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婚姻买卖

发布时间:2017-10-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李胜利和蔡惠兰的感情很稳定。可是,因为蔡惠兰家要的聘金太高,所以两人的婚事一直拖着。

两人相识于一年前。那天下午,蔡惠兰买了很多生活用品,拿到宿舍楼下时,已经气喘吁吁,有些拿不动了。李胜利是名快递员,他正好来这里送快递。他看到后,就主动上前帮蔡惠兰把东西提了上去。蔡惠兰想谢谢他,请他喝水,被他婉拒了。

经此一事,蔡惠兰对李胜利有了好感。不久后的一天晚上,蔡惠兰去一家餐厅吃饭时,发现李胜利坐在门边喝水休息。蔡惠兰见他这么辛苦,便提出请他吃饭。李胜利本来还想拒绝,可蔡惠兰执意要请,就答应了。就这样,两人认识了,不久后便相恋了。

李胜利刚认识蔡惠兰时,曾好奇地问她:“你这么漂亮,人品也好,为啥会一直单着?”蔡惠兰直言相告:“我谈过三次恋爱,最终都被我爸妈的高价聘金吓跑了。”

蔡惠兰曾反对过父母的做法,她说:“你们这样要价,我这辈子不用嫁人了。”妈妈说:“嫁不嫁,是你的事。我不要这个价,别人会笑我,说女儿白养了。”既然妈妈不肯退让,蔡惠兰索性就不谈恋爱了,直到她遇到了李胜利。李胜利感到有些难以置信:“都什么年代了,还买卖婚姻!”

半年前,李胜利曾跟蔡惠兰回了趟老家陈大镇,去拜访蔡惠兰的家人。来到镇上,李胜利发现到处都是漂亮的小楼,便说:“看起来镇里的经济很发达啊!”蔡惠兰摇摇头说:“这些小楼都是靠嫁女儿时的聘金建起来的,说穿了就是‘卖女儿’。”李胜利惊愕地说:“这样的婚姻能幸福吗?”蔡惠兰说:“没办法,整个镇子都是这样的风气。”

李胜利来到蔡惠兰的家中。当蔡惠兰的母亲于小茱知道李胜利是个送快递的后,就没有好脸色。于小茱说:“你想娶我女儿?你拿得出20万聘金吗?”李胜利吃惊地说:“这么贵呀,能不能便宜一点?”于小茱没好气地说:“这是在菜市场买菜吗,还讨价还价?”

蔡惠兰气不过,顶了一句:“你这样买卖婚姻,跟卖菜有什么区别?”蔡惠兰的爸爸蔡精明说:“我们供你读到高中毕业,虽说大学你自己赚了学费,但家里还是支持了一些。要20万,是合情合理的,你到镇上去看看,谁家不是这个价?”

于小茱说:“村头有户人家的姑娘,只读了个中专,是个护士,她家里开口要20万聘金,男方家里一次性就付清了。你看人家的父母多有面子!”

李胜利说:“我如果为了付聘金而债台高筑,婚后生活会很艰苦。你们难道愿意看到惠兰婚后生活不幸福吗?”于小茱说:“那是你没本事。”蔡精明附和道:“这年头谁家没个百八十万的?”蔡惠兰说:“我们家不就没有吗?”于小茱怒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就這样,那次见面不欢而散。

转眼半年过去了,李胜利和蔡惠兰又来到了蔡惠兰的老家。李胜利希望通过迂回战术,说服蔡惠兰的父母少要点聘金。

晚上,吃完饭后,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看了一阵,蔡精明觉得电视不好看,就出去找人打牌。这时,于小茱看到李胜利和蔡惠兰在用手机看视频,便问:“你们在看什么?”蔡惠兰说:“你还记得我的同学吴娟娟吗?你看,她的屋子正在漏雨。”

蔡惠兰把手机视频给妈妈看。于小茱看着手机视频,呆住了。吴娟娟也是陈大镇人,一年前结婚了。当时婚礼办得十分热闹,于小茱与蔡精明都被请去喝喜酒了。于小茱对婚礼非常满意,场面大,又体面,而且吴娟娟的妈妈一次就收到了聘金20万。当时,大家都在传说,吴娟娟嫁了个有钱人家,于小茱也很羡慕,多次拿这件事跟蔡惠兰举例子。

蔡惠兰说:“吴娟娟与老公为了能拿得出聘金,到处找人借钱,现在,他们为了还钱,节衣缩食,租了一间旧屋子。每次遇到下雨,家里就水漫金山。”

李胜利说:“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哟?”蔡惠兰附和道:“还不是被娟娟父母逼的。”

这李胜利盘算好的迂回战术,他想用这一招来让于小茱意识到这样做的危害。

谁知,于小茱听了很不高兴,她说:“这是娟娟男人没本事,连一间像样的房子都弄不来。”蔡惠兰说:“他们都还年轻,哪有钱买房?”于小茱说:“可以找公公婆婆要呀。”蔡惠兰说:“要是公公婆婆没有呢?”于小茱强词夺理道:“没有也要想办法。”李胜利不吭声了。蔡惠兰也不出声,她觉得自己父母太不近人情。

蔡惠兰私下对李胜利说:“要不我们坚决不给聘金,直接结婚!”李胜利说:“这样做会把关系弄僵的,而且我们的婚礼,没有父母的祝福,终究是一种遗憾!”蔡惠兰想了很久,才说:“你去找别人吧,我不能耽误你!”李胜利笑道:“别说傻话了,我早就认定你了。”

婚姻买卖(2)

这天,蔡惠兰和李胜利在街上散步,突然看到一对夫妻抱着孩子往医院赶。蔡惠兰认识他们,女的叫何丽丽,男的叫周高明。何丽丽也是陈大镇人,她结婚时,周高明因为聘金背了一身的债务。蔡惠兰问何丽丽孩子怎么了,何丽丽说:“发烧几天了,吃了药,时好时坏。”蔡惠兰看了看孩子,感觉不太好,就让何丽丽马上赶往医院,她和李胜利明天抽空过去看看。

看着他们走远,蔡惠兰说:“我们明天带点钱,去看看他们吧。”李胜利说:“行!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说不定能借机改变你们家乡‘买卖婚姻’的陋习,让陈大镇的人明白,买卖婚姻,害人害己!”蔡惠兰不相信地说:“传统习惯沿袭了几十年,谁能改变?”

第二天,蔡惠兰与李胜利赶到医院时,何丽丽正在病房门口痛哭。蔡惠兰忙问:“怎么了?”周高明痛苦地说:“孩子得了白血病,急需一大笔钱。可是,我们……”周高明的眼睛红了。

蔡惠兰说:“马上动员老乡捐款啊!”何丽丽哭着说:“老乡们谁不是背了一身债务,哪还有钱?”蔡惠兰说:“再苦,也要想办法救孩子。”蔡惠兰安慰了何丽丽,叫她先别急,办法总比困难多。

回到家,蔡惠兰就不停地打电话,动员老乡们捐款。老乡们多半是喊穷,说确实拿不出钱了,蔡惠兰最后没有收到一分钱捐款。李胜利突然说:“机会来了,不过要是能再加一把火就好了。”蔡惠兰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李胜利并不多说,只是神秘地一笑。

第二天早上,蔡惠兰起床,说自己有点头晕,她没当回事,往卫生间走时,就一头栽倒在地。李胜利大惊,急忙把蔡惠兰送到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说是贫血,很严重。李胜利安排蔡惠兰住院后,心里是又担心,又高兴。担心是因为蔡惠兰病了,高兴是因为他等的那把火终于到了,看来这是天意!

李胜利找到周高明,说他想到陈大镇去要大家捐款,给他女儿治病。周高明摇头,说:“这不可能。”李胜利说:“你们陷入这么困难的境地,都是因为当地的陋习所致!难道他们就不该反思吗?”周高明想了想,终于答应一同前往。

他们回到陈大镇。李胜利见到于小茱,就把蔡惠兰的情况说了,并强调说:“蔡惠蘭为了能早日筹到20万聘金,每天的伙食费不超过15元,就是这样的长期节省,造成了严重贫血。”李胜利还说了周高明女儿的情况,他这次回来,就是希望大家捐款,救救孩子,因为治疗费要40万!

于小茱与蔡精明听完女儿的情况,顿时吓了一跳。他们同意拿钱给蔡惠兰治病,但是对周高明的女儿,他们爱莫能助。李胜利说:“我去发动全镇的叔叔阿姨,众人拾柴火焰高!”

当天晚上,李胜利在镇政府门前贴了张捐款倡议书。倡议书上写道,由于陈大镇长期受结婚重金聘礼的影响,造成许多青年因结婚而背上沉重负担。现在何丽丽与周高明的女儿患病住院,急需一笔费用,而他们根本拿不出这笔钱!希望全镇有良心的父辈兄弟姐妹们,伸出援助之手。同时,希望有远见的父母能站出来,做个好榜样,拒收聘金,给青年一条活路吧。青年朋友呢,应该勇敢地与陋习作斗争,拒交聘金,树立新的婚嫁观。

李胜利还把倡议书发到微信朋友圈里,让大家转发。一时间,全镇的人都看到了这条消息。许多被聘金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年轻人,纷纷响应李胜利的倡议。第二天,一场声势浩大的签名活动开始了,众多的年轻人走到镇政府门前的倡议书上签下了名字。镇政府领导积极支持该项活动,现场召开了大会。经过李胜利的巧妙安排,蔡惠兰的父母被镇领导请上台,当场表示,不再收受聘金,举办新式婚礼。

这场活动收到了两个奇效,一是反对重金聘礼空前强烈,形成了一股潮流,可见人们十分憎恨陋习。二是收到了50万的捐款,这笔钱送到医院,解决了何丽丽的难题。

蔡惠兰从医院出来时,非常高兴,她想不到李胜利居然改变了她家乡沿袭了多年的陋习。李胜利说:“不是我有本事,是人们对陋习深恶痛绝,只是没有人出来带个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