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 体验堕落 发表于:2017-05-06

    1 马南大学刚毕业就进了工作轻闲、收入稳定的机关工作。工作没多久,马南经同事介绍,与一位各方面都不错的女子晓红谈上了朋友,事业、爱情都一帆风顺。 工作好归好,但枯...

  • 网名蜗牛慢慢爬 发表于:2017-05-04

    记得我第一次上网,第一个加我QQ好友的人,网名叫蜗牛慢慢爬。 那天,网友蜗牛慢慢爬一上来就问:你是新手吗?我说:是的。他说:那太好了!接着,他解释说,他也是一个新...

  • 老婆本 发表于:2017-05-04

    单宏两兄弟的公司破产了,他们辛辛苦苦奋斗了好几年,最后还是变成了穷光蛋,根本没脸回家。 老爷子得知了两兄弟破产的消息,千催万催才把两人叫回来,对他们说:我从来没...

  • 佛牌诡影 发表于:2017-05-04

    1.正牌阴牌 林克和马丁是一对铁哥们,两人合资买了一辆出租车,一个跑白天,一个跑黑夜,赚得虽然不算多,倒也足够生活了。 只是林克最近似乎有点走背运,开车遭碰瓷,炒股...

  • 死水恶波 发表于:2017-04-29

    1 男人走过来的时候,杜琳正低头换鞋。连着跳了四场舞,她觉得脚后跟快要被这双新鞋磨断了。随着脚步的移动,一股细铁丝样的疼痛抵着她的脚骨硬硬地往心上捅确实是捅,到第...

  • 上厕所奇事 发表于:2017-04-29

    厕所驻在半坡上,是陆家庄唯一的公厕。 很早的时候,每到下课时分,大批的孩子从校门里涌出来,自动分成两拨各踞一侧。里面位置有限,入厕的孩子们需要排队,尤其女厕这边...

  • 爱的鱼香 发表于:2017-04-28

    几年前,我住在离河堤很近的一个大杂院里。大杂院的外墙爬满了青苔,像老人脸上的皱纹一样。房子虽然陈旧,但周围种满了青翠的竹子,还有一年四季都竞相开放的不知名的花,...

  • 八层汉诺塔 发表于:2017-04-28

    现在的小学奥数越来越难了,连古印度的数学游戏汉诺塔都被纳入到了奥数题目中。为了让学生对汉诺塔有个直观的认识,奥数班的数学老师让家长给自己的孩子买一个汉诺塔玩具,...

  • 给天堂打电话 发表于:2017-04-24

    小蘭和小勇是对恩爱夫妻,小勇经常出差,家里有事了或者小兰想他了,就会给他打电话,这已经成了小兰的习惯。 不幸的是,小勇在一次出差途中因车祸丧生。小兰悲痛欲绝,恸...

  • 毛脚女婿是律师 发表于:2017-04-24

    玉龙社区有个50多岁的胖妈,刚从国企退休下来不久,闲来无事喜欢走家串户,东家长西家短见得多了,小矛盾小纠纷也听得耳朵起茧,天生一副热心肠的胖妈又不愿意见事不管,总...

  • 杂交犬救幼主 发表于:2017-04-24

    1 灰 黑 灰黑从秋风里站起来。她的腹部高高隆起,她即将第四次成为母亲。她在这个世上活了整整十年,然而,十年对于她来说,已是人生的晚秋。今天的清晨,灰黑感觉到自己即...

  • 老妈出马 发表于:2017-04-19

    大鲁所在的瓷器厂效益不好,最近更是连工资都开不出来了,厂长下令发产品抵工资,员工靠推销产品换钱,多销多得。尽管大家对厂长的决定不满意,但是也没辙。有门路的找熟人...

  • 一张借谷证 发表于:2017-04-14

    老村要拆迁,传了一年的风声终于兑现。这几天,乡亲们都到村委会去签协议,唯有刘根宝一家没有动静。村主任找了刘根宝三次,可刘根宝没给他好脸色看,放话说:我们刘家不签...

  • 红豆生南国 发表于:2017-04-14

    一 身前身后都是指望他的人,依常伦排序,第一是他生母。 生恩和养恩孰轻孰重,难加分辨。论先后,没有生哪来养?论短长,生是一时,养却是一世,既无法衡量比较,便顺从现...

  • 心中有鬼 发表于:2017-04-12

    失去踪迹的人 李浩是经济开发区主任,因涉嫌受贿,被市纪委盯上了。李浩出国考察回来的那天,正赶上是周六,他上午八点回了家。八点半,市纪委洪副书记带着两个部下,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