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苍龙舞

发布时间:2017-08-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县城最高档的夕阳红养老院,位于县城近郊,门前是大片农田,没有人家,更没有商店,因此极少有老人走出养老院看看。可不久前,夕阳红住进一个叫陈发根的老头,常常瘸着左腿,拄着拐棍溜出夕阳红。

如今已过深秋,稻子收割了,空旷的地里只剩下五六寸长的稻茬。陈发根到田野里去干什么呢?这引起了保安的注意,有回保安悄悄跟在他后面,发现陈发根在收割过的稻田里拄着拐棍,眼睛盯着一溜溜的稻茬,像在寻找什么宝贝似的。忽然,他把拐棍往旁边一扔,蹲下身子,双手发颤,从地里拾起一根没有割断、在阳光下金黄耀眼的稻草。他十分激动,小心翼翼掐下这根稻草,真像寻到了什么宝贝似的,紧紧把它攥在手里。保安哭笑不得,估计陈发根脑子出了问题,错把稻草当金条了……

保安把发现的这桩蹊跷事向刘院长作了汇报。刘院长也感到陈发根的行为不可思议,便打电话给陈发根的儿子陈晓阳,告诉他老人行动异常,常去田里掐稻草。

陈晓阳是孝子,把父亲从乡下接到县城一起住,后来,由于他要经营公司,对老人照顾不周,万不得已又把老人送进夕阳红。他听后沉吟道:“刘院长,我爹年纪大了,可能有点痴呆了。这样吧,他要出去,你们也不要硬拦着,保障他安全就好。还请你们把老人看好,我出双倍的钱。”

既然陈发根的儿子这样说了,刘院长便安排了一个工作人员,发现陈发根溜出夕阳红,就跟出去暗暗盯着。

半个月后,陈发根捡回了一大捆稻草,剥干净枯叶,剔去有瑕疵和折断的,剩下的根根金黄挺直,真像一捆金条似的。这捆经过他精心挑选的稻草有什么用呢?夕阳红的老人们纷纷猜测。之后的日子里,陈发根突然除了一日三餐去餐厅,开始闭门不出。五六天后,陈发根终于打开房门,左手拄着拐棍,面对关注着他的老人们,他的右手竟然端着一条三四尺长的怪物:金黄的蛇身、青面麒麟首、黑色长须、嘴里含着颗用鸽蛋做的龙珠,白玉般卵石镶嵌而成的眼珠子熠熠闪光、犄角弯弯似美丽的梅花鹿、扁扁的鲤鱼尾巴、伸张的五爪扎着飘飘红带……这怪物的主体正是陈发根用去稻田掐来的稻草扎成的,其他的饰物则是从礼盒包装取来的。怪物栩栩如生,威武逼真,昂首摆尾,像要腾飞起来似的。

“苍龙!”有老人惊呼起来。

原来陈发根溜出夕阳红,掐稻草是为了扎苍龙。

苍龙是神话传说中的灵兽,会给人带来平安幸福。几十年前的江南农村,民间有的是扎苍龙的高手。此刻,只见陈发根笑呵呵来到外面的一块空地上,接着用右手舞动苍龙,腾、挪、跃、展、扑、旋,龙须左右摇曳,眼珠子灵活转动,嘴巴张合,龙珠吞吐,尾巴拍击……陈发根每舞动一个动作,嘴里就有节奏地喊着“咚格里格锵”!老人们的回应则是一片叫好声。

舞着舞着,最为精彩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身子一挺,“咚格里格锵”!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右手奋力向上一扬,那条舞动的苍龙跃起丈余高,摇头摆尾,两眼放光,龙嘴盘珠,竟然在人们头顶呼呼飞旋。这绝招还没让老人们醒过神来,陈发根又吼声“咚格里格锵”!一扔拐棍,捧住落下的苍龙,一屁股重重摔倒在地。老人们大吃一惊,赶紧前去搀扶,他却用手一推,两眼茫然,挣扎着自己爬起来,捧着苍龙,一瘸一拐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背影十分凄凉。

这一幕被站在圈外的刘院长全程看到,他在惊叹陈发根扎龙、舞龙的绝技以外,对陈发根神色的阴晴变化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来的日子,陈发根要么捧着苍龙坐在床上发呆,要么疯了似的舞动苍龙,最后吼声“咚格里格锵”!一屁股摔下去,接住苍龙又是一阵子凄然发呆,一遍又一遍地,成了奇怪的模式。

这让刘院长十分担忧,如果摔坏了陈发根另一条好腿,可就是夕阳红的失责了,于是他又打电话给陈晓阳,告诉他这些日子老人的行动越来越怪异,也充满了险情,要他快来看看,别光顾着忙生意。

陈晓阳接到电话,也很奇怪,爹怎么会这样呢?他正在外地考察一家重要客户,赶不回来,便想了想对刘院长说,他记得,父亲确实会扎苍龙,舞苍龙,数村里扎得最漂亮、舞艺最高超的,那是他小时候发生的事,记不大清楚了……也许是人老了,痴呆了,别的不记得,唯独记得扎苍龙,舞苍龙。最后说他实在忙得赶不回来,要求刘院长给他爹服药控制。

为了防止陈发根发生意外,刘院长只得按陈晓阳的意见给陈发根服镇静药。服药后,陈发根呼呼大睡了三天,可醒过来后,反而更加疯颠地舞苍龙,甚至整夜不睡,那一声声“咚格里格锵”的呼喊声,深夜传出房间,将老人们惊醒过来。刘院长几次前去阻止,无奈房门紧闭不开。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的,刘院长再次打电话给陈晓阳,说不管怎么忙,赶快回来看看他爹,老人不但是痴,而且发展到了疯颠。陈晓阳这才急了,打电话给在省城一所高校当老师的姐姐陈晓梅,把父亲的情况告诉了她。

陈晓梅接到电话,听到父亲在夕阳红疯疯颠颠扎苍龙、舞苍龙,一面舞一面喊“咚格里格锵”,最后一屁股摔下去的事时,就在电话那头“哇”的一声哭了,立刻请假赶回来同弟弟去夕阳红看望老父亲。

苍龙舞(2)

当刘院长陪着陈晓阳和陈晓梅来到陈发根房间,正遇上陈发根痴迷地舞着苍龙,陈晓梅忍住泪水,扑过去喊:“爹,晓梅同晓阳来看你了。”

可不管陈晓梅怎么喊,陈发根双眼迷蒙,像不认识他们似的。陈晓阳对陈晓梅说:“姐,你看,爹真的痴呆了,得加大药量。”

陈晓梅擦擦眼睛说:“这病不是加药能治的,我来唤醒爹。”接着,当陈发根正把苍龙舞得呼呼作响,喊声“咚格里格锵”的时候,她立刻接上去回应:“苍龙喜洋洋!”

陈发根一个激灵,边舞边用更高的调门喊:“咚格里格锵!”

“苍龙送吉祥!”陈晓梅紧紧接上。

“咚格里格锵!”陈发根舞得浑身是劲。

“苍龙盖新房!”陈晓梅语气俏皮。

一来一去,父女俩兴奋得像唱二人转。到后来,陈晓阳也情不自禁对上了诙谐的一句“苍龙偷甜酱”。

“咚格里格锵!”陈发根最后一声吼,苍龙直蹿三四尺高,在他们头顶呼呼飞旋三圈后摇头摆尾落下来,陈发根接住,又一屁股摔下去,“哈哈哈……”他畅怀大笑。

“苍龙回家喽!”陈晓梅乐得泪水直迸,扑到陈发根怀里。

这情境像把钥匙,打开了封存在陈晓阳心灵深处的儿时记忆,也乐得“哈哈”大笑,扑到父亲怀里。陈发根紧紧抱住陈晓梅和陈晓阳,大喊“苍龙回家喽,回家喽……”

这一幕,把陪同的刘院长看得目瞪口呆,这陈晓梅一来,果然把痴呆的父亲唤醒了,可是眼前他们唱的是哪出戏啊?

陈晓梅情绪平静下来后,告诉刘院长:他们娘死得早,父亲拖着她同弟弟,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但是父亲是个乐天派,过年了,别人家的孩子穿新衣,放鞭炮。他家没有,过年前父亲扎苍龙,大年初一在村里的鞭炮声中,给孩子舞苍龙,边舞边喊“咚格里格锵”,同两个孩子互动,同样带来节日的快乐。

记得有回过年,下着大雪,穷人也没有什么亲戚可走,父亲在门前扫掉点雪,又给两个孩子舞苍龙取乐。苍龙飞旋到头顶又落下时,“咚格里格锵!”父亲一跤跌在雪地里,溅起一堆雪花。姐弟俩笑着,拍着小手喊“苍龙偷甜酱,偷……偷……”父亲见孩子高兴,爬起来再舞,再摔,只要孩子高兴,他一遍又一遍摔,没想到最后摔到一块石头上,摔伤了左腿骨头。因为没钱看腿,一直拖着,后来只能拄拐棍走了……这一幕深深刻在陈晓梅的脑海中,所以当弟弟打电话告诉她父亲的奇怪举动时,她“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最后,陈晓梅红着眼睛对陈晓阳说:“父亲老了,一无所有了,可是无论他在清醒还是迷糊状态中,还想着要为儿女付出点什么,让他们快乐,才出现了他在夕阳红扎苍龙、舞苍龙的怪异举动。父亲一遍又一遍的‘咚格里格锵’是他寂寞中对儿女无奈的呼喊。”

刘院长听了十分感慨,说在他的夕阳红,许多子女能做到让老人享受极其丰盛的物质待遇,可精神上却让他们陷入一片沙漠,还以为他们老了,痴呆了……

陈晓阳红着眼睛低头不语。不久,陈晓梅辞去省城高校的职务,回到小县城当了高中老师,为的是照顾自己的父亲。有人不理解,为她可惜,她笑笑回答:“父母给了每个子女一片海,难道我们不能回报他们一滴水?”陈晓阳也从简公司业务,经常回家看看老父亲。

从此,陈发根常常拄着拐棍,去公园舞苍龙,玩到入神处,连周边的掌声都听不到,眼睛里只有陈晓梅和陈晓阳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