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如此报恩

发布时间:2017-08-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张国臣的父母去世得早,他从小和妹妹张小莉相依为命。为了供妹妹念书,张国臣早早地辍学打工,起早贪黑赚点辛苦钱。张小莉这几年也很争气,不但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还办了自己的公司,算是事业有成,每月会给哥哥寄三千元的生活费。

妹妹出息了,张国臣却熬成了大龄青年,三十好几了还没个对象。最近,有媒人帮他介绍了个叫吴秀秀的姑娘,人不错,两人相处得挺好,很快便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问题来了,吴秀秀家突然提出要十一万元的彩礼。

张国臣明白,现在结婚就是这么个行情,十一万,代表着一生一世,也是讨个好彩头。可这钱要从哪里来呢?张国臣自己可是两手空空。不过不怕,还有妹妹嘛,对妹妹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事。

张国臣掏出手机,兴高采烈地把事一说,那边张小莉却语气平平:“好事啊,可是哥,钱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得给我打借条。”张国臣大笑道:“好,好,我打。你啥时回来,咱兄妹小半年没见啦!”

张小莉沉默了一阵,说:“我最近忙,回不去,要不,你写好借条签了字,用手机拍成照片发过来,我存一下也行。”

张国臣一愣,这才知道妹妹不是开玩笑的,他浑身冰凉:亲兄弟,明算账。话虽这样说,可养育之恩大过天啊!想到这些年自己对妹妹的辛苦付出,他心里凉透了。一气之下,张国臣挂了电话,既然妹妹这么忘恩负义,自己也不能觍着脸求她。

张国臣决定找哥们帮忙,可一听借钱,几个哥们都退缩了。这下张国臣没辙了,只得沮丧地对吴秀秀说:“秀秀,彩礼钱我怕是凑不齐了。我现在才明白,那帮所谓兄弟全是因为我有个有本事的妹妹,才对我好的,可我这妹妹竟然这样待我,我心里委屈啊!”

吴秀秀思忖半晌:“其实,不过就是个借条……”张国臣恼了:“这不是借条的问题,她这是要跟我划清界限!要说,这事早有兆头了。上个月,她只给我寄了一千五;这个月更少,才一千!我原以为她是一时疏忽,没想到她是有意要给我断粮,与我断了情分啊!”说着,张国臣流了泪:“秀秀,你再等我几年。明天我就进城打工,争取早日把这笔钱挣出来!”

吴秀秀叹气道:“可你觉得我们这年纪,还能等几年呢?”

张国臣绝望了,吴秀秀犹豫半刻,掏出张存单:“这十一万,有些是我这些年打零工攒的,有些是我找好姐妹借的。你先拿去,明天交给我爹吧。”张国臣哆嗦着手接过存单,感慨道:“没想到我的所谓朋友和妹妹,都不及一个未过门的媳妇啊!”

就这样,张国臣和吴秀秀“跨”过了彩礼的槛儿,择良辰吉日,举办了婚礼。张国臣身边没啥亲人,吴家人就帮忙张罗着喜宴,对新女婿也很是客气。张国臣心里正暖洋洋的,就听外面“嘀嘀”几声,来了辆小车,是张小莉。因为彩礼的事,张国臣心里有气,没跟张小莉提结婚的事,没想到她打听到日子,自己赶来了。

见到“没良心”的妹妹,张国臣语气不善:“你来干啥?”

张小莉掏出个红包:“哥,新婚大吉。”

如此报恩(2)

张国臣接过红包,心头一热,可终究是喝了点酒,有些失态:“那么,这要不要打借条啊?”

见话不投机,怕坏了哥哥大喜的心情,张小莉也没多呆,冲乡亲们打了个招呼,寒暄了几句,就坐车走了。

晚上,送走宾客,吴秀秀忍不住念叨起来:“国臣,你不该那样对咱妹啊!”张国臣一撇嘴:“她以为送个红包就算了却我们之间的情分了?她办那么大个公司,也不说拉一把我这个哥哥,随便给我安排个职位都好啊!唉,她进城读书开了眼界,却坏了品性,不懂回报!”吴秀秀一时接不上话,索性另提一茬:“还有件事,今天婚礼都办了,至于彩礼那些钱……”

张国臣也不含糊:“秀秀,我知道,这钱终究是要还的,过几天我就去城里找工作。”

婚后第三天,张国臣就收拾了打工家什,出门找活儿了。过程不太顺利,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厂子里找了份电工维修的活儿。可让张国臣郁闷的是,还没等他打电话回家报喜,这活儿竟然又“黄”了。张国臣一打听,简直要气炸了,从中作梗的竟然又是妹妹张小莉!那家厂子的老板和张小莉的公司有合作关系,张小莉和老板通了气,老板就变了卦!

张国臣气急败坏地冲到张小莉家讨说法,还一拍桌子要和张小莉断绝关系。张小莉似乎早有准备,面对哥哥的指责,她不气不恼,心平气和地说道:“哥,你这次出门,证件都带齐了吧?”

啥意思?难不成还真要办手续与我断关系了?张国臣有些慌了:“你想干啥?”

张小莉从茶几抽屉里拿出几张表格,说道:“虽然你原先干过电工的活儿,但也过去好些年了,你又没有正正规规考过证,我给你报了个自费培训班,你先进修一下,再去工作。”张国臣没好气地嘟囔着:“你别瞎折腾,我哪有闲工夫進修啊,我还得还人家彩礼钱呢,你忘了?”

“不急,不急,妹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还彩礼钱!”

老婆吴秀秀不知从哪儿闪了出来,张国臣傻眼了,只见吴秀秀揽着张小莉的胳膊,笑着说道,“国臣,赶紧谢谢咱妹子吧,这一切还是她想得周到!”

原来,张小莉虽远在省城,但还是关心着哥哥的情况。她知道张国臣因为有了她这样有出息的妹妹,就变得游手好闲,整天与狐朋狗友喝酒、打牌,于是,她就逐渐减少他的生活费,想逼一逼哥哥。谁知张国臣宁愿得过且过,也不愿意出去找工作赚钱。后来,知道哥哥同吴秀秀谈婚论嫁后,张小莉私下找到了吴秀秀,劝她讨要彩礼,好再将张国臣一军。吴秀秀当初拿出的十一万存单,就是张小莉给的。张小莉说这笔钱就当是给哥哥嫂子的结婚贺礼,只是不能让张国臣知道,她要用这笔“债务”激出哥哥的斗志!

张小莉说:“哥,你前半辈子为了我辛苦打拼,可等我有出息了,你却一下子泄了气,总想着‘前半辈子哥供妹,后半辈子妹养哥’,可你还正当壮年,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没点干劲可不行!你的恩情我都记着,这恩我得报,怎么报?首先我就不能让你这么糊里糊涂地过日子啊!”

走出张小莉家,张国臣心里很惭愧,他对吴秀秀说:“是我眼界窄啊,误会了妹妹,唉,我这个当哥的没本事,让妹妹看了笑话喽!”

吴秀秀温柔地搂着张国臣的胳膊,说道:“你猜小莉第一次跟我见面说了啥?她说,她哥哥一个人把她拉扯大,是天底下最最有本事的人!”张国臣一听这句话,一串热泪终于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