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富儿子穷儿子

发布时间:2017-07-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马达是不同集团的老总马不同的儿子,标准的富二代,甭看他只有13岁,花钱却是大手大脚,挥金如土。马不同每月给他三千块零花钱,他嫌不够,涨到五千,还不够,最后涨到一万才勉强满意。

马不同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得想办法矫正儿子的金钱观。一次,马不同从电视上看到一档纪实节目。节目说的是一个城里的富二代和一个乡下的穷二代,互相交换身份,入住对方的家庭,体验不同的人生……看到这里,马不同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牛老实是不同集团的门卫,他有一个儿子,叫牛亮。这天,马不同来到门卫室,对牛老实说:“老实啊,我想求你点事。”

牛老实受宠若惊,点头哈腰地说:“马总客气了,啥求不求的,有事您尽管吩咐。”马不同说:“听说你的老家在一个偏远山区,这不是学校快放暑假了嘛,我想让马达去你的老家住两个月,体验一下生活。至于你儿子牛亮,就让他跟着我住,我决不会亏待他的。”

牛老实一听,咂着嘴巴,哼哼唧唧。马不同以为他不乐意,就说:“当然我决不让马达白住,从今往后,我给你涨一倍工资,怎么样?”牛老实连连摆手:“马总,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的老家实在是太穷、太苦了,马达从小娇生惯养,我害怕孩子吃不了苦啊。”

马不同一听,哈哈大笑说:“越贫穷越艰苦越好,我就是要让马达这小子尝尝受苦的滋味,让他知道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是父母一滴血一滴汗赚来的。”

暑假到了!马不同父子和牛老实父子一起赶赴千里之外的老家,一路上,四个人下了飞机坐火车,下了火车坐汽车,下了汽车坐拖拉机,后来干脆搭了一辆牛车,吱吱呀呀走了半天。最后牛车停住,牛老实说:“下车吧。”

马不同活动着快散架的身体,问:“到了?”牛老实“嘿嘿”一笑:“翻过前面那道山梁,再爬三十里山路,就到了。”

四人连滚带爬地到了牛老实的家——用石头和茅草搭的三间破草房,都快累瘫了。马不同父子一瞧屋里的摆设:桌子是瘸腿的,房子是透风的,照明是油灯的,吃的是野生的。马达立即嚷嚷:“这是人住的地方吗?”马不同瞪了儿子一眼:“怎么说话呢?”其实,他也舍不得儿子受苦,但是转念又一想,如今不舍得儿子吃小苦,以后儿子肯定吃大苦。

马达哪里懂得父亲的心思,一会儿嚷嚷被子脏,一会儿埋怨饭菜差,一会儿嘟囔夜里冷,说住在这里肯定生病。马不同狠起心肠:“被子脏了你可以自己洗,嫌饭菜差你就自己烧,夜里冷你不会多穿点衣服吗?人家牛亮从小在这里长大,身体不是好好的?”

马达没辙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捂着肚子,说肚子疼,要上卫生间。马不同气得七窍生烟,说这里哪有卫生间?自己到草丛里解决。谁知牛老实却拦住马达,一指墙角的木桶说:“算了,外面天黑了,还是在屋里解决吧。”

马达望着那个脏兮兮的木桶,皱眉说:“太脏了,我拉不出来。”马不同正要训斥他毛病多,牛老实一句话,马达就再也不说啥了。牛老实说的是“天黑了,外边可能遇到狼”。

把马达交给了牛老实,马不同带着牛亮回到城里,住进了自己家。望着豪华气派的房子,牛亮手足无措。马不同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客气,这两个月,你就做我的临时儿子,需要啥,尽管开口。”

甭说,牛亮还挺懂事,天不亮就起床,叠被子、打扫卫生、煮牛奶……等马不同起床,热腾腾的早餐已经端到了桌上。而且牛亮特别珍惜钱,除了买文具和书,几乎不花一分钱。

过了两天,马不同发现,自己给牛亮的零花钱,不但没少,反而多了几十块。马不同很奇怪:“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牛亮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有个习惯,就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到街上的垃圾桶里翻翻,把一些能卖钱的废品捡回来,卖给收破烂的,那几十块就是这几天他卖破烂攒的钱。

马不同很感慨,多懂事的孩子啊!儿子马达要是有牛亮一半懂事,自己就知足了。

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是作为父亲,把儿子撂在那个小山沟,马不同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只过了一星期,他就思儿心切,想去看望儿子。后来一琢磨,不行,就马达那个娇惯样子,经过这几天磨砺,肯定受不了,见到自己,一定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自己万一心软了,不就前功尽弃了吗?他思前想后,决定不露面,只是偷偷给牛老实去了个电话,问马达的情况。

牛老实的老家,全村都没有一部电话,手机更是没有信号。马不同要找牛老实,得把电话打到附近镇上的一个小卖部,那里的老板是牛老实的一个亲戚,亲戚接到电话后,再爬几十里山路,去通知牛老实,牛老实得知马不同找自己,又得爬几十里山路去镇上接电话。

等到牛老实回信,已经是第二天。牛老实对马不同说,头几天,马达还耍少爷脾气,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吵着要可乐牛排肯德基。牛老实说,这里啥都没有,只有窝头咸菜棒子粥。马达还是不肯吃,后来饿了一整天,第二天再见到吃的,也不讲究了,一口气吞了半锅粥。

富儿子穷儿子(2)

马不同问:“那小子没给你添乱吧?”牛老实想了想说:“倒是没添乱,不过昨天半夜,他趁我睡着了,想逃跑。结果跑到半路,自己又老老实实回来了。”

马不同皺着眉问:“为啥?”

牛老实“嘿嘿”一笑:“山路上到处是坟地,他看到坟头上的磷火,以为遇到了狼,吓得跑回来,再也不敢逃跑了。”

马不同觉得既好气又好笑。过了半个月,他再次联系牛老实。牛老实告诉他,马达虽然是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可是脑子不笨,他知道自己跑不了,只得踏踏实实住了下来。如今,马达白天跟着牛老实上山砍柴、耙地、挖笋,晚上编竹筐、剥花生、推碾子,虽然晒黑了,累瘦了,可身体壮实多了。

马不同听得既欣慰又心疼,小心地问:“他没喊苦吧?”

牛老实说:“没有,这小子可坚强了。前几天脚上磨了几个大水泡,我给他挑破,用盐水洗,他虽然疼得直咧嘴,可愣是没掉泪。”

假期很快过去了一半,等马不同再来电话,牛老实说,现在的马达经过磨炼,已经变得懂事多了。昨天,牛老实上山捉了只野兔,晚上炖了兔肉。马达虽然许久没见荤腥了,可仍然把肉夹给牛老实,自己啃骨头。还有,牛老实给了马达几块钱,马达没舍得花,跟着牛老实到镇上赶集时,悄悄给牛老实买了顶草帽……

马不同听了暗自得意,让孩子吃苦这一步棋,自己算是下对了。

很快,暑假过去了。马不同去接马达,顺便把牛亮交给了牛老实。如今的马达和牛亮简直判若两人,牛亮白白胖胖,马达黑黑瘦瘦。不过,马达经过磨炼,变得成熟了。他把一筐山茱萸交给马不同:“爸,这是上山砍柴时,我给你摘的,这种山茱萸专治高血压高血脂。”马不同看着变得孝顺节俭的儿子,激动得差点掉泪,他忍不住当众宣布,为了让马达变得更优秀,明年暑假,要把马达送到更艰苦的地方去锻炼。

眨眼到了年底,往常马不同要带马达去旅游过春节。马不同问马达,今年他喜欢去哪里?国内还是国外?谁知,马达想了想说:“要不,咱们去牛亮的老家吧。”

马不同一想,这倒挺有趣的,到艰苦的地方过年,倒别有一番趣味。父子俩一路跋涉,终于赶到了牛老实的老家。牛老实父子非常热情,炒菜烫酒,为马不同和马达接风洗尘。马不同一高兴,多喝了几杯,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等马不同醒来时,发现马达和牛老实都不见了,身边只剩下牛亮。马不同忙问:“马达呢?”

牛亮说,马达跟牛老实回城里了。什么?马不同一下子蹦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高档衣服裤子不见了,身上穿的是牛老实又脏又破的衣服,再一摸口袋,手机钱包银行卡都没了。

马不同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牛亮不作声,只把一张纸条交给了他。马不同心急火燎地展开纸条,发现是马达写的:爸,上次你把我丢到山沟受苦,我心里一直恨你。在受苦期间,为了讨好你,尽早回家,我努力表现。可是你呢,明年竟然还想把我送到更艰苦的地方受罪!你知道吗?老师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平时摆豪宴、开豪车、泡女人,挥金如土,怎么不管管自己呢?当初你丢下我,让我学习牛亮,现在我丢下你,你也学习牛老实吧!只要你能吃得下这个苦,我明年就去更艰苦的地方。

马不同火冒三丈道:“荒唐!简直太荒唐了!”说完,他提上裤子就要去追马达。旁边的牛亮拦住他说:“你不能走。”

马不同一瞪眼:“为啥?”

牛亮說:“马达说,你现在是我爸了,你走了,谁种地?谁砍柴?谁烧饭?”马不同望着这个破烂简陋的“家”,尴尬地苦笑一声:“牛亮啊,我不是你爸,我……我也吃不了苦哇!”

说罢,他拔腿往马达离去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