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假过堂真要命

发布时间:2018-01-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画惹龙颜怒
  
  说这段故事,得先说一个人。
  
  雍正年间,有个画家叫黄慎,别号瘿瓢山人。他善画人物,多取材于神仙传说、佛像和士大夫生活,也画樵子、渔翁、纤夫、田父、绩妇、漂母、算命盲叟这些小人物。
  
  话说那年雍正帝要御封一名宫廷画师,同乡雷铉有意举荐。黄慎进京应试,其他人都呈歌功颂德之作,唯独他画了幅《群乞图》,“道旁饿鬼嗤嗟来,摇尾乞怜殊碌碌”,描写的是灾荒年月家乡寿宁桥头饥民惨状。
  
  皇帝龙颜大怒,掷画于地。为此,黄慎还差点儿掉了脑袋。后人分析当时黄慎除有为民请命之心外,可能还怀有出奇制胜的妄想。怎奈雍正并不像三百年后电视上那个被美化了的雍正,所以黄慎的妄想自然要破灭。
  
  而此番进京途中,这瘿瓢山人曾路过陈州并小住,与陈州名书法家“不堵笔”孔宪邦有过一段交往,与当时的知县宋典也十分投缘。一次三人茶聚,那宋知县一时兴起,为他写了一个小传。
  
  黄慎看后甚喜,禁不住摇头晃脑念了一遍儿,然后又让孔宪邦高声朗读,并要求亦做摇头晃脑状。读到高兴处,“不堵笔”激情迸发,顿感技痒,挥笔将传文写一遍。宋典和黄慎一看“不堵笔”笔力苍劲,字体潇洒如舞,皆赞叹不已。当时宋典也心血来潮,对黄慎和“不堵笔”说:“如此妙笔,我定将其刻于碑上而扬之!”
  
  等送走黄慎进京之后,宋知县果不食言,当下就请来了石匠,要将自己写的传文和“不堵笔”孔宪邦的“鸿爪”刻于碑上。
  
  不料,石碑刚刚刻好,黄慎得罪皇上的消息就传到了陈州。宋知县闻之大惊,生怕自己给黄慎写的小传泄露,也要陪着黄慎掉脑袋。因为他知道这个雍正干起文字狱来比他老子还厉害。
  
  宋知县头上直冒冷汗。左思右想觉得应该先将碑砸烂。命人火速砸过石碑之后,他仍觉得不踏实,又将自己的手稿和“不堵笔”孔宪邦的“鸿爪”也一齐焚烧了。烧过之后,他还觉得不踏实。心想虽然碑已砸了,底稿也烧了,可若有人告发此事,皇上一定会派人追查。若皇上追查起来,不但自己遭殃,还会连累“不堵笔”,怎么办?自己丢官事小,而陈州少了“不堵笔”事大。
  
  二、共谋奇对策
  
  想来想去,觉得应该先见见孔宪邦,将此事告之,与他共谋对策为妥,当下,宋典就去了孔府,将黄慎进京遭遇向“不堵笔”孔宪邦说了一遍。
  
  孔宪邦一听,很是惊诧,对宋典说:“这个瘿瓢,在陈州时也不向我们说他进京干什么,更没让我们看过《群乞图》,如我知道他要向皇上献这玩意儿,我定会劝阻他的!”
  
  宋典说:“事已至此,抱怨也晚了!当今皇上很忌讳这个,怕是要一查到底!现在不是保黄慎兄的问题,而是要保你我!”
  
  孔宪邦吓得脸色都变了,好一时方说:“咱仨写的小传,除去咱别的很少人知晓,若皇上派人来查,你我皆不承认有此事不就得了?”
  
  宋典说:“兄长有所不知,只要钦差一到,会先把你抓起来!只要一将你抓起来,肯定要审问,你开始不招,但一过大刑,就怕你招架不住了!”孔宪邦望了宋典一眼,笑道:“贤弟所言差矣,我孔某还不至于那般软蛋吧!”宋典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不信你,你肯定过不了关的!在那大堂上,多少壮汉都招了,何况你一介书生!”“不堵笔”看宋典很有些瞧不起自己的意思,很是生气,禁不住赌气道:“你若不信,我就先到你的大堂上试一试!”
  
  宋典一听这话,忙摆手说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若是假试,你自然受得住!若是真试,怎好让老兄受那种皮肉之苦!”
  
  不料孔宪邦却很坚决:“过堂就得真过,哪个要你假试不成!”接下来,宋典越劝,孔宪邦越是认真,而且过堂一试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万般无奈,宋典说:“既然是过堂,总得有个理由呀!”孔宪邦说:“你身为知县,想个理由还不容易!”
  
  三、较真要了命
  
  宋典这才施礼道:“那就别怪小弟无礼了!”言毕,深深给孔宪邦鞠了一躬,然后急急回到县衙,以孔宪邦犯有谋反罪将其抓到大堂,先让衙役们重打了他三十大板,问其招是不招!孔宪邦有言在先,自然不招。宋典见其充硬,便让其上老虎凳……如此没过几个回合,一介书生孔宪邦就被活活“过”死了!宋典看孔宪邦如此不经打,很是悲痛。为掩人耳目,只好模仿着孔宪邦的笔迹写了一幅反诗,呈报上去,算是结了案。
  
  不料,刚刚整死“不堵笔”孔宪邦,从京城又传来消息,说是皇上只是将黄慎绘制的《群乞图》掷于地下,最后并没治他的罪。宋典听后先是一怔,最后长出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说:“宪邦兄,你那般较真,何必呢!”