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谁是英雄

发布时间:2017-06-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这天,陈然下班回家,见家门口有个小伙子等着,一见他就问:“请问你是陈然吗?”见陈然点头,小伙子激动地说:“可算找到你了,我叫王健,我来找你爷爷陈三贵。”

陈然的爷爷十几年前去世了,陈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王健。王健听罢,忍不住伤心起来,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到陈爷爷坟前看看。陈然疑惑地问:“我冒昧地问一句,你跟我爷爷是什么关系呢?”

王健说:“我是王雄的孙子,王雄你听说过吗?大家都叫他王英雄。”

对陈然来说,王英雄这个名字太熟悉了,爷爷多次讲过的故事,不由得浮上了陈然的心头……

1942年冬天,日本兵来到了爷爷的老家,王雄那时才十二岁,在村头看见日本兵来了,就飞快地跑回去报信。乡亲们吓得惊慌失措,所幸之前在村尾挖了一条很长的地道,大家纷纷往那儿躲。王雄则爬上大树查看日本兵的情况,及时给大家传递消息。大家都进了地道,王雄刚想最后一个钻进去,发现出口外必须要堆上东西作掩护,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于是王雄毫不犹豫地留了下来,等他掩护好洞口跑出村的时候,被日本兵抓住了。

日本兵问王雄村里人都在哪儿,王雄说他前天去了姥姥家,今天刚回来,不知道。日本兵拿鞭子狠狠地抽打王雄,王雄被打得遍体鳞伤,可还是咬着牙说不知道。日本兵这才信了,却让王雄跪下磕一百个响头,然后就放他走。王雄不跪,两个日本兵过来架起他,汉奸踹他的膝弯,让他跪下去,王雄马上爬起来,直直地站着。如此三番五次,惹怒了日本兵,为首的日本兵拿刺刀狠狠地在他膝盖上刺了十几刀,直到王雄倒在血泊里,他们才将村子洗劫一空,扬长而去。

大家从地道里出来,见到王雄的模样,都哭了,万幸的是他还有一丝气息。经过抢救,王雄居然活过来了,大家听完他和日本兵斗争的事,都夸他有骨气,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从那时起,大家就叫他王英雄了。村里的长辈们也立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以后教育孩子,别让他们跪。陈然的爷爷陈三贵那时候四岁,从那以后再没被罚跪过,后来他也不让陈然的爸爸跪,再后来,陈三贵和儿子一家进城生活,他也不让陈然跪,说跪着是没骨气的表现。

后来,陈然上了小学,有一天,爷爷说王英雄要来他家,陈然很激动。两天后,一个脸庞黝黑、老态龙钟的老头来了,一点也没看出英雄的影子,陈然大失所望。王英雄浑浊的眼睛湿湿的,他告诉陈三贵,儿子、媳妇都去世了,只留给他一个孙子,可孙子有先天性心脏病,城里的医生说,必须马上动手术,让王英雄去准备三万块钱,不做手术,孩子活不过二十岁。

那个年代,别说三万,就是一千块钱也不好凑。陈三贵给王英雄出了一个主意,说:“我见过有人因为孩子生病付不起医药费,在路边卖水果,你这次来,不是带了些老家的土鸡蛋吗?要不你就‘卖蛋救孙’吧!我也去找亲戚朋友凑点钱,咱们分头行动!”

陈三贵写了一个“卖蛋救孙”的牌子,将王英雄带到了不远的一条街上。他想,那些有善心的人来寺里朝拜,经过此地,看见王英雄的遭遇定会同情。

寒风“呼呼”地刮了一天,陈三贵借钱并不顺利,到了华灯初上时,他才缩着脖子,来到那条街。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那些施舍者刚摸口袋,乞丐们就连跪带爬地围上去,缠着把钱要走了。只见王英雄垂着头站着,背篼里的鸡蛋还是满满的。陈三贵正想走过去,只见一男一女走向了王英雄,女的停下脚步看了看牌子,示意男人给点钱,男人冷笑了一声说:“这里的乞丐十有八九都是假的,不过只要你高兴,我就给!”说完掏出一叠钞票,对王英雄说:“嘿,老头,别人都跪着,你为啥不跪?你这样可不专业!只要你跪着给我磕个头,这些钱都给你,咋样?”

王英雄抬起头,看着男人手中的钱,嘴唇哆哆嗦嗦,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陈三贵看王英雄摇晃着身子,似乎真的要跪下去,他急了,赶紧跑过去,扶着王英雄,“呸”了那个男人一口,说:“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我们村里响当当的英雄。想当年日本兵拿刺刀扎他,他也没下跪,现在你居然想让他对你下跪?门都没有,滚!”

男人被陈三贵的举动吓了一跳,嘀咕了几句,拉着女的走了。

陈三贵扶着王英雄,喃喃地说:“英雄大哥,你不能跪,你不能跪!你是英雄,你膝下有黄金啊!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的!”

王英雄听了陈三贵的话,老泪纵横,两个老人相互搀扶着,颤颤巍巍地回了家。

那天以后,陈三贵就让王英雄去医院照顾孙子,而他自己每天早出晚归,也不知去了哪里。终于有一天,陈三贵高兴地将三万块钱交到了王英雄手里,说:“英雄大哥,我终于弄到钱了,赶紧去救孩子!”

王英雄看他十分憔悴,问:“你是怎么弄到钱的?”

陈三贵说:“我找到一个慈善组织,递交了材料,他们见你是英雄,决定拿出一部分钱资助你。”王英雄又哭了,紧紧抱住了陈三贵。

谁是英雄(2)

后来手术成功了,陈三贵送王英雄爷孙俩上了火车,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回忆到这儿,陈然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心想,这人就是王英雄的孙子了!他问道:“你现在身体怎样?手术后没什么异常吧?”

王健吃惊地问:“你知道我?”陈然笑着说:“当然,我爷爷生前最自豪的事情,莫过于帮王英雄爷爷保住了名节,他引以为豪,给我讲了很多遍呢。”

王健说:“我爷爷说,他后来攒了一些钱,但寄出去都被退回来了。”陈然说:“你爷爷老寄钱来,我爷爷退了一次又一次,后来搬家干脆不告诉他地址,他老人家还健在吗?”

王健含泪摇头说:“他也去世十来年了,去世前把我送到了孤儿院。爷爷留了一封信,让院长在我二十岁时给我,我才知道如果当年没有陈爷爷的帮助,我最多也只能活二十岁,我剩下的生命都是陈爷爷给的。”

陈然拍拍他的肩,说:“言重了,这些钱都是慈善机构筹来的。”王健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说:“你真的以为那些钱是筹来的?爷爷在信里都告诉我了,你看吧!”

陈然疑惑地打开信读了起来,在信里,王英雄说,那几天陈三贵早出晚归去帮自己筹钱,他过意不去,心想,我还是偷偷地去那条街上要钱吧!于是他悄悄来到那里,可是远远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正是陈三贵!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对过往的人说:“求求各位好心的大爷大娘,我的孙子要做手术才能活,可怜我没钱,你们买我的鸡蛋吧,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啦!”他的举动引得不少人驻足观望,有的人掏出錢不要鸡蛋,还有的人往背篼里丢了几张大钞,拾起俩鸡蛋就离开了。陈三贵连连道谢,头碰在地上“咚咚”地响……

原来如此!陈然看完信,眼睛湿了。

第二天,陈然带着王健来到了爷爷坟前。王健长跪不起,哽咽道:“陈爷爷,我爷爷说,他这一生虽然没有跪日本人,但还欠您老人家深深一跪!他当年因为被日本兵刺破膝盖留下旧伤,腿根本跪不下去,其实,最该跪谢您的是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