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应聘无间道

发布时间:2018-01-2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另类考场
  
  这一天,马锐终于拿到了他的大学“毕业证”,一样的校名,一样的专业,却额外让马锐多花了一千元。
  
  马锐是个应届大学毕业生,他的理想工作是做一名销售能手,所以在校三年,马锐可没闲着,一直在做各种小生意,积攒了一定的销售经验。按理说,像他这样有实践有激情的毕业生是很好找工作的,可马锐却偏偏屡屡碰壁。原来,马锐上学期间把精力都放到了做小买卖上,所以他的很多课程都没有通过,毕业时连毕业证书都没拿到手。在被第五家招聘企业拒之门外后,马锐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按照小广告上的电话打了过去。现在手上有了这张真假难辨的毕业证,马锐有了底气,他在网络上又圈出几家公司投了简历,很快就收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通知。
  
  这次,马锐做了充足的准备,详细了解了该公司产品的特点和市场情况,在面试的时候侃侃而谈,很快获得了招聘经理的肯定,经理让马锐等消息。
  
  次日,马锐就接到电话,让他第二天到公司参加由老总主持的最后一轮面试。第二天一大早,马锐穿戴一新来到公司,在总经理办公室见到了老总沙扬。沙扬三十多岁,精明干练,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你知道做销售是很辛苦的,压力也很大,你在简历中说你抗压能力很强,可是测试这个东西不好具体化,所以我们要增加一个抗压力考试的内容。你敢接受吗?”
  
  马锐一听这话,顿时来了斗志:“沙总,您说怎么考?”沙扬笑笑说:“不错,小伙子,看来信心十足啊!是这样,我们市电视台有一档求职节目叫‘职场新兵’,我们公司最近也要参加节目的现场招聘。这是一档现场直播的招聘节目,中间没有任何剪辑,你若是在这种老板云集、专家扎堆的地方表现自如,那么你的抗压能力一定很棒!”
  
  这个节目马锐还真看过两集,也有心参加,可因为毕业证的问题不得不放弃。现在经沙扬这么一说,马锐的心又动了,可一想起包里那张“毕业证”,马锐就犹豫了。沙扬注意到了马锐的表情,说:“怎么?你也不敢吗?刚才那个通过初次面试的小伙子就不敢,他找了一些借口,我是最讨厌拿借口说话的人!如果你也不敢,我就通知下一个面试者!”
  
  马锐的脑子在快速旋转,他分析:既然沙总今天已经通知他来面试,就说明公司并没有发现他的毕业证有问题,从而证明他的毕业证足够以假乱真。想到这儿,马锐一挺胸说:“沙总,我愿意到节目中验证自己的能力!”沙扬一拍老板台说:“好!小伙子,这才是做销售的人,要勇于挑战自己!你放心,你今天的表现已经为你加了分,只要你在节目中稳定表现,我会一直为你留灯的!”
  
  马锐咧嘴笑了笑:“沙总,我会发挥我正常水平的!”沙扬点点头又说:“我相信你,你不是纸上谈兵的人。不过我还想问你个问题。节目录制的过程中,如果你表现出色,可能会有很多企业要你,甚至可能会有企业开的薪金比我们要高,这时你会怎么办?”
  
  马锐脑子转得快,他听出了沙扬的问话实际是在考查他对招聘企业的忠诚度,于是马上收起笑脸严肃地说:“沙总,您对我这么赏识,又这么信任我,这个您绝对不用担心!”
  
  沙扬握住马锐的手说:“马锐,我看好你!你下午就去节目组报名,我会和节目导演打招呼,让你本周六这一期就上。”
  
  二变故横生
  
  马锐吃完午饭后掏出毕业证又仔细看了看,这才去电视台报了名。
  
  准备了几天,终于开始录制节目了。前一天下午,沙扬给马锐打电话:“马锐,你只要在场上有足够的信心足够的冷静就一定会有好的表现!加油!”马锐连说:“谢谢沙总,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其实马锐也知道,沙扬的公司到现场来招聘也是给公司做了一个很大的广告,如果马锐在现场表现出色,又被沙扬的公司招了去,对沙扬的公司和马锐来说,就是双赢。
  
  马锐是第三个出场,他在台下一直在观察着其他选手的表现,也注意着沙扬。沙扬表现不是很高调,但对每个选手的评价都很中肯。相反,有一位与沙扬年龄相仿的老板就很张扬,对每一个求职者都进行了尖锐犀利的点评。马锐看过前几期节目视频,知道他叫刘新,是一家和沙扬公司经营同类产品的公司老板。这个老板很有个性,不仅爱给求职者提意见,还爱和其他老板辩论。
  
  终于轮到马锐上场。马锐在介绍过自己后,很多老板都对他上学期间做小生意的事情很感兴趣,纷纷对他提问。这一切都在马锐的意料当中,他镇定自若如实地讲述了这些经历,不时有老板轻轻点头。沙扬也问了两个对他很有利的问题,这让马锐紧张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现场的氛围很好,第一轮结束后,就连最爱挑事儿的刘新刘老板都给马锐留了灯。进入第二轮,要求马锐临场发挥他的销售技巧,马锐对这一环节更是自信满满。可就在主持人要模拟买家进行考核的时候,场下一位工作人员走上了舞台,在主持人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又递给主持人一些证件。
  
  节目暂时停了下来,台上的老板和台下的观众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着。马锐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主持人手里拿的那些证件就是自己暂放在工作人员手里的。这么一想,马锐明知自己应该想些对策,可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
  
  几分钟后,主持人示意可以继续。他对马锐说:“我们要向你求证一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好吗?”马锐脸上的汗顿时就下来了,他机械地点点头。主持人接着说:“是这样的,刚才在你做完自我介绍后,我们的后台就接到了一个质疑电话,来电人说是你的校友,他说由于你在校期间没有很好地完成功课,所以你并未拿到毕业证!那么请问,这个电话的内容是否属实?如果属实,你提供给我们节目组的这个毕业证又是怎么回事呢?”
  
  台上台下一片哗然,马锐的表情木然,再也不是刚刚应对自如的那个他。这时刘新老板说话了:“马锐同学,其实你根本不用再回答什么了,你的表情已经完全告诉了我们答案。”马锐刚想说点什么,刘新果断地打断了他:“你还要为自己解释什么吗?你从一开始就在用谎言打造一个完美的自己,来欺骗我们这些满心渴望人才的老板和台下那些善良的观众。我现在只想代表台上的老板们说一句:我们不欢迎弄虚作假的求职者,现在请你从台上滚下去!”
  
  台上台下一片寂静。马锐无助地看了一眼主持人,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沙扬。沙扬已经拿起话筒,沉稳地说:“请刘老板稍稍冷静一下。是,不论作为老板,还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们最讨厌的可能都是说谎的人。现在我想请马锐同学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毕业证书究竟是真是假?在你回答问题之前,我还想提醒你一句: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应该知道,当我们说了一句谎话的时候,往往要用十句一百句甚至更多的谎话来圆它!”
  
  三难得机会
  
  马锐望着沙扬,沙扬的眼神很严肃,但又有着期望,那种期望无法让马锐再把谎言继续下去。马锐缓缓说道:“对不起大家,我的毕业证确实是假的,是我花了一千元做的!”节目现场又一片哗然。刘新抢过话头:“沙老板,现在我们都知道这位马锐同学的毕业证是假的,依你的想法,难道还要让他站在台上继续说着谎话吗?”
  
  沙扬依然冷静地说:“现场的规则是由主持人掌控的,我想我们还没有这个权利。不过我真的还想再问马锐同学一句,除了毕业证的问题,你还有没有哪句话是假的?”马锐连忙摇头,沙扬又问:“其实现在很多求职者都没有大学文凭,但是他们依然能够找到工作,并在本职工作上做得很好。你完全可以把你的实际情况说出来,为什么要造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