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隐形富豪

发布时间:2018-01-1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关于财富,有人淡然处之,有人低调行事,也有人费尽心思求而不得,最怕回头才发现,最珍贵的“财富”,早已被自己的无知和薄情葬送了……

1.不平静的501室

中午时分,一个穿着外卖小哥制服的年轻人来到“明珠花园”,保安抬头看了他一眼,略感诧异:外卖送餐人员一般骑电动车,而这个年轻人却骑了一辆小黄车,长得还跟高中生似的。小保安就多问了一句:“送哪家?”

年轻人答:“5栋501,胡菁菁。”保安一听,问:“501啊,是半年前女主人去世的那一家?”

年轻人挠挠头:“这个我不知道,我就是个送外卖的,咋地,送个外卖还得知道这个?”

小保安乐了,扬手放行:“去吧。”

半年前,“明珠花园”5栋501室的女主人,死于车祸。当时是深夜,她打扮艳丽,坐在一辆保时捷里,可在高架上与一辆货车相撞……所幸,保时捷的车主只是脑震荡,而副驾驶座的女伴则当场毙命。女人的丈夫来认尸,看热闹的人瞧着他停在医院门口的小电驴和一身寒酸的打扮,就把事情猜得七七八八了。后来,“妻子半夜死在情人的豪车里,丈夫直到认尸才得知真相”,一时间也成了“明珠花园”一群保安们的饭后谈资。

这会儿,送外卖的年轻人骑着车进去了,小保安在后面嘱咐:“最后面那栋,小区里就那一栋6层楼,好找。”年轻人摆摆手,很快消失在了郁郁葱葱的小区花园里。

小保安把目光投向了电视,这会儿正播着《今日说法》,讲的是一个歹徒乔装成快递人员,入室抢劫的案例。小保安又有些担心起来:刚才那个送外卖的,总感觉有些可疑,他背的送餐包,好像跟一般的也不太一样,从外面看,里面隐隐约约有一捆绳子的样子。

小保安嘀咕了几句,一旁的保安队长听了,挥挥手说:“咱这是明星小区,有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有最先进的安防设备,还有,咱这小区旁边就是派出所,歹徒脑子坏掉了才会来咱这里作案呢!”

“明珠花园”建成有十二年了,可大概是因为房价贵,入住率一直很低,住户没准还没保安人多。不过,这里物业人员的工资高,业主都是有钱人,开发商兼物业老板罗存良也大气,每年还倒贴一些钱进来,维持了“明珠花园”物业人员的高薪资,加上最先进的安保设备,说起来,这里十余年都没出过事。

这时,胡菁菁的爸爸——5栋501室的户主胡长远拎着一个塑料袋,骑辆破电动车来了。塑料袋里装着盒饭,还有一瓶可乐。他路过保安亭时,队长照例跟他打招呼:“老胡,今儿个中午咋回来了?”

胡长远笑笑,扬扬手里的塑料袋:“闺女生病,请假在家,我得给她带点儿午饭。”说着,胡长远骑着破电动车进去了,小保安看着他,说:“老胡,真是个奇葩。”

小保安的意思是,胡长远是这个豪华小区唯一没有车的人,看着都穷。保安队长撇撇嘴,不以为然:“人家住着160平的房子呢!那套房少说也六七百万,这老胡看起来落魄,实际上是‘隐形富豪’呀!”保安队长朝小保安笑着挑挑眉,小保安心领神会,也笑开了。

这时,胡长远骑着电动车已经来到了自家楼下。这栋6层楼是小区里唯一的花园洋房,其他都是别墅区,离这里很远。这栋楼的住户不多,除了过年时有人回来,平时根本没啥人。

老胡上了楼,进了家门,一边在门口换拖鞋,一边说着:“菁菁,吃午饭了吗?”

“唔唔唔……”

胡长远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往里面一看,震惊了:十五岁的女儿胡菁菁被捆在椅子上,一把长长的刀子横在她的脖子上,她的嘴巴上貼着黄胶带,一个穿着外卖服的年轻人,蒙着面,拿着刀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终于回来了!”

胡长远看到这一幕,膝盖都软了,他慌张地问:“你干什么?”

“废话,要钱!”

2.没钱的“有钱人”

胡长远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了,一共两千多块。绑匪怒了,他指着房间天花板,说道:“侮辱人是不是?你住的可是‘明珠花园’,你他妈跟我说家里只有两千多块,骗鬼呢?”

胡长远看着惊恐的女儿,解释说:“小兄弟,我家里真没多少钱。当时买这房子时我确实有钱,后来投资失败,就、就没什么钱了……”

“胡说!我来之前,可是摸过底的。”绑匪信心满满,“在你心里,你女儿的性命就值两千块?守财奴!”

“不不不,你别伤我女儿,”胡长远看着绑匪手里的刀在胡菁菁的脖子处晃,紧张道,“要不,我有卡,我给你银行卡。”

绑匪眼睛一亮,示意胡长远赶紧的,胡长远连忙把银行卡都拿了出来,有十几张。

“密码是菁菁妈妈的生日,761109。”

隐形富豪(2)

绑匪摸出手机,他手机上安装了七八个银行的应用软件,他手指如飞,没一会儿就把所有的银行卡给查询了一遍,可十几张银行卡里面的钱加在一起,也就四千多块。

绑匪感觉被耍了,恨恨地指着胡长远,道:“你自找的!”说完,他对着胡菁菁就扬起刀——胡长远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扑哧”一下,刀扎在了胡长远的腿上。胡长远本来想替女儿挨这一刀,但其实绑匪刺的就是他,刚才只不过是幌子,引诱他扑过来时,顺手在他腿上刺了一下,还好伤口并不深,只是教训的意味。

胡菁菁瞪了绑匪一眼,绑匪没理她,冲着胡长远嚷道:“我知道你有钱!别装穷!”

尽管刀插得不深,但痛却是实实在在的,胡长远疼得不行,他说道:“要不这样,我还有些股票,你给我留个银行账号,要不支付宝或者微信也行,我周一把钱从证券账户转出后,就转账给你——我绝不会告发你的,只要你放了我女儿。”

绑匪啼笑皆非:“你当我傻啊!你们小区的摄像头可不是摆设,我虽然年轻,可我懂法。我这不是串门,我这是入室抢劫,这是恶性犯罪!”

胡长远皱着眉头,十分苦恼,绑匪则把刀子在胡菁菁身上晃来晃去,嬉笑着,忽然,他仿佛有重大发现似的,说:“嘿,十五岁的姑娘,发育得可真好!”

胡长远两眼一黑!

胡菁菁今年确实是十五岁,正读初三。这个年纪的女孩,个个唇红齿白,没有不好看的。别看胡长远一身地摊货,胡菁菁可是一身名牌。在吃穿上,胡长远绝不亏待女儿。这会儿,胡菁菁被绳子这么一捆绑,好身材给显出来了,刚才绑匪光顾着要钱没注意到,这会儿两眼直冒贼光。他学着电影里的台词:“大叔,IP、IC、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你既然没钱,那、那、那我就、就、就先劫个色!”

绑匪一把撕开胡菁菁嘴上的胶带,满脸邪恶地说道:“让小爷我亲个嘴再说,敢喊我就刺穿你的喉咙!”

绑匪把脸凑过去,胡菁菁嫌弃地一扭脸,被逼急了,她朝着胡长远大吼道:“爸!你快把我妈的钱拿出来呀!”

3.不听话的绑匪

绑匪和胡长远两人都愣住了,胡菁菁泪水如泉涌:“我妈车祸死了,肇事者赔了钱的,你把我妈的钱拿给他好了,爸,求你了……”

绑匪很激动,一下子把面罩揭了,迫不及待地说:“哎哟,还真有钱!那快拿出来!”胡长远则立即叫道:“菁菁,把眼睛闭上!年轻人,我们俩不看你,你千万别杀我们灭口。”

胡长远把眼睛闭得死死的,可胡菁菁却没有闭眼,她直愣愣地看着绑匪,绑匪也看着她。

绑匪觉得好笑,说:“大叔,闭眼这套路,没用。你只要把你老婆那钱拿出来,我立马走人,快,钱呢?”

胡长远睁开眼睛,冷冷地说:“没钱!人家给了,我没要。”

这……鬼信啊!年轻人气得简直要杀人了!

胡长远叹了口气,说起了那场车祸。保时捷车主超速行驶,迎面与一辆大货车相撞,保时捷车主负全责……那男人提出要给胡长远五百万作为赔偿,胡长远拒绝了。

胡长远说这些时,态度坚决,让人不得不信,绑匪简直要气炸了:“为……为什么啊?他害死了你老婆,还给你戴了绿帽,你干吗不要他的钱?干吗不要?”说着,绑匪气呼呼地从包里又拿出一捆绳子,走过来也把胡长远绑了起来。他想,今天无论如何不能空手而归,既然胡长远一直哭穷,那么他只好自己动手找值钱的东西了。

绑匪对着胡长远冷哼一声,说:“你看,我一开始就没想着绑你,因为你即便跑到窗户那里叫,也叫不来人。你们‘明珠小区’,高端得有点‘杳无人迹’了,我都很好奇这种浪费土地的小区,当初是怎么建起来的?”

胡长远决定要跟绑匪拉近一下关系,他主动回答了问题。他说,小区的开发商叫罗存良,当时这个人要技术没技术、要经验没经验,却拿到这块好地,凭的是啥?人家老爸当时是本市的市长啊!罗市长官升到哪里,罗存良的楼盘就开发到哪里。

绑匪恍然大悟,胡长远冷笑一下,说:“即使罗市长前两年下马了,可人家也捞够了,儿子现在照样逍遥自在,照样可以开保时捷寻欢作乐……”说到这里,胡长远情绪愤懑,但又立即住嘴了。

绑匪却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他瞪大眼睛:“你是说,那个开着保时捷带着你老婆的人,是罗存良啊!怪不得人家爽爽气气地就说要赔你五百万!”

绑匪绑好了胡长远,开始在屋里走来走去,搜刮值钱的东西。趁他去了卧室,胡长远把椅子挪到了女儿身边,小声说:“待会儿我缠住他,你赶紧跑!”

胡菁菁胆怯得很,她摇摇头,表示不敢。

卧室方向传来了绑匪的感叹:“哟!真漂亮呀!哎呀,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啊!”

隐形富豪(3)

胡长远和胡菁菁都知道那家伙在说什么,他一定是看到了这家女主人的遗像。胡长远的妻子长得很美,和胡长远一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听到劫匪不尊重母亲的遗像,胡菁菁怒骂起来:“混蛋,你滚出来!你这种人,干什么事儿都成不了!废材,废物!你就只配在网吧里打游戏打到发霉!”

绑匪被激怒了,他骂骂咧咧从卧室冲出来,想给胡菁菁一耳光,这时,胡长远找准时机,倏地站起来,身体一扛,绑匪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胡长远张开双臂,拦着他,大吼道:“菁菁,快跑!”

胡菁菁却迟疑了,说时迟那时快,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反应极为敏捷,他迅速朝胡菁菁扑来。胡长远想再阻拦,年轻人看都不看,一挥拳打在胡长远的鼻梁上,把胡长远打翻在地。

胡长远倒在地上直喘气,胡菁菁背着椅子才挪到了门口,年轻人一个跨步,就把她给拉了回来。

最好的机会,就这么失去了。其实,要是胡菁菁刚才不那么迟疑,这时她已经走出门口,可以脱身去求救了。绑匪这时候也感到了后怕,他把房门拉好,然后又把餐桌拉过来,堵着门。

胡长远简直绝望了。

绑匪把胡长远重新绑结实了,然后松口气说:“你真不经打!你说你这老男人怎么这么窝囊?要钱没钱,要拼命又拼不动,难怪老婆跟人跑了……”

“马小宁,住嘴!”胡菁菁吼道。

胡長远愣愣地看着女儿,吃惊地问道:“你、你知道他的名字?”

4.疯狂的追梦计划

马小宁今年上高三,但迷上了网络游戏,投入了不少钱购买装备,沉浸在网络的世界里。父母一气之下断了他的生活费,他呢,照样吃喝玩乐不差钱——因为他通过“校园贷”借了钱。可是,等到要还账时,他才发现“校园贷”跟高利贷其实无异,催贷人员个个凶狠阴险,可不会跟他客气的。就在他还不出钱被狠狠修理了一顿后,一个小姑娘突然走到他面前,说有个赚钱的门路……

这个小姑娘,就是胡菁菁。胡菁菁的计划,就是一次“假绑架”。马小宁起初觉得这个计划太扯了,但胡菁菁却说反正是“假”的,到时她不追究,爸爸那边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就能轻易搞定了,绝不会报警。

马小宁非常好奇,说:“你想要钱,直接问你老爸要就行了,何必来这出呢?”

胡菁菁说,她有一件大事要做,需要一笔钱!可如果她以此理由向老爸要钱,老爸肯定不答应的。要想从家长手里拿到钱,就得使用点非常手段。

这一点,马小宁太认同了,他与胡菁菁一拍即合,决定跟胡菁菁“合作”,胡菁菁答应从爸爸那里拿到钱后就帮马小宁还债。

按照计划,胡菁菁谎称感冒,今天请假在家休息,然后,马小宁穿着准备好的衣服,带着工具,来到“明珠花园”……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马小宁本以为绑了胡菁菁,胡长远会很快把钱拿出来。可没想到,胡长远虽然很配合,却拿不出什么钱。而胡菁菁呢,她知道老爸有钱——妈妈的赔偿金可不少,但她万万没想到,老爸居然没有要对方的赔偿。

更让胡菁菁恼火的是,这个马小宁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不集中精神把戏演好,还对她死去的妈妈出言不逊,愤怒之下,她喊出了马小宁的名字。

胡长远简直要崩溃了,怪不得刚才他制造机会让女儿跑,女儿磨磨蹭蹭,其实不是她害怕或迟疑,而是她根本不想逃跑。

胡菁菁这时反倒坦然了,她说:“爸,我需要钱!”马小宁插嘴道:“等等,如果你爸这时候给了你钱,你还给不给我钱?”

胡菁菁气急,说道:“给个屁!钱是我要来的,凭什么给你?”

马小宁可不干了,他一脚将胡菁菁的椅子踢翻,然后揪住胡菁菁的头发,大骂:“臭丫头,你玩你哥哥的吧?我虽然干不过那些追债的人,可干掉你还是绰绰有余的。说,给不给我钱?不给钱,我弄死你,弄死你!”

胡菁菁被揪得生疼,飙出了泪花,却更是恨自己眼瞎:“钱还没见着呢,你跟我讨论分钱,你是不是有病?”

这时,胡长远忽然说:“钱,我给!菁菁,你说说,你、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这问题,马小宁其实也挺好奇的。

胡菁菁显得很犹豫。胡长远再一次申明,只要想干的事不违法,女儿要钱他一定给。他当初是真的拒绝了罗存良的五百万,但是他凑个四五十万块,倒也不是难事。实在不行,他把房子卖了也行。至于马小宁,他绝不告发,因为一旦告发,势必牵连胡菁菁。他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至于马小宁欠的那些钱,胡菁菁当初既然答应了给钱,就言出必信,遵守诺言。

马小宁顿时对胡长远肃然起敬,捅捅胡菁菁的胳膊说:“学学你爸,你爸虽然落魄了,可人家做人做事比你靠谱多了。”

胡菁菁吞吞吐吐地说:“我妈在外面有人,我其实、其实去年就知道了。那天我在街上看到她坐在豪车里,她也看到了我,后来就找我谈心,说那个人跟她青梅竹马,只是谈婚论嫁时,男人家看不上她的出身,她只好嫁给了爸爸……”

隐形富豪(4)

胡菁菁说,她看着开豪车的男人,觉得他又帅又有钱,怪不得妈妈会看上他。她甚至想,如果那个男人是自己的爸爸,那么她就是豪门公主了。她甚至期望妈妈跟男人能修成“正果”,这样,她就有机会成为“公主”了。

就在那时候,爸爸胡长远义务献血,胡菁菁无意中得知了爸爸的血型,正巧生物课上刚学过血型遗传规律,她居然发现爸爸的血型跟自己的不匹配。难道自己真有可能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联想起当初妈妈跟她说的话,胡菁菁越来越相信,自己是妈妈跟那个青梅竹马男人的结晶,当初媽妈是怀着自己嫁给胡长远的。

就在胡菁菁的“公主梦”做得正好时,妈妈车祸去世了,而那个罗存良,在医院躺了几天后,就离开了伤心地,去美国了。胡菁菁上网搜索关于罗存良的信息,网上说,罗存良这种靠老爸权力发家的“隐形富豪”,早就给自己找好了退路。网上还贴出了罗存良在美国置办的豪宅,炫目至极。

胡菁菁翻来覆去把豪宅看了十几遍,看得心痒极了,她太想过这种生活了。她把自己当成《还珠格格》中的紫薇,紫薇千辛万苦要找皇上,那么她胡菁菁也要去美国找自己的“富豪老爸”。可是去美国要花钱的,胡菁菁不敢跟胡长远说自己要钱去美国“认爸爸”,所以,她就找到了马小宁……

“这……你爸爸是罗存良?”马小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胡菁菁自信满满:“我妈的照片你看了,你说,她那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会嫁给没本事、没长相的胡长远?”

连爸爸都不叫了,直接叫“胡长远”了,胡长远听了,万箭穿心。马小宁看着面如死灰的胡长远,倒不知该怎么说了。

胡长远哭了起来:“菁菁啊,你,的确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从小到大,我都当你是自己的孩子啊!”

胡长远这话不假,他对自己很抠门,日子过得很节省,但对女儿,他向来大方,唯恐女儿受一点委屈。自从得知妻子的事后,他住在“明珠花园”里,没有一天不觉得自己窝囊,但女儿喜欢……

胡菁菁态度很坚决:“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要找我亲生爸爸,这是我的权利!”

胡菁菁的话,字字戳心,如利剑,如小刀,刺在胡长远的心头,把他的心都割碎了。

马小宁这时很丧气,说:“我要是你爸,肯定不会给你钱了,你这白眼狼!”

胡菁菁反驳:“他不给我钱,我就告他。我找我亲爸,这是人权!再说,这房子是他和我妈妈结婚后买的,因为我妈妈的关系,罗存良还给他打了八五折呢!我妈死了,她的那部分就给我了,也就是说,这房子我也有份,把房子卖了,钱得分我一半。他现在只需要给我四五十万,我去了美国找到亲爸爸,这房子就全归他了,这笔账他能算不清?”

胡长远有气无力地摆手,说:“别说了,菁菁,你别去美国,没用的,罗存良不会认你的。你妈妈跟你说的所谓‘青梅竹马’,纯粹是安抚你,你根本不是罗存良的女儿。”

“我是!我一定是他的女儿!”胡菁菁大吼道,她无比坚定,“我要找我亲爸,谁也拦不住!”

胡长远苦笑,笑着笑着,眼泪又流出来了,他说:“要知道,你不是我的女儿,你也不是你妈妈的女儿!”

5.胜似亲爸的好爸爸

马小宁跟胡菁菁都愣住了,胡长远难受地说:“你妈妈不能生育,她年轻时堕过两次胎,黑诊所做的手术,伤了身体,然后就再也生不了孩子了。家里没孩子冷清,我去云南收松茸,在山道上看到了襁褓里的你,哭得气息奄奄,那里的山民重男轻女,估计是生了女儿不想要了,便丢弃了。我就把你抱回来了,你妈妈很喜欢,我也很喜欢……”

胡菁菁拼命摇着头:“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胡长远转头对马小宁说:“你去次卧,衣柜里有个蓝布包袱,包袱里有个碎花小袄,拿出来给菁菁看!”

马小宁果然找到了那个碎花小袄,小袄里还有一张很皱的纸,纸上用歪歪扭扭的字写了一些“感谢好心人收养孩子”之类的话……

胡菁菁仍然不肯相信,她陷在“公主”梦里不愿意清醒,马小宁却信胡长远的话,他灰心丧气,继而又满脸愤恨地一拍桌子,道:“完了,完了,你那‘隐形富豪’爸爸是假的,搞了这么一出,啥钱也拿不到!你这丫头真会坑人啊,我得让你得到点儿教训!”

马小宁说完,便开始对胡菁菁动手动脚,胡菁菁尖叫,胡长远在一旁也吼道:“放开我女儿,放了她!我给你钱,给你钱!”

马小宁扭过头,瞪红了眼,说道:“人家根本不认你当爹,你就省省吧!”

胡长远挪动椅子靠过来,马小宁一脚就把他踹到了窗户边,胡长远顺势对着窗户大叫“救命”,马小宁见了,赶忙跑到窗口看,根本没有动静,他不禁笑出了声:“这个小区,太有趣了,连只鸟都看不见,你喊破喉咙也没用!”

隐形富豪(5)

马小宁粗暴地撕扯胡菁菁的衣服,胡菁菁惊恐地叫着:“爸爸,救我,救我!”

马小宁却快要笑出眼泪来:“现在知道要叫‘爸爸’了?别说你家老头还被我刺过一刀,就算他现在有力气救你,刚才听了你那番混账的话后,还想救个跟自己没关系的白眼狼,那就是脑子有病!”

正在这时,胡菁菁不再哭嚷了,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看到爸爸背着椅子爬到窗台上,红着眼眶看着她,说了一句“闺女,好好地活”,便身子一歪,跳了下去。

“砰”的一声,鲜血染红了地面……胡长远跳楼的一幕被小区里那些高级摄像头精准地捕捉到了,保安室里,队长拿着对讲机大声地呼叫,小保安也火速冲出去呼喊支援,很快,隔壁派出所的警察们也闻风赶来……

马小宁没想到胡长远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呼救”,他立即搬开餐桌夺门而逃。而胡菁菁呢,她背着椅子踉踉跄跄地蹦到窗口,抖抖索索地往下看,盈盈泪光中,她和躺在地上的“爸爸”四目相对。胡菁菁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爸爸”,胡长远终于慢慢闭上了眼睛……

  • 上一篇:状元房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