧,等我忙完这一阵子再好好检查检查你。”叫那条死狗这么一折腾,村长冯永大也算是有了点新收获,杏花能说出吴四愣子给她蹚地的事儿,足以说明杏花对他还算是忠心耿耿,但也要提防着吴四愣子这小子点儿,别让这小子跟杏花走得太近。

乡村狗故事(3)

窝窝囊囊的苏小顺是在天煞黑的时候偷偷地钻进村长冯永大的家里来的,手里还拎着两只烧鸡两瓶好酒。苏小顺是村里出了名的胆小鬼,更是出了名的受气包,若是出现类似的事件,十有八九都往这个直不起腰来的男人身上推。这一回怕是苏小顺觉得问题的严重性,才赶紧跑到村长家里说个明白。村长听苏小顺解释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名堂,就厌烦地摆摆手说:“小顺呀,行了行了,谁毒死我家的狗,我心里明白,你就不用再解释了。”村长的媳妇叶青青也说:“小顺,你别没屁格拉嗓子了,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苏小顺就恨不得给村长两口子跪下了,带着哭腔说:“村长,我恨你家这条大狼狗一点不假,这条大狼狗掏得我家小子至今还上不了学,为这,我还把俺家的生子狠狠地打了两巴掌,直埋怨生子,若是不逗那狼狗,狼狗哪能把你掏了呢?不信你到俺家问问去。”村长两口子哭笑不得,这真是个纯正的窝囊废,这小子绝对不敢说假话,就凭这小子这么一出,再怀疑人家实在太过意不去。村长就说:“好了好了,小顺,我家的狗怎么死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走吧,别再胡思乱想了。”苏小顺当即给村长两口子跪下了,连连说:“村长,太谢谢你们了,多亏了你们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还我一个清白,要不我连死的心都有了。”村长两口子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苏小顺真就是一点不担事儿,不是他毒死了大狼狗,还吓成这样。苏小顺兴奋无比,边走出村长家的大门边叫喊道:“村长说了,他家的狗不是我毒死的。”苏小顺走出村长的家门后仍在重复这句话,村长媳妇叶青青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苏小顺跟疯子差不多,太有意思了。”其实不用苏小顺解释,村长两口子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那天一大早,苏小顺两口子就背着被狗咬伤的儿子到镇里换药打疫苗去了,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背着孩子回到村里的,回到村里时,村长家的那条大狼狗早就没气了。

天煞了黑,村长两口子谁也没心思吃饭,都在琢磨着到底是谁把家里那条大狼狗毒死的。村长冯永大把怀疑的重点放在了老许身上,他在想,肯定老许怀恨在心,虽说当时他不在家,但他的媳妇和孩子都在家呀,说不上他家哪个人做的案。村长媳妇叶青青就怀疑是杏花这个骚娘们儿干的,这个骚娘们儿只要有好处,跟谁都掉腚,生怕惹翻了冯永大,一旦冯永大冷落了她,她家的日子还有个过呀?但这条大狼狗却影响了好多事儿,痛恨这条大狼狗比痛恨她叶青青还厉害。

就在村长两口子各想各的事的时候,张小柱扭扭搭搭地来了。张小柱这小子的确是太有头脑了,把先前那几个重点嫌疑人当天的表现一一地调查取证后,又做了全面的分析,感觉到都有些不太像,却发现了一个新的重点怀疑对象,村长两口子就急切地追问:“这个重点怀疑对象到底是谁?”张小柱小声地说:“我看吴四愣子这小子有点不太对头。自打你家的狗死后,这小子总是表现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村长冯永大联想到了许多,这个吴四愣子真有些可疑,对他冯永大意见老大了。开春的时候,听说把村里一百来亩机动田让杏花白种,这小子也跟着凑热闹,说是杏花是寡妇可以照顾,他这个光棍能不能照顾?把村长冯永大弄得好下不来台,这还不算,还跑到镇里县里好个找,镇长和书记就不闲不淡地对村长冯永大说:“冯村长,可以呀,风格够高的,又是给杏花包地又是给杏花温暖的,你咋就跟人家结下了不解之缘呢?”冯永大脸红到了脖子根上,也就是从那时起,冯永大跟吴四愣子结下了深仇大恨,两个人即使在村子里见了面,也是头一扭谁也不理谁。两个活生生的大男人结下深仇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还在杏花身上,吴四愣子巴望不得跟杏花结成患难夫妻,可就是因为村长冯永大霸占着的原因,杏花迟迟不敢应承。

张小柱说到这些,村长冯永大很认真地在张小柱的身上扫来扫去,突然间发现,过去那个让他顶看不上眼儿、一肚子鬼的张小柱今天咋就越看越顺眼了呢?他亲热地拍拍张小柱的肩膀说:“小柱呀,你的表现不错,也没少费心。”张小柱就点头哈腰说:“没啥,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是替全村人着想啊!假如毒死狼狗的人查不出来,得牵扯你村长多大的精力呀?你还哪有心思想大事、干大事为大伙谋幸福呀?”张小柱把查找毒死狗的凶手上升到如此高度,委实让村长两口子听着挺舒服。村长痛下决心,这一次,一定得把会计老许换了,让张小柱干,这小子干这个行当肯定能干明白。村长冯永大破天荒地把张小柱送出了大门口,临分手时,特意对张小柱说:“小柱,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次村里换会计,我肯定会重点考虑你的。”张小柱心满意足地走了,嘴里还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张小柱回到家里媳妇好大不高兴,说:“再让你溜须不要命!现在可好,狗被人家毒死了,若知道这样的话,何必送给村长呢?”张小柱就气火火地说:“娘们家家的懂个屁,舍不得孩子还套不住狼呢!给村长家送条狗还能咋的啦?村长两口子还没吃饭呢,正好你包的包子,给人家送去几个。”“要送你送,反正我不送。”张小柱的媳妇不痛快地说。“你到底送不送。”张小柱火了,媳妇这才极不情愿地端着一盘子包子送给村长家。村长两口子的心情好了许多。村长冯永大说:“看没看到,小柱两口子还是挺不错的。”村长媳妇叶青青说:“这条狗被人家毒死也能坏事变成好事,能检验检验村里人对咱们的态度。”村长冯永大赞同地点了点头。张小柱信誓旦旦地在村长两口子面前指天发誓,就是扒层皮累吐血也要帮助村长查出毒死这条大狼狗的真凶。村长两口子都好感动。张小柱还提议,赶紧报案,别错过了破案的最佳时机,就凭他调查取证的那些东西来看,十有八九是那个吴四愣子所为。村长冯永大到底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类似这样的事儿可不能轻举妄动,弄不好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再说了,派出所那些大爷哪是好请的呀?巴望不得你来报案,又是管吃又是管喝,到头来案子破不了,你还搭人家一大笔人情,实在不划算。村长冯永大就叮嘱张小柱盯紧了那个吴四愣子,等把有力的证据拿到手了,再治治这小子也不迟。张小柱紧着点头。

乡村狗故事(4)

四?摇杀狗真凶

没过几天,村子里又风传毒死村长家大狼狗的不是别人,就是吴四愣子,人们都用那种眼神望着他,怕是全村人都知道吴四愣子是毒死村长家大狼狗的真凶了,唯独他自己不知道。等吴四愣子听三哥三嫂这么一说,顿时就火冒三丈起来,追问他们到底听谁说的?三哥三嫂吞吞吐吐,吴四愣子可不是那几个人,你想怎么诬陷都行的主儿,吃半点亏都得直跳,到底把传播他毒死村长家大狼狗的张小柱挖出来了。吴四愣子哪是好惹的主儿,直奔张小柱家质问,开始的时候张小柱还一个劲地说是听别人说的,吴四愣子就怒火冲天地问:“到底听谁说的?”张小柱说不上来,吴四愣子就大嘴巴子打得张小柱鼻口蹿血。张小柱只有挨打的分儿,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村长冯永大听说张小柱为了帮助他调查大狼狗被毒死的事儿,挨了吴四愣子一顿毒打,就亲自去慰问,安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先忍一忍,机会有的是。”张小柱咧咧嘴说:“村长,为了你别说挨顿打了,就是豁出命我也在所不辞。”村长就说:“明天你就跟我到各村民小组转转,检查检查新农村建设情况,提前进入角色,我跟镇里打好招呼了,过几天就让你当村委会会计。”张小柱顾不上疼痛了,紧紧地握住村长冯永大的手说:“村长,太谢谢你了,往后你有啥事尽管吱声,我张小柱没有别的本事,跑个腿儿还行。”

村长冯永大是在领着张小柱到第五村民小组时,才知道寡妇香秀被媳妇叶青青的弟弟一伙人毒打了一顿。这一回打得可不轻,好几天没起炕。冯永大看了心疼得直落泪,恨恨地叫喊道:“这个不是人的东西,我非把他送进局子里不可。”张小柱小声说:“村长你消消火,这事儿最好是冷处理为好。”村长冯永大就问:“咋个冷处理法?”张小柱说:“这事你就交给我吧,肯定让你和香秀两个人都满意。”村长就半信半疑地望了望张小柱。

张小柱真有办法,找到村长媳妇叶青青时,连唬带蒙地说:“嫂子,这下子可出大事了,人家香秀非要报案不可,不光把人家打成重伤,还私闯民宅,没有个三年五年出不来。”别看村长媳妇叶青青挺霸道的,这样的局势真就没见过,就有些发傻,喃喃地说:“小柱,你可得帮我出出主意,这事咋办是好啊?”张小柱说:“办法倒是有,只要你顺着我说的去做,一准儿没事儿。你和你弟弟拿上几千块钱,亲自到香秀家赔不是,求她别报官,私下了了,这事儿那就好办多了。”叶青青听了后就照着张小柱说的去办,结果还真不错,除了人家提出再拿五千块钱的精神赔偿之外,再也没提出别的要求。叶青青就咬咬牙来个破财免灾了。事后张小柱专门到香秀家一趟,做做稳定化解工作。张小柱直勾勾地望着身条挺顺的香秀说:“香秀呀,听我小柱的没错吧?”香秀就泪水涟涟地说:“小柱哥,这档子事儿多亏了你呀!若不是你帮忙,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张小柱就挺挺腰板说:“只要你听我的,肯定没亏吃。往后你也得接受教训,再也不能跟村长冯永大来往了,若是再来往的话,说不上会遇上什么不测呢。”香秀哭得更加厉害了,可怜巴巴地说:“我一个寡妇舍业的,没有人帮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呀?”张小柱说:“还有我呢,往后有什么难心的事儿你就找我,我小柱一定会尽力而为。”“小柱呀,你真是我的亲哥哥呀。”香秀就扑在了张小柱的怀里。张小柱就露出了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微笑。这可真是意外收获,还没当上村委会的会计,就遇到了这样的艳福,这简直就是在做梦。

张小柱为了帮助村长找出毒死大狼狗的真凶,真可谓是费尽了心思,最后锁定毒死村长大狼狗的真凶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老实巴交、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苏小顺。张小柱调查得真仔细,哪怕是苏小顺有半点儿不太正常的地方都观察到了,都记在心里了,说是苏小顺自打从村长家出来后,特意在家喝了好多酒,逢人就喜笑颜开地说:“咋样,村长都说狗不是我毒死的,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有,那天晚上,苏小顺两口子早早就熄了灯,嘀咕了半天,那是在谋划怎么才能不露真相。”村长冯永大淡淡地说:“别胡乱猜疑了,那个苏小顺你就是借他十个胆儿,也不可能干这事呀。”可媳妇叶青青儿却觉得张小柱多多少少说得有那么点儿道理。

村里又传开了苏小顺就是毒死村长家大狼狗的真凶,传得有鼻子有眼。苏小顺这一回可急了,急得团团转,不知所措。不知何时苏小顺神经有些错乱了,见人就说:“村长家的大狼狗不是我毒死的,他们都在胡说,若是我毒死的话,我不得好死。”那一出,就像当年的祥林嫂孩子被狼吃了一样。开始的时候大伙都挺同情,长了大伙都特别烦,谁都躲着苏小顺走。可这个看不出火候的苏小顺却追着人家解释,说个不停。

村长对张小柱说:“拉倒吧,别查了,再查下去非出事不可。”村长冯永大想了想又说,“小柱,明天你就上任吧,你就是咱们村里正式的会计了。”张小柱喜出望外。

乡村狗故事(5)

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小柱美美地对媳妇说:“你猜猜看,村长家的那条大狼狗到底是谁毒死的?”媳妇摇摇头说:“不知道。”张小柱神秘地一笑:“不是别人,就是我。”“啥?是你?你为啥毒死这条狗呢?”“傻样儿,若不毒死这条狗,我能当上村委会的会计吗?”媳妇恍然大悟:“好你个张小柱,把全村人都蒙住了,你太有道道了。”张小柱摇摇头说:“这也是被逼无奈,不弄出点儿花样,他村长能尿我这个壶吗?”随后又小声对媳妇说:“明天你就进城一趟,到狗市上再买一条狼狗。”媳妇不解地问:“买狗干啥?”“你真是笨到家了,再送给村长呀。”

“你都当上村委会会计了,还用得着再送他大狼狗吗?”“真是娘们儿家家头发长见识短,我再送他一条大狼狗,再折腾村里人一把的话,明年换届选举,不用我多做什么,一准儿会把冯永大折腾下来不可。到时候,光明村村长就是我张小柱的了。”

“好你个狗东西,真是太有道了。”张小柱的媳妇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