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柴火鸡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7-11-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李路到局里上班已经半年有余,和局里的其他年轻人却总是合不了群,表面上看是李路清高自傲,实际上却是大伙儿把李路孤立了起来。

这天下班,刘局长正要出门,看到李路提着个蛇皮袋从门卫室出来,便故意放慢脚步问:“小李,老乡又给你捎东西来了?”

李路抬头见是刘局长,脸腾地红了,咧嘴嘿嘿一笑,点点头,把蛇皮袋放到地上,想等刘局长先走。

刘局长却停住脚步,说:“哟,还挺沉的!来,把东西放我车上,我捎你一程。”

见刘局长如此热心,李路不好推辞,只得提着蛇皮袋上了刘局长的车。

在车上,刘局长故意找话说:“每次给你捎东西的都是你老乡,咋从没见你的父母来呢?”李路愣了愣,忙说:“他们忙,来不了。”

刘局长“噢”了一声,又问:“你是莲池乡白鲸湾村的吧?”李路又是一愣,忙点头说:“对对对,我是白鲸湾村的。”刘局长微微一笑,接着问:“听说你父亲承包了一个大鱼塘?”李路不好意思地笑笑,迟疑了一下,说:“是承包了一个鱼塘,也不算大……局长您看哪个周末有空,去试试手?”

李路本来只是礼节性地邀请一下,不料刘局长却不假思索地满口答应下来,说明天就是周六,正好去乡下散散心。

李路的父亲其实并没有承包鱼塘,这只是他为了面子在一次同事饭局中撒的谎。

被逼无奈,他只得打电话给老家联系了一个鱼塘,说明了情况,讲好了价钱,第二天一早便陪着刘局长来到了鱼塘边。

天色尚早,鱼塘四周看不到一个人,李路收拾渔具准备挂饵下钩,刘局长制止说:“等一等,等你父亲给鱼喂了食,我们再钓也不迟。”

李路犹豫了一下,说:“没喂食的鱼才贪吃,容易上钩。”刘局长笑着说:“我就是不想太容易了,如果一会儿工夫就拉上来十条八条的,那多没劲呀!”

李路没办法,只得打电话给鱼塘的主人。鱼塘主人却说,鱼早喂过了。

虽然鱼已经喂了食,但还是很贪吃。到晌午时分,每个人都拉上来七八条大鱼,有二三十斤重。刘局长说:“该回去了吧?”李路提了提放在水里的鱼篓,說:“都晌午了,去我家吃顿便饭再走吧?”

刘局长没有丝毫犹豫,高兴地说:“好啊,很久没有吃过农村的柴火饭了。”李路说:“那您稍等一下,我去车上拿鱼箱,带充氧器的,保证一条鱼都不会死。”

刘局长叫住李路,“哗”地一下把鱼全都倒进了塘里,惊得李路愕然道:“局长,您这是?”刘局长哈哈一笑说:“鱼嘛,还是放鱼塘里好。”李路说:“那我们今天上午不是白忙活了?”

“没有白忙活,收获多多呢。”刘局长笑呵呵地说,“我们钓的不是鱼,是情趣。走走走,上你家吃饭去。”

走过两条铺着青石板的田埂,爬了几步台阶,横穿过不算宽的马路,在一座砖木结构的大瓦房前,有人热情地招呼他们:“刘局长,快进来坐。”李路低声说:“我堂哥。”刘局长便与李路的堂哥握了手,客气地谦让了一番,才率先迈步进了屋。

说是吃顿便饭,端到餐桌上的却是刘局长最爱吃的柴火鸡。李路边给刘局长舀鸡汤,边介绍说:“这是我们自家养的土鸡,局长您先尝尝,看味道如何。”刘局长点点头,尝了一口鸡汤,咂咂嘴,皱了皱眉头,没有吭声。

李路又说:“这是纯粹的柴火铁锅炖出来的,不比城里的柴火鸡差吧?”刘局长怔了怔,随口说:“不差,不差,还真有点儿城市烟火味哩!”李路没有听出刘局长的话外之音,又给刘局长舀了两块鸡肉,让刘局长多吃点儿。

结果,刘局长却只吃了一小块鸡肉,喝了几口汤,就着一碟泡菜扒了一碗米饭,便丢了筷子说自己吃饱了。刘局长没见着李路的父母,便说回单位还有事,跟被李路称作堂哥的中年男子道了个别,回到了车上。

李路忐忑不安地回到车上,刘局长立即扭头问:“怎么,不打算回家看看?”李路窘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们吃午饭的地方并不是李路的家,也不是李路堂哥的家。

为了接待好刘局长,他不仅联系上了白鲸湾村最大的鱼塘,还高价从城里请来了宋氏柴火鸡的大厨亲自掌厨,并把接待地点设在了村主任家里。也难怪刘局长从中吃出了城市的烟火味。可这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刘局长倒也没有过分为难李路,见他不吱声,便立马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你还不知道吧?实际上我的老家也在莲池乡,白沙村的。”一听刘局长的话,李路不禁愣住了,敢情局长的老家就在附近!

刘局长又说:“一定还没吃饱吧?来,我开车,去我家尝尝我家烧的柴火鸡。”说着,也不等李路答话,开了车门,把李路从驾驶室换下来,顺着村道向山里开去。

在几间土屋前停了车,刘局长从车上一跃而下,冲屋里叫着:“妈,我回来了!”一个身子伛偻的老太太一边应声一边从屋里出来:“怎么才回来呀?再晚点就全炖成鸡汤啦!”李路下了车,叫了声“阿姨好”,老太太扯起围裙的一角,揩了揩眼睛,嗔怪地说:“有客人啊?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呢?”刘局长说:“就是白鲸湾村的,自己人,自己人。”

“哦,白鲸湾村的?是李家的孩子吧?”老太太拽住李路的胳膊说,“快进屋坐,快进屋坐,鸡汤马上就来。”

果然,李路和刘局长刚一坐下,热腾腾的鸡汤便上了桌。鸡是自家养的土鸡,鸡汤里浮着些大小不一的冬瓜块。

刘局长和着鸡肉冬瓜汤舀了满满一碗递给李路,又舀了一碗搁在上首的位置,让母亲快来吃。然后,他才给自己也舀了一碗,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很快,刘局长的碗便见了底,他又舀了小半碗鸡汤喝下,才心满意足地拍拍肚皮,说母亲熬的鸡汤真香。

倒是李路好不容易喝完最后一口鸡汤,便连说饱了,拒绝了刘局长的母亲让他再喝半碗的建议。

吃完饭,刘局长主动要帮母亲收拾碗筷,老母亲死活不肯,还说,只要儿子不嫌她老了,眼睛看不到了,能经常回来看她,她就心满意足了。刘局长忙说:“哪能呢?您再老也是我的亲妈啊!”

等刘局长的母亲收拾过碗筷,两个人便向老人道别。到了车上,刘局长才说:“我母亲得了白内障,视力差得很,那些没削掉的冬瓜皮没有硌着你吧?”李路忙说:“哪能呢?这才是真正的柴火鸡哩!”

顿了顿,李路又问,“刘局长,你经常回村吗?”“是啊,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歌里都唱‘常回家看看’嘛!”刘局长意味深长地说,“你说呢?该不该经常回来?”

李路羞红了脸,讪讪地说:“刘局长,其实我父母他们都在县城的建筑工地上打小工,总给我捎东西的就是我父亲。我……我是担心同事们笑话……局长,我想好了,这次回去就接他们来跟我一起住。”

“这就对了!”刘局长满意地点点头,“咱乡孝老爱亲的好风气就是不能丢嘛!”

李路赧然一笑,驾着车向城里驶去。

  • 上一篇:狗保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