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我不是陈世美

发布时间:2017-07-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陈义重还在办公桌前忙碌着。经理走出办公室,隔着老远说:“老陈,虽然这个项目对咱们公司很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 陈义重连忙站起身,表示工作第一,再干一会儿就下班。经理很感动,又语重心长地叮嘱几句后走了。陈义重重新打开房屋销售网,继续为儿子搜寻合适的房子。闹了半天,陈义重是在干私活!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陈义重,他儿子今年刚刚考上大学,可这房价却嗖嗖上蹿。用不了几年,儿子就到了结婚的时候,没套自己的房子,谁嫁啊!所以再也不能像几年前那样优柔寡断了,必须尽快下手。 回到家后,陈义重一声不吭地靠在沙发上。老婆问:“怎么了?” 陈义重说:“房价涨得太快了,今年是去年的一倍多了。咱家那点积蓄,我算了算,能买三分之二点六六六的厕所面积。” 老婆脸一沉说:“去年就让你买,你不买,还嘴硬,说房价最多一年就大跌。现在傻了吧?” 陈义重一脸悲愤:“所以我今天下班前,去那个专家博客里,狠狠地骂了他一通。” 老婆“啪”地一巴掌打在陈义重脑袋上,说:“有个屁用!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吧,咱家这套房子,前年刚还清贷款。再买房,首付都不够。” “我倒是有个办法。”陈义重站起身说,“离婚!” 话音刚落人就蹿到了卧室,关上房门。果然,老婆气势汹汹地拍着门吼了起来。 陈义重隔着房门,这才说出为啥要离婚买房。其实很简单,如今这套房子是在老婆名下,如果跟老婆假离婚后,那么陈义重就等于没有房子,可按首套房贷款,这下家里的积蓄就够首付了。 门外安静了下来。陈义重这才敢打开房门,却一下子被老婆揪住耳朵,给提溜出来了。 老婆说:“我都忘了,如今你是项目主任,当官了。是不是想当陈世美了啊?” 陈义重龇牙咧嘴一通表白,最后说:“天下哪有你这么厉害的秦香莲,我想做陈世美也没那土壤啊。” 老婆松了手,俩人商讨起假离婚的诸多细节。 就这样,几天后陈义重夫妻俩开始办假离婚了。 俩人进了民政局大厅,顿时傻眼了。这一屋子的男男女女,多大岁数的都有。一对一对卿卿我我的,哪像是来离婚的。走近一听俩人都乐了,大多都是在谈房子!老婆也没有了路上的紧张不安,跟陈义重对视了一下,都无奈地笑了笑。真是“婚姻诚可贵,买房价更高”啊! 离完婚后,陈义重就没事转楼盘了。这天,他跑到了一家新开盘的楼市,正在售楼大厅转悠呢,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跟陈义重正走了个面对面。俩人都呆住了,女人惊喜非常,先开口说:“是义重?”陈义重叫:“是我,你是金镶玉?” 二 陈义重和金镶玉既是大学同学,还是初恋情人,可惜后来分道扬镳了。理由很俗套,陈义重是个农村娃,而人家金镶玉却是有家业有背景的。二十年后重逢,必然会一起坐坐。一家高档咖啡屋内,陈义重、金镶玉两人说着话。不说还好,这一说,顿时让陈义重有种人生充满巧合的感觉了。眼前这位金镶玉,正是这家楼盘的开发商。年轻时自己高攀不上,如今只剩下仰望了。 听闻陈义重是为儿子看房后,金镶玉非常爽快,随便挑,至于价格保证最低。说完这些,话题就落在各自婚姻上了。金镶玉几年前离了婚,至今单身。陈义重咽了口唾沫,吭哧了两声后,说:“我也离婚了。” 金鑲玉眼放了光,斩钉截铁地说:“你儿子房子的事,你就别担心了,有我呢!” 陈义重连连摆手:“别别别……我是他爸,有我呢。”说完连自己都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回到家后,老婆已经做好饭了,问:“有合适的房子吗?” 陈义重说:“有!”说完马上意识到有“危险”,连忙改口,“也没有。多看几家,也好有个比较,货比三家嘛。” “啪”一巴掌又拍在陈义重脑袋上,老婆大吼:“你买菜呢?不知道房价一天三涨啊?” 陈义重缩着脖子,护住脑袋说:“我知道,知道。我明天就交定金,明天就交!” 第二天陈义重就来到那家楼盘,哪知工作人员看完陈义重的资料后,微笑着告诉陈义重,老板交代的,不需交任何资料、费用。凡我们公司的楼盘,你看上哪间说给我们一声就不用管了。 陈义重不答应,但人家一个劲强调,是老板交代的,不敢违背。陈义重只得拨通金镶玉的电话,金镶玉根本不理这茬,邀请陈义重来金兰大酒店吃饭。陈义重只得带着资料赴约。 这一顿饭吃的,陈义重这个着急上火,人家金镶玉就是不理他的话茬。实在被纠缠不过了,金镶玉才叹了口气,埋怨了一番陈义重后说:“不就是房子吗?把资料放我这,首付款先拿去装修,不够就开口,你儿子的事就是我儿子的事,不然就是不领老同学的情面。”

我不是陈世美(2)

话都说到这地步了,陈义重心里是五味俱全。金镶玉这是对自己旧情未了,可自己是为给儿子买房,搞假离婚。不行,我答应过老婆,我不是陈世美,假离婚这事,必须跟金镶玉说清。想到这里陈义重鼓足勇气,费死老劲了,才把自己“为给儿子买房,跟老婆是假离婚”这事说清楚。 金镶玉面无表情,没有说话。陈义重又拿出银行卡来,小声说:“要不,我马上出去,把钱划到你卡里?” 金镶玉沉默好久,说:“明天连资料一起交到售楼部吧,现在这情况,不走正常程序的话,反而会引起误会。就这样吧。” 快深夜了,陈义重才回到家,敲了半天门,也不见老婆开门。正奇怪,对门张婶探头说:“你老婆到金兰大酒店找你去了。”说完,迅速关上了门。 三 陈义重苦着脸站在门口,一面等老婆回家,一面想着如何应对。可左等不来,右等不到,打手机也没人接。这都要凌晨三点了,老婆怎么还没回来?陈义重正焦急呢,手机响了,是老婆的车间主任,很小心地说:“你老婆,不是,你前妻得了精神病,被巡夜的民警发现,送到了青山精神病医院。你要不要去看看?” 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民警在西四环路上,发现一位中年妇女,步履踉跄地走着。这大晚上的,又是一个女的,所以民警就过去看看,发现这妇女两眼发直,一看就不正常,嘴里没完没了地唠叨:“我要找陈世美算账,我要找陈世美算账……”幸好这位妇女的口袋里有工作证,所以被送进青山精神病医院后,辗转联系到了陈义重。 在精神病医院,陈义重说啥也不相信那么强势的老婆会得精神病。大夫说:“平时你前妻是不是很霸道?动不动就对你疑神疑鬼的?”陈义重点头。大夫苦笑一下,说:“你前妻其实心理非常脆弱,很害怕失去你,但又不想表现出来,所以分裂出这种性格掩饰。一旦你俩离婚,也就是怕什么,真的发生了什么,她心理无法承受,所以就崩溃了。” “我跟老婆是假离婚,不是真的!”陈义重都要急眼了。 大夫说:“这属于你俩私事。好了,你要是真关心你前妻,还是尽快通知她的亲属,来医院办理下相关手续。” “我就是她老公。”陈义重说,“什么手续?我来办!” 大夫说:“抱歉,从法律上讲,已经不是了,必须是她的直系亲属才行。”说完,丢下陈义重离开了。 第二天都快中午了,陈义重才回家,刚进小区就遇到了张婶。“呸!”张婶边走边狠狠地吐了口口水,“陳世美,害得自己的老婆都得了精神病!什么东西!”小区其他人也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瞅着陈义重。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陈义重知道自己解释不清了。到了家门口,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拿钥匙。老婆在精神病医院,只能叫开锁公司来。可人家敢给自己开门撬锁才怪呢,因为房子在老婆名下。陈义重只得又低头离开小区,好在昨晚就给儿子打了电话,按时间算儿子中午就能回来,还是回医院门口等吧。 好容易儿子风风火火赶来了,见面就问是怎么回事。陈义重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儿子脸色很难看,办理完相关手续后,就去看望妈妈。 隔着探望窗,老婆正披头散发地在屋里转圈呢,当走过探望窗时,传来老婆的声音“我要找陈世美算账,我要找陈世美算账……”儿子脸色大变,猛然回头,眼里含着泪,仇敌般地瞪着陈义重。 一路上,儿子走得飞快,陈义重追在后面,理亏般地来回解释。儿子终于爆发了,猛地回头,指着陈义重吼:“是你害了我妈!你是陈世美,该用铡刀铡了你!”满街人纷纷转头看,儿子逃一样地走了。 坐在路边长椅上,陈义重抓着自己的头发,垂头丧气。本是为了给儿子买房,跟老婆搞假离婚,可怎么就无端背上陈世美的骂名了呢?如今儿子不认自己,家也回不去了。好久,陈义重才抬起头,他下了决心,如今说啥也要跟老婆复婚,洗脱自己陈世美的冤情。儿子还小,一时转不过弯来,去找丈人好好说说,丈人一向通情达理,丈母娘也喜欢自己,一定会理解的。想到这,陈义重向丈人家赶去。 当陈义重敲开门后,迎接他的是一根拐棍。丈人一拐棍打来:“你还有脸来?我打死你个陈世美,害死我女儿了,我打死你!”陈义重一边躲一边说:“爸,不是,都是误会。我现在是来告诉你,我想跟老婆复婚。” 拐棍停在半空,丈人不相信地看着陈义重,说:“复婚?” 陈义重说:“是的,现在我已经解释不清了,但老婆变成这样子,我说啥也不能丢下她。我必须要跟她在一起。” “想得美!”拐棍又砸下,“把我女儿害疯了,还想害死她,你个陈世美!” 丈母娘出来了,一把扶住气喘吁吁的老丈人,转头对陈义重怒吼:“你滚,害了我女儿,还想气死她爸是不是?陈世美也没你歹毒!滚!”

我不是陈世美(3)

四 仅仅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了!晚上,陈义重躺在宾馆的床上,呆望着窗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义重拿起,是金镶玉打来的,问为什么今天没来售楼部办手续。 陈义重有气无力地说:“房子我不买了,想买时我再联系你好吗?”说完,就挂断了。可手机却又响了起来,是单位的王经理! 陈义重连忙向王经理补今天的假,说还想请几天假。王经理说:“我是告诉你一下,你负责的那个项目,由别人接手了。”陈义重一皱眉,说:“意思是说,我不再是项目主任了?” 王经理干笑两声说:“这个,起码目前还是主任待遇。你的事已经传到公司来了,总经理也知道了,下班前突然做出这个决定。虽说有些事是个人私事,别人管不着,可你……算了不说了,你就好好休假吧。” “我不是陈世美!”陈义重脱口吼了起来,但经理已经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陈义重来医院看望老婆。刚走进大堂,儿子迎面扶着丈母娘走了出来。丈母娘边走边哭,儿子的脸色也异常难看。陈义重慌忙躲在一根柱子后面,不敢照面,直到两人走出大堂好久,才转出来,找到相关人员提出想探访。工作人员问:“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陈义重说:“丈夫!” 工作人员转过头,上下打量着陈义重。陈义重慌忙补充:“是前夫。” 工作人员这才转回头,看着电脑说:“非直系亲属,不能探访。再说了,病人刚住院治疗,也不宜频繁探访。” 陈义重还不死心,这时,两位大夫经过陈义重身边。一位高个大夫说:“有两个护工受不了这里的环境,辞职走了。”矮个大夫说:“这下咱们又有得忙了。” 陈义重眼珠转了转,对了,我来医院做护工,不但天天能见到老婆,说不定还对康复有帮助呢。可找谁介绍自己进来呢?如今众叛亲离,只能找金镶玉了。 当天晚上,陈义重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金镶玉,请求金镶玉帮忙,进精神病医院做护工。金镶玉沉默好久,说:“义重,你其实有更好的选择,当年大学毕业时,你放弃过一次了,你明不明白?” 陈义重声音已经有些哽咽,说:“既然当年我选择了现在这条路,就已经不能回头了。我不是陈世美,帮帮我好吗?” 电话那头又是长久沉默,才说:“历史上的陈世美其实是一个重情义的男人,只不过得罪了小人,才被小人编排进戏剧里,成了千夫所指的负心汉。你不做哪个陈世美?历史上的,还是戏剧里的?” 陈義重仰望着星空,说:“我叫陈义重,我不是陈世美!” “好吧,我想想办法。”金镶玉说,“还有,关于房子的事,我已经跟手下交代了,只需你或你儿子来办理下手续。我就要去国外了,也许从此后就不会再回来,你保重!” 三天后,陈义重接到精神病医院的通知,录取他做了护工,并如愿以偿地分在了老婆所在的那个病区内。几乎同一时间,金镶玉也打来电话,说自己马上就要去机场了,沉默片刻后,说:“飞机是上午11点25分的,我会最后一个登机。” 陈义重明白,这是金镶玉在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人家已经把房子给儿子准备好了,只需告诉儿子去办手续,然后跟着金镶玉出国,不再回来,那么这里的一切都将结束。这是让自己选择,是去医院,还是去机场。陈义重颤抖着手,给金镶玉发去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两个字:保重。跟着,他一头扎在枕头上,放声大哭! 五 经过几天培训后,陈义重终于得以上岗。由于有金镶玉的运作,陈义重专门负责老婆所在病房的日常护理。 病房内,加上老婆共有五位病人。当陈义重第一次进入病房时,一眼就看见老婆蜷缩在角落,目光呆滞地望着地面。陈义重疾步走了过去,蹲下,望着老婆说:“是我,义重,你老公。”话音刚落,身后出现了一位年轻患者,轻抚着陈义重的头,吓得陈义重一下跌坐在地上。 年轻患者目光深情地看着陈义重,说:“老公,你是老公。” 陈义重这才想起,这位308号病人刚刚结婚,老公就因公牺牲了,为此患上了精神病。他吓得头发都立了起来,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不该说出“老公”这两字。这要被医院知道了,绝对会被停岗。 “我要找陈世美算账!”老婆突然站了起来,目光呆滞地在病房转了起来。陈义重连忙指着身上的白大褂对308号说:“我是护工!护——工——不是老公。” 308号望着白大褂,喃喃说:“护——工——不是老公。”显得非常失望,安静地坐下了。 陈义重这才轻拉着老婆的手说:“该休息了,先吃药。”老婆转头看了眼陈义重,果真不再走了。陈义重扶着老婆坐下,给老婆吃了药后,老婆很快安静地睡去了,陈义重又给其他病人吃药。

我不是陈世美(4)

一切妥当后,陈义重望着熟睡的老婆,眼圈红了,老婆居然不认识自己了。老婆的病历他看过,培训时也听医生说过,像这种病情尽快恢复记忆是关键。本以为自己一出现,就能让老婆恢复记忆,看来还要重新想办法。 接下来的几天内,陈义重一有机会,就不断地跟老婆叙说过去的时光,如何认识,如何结婚、生子,说得陈义重都哭了,那真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可老婆却毫无反应。 陈义重依旧不死心,又拿出过去的相片,给老婆看。这回似乎起作用了,老婆定定地看了会儿相片,突然把相片转了一下,相片里的人都横着了,又转了一下,这下,相片里的人都大头朝下了。老婆就这么把相片转,转,转……玩了一会儿,最终厌倦了,她把相片一扔,站起身满屋转着,嘴里不停嘟囔:“我要找陈世美算账,我要找陈世美算账……” 陈义重几乎要崩溃了,看来老婆如今就是想找陈世美了,好,那我就做一回! 趁休息的时候,陈义重跑到影楼,租了身驸马服装,然后进入病房,用笤帚挑起一块白布,盖住监控摄像头,然后迅速更衣,一身驸马的打扮,来到老婆病床前,推醒老婆。 老婆一下子坐起,紧盯着陈义重。陈义重心中一阵狂喜,连忙说:“看,陈世美来了。你不是一直找陈世美吗?” 老婆一把抓住陈义重,说:“他在哪儿?” 陈义重指着自己说:“我不就是陈世美吗?” 老婆说:“你带我去找他。” 陈义重说:“就在这,我就是,你看这衣服。” 老婆摇头说:“我家陈世美,还戴着眼镜呢。” 陈义重慌忙拿出眼镜戴上:“你看,是不是陈世美?”老婆直勾勾地看了一会儿,说:“他跟一个狐狸精在一起呢。你带我去,我去找他算账。” 陈义重已经慌不择言了,指着308号病人说:“那不是狐狸精吗?我真是陈世美。” 老婆说:“你骗我,她是308号,我认识她,她老公是个英雄,你不是陈世美。” 陈义重说:“我本来就不是陈世美,我是为了帮你……” “你不是人!”老婆声音冰冷,“连英雄都敢亵渎。”老婆说完站起身,绕过陈义重,又在病房里转了起来,嘴里嘟囔着:“我要找陈世美算账,我要找陈世美算账……” 六 所有努力都失败了。陈义重只得寄希望于治疗。 这天清晨,陈义重来打扫卫生。老婆的病情也似乎好些了,不再总是转着圈找陈世美算账了。当扫到墙角时,陈义重看见地上有份报纸,拿起来正要扔进垃圾箱,却停住了,因为上面有半个版面的新楼盘广告。这才不到一个月,怎么价格又涨了这么多?如今,自己连首付都付不起了。陈义重长叹一声,突然发觉身后有人,连忙回头。身后是老婆,正瞪着眼看报纸。陈义重心里一动,指着那个楼盘广告说:“房子又涨价了。”老婆一把抢过报纸,俩眼渐渐浮现出焦急的神色,大叫:“快给儿子买房!”跟着盯住陈义重,猛然一把揪住了陈义重的耳朵,说:“是你,你个陈世美!” 陈义重狂喜,捂着耳朵说:“你终于认识我了,我不是陈世美,你轻点啊。” 老婆松了手,环视了下病房,最后看着陈义重说:“我都想起来了,你怎么老了这么多?” 委屈、伤心,还有惊喜……陈义重此刻五味俱全,把经过简单说了下。当然,说到金镶玉时,陈义重撒了个谎,只说金镶玉是自己的同学,嫁了个大款老公,可老公却变了心,还经常虐待金镶玉,所以那天他是去安慰金镶玉去了。 “老婆,你相信我吗?”陈义重带着哭音说,“我不是陈世美,不是!” 老婆难过地说:“信,信,你要是陈世美,怎么会来做护工照顾我,还老了这么多。你别伤心,我跟儿子和爸妈解释。” 陈义重说:“好,我这就去通知院方,你康复了。” 老婆说:“通知完后,你赶快去给儿子买房。这要再不下手,别说咱俩假离婚,就是死掉都买不起了。” 陈义重答应一声,匆匆忙忙离开医院去买房。两家楼盘转过后,陈义重步履越来越沉重,如今连偏远地段的首付都不够了。 陈义重茫然抬头,不远处正是金镶玉的那个楼盘。陈义重心里一惊,我怎么鬼使神差地來到这里了?对了,金镶玉说过,只要我或儿子来趟售楼部,办理下手续,那房子就到手了。可我不是陈世美,如今刚刚洗脱了“罪名”,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大礼呢?自己如何解释,谁肯相信呢? 陈义重想离开,却又站住了。错过这个机会,恐怕真如老婆所说,就是死了,也给儿子买不起房子了。儿子是老婆的命根,又是自己不听老婆的话,一再错过买房的良机,才搞成如今这个地步,自己简直太失败了。终于,陈义重望着售楼部,一步一步走了过去,那样子,仿佛有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在拉着他一样。

我不是陈世美(5)

直到傍晚时分,陈义重才脸色难看地回到了家。老婆和儿子早都等急了。老婆慌忙把陈义重扶到床上,陈义重却一把抓住老婆问:“我是不是陈世美?” 老婆抚摸着陈义重的头发,柔声说:“不是。” 陈义重说:“是,我是。我一分钱没花,就买了一套房子。”跟着,便原原本本地把自己跟金镶玉的关系说了出来。老婆苦涩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你这人的脾气,最欠不得人情,是不是联系了金镶玉,告诉她,你准备跟她出国了?” 陈义重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然后一头扎进老婆怀里。的确,陈义重是联系了金镶玉,准备出国跟金镶玉结婚。那套房子,压得陈义重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了。 “爸!妈!”不知什么时候,儿子出现在俩人身边,说,“忘了告诉你们,吃晚饭前,我接到一个国外的电话,是个叫金镶玉的女人打来的。她跟我说了我爸买房这事了,问我怎么想的。我就告诉她,房子,我不要!我只要老爸和老妈。她沉默了半晌,说祝你爸妈快乐一生,就挂了。所以老爸,你不必为了给我买房做出牺牲。” “你个傻东西!”陈义重虽然在骂,眼里却溢出感动的泪水。 儿子说:“我当然傻,谁让我是陈义重的儿子呢。” 老婆看着儿子说:“那你的房子怎么解决?” 儿子说:“我自己解决啊。谁敢保证,你儿子以后不会成为世界大富豪呢?不过,”儿子突然坏笑,“我算真服老爸了,都这岁数了,居然还有桃花运!” 陈义重刚要起身揍儿子。儿子却一溜烟地跑了出去。老婆一拳打在陈义重身上,说:“你这桃花运来了谁也挡不住,真舍得放弃?” 陈义重说:“舍得,我明天跟你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