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疯狂的斗鸡

发布时间:2017-11-1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有个叫陈六指的人,嗜赌如命,什么麻将、骰子、牌九、斗鸡,没有一样不沾染。只因一个“赌”字,陈六指负债累累,父母气死,妻子自杀,身边只剩下六岁的儿子。

这天,陈六指不知从哪里弄了一笔钱,兴冲冲地往赌场赶,半路上发觉儿子一直跟着他。他不耐烦地赶儿子回家,儿子可怜兮兮地说:“家里没人,我害怕。”没办法,为了赶时间去赌,陈六指很不情愿地带着儿子进了赌场。

一场昏天黑地的大赌之后,输红了眼的陈六指把仅剩一根指头的左手拍在赌桌上:“老子押上一根指头!”

庄家轻蔑地说:“这里是赌场,不是肉铺。你那根指头,还是留着挖鼻屎吧!”其他赌徒一听,都“哈哈”狂笑起来。

陈六指羞愤交加,情急之下一回头,看到缩在角落里睡着了的儿子,忍不住咬牙怒吼:“指头不值钱,那我把儿子押上!”

话一出口,赌场里立即安静了,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看着陈六指。庄家铁青着脸说:“你别来这一套,把老婆押在赌场的我都见过。有本事你把儿子卖了,拿钱再来赌。”

陈六指本是一时激愤,才说押上儿子,现在听庄家这么一说,他心底竟然真的升起一股邪念:卖了儿子!

这股邪念就像毒蛇,缠得他寝食难安。经过几天心理斗争,他终于下了决心,联系上了一个叫老拐子的人贩子。讨价还价后,老拐子愿意出五万块买他的儿子。

毕竟是亲骨肉,“生意”谈成后,陈六指心底隐隐有些不忍。他把儿子叫过来,问:“儿子,你想吃什么?爸爸给你买。”

六岁的儿子仰着小脸想了半天,说:“我想吃炖母鸡。”

陈六指的妻子自杀前,曾经养了一只老母鸡,妻子自杀后,老母鸡孵了一窝鸡仔,陈六指也没心思喂养,最后只剩下一只秃尾巴鸡活了下来。听儿子这么一说,陈六指立即提着菜刀去捉鸡。

秃尾巴好像知道要大难临头,不等陈六指靠近,一扑棱翅膀,就飞到了院里的树上。陈六指只得爬上树捉鸡,可刚爬上去,秃尾巴又飞了下来。陈六指立即溜下树,不料没等他站稳脚跟,鸡又“呼啦”一下飞到树上。折腾半天,连根鸡毛也没捉到,陈六指累得满头大汗,指着树上的秃尾巴大骂:“畜生,你等着,等我卖了儿子,再来找你算账。”说完,他转身要走。

就在这时,秃尾巴突然从天而降,张开一对铁爪,狠狠抓下了陈六指的一片头皮。他“哎呦”痛叫一声,一摸头顶,满手鲜血。

陈六指大怒,一个饿虎扑食,终于把秃尾巴擒到手,然后举起菜刀就要剁。再瞧秃尾巴,毫无惧色,一边挣扎,一边张开嘴巴,啄得菜刀“当当”响,就像一个拼命的人。

看到秃尾巴凶狠的样子,陈六指突然住了手,一个念头电光石火般冒了出来:这只鸡这么厉害,何不拿去当斗鸡呢?说不定能让自己发大财!

一想到钱,陈六指把菜刀一丢,也顾不上卖儿子了,立即把秃尾巴塞进铁笼,找到了一个叫麻三的斗鸡老板。麻三一见秃尾巴,笑了:“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这就是一只普通的鸡,根本不是斗鸡嘛。”

陈六指一指自己缠着纱布的脑袋:“别小瞧这只鸡,你看我的头,就是被它抓的。你要不信,就让别的斗鸡跟它比试一下。”

麻三动了心,他从鸡场里随便放出一只斗鸡,然后把秃尾巴丢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还没等那只斗鸡站稳,秃尾巴就猛扑上前,三下五除二,轻松地把那只斗鸡干翻在地。麻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接连放了两只凶狠的斗鸡,结果无一例外,全都败在秃尾巴爪下。麻三又惊又喜:“这只鸡我买了,你开个价吧。”

陈六指却摇头:“我不卖。咱俩合作,我出鸡,你出钱,赢了五五开,咋样?”

麻三心里骂道:这孙子,学精了。转念一想,自己的鸡没一只斗得过秃尾巴,如果姓陈的去找别的斗鸡老板合作,自己就要倒霉了。权衡利弊后,他答应了陈六指的提议。

过了几天,一个叫王胖子的斗鸡老板前来挑战。王胖子有两只厉害的斗鸡,一只叫“霸王”,另一只叫“杀手”。几场下来,麻三的斗鸡惨败,他急了,赶紧给陈六指打电话。不久,陈六指抱着秃尾巴来了。下注的赌徒们一瞧,都笑岔了气,王胖子更是眼泪都笑出来了:“这是斗鸡?我看是炖鸡。”

麻三心里没底,悄悄问陈六指:“有没有把握赢?”

陈六指心想:就算输了,我不过赔上一只鸡;万一赢了,可就天降横财了,于是他怂恿麻三说:“你大胆下注,一定能赢。”

有了陈六指的保证,麻三信心倍增,对王胖子说:“我押十万,用秃尾巴挑战你的斗鸡。”

王胖子乐了:“好,我应战!”

王胖子派出的斗鸡是霸王。斗鸡开始,霸王久经沙场,一见到秃尾巴,马上抖羽、厉鸣、刨地、怒视,然后疯狂地扑向对手。而秃尾巴呢?好像被霸王的气势震住了,面对对手的凶狠攻击,它左支右绌,狼狈不堪,一会儿就被啄得浑身是血,步步败退。

疯狂的斗鸡(2)

眼见霸王即将获胜,麻三脸色惨白。陈六指悄悄后退,准备开溜,突然,他听到一阵惊呼,再瞧斗鸡场里,霸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秃尾巴昂头挺胸,已经赢了。原来,刚才秃尾巴是故意示弱,等霸王大意时,突然偷袭,竟然反败为胜。

麻三和陈六指大喜过望,麻三一边数钱,一边挤兑垂头丧气的王胖子:“敢不敢再赌一场?”

王胖子被激怒了:“赌就赌,我加倍,二十万!”

秃尾巴又上场了,这次它的对手是杀手。杀手灵活敏捷,狡猾多端。两只鸡你来我往,你啄我一口,我抓你一爪,斗得不可开交。最后,秃尾巴以微弱的优势获胜。

王胖子瘫在了地上,陈六指不禁仰天狂笑:“老天开眼,我終于转运了!”

秃尾巴一战成名,也让陈六指一夜暴富。此后,秃尾巴连战连胜,陈六指不但还清了赌债,还过上了花天酒地的日子。

这天,陈六指去喂鸡,发现儿子正蹲在鸡笼前哭泣。陈六指很奇怪:“大清早的,你哭什么丧?”

儿子抽泣着说:“爸爸,以后你别拿秃尾巴去斗鸡了。”儿子说,他昨晚做了个梦,梦里,笼子里的秃尾巴变成了去世妈妈的样子,妈妈浑身是伤,嘴里不住地说:“只要你不卖儿子,我帮你赚钱。”

“这只鸡是妈妈投胎变的。”儿子边哭边说。

陈六指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傻儿子,梦是假的,别胡思乱想了。”

可是从此儿子就像着了魔,经常对着鸡笼喃喃自语。一天早上,陈六指发现秃尾巴不见了,找了半天才发现被儿子藏在了床底下。陈六指大怒:“臭小子,你为什么把鸡藏起来?”

儿子一脸悲戚,说自己昨晚又梦见了妈妈,妈妈说:“我受伤太重,以后再也打不赢了。”儿子哀求陈六指:“你别让秃尾巴上场了。”

陈六指根本不信一个小孩的疯话,把儿子推到一边,提着鸡笼走了。不料,儿子的预言竟然应验了,从未败过的秃尾巴,今天连败三场,不但让陈六指赔得血本无归,它还被别的斗鸡啄瞎了一只眼。

斗鸡瞎了眼就算废了,陈六指心疼得直跺脚。没了秃尾巴赚钱,陈六指坐吃山空,不久又欠了一屁股赌债。债主扬言,三天之内不还清,就卸下他一条胳膊。

惶恐不安之时,陈六指突然想起了儿子的话:秃尾巴是妈妈变的。他来到鸡笼前,半恳求半威胁地说:“儿子说,你是我老婆投胎变的,如果是真的,你就帮我再赢一场。如果你输了,我就把咱儿子卖了。”

说实话,陈六指压根不相信什么投胎转世,只是如今走投无路,只得病急乱投医。而笼子里的秃尾巴仿佛听懂了他的话,竟然点头似的晃了晃脑袋。

陳六指大喜,求爷爷告奶奶借了一笔高利贷,然后带着秃尾巴再次来到斗鸡场。可让他绝望的是,秃尾巴不但败了,而且被啄得奄奄一息。

陈六指傻了,如今前有赌债,后有高利贷,可谓山穷水尽。于是他赶紧联系老拐子,再次要把儿子卖给他。老拐子答应了:“好吧,半个小时后我来领人。”

老拐子的话让陈六指松了一口气,这时,他瞅见躺在地上的秃尾巴,不禁恨恨地骂道:“管你是不是我老婆投胎的,老子先炖了你!”说完,他去搬柴火、找锅灶。可家里的小锅不是坏了,就是漏了,最后找了一口煮牛煮羊的大铁锅,盛水点火,不久锅里沸腾了,陈六指就去抓地上的鸡。

谁料秃尾巴竟然还有一口气,它用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突然蹦起来,一双利爪狠狠地抠掉了陈六指的眼珠子。瞎眼的陈六指哀号一声,往后一退,正好跌进热汤翻滚的大锅里……

半个小时后,老拐子来领孩子,刚进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瘫了……而院子角落里,一个六岁的孩子抱着死鸡,嘴里喃喃地叫着:“妈妈,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