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党委书记的乌龙

发布时间:2018-01-2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争议
  
  青龙县打虎乡周家山的山坡上挖出了一条“龙”。
  
  当然啦,这世上真龙是没人见过,可哪怕是把一万多颗拳头大的卵石摆成巨龙石阵,也够让世人震惊了吧!
  
  这“龙”还出得那么是时候——县里要开发旅游项目,派人正在各个乡镇考察。获得项目的乡镇将得到最少二百万元的旅游建设资金。
  
  打虎乡出龙的消息一下子在青龙县炸开了。乡党委书记周跃进立即组织召开党委会议,研究进一步保护古迹的措施。在座的党委委员们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说这恐怕是史前遗迹;有的说这一定是诸葛亮布的阵法;还有的说这未尝不可能是外星人干的……只有新上任的副乡长陈实默默不语。
  
  “小陈,你说两句。”周跃进见陈副乡长表现反常,就提议,“你这个主管文教卫的副乡长,在这件事上可要督促加快发掘进度啊。”
  
  陈实面色凝重地说:“周书记,我看……这件事,还是先不要大张旗鼓地宣传出去为好。”
  
  一旁的党委委员郝建凤脸蛋子呱嗒耷拉下来了,尖声叫了起来:“什么?不宣传?这么大的事情不宣传,我这个宣传委员是吃干饭的呀?”
  
  陈实说:“不是不宣传,是暂不宣传。所谓‘巨龙石阵’我看不一定是人工摆放。我查了县志:周家山山脚坡度平缓,山势陡峭,自古就有多次发生山体滑坡的记载。这里很有可能原来是一条小溪,溪床铺满了卵石。在一次山体滑坡后,小溪被覆盖……”
  
  周跃进在陈实发言时就不停地吸烟,听到这里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把中华牌香烟屁股狠狠扔在地上,打断道:“不要讲了!周家山的石头可能是巨龙石阵——是县委牛书记第一个提出来的。牛书记对巨龙石阵的发掘工作是很关心的呀。我们打虎乡这么多年一直是县里的贫困重灾区,巨龙石阵的发掘对于我乡的旅游经济发展有着重大的意义嘛。我们决不能辜负了牛书记的期望!小郝已经联系了考古工作队和中南师范学院的副院长——那可是资深的考古专家,今天下午就来。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吃好、喝好、玩好,为打虎乡的经济建设做贡献。散会!”
  
  二、发现
  
  当天下午,周家山的山坡上聚集了上百名村民。他们在考古工作队拉的警戒线外翘首期盼发掘的结果。警戒线内考古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一位白头发的专家聚精会神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还时不时地下到发掘坑里面去实地考察。
  
  县电视台对这次考古发掘进行现场直播。天擦黑的时候,好消息传来:在巨龙石阵向山顶延伸的方向,“龙首”出现了!
  
  总指挥室里的周跃进兴奋得一蹦三尺高,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龙首”处。
  
  眼前赫然出现大片卵石,虽然没有完全露出,但隐约可以辨别出一个龙头。
  
  电视台的主持人立即现场采访专家:“您看这条龙大概是什么朝代的遗迹?”
  
  白头发专家激动地说:“根据目前出土的龙形来看,凭我多年的经验判断,我认为这条石龙的制造年代至少不晚于西周。”
  
  “西周?西周是什么朝代的?比清朝早还是晚?”周跃进急忙问。
  
  白头发专家说:“早!比唐朝还早!就是封神榜那个朝代!”
  
  消息在县里炸开了锅。乡里五个有线大喇叭里全是郝建凤一个人的声音:
  
  “打虎乡出真龙啦!”
  
  “是封神榜里的龙啊!”
  
  ……
  
  接着就放《龙的传人》: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
  
  周跃进把陈实拉进坑里:“怎么样!你看看这是什么——是溪还是龙?”
  
  陈实一下不知说什么好。
  
  三、出事
  
  晚上,青龙县最大的饭店里灯火通明,觥筹交错。县委牛书记亲自宴请考古队和师范学院的专家,打虎乡党委全体委员陪同。
  
  牛书记和打虎乡的领导干部纷纷向周跃进敬酒,喝得周跃进脑袋晕乎乎的。席间,考古队的队长把白头发专家叫了出去。白头发专家回来时脸色煞白,直奔周跃进:“周书记,请出来一下。”
  
  周跃进正喝在兴头上,嘱咐郝建凤:“小郝,今天不让牛书记喝满意了我要骂娘的。”
  
  两人来到酒店外的空地上,四下无人。专家说:“周书记,出事了!”
  
  周跃进没回过神来,问:“你说什么?”
  
  专家跺着脚说:“我说出事了!考古队长刚才跟我说,这次的发掘有疑点:‘龙首’一带的土是新土,很明显考古现场有过人为破坏。”
  
  周跃进这次听清了,打了个冷战,酒也醒了一半,赶忙问:“那怎么办?”
  
  专家说:“这倒也好解释——周家山一带雨水很多,今天上午还在下雨,从上坡冲下新土也说得过去——关键是还有这个!”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塑料袋悄悄塞在周跃进手中,里面赫然装着一只铁钩。
  
  专家压低声音说:“这是在考古现场发掘的。中国境内最早的铁器出现于春秋时期。如果这些石头是西周以前就放在那里的,怎么会有铁钩出现?”
  
  周跃进一把把专家的胳膊抓住,问:“那怎么办?新闻都发出去了!”
  
  专家问:“你真的可以保证现场没人动过?”
  
  周跃进把胸脯拍得梆梆响,发誓说:“我向毛主席保证!我叫小舅子李二狗专门看护了一整夜。不可能有人来动过!”
  
  专家眉头紧锁,摇着头不说话。
  
  周跃进急了,说:“这里不方便,来我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周跃进反手就把门给关了。“这事决不能砸!要砸了,咱打虎乡的两百万就泡汤了!还有,‘封神榜’的龙可是你亲口对媒体说的。”见专家还不表态,周跃进拉开抽屉,取出厚厚一个信封,“这是一点小意思,后面四个零,你给我死死咬住,两百万到手之后前面再给你添个‘1’!”说着把信封往专家怀里塞。专家一慌神,信封“啪”的一声掉在地板上,露出一沓百元大钞。
  
  就在此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声音不大,却把专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周跃进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打开门,原来是郝建凤,手里正拿着白头发专家随身的公文包。周跃进迅速把地上的信封塞进了公文包,扶起专家说:“没事,都是自己人。”
  
  白头发专家揉着摔疼的屁股,牙一咬脚一跺,发狠说:“得!这下真要搞大了!”
  
  第二天,青龙县的《青龙日报》用大标题刊发了《专家称与打虎乡石龙同时出土的铁器把中国的铁器时代提早了三百年》。
  
  四、真相
  
  第二天,考古发掘工作继续进行。
  
  省市媒体都闻讯而来,听说央视《华夏瑰宝》栏目组下午也要到。
  
  周跃进做了新的工作安排,工地上要有人轮流盯着,确保不能再出任何纰漏。对此白头发专家也心照不宣,他也生怕再挖出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来,要那样,他这“专家教授”的头衔也就彻底臭了。
  
  连续在现场呆了两天,周跃进的身体有点扛不住了。好在离家不远,他打算回家打个盹。想想不放心,叫人到广播室把郝建凤叫出来让她继续盯着。刚到家,小舅子李二狗就过来了,手里攥着一张报纸,进门就大喊:“姐夫,笑死我了。你看没看今天的报纸?”
  
  周跃进气得搂头就是一个耳刮子:“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
  
  李二狗连忙锁上门,拉上帘子。
  
  周跃进压低声音问:“我们晚上抬石头的事情有没有人看见?”
  
  李二狗说:“姐夫,放心。绝对没有。就是撤的时候一不小心掉了只铁钩子,被当文物挖出来了。幸好那狗屁专家没看出来。”
  
  “狗屁!”周跃进骂道,“你以为他看不出来?他是不愿意看出来,他要是这时候看出来,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再说咱那钱白给的啊!”
  
  李二狗嬉皮笑脸地说:“放心,姐夫。师范学院要在我们县征地,他们还不得看我们的脸色行事?到时候咱们再把这一两万加倍赚回来。”
  
  周跃进点燃一支中华,吐了口烟圈,说:“话是这么说,可要再出点岔子,恐怕十个专家也兜不住。”
  
  “保证不会出岔子了,”李二狗还是嬉皮笑脸地打岔说,“姐夫,你说我摆的龙头好不好?把专家都唬住了吧?”
  
  周跃进骂道:“好个屁!我问过专家了,西周离原始社会不远。你的艺术水准和猿人是一样的!”
  
  正说到这里,只听房门被敲得山响。敲得周跃进心都拎起来了。
  
  开门一看,是郝建凤,气喘吁吁的,进门就说:“不好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周跃进和李二狗几乎同时开口问:“什么不好了?”
  
  郝建凤说:“又挖出东西了!”
  
  “什么东西?”
  
  “一个香烟屁股!”
  
  五、败露
  
  白头发专家瘫坐在坑里。昨天晚上刚刚把中国的铁器时代向前推进了三百年,今天总不能把中华香烟的历史再向前推进两千年吧?
  
  与此同时,周跃进在党委办公室暴跳如雷:“不是让你们盯紧的吗?都干什么去了!”
  
  郝建凤尖声叫道:“都怪陈实那个王八蛋。挖出香烟屁股的时候正好他当班,就把省里的记者叫过去了!”
  
  “不过说来也怪了。”郝建凤嘟囔道,“古代的遗迹怎么会出土香烟屁股?”
  
  周跃进突然想起了什么,宣布:“散会!”
  
  散会后的周跃进立即打电话叫来了李二狗。李二狗到的时候到处都是人,就见广播室黑乎乎地没人,周跃进一把把李二狗拖了进去。关上门,周跃进劈头盖脸地问:“你不是保证不会再出岔子了吗?香烟屁股是怎么回事?”
  
  李二狗委屈地说:“姐夫,我又不抽烟,这烟屁股不是你丢的吗?前天半夜里,你叫我起来到山坡上挖坑,我运来石头在坑里放出一个老龙头。放好后,你抽了一支大中华,把香烟屁股一扔,说:‘好,看明天陈实那杂种怎么说!’”
  
  周跃进仔细回忆着前天晚上的一幕幕,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不对啊,我明明把香烟屁股扔在坑外面的呀?”
  
  “嗨,我的那个姐夫哎。”李二狗哭丧着脸说,“坑外的土是用来回填的呀!”
  
  周跃进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唉声叹气地说:“唉,这下送专家那一万块钱也打水漂喽!”
  
  就在这时,咣的一声广播室门开了,郝建凤急匆匆冲进来:“周书记,广播没关呀!你们说的全播出去了呀!”
  
  周跃进脑子一片空白,彻底瘫软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